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九十五章 不尽相同
    许州城,位于东海之滨。

    虽然这座颇为繁华城市,并不是直接建在海边,不过离它最近的海岸线,大约也就只有几十里路。

    所以,相比于苍龙门那种靠山吃山的山沟沟,这里可是盛产来自东海的各种海鲜。

    暂时接管这家未来回味居分店的徐扬,打算就地取材,给那些一心想要打秋风的家伙,做上一顿海鲜盛宴。

    昨晚就来到许州城里的徐扬,一大早就跑到许州城最大的菜市场,挑选今天所要用到的食材。

    这个世界里,可不像另一个世界那么繁华。

    所以,哪怕许州城位于东海之滨,却没有什么独立的海鲜水产市场。

    当然,在这个厨艺水平不甚发达的世界里,来自于大海里的海鲜,并不是那些有钱人的最佳选择。

    没有相应的厨艺,根本体现不出海鲜的美味,更多的,则是给那些食客留下令人难以接受的鱼腥味。

    所以,相对于贩卖家禽肉类的区域,位于菜市场东边角落里的海鲜摊位上,却是显得有些冷清。

    对于徐扬来说,这一次采购,却是遇上颇多意外的惊喜。

    我的天,两尺长的龙虾,居然无人问津。

    海碗般大小的海蟹,甚至连看都没人看一眼。

    比拳头还大的各种海螺,同样也是不受欢迎的主。

    体形硕大的东星斑,色泽艳丽的红鲷鱼,真正野生的大黄鱼……

    诸多名贵海鱼,在这个菜市场里,要价通通只比白菜稍贵一点。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连海鲜都难得一见的徐扬,简直有如见到宝一般快乐。

    海蟹?

    不管什么种类,买!

    龙虾?

    不管个头大小,买!

    各种海螺,各种在另一个世界都已经难得一见的野生海鱼,徐扬更是大买特买。

    哪怕只为了自己大快朵颐,徐扬也不可能错过这些美味的食材。

    看着徐扬有如狂风扫落叶一般,把那几个海鲜摊上的所有海鲜,全都一扫而空,陪他一起过来采购食材的酒楼掌柜,可是看得目瞪口呆。

    大爷的,这就是所谓的厨艺天下无双的菜刀侠?怎么尽挑一些穷得叮当响的苦哈哈才会去吃的破烂玩意?

    别的不说,光瞅他采购食材的水平,就不像是什么好厨师。

    把酒楼交给这么一个瞎搞的毛头小子经营,看来迟早得黄。

    时至中午,许州城里,那家本来没有多少顾客的酒楼,慢慢变得热闹起来。

    当然,不断走进这家酒楼的那些家伙,可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顾客。

    这家酒楼,本来是天香派的产业,而现在进入店里的,则是特地前来蹭饭的天香派头面人物。

    对此,站在门口迎客的酒楼掌柜,心里可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自从他接手之后,他们这家酒楼就没有同时招待过这么多天香派的头面人物。

    说一句不着调的话,只要把这帮家伙伺候好,他在天香派里,完全可以横着走。

    即便只讨好到其中个别家伙,到时候,他都根本无需担心会被人卸磨杀驴。

    可他心里所担忧的,就是生怕自己不能把这些天香派的头面人物伺候好。

    毕竟,厨房里那个所谓菜刀侠的不靠谱程度,他可是看在眼里。

    大爷的,这么多需要讨好的贵人,那小子居然准备那么在壳里做道场的玩意来唬弄人。

    这他娘的不是故意在害他么?

    所以,当来自他们天香派的秦天保秦长老,一脸和气地询问起在厨房里忙碌的那个小子时。

    这个酒楼的掌柜,一脸苦笑地拱手道:“秦长老,等会你们要是没吃好,可不能怪我招待不周。”

    那个姓徐的小子太不靠谱,所以他决定先给这位秦长老吹吹耳旁风。

    到时候,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他也有地方推脱不是?

    不过一脸和气的秦天保,听到这话之后,顿时为之一愣。

    这是什么情况?眼前这位酒楼掌柜,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要知道,徐扬那小子,这两年来,可是已经盛名远扬,而他的厨艺,甚至比他的武艺,还更加令人刮目相看。

    按理说,有这个小子在酒楼的厨房里坐阵,绝对不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这个酒楼的掌柜,怎么话里话外还有抹黑对方的意思?

    不过还没等一脸错愕的秦天保问出心里的疑惑,站在他旁边的秦若雨,脸色却是一下阴了下来。

    “这位掌柜,有话你就直说,别阴阳怪气的在这里说人家的小话。”

    这一下,可就轮到这位掌柜错愕当场了。

    我勒了个去,他只是想提前做点预防,给自己留一条可供推脱的后路而已,怎么就成了阴阳怪气说人家小话?

    当然,哪怕平时很少呆在天香派里,对于门里一些事情并不是太了解,可眼前这位,他还是认识的。

    秦大长老的掌上明珠,不单单受到秦天保的宠爱,在天香派里,也是一个相当受欢迎的主。

    而他,则是一个眼看就要被人卸磨杀驴的过气掌柜,哪里胆和这位姑娘对怼?

    所以此刻,哪怕肚子里尽是郁闷,这位掌柜依然陪笑道:“秦姑娘,并不是老朽想在这里说谁的小话,我只是想告诉秦长老,那位新来的菜刀侠,做菜的方式与我们不尽相同,所以我怕你们会吃不惯。”

    这位掌柜的语气颇为委婉,可此时,心气不顺的秦若雨,却依然开口呛道:“做人得有自知之明,人家的做菜方式要和你们相同,那咱们天香派还费什么劲?干脆直接关门不更省事?”

    我勒了个去,他只是想提前做点预防,给自己留一条可供推脱的后路而已,怎么就成了阴阳怪气说人家小话?

    当然,哪怕平时很少呆在天香派里,对于门里一些事情并不是太了解,可眼前这位,他还是认识的。

    秦大长老的掌上明珠,不单单受到秦天保的宠爱,在天香派里,也是一个相当受欢迎的主。

    而他,则是一个眼看就要被人卸磨杀驴的过气掌柜,哪里胆和这位姑娘对怼?

    所以此刻,哪怕肚子里尽是郁闷,这位掌柜依然陪笑道:“秦姑娘