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3章 不死者
    暴风雪!

    狂风裹挟着冰晶冲荡着楼房废墟间每一处的角落。

    前一秒还在肆意狂舞的黑紫色触手连带着底下供给能量的感染层为冰霜覆盖。

    短短几分钟,此地已然成为一处冰雪世界!

    祝觉踩在一根触手的尖顶,垂眼望着底下的黑袍人,感知中的气息却未曾消失。

    三日月太刀出鞘,清鸣声响起的同时,祝觉一跃而下,双手持刀,斩向底下的冰雕。

    喀拉~

    无数裂纹绽开,数条触手破冰而出,缠住长刀往一侧拉扯,祝觉扭转手腕将其斩断。

    冰雕中的人也趁机破冰而出,在不远处的站定。

    “这就是你的特殊能力么,难怪敢如此挑衅我们......异能者或是特殊改造人?”

    老人踏着冰层,环顾四周,双手垂在身侧,看着祝觉的眼神就像是打量商场柜台中的货物,

    “你很不错,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加入你们?”

    斜提着三日月太刀,祝觉往前行,刀尖划过冰层,留下一道白痕。

    “你的信仰不够虔诚,没资格接受神赐果实,不过我可以作主让你成为编外人员,只要你表现得当,几年后或许会有机会。”

    宽大的袖袍下淌出粘稠的黑紫色脓液,化成数条极为粗壮的触手,在老人的身后摆动,而他的脸上依旧不见黑纹。

    “看来你对自己很自信?”

    祝觉眯着眼,这个老家伙显然跟他之前碰到的任何一个衔尾蛇组织成员都不一样。

    “我会让你求着我答应的。”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老人身后的触手倏然增长,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扎向祝觉所在的位置。

    挥刀斩断一条触手,侧身避开另外几条。

    几声闷响之后,祝觉的身边便多了几个篮球大小的孔洞,底下原本被冰封着的黑紫色胶体不断上涌......

    只要骨树不毁,即便是暴风雪也无法杀死它们!

    视线转向黑袍人,祝觉下意识地蹙起眉头,他看到那黑袍人干枯的手掌抬起,掌心拿捏着一根针剂。

    “喂,都还没开打就嗑药,不合适吧?”

    嘴上说着,祝觉动作却是不慢,那根针剂他在39号社区的时候见过,斋藤用来搏命的道具!

    “只要能杀死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药剂涌入身躯的瞬间,被斩断的触手立即复原不说,更是泛起金属光泽,仿佛是十数根长枪,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绞杀祝觉。

    祝觉此刻已然冲到黑袍人身前,全然无视了周遭的攻击,双持着长刀自右肩切入,直接斩切至胸膛。

    这种感觉很奇特,就像是在切割一张牛皮,开头顺利,中途想要继续却愈发艰难。

    一刀毙命?

    不!

    这老家伙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以及没有流出哪怕一滴鲜血的伤口的说明了一切!

    “抓到你了。”

    双手抓着祝觉的长刀,爆发出极为强劲的力道。

    漆黑的双眸盯着前者的脸庞,触手已至祝觉身侧不过十几厘米的位置!

    “谁抓住谁,犹为可知!”

    棕褐色沙砾泼洒开去,将所有的触手抵挡在半空,祝觉手臂猛然加力,嵌在胸膛位置的三日月太刀干脆利落的划开骨肉。

    真正意义上的一刀两断!

    转身抬脚踢飞黑袍人的上半身,看着他落到十几米外,在冰上又滑出去几米才堪堪停下。

    铛~

    清脆的撞击声响。

    祝觉愕然看向仍旧在向清道夫发起冲击的触手,它们竟没有消失,而是继续依托剩下的半截残躯攻击着祝觉!

    “没用的,圣域之内,没有人能杀我。”

    声音从身后传来,祝觉猛地转身,就在之前触手戳出来的孔洞上,黑袍人完好无损的站着。

    再回头,那两截残躯已然重新变成黑紫色的胶体......

    “啧,人家都说老而不死是为妖,你这个老家伙,不仅老而不死,被人砍成两段都不死,妖怪中的妖怪?”

    不死的家伙祝觉又不是没见过,十几分钟它还是自己帮手呢,扛着三日月,挑眉反问道。

    “臣服于伟大的伽达蒙,这便是神赐予我的不死之力!”

    古井般死寂的脸上终于显露出一抹狂热,黑袍人伏身前冲。

    “不死?就你也配?”

    不死的精神污染源怪物或许存在,但祝觉绝不相信这家伙能不死,伽达蒙的子体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否则千帆城早就没三大机械集团什么事了!

    清道夫抵挡着触手,三日月太的刀刀身腾起霜雾,祝觉再度斩向黑袍人,而后者仍旧不做任何抵抗,反倒是迎着长刀而上。

    如同上一次一样轻而易举的斩入他的身躯,后者在被砍杀的刹那间居然全身都化成了黑紫色的胶体,泼洒向祝觉的身躯,恶臭的气味和隐约泛起的诡异磷光都在向祝觉述说着这玩意儿最好别碰到。

    依照防疫所之前的说法,感染体的传染恐怕便是因为这些东西!

    所幸祝觉也是早有准备,在这些恶心的胶体近身前,风雪便已经先一步将它们变成一团冰片。

    不出意外的,黑袍人又在另一处复活,不过这一次不再只是他一人,之前的那两截残躯不知何时已然变成两头黢黑的脓液怪物,以诡异的姿态在黑暗中靠近。

    更多的孔洞被触手戳出,同样也有越来越多的黑紫色胶体涌出,洁白的冰层正被黑暗所浸染。

    随手召唤出一道风雪将这两头靠上来怪物冻结,挥刀将它们拍成一地冰屑!

    “毫无意义的挣扎,你的实力确实很强,然而终归只是个人类,总有力竭的时候,你能杀一只,两只......甚至是几十只,但你能杀成百上千只吗?”

    黑袍人挥手,周围便有更多的脓液怪物出现,仿佛根本杀之不尽!

    “不,在我看来还是有些意义的。”

    命令清道夫将地上的怪物尸体吞没,得到它的回复,祝觉看向黑袍人的目光便多了一丝玩味,

    “刚才被我斩断的根本就不是你......不,或许从一开始出现在我面前的人就是个假的分身,我算是明白了,你所说的不死,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法杀死,而是因为你的真身本就不在这,自然不可能被杀死!”

    清道夫给出的回馈是那两头由黑袍人残躯化成的怪物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而是纯粹的不定形胶体,跟感染层的“口感”一模一样!

    这就意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对方的骗局,祝觉能够猜到黑袍人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是想要击溃他的心理防线,毕竟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不间断的面对这种不仅杀不死,还会越来越多的怪物都会陷入恐慌。

    再不济,面对这种情况,祝觉也会下意识的保持战斗状态,进而消耗大量的体力。

    到最后就算发现了真相,也已经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

    然而黑袍人怎么都想不到祝觉会丧心病狂到去“吃”他的肢体来分辨真假,更没想到祝觉在很早之前就“吃”过感染层并且熟知它的特性!

    “你就算知道又如何,你说我是假的,可它们却不是假的!”

    黑袍人根本就不在乎祝觉发现真相,继续指挥着数十头脓液怪物冲锋,在他看来哪怕只有一滴进入他的身体,这场战斗便会立刻宣告结束!

    “在这儿的你是假的,那么真正的你又在什么地方?”

    刀尖轻敲着冰层,祝觉转过手腕,将三日月直接插进冰层,偌大的裂缝自他的脚下往四面延伸,

    “我得承认你很聪明,在暗地里控制这些怪物,除非我逃跑,否则总有被你耗垮的时候,只不过有一点你没算到,我不仅知道骨树很重要,我同样也清楚,污染区的核心就是骨树,只要将它彻底摧毁,老子管你躲在哪儿,哦......到那时你恐怕也藏不住吧?”

    说到最后,祝觉的脸上便只剩下决绝,他向来不喜欢打BOSS前跟精英小怪纠缠。

    赶时间,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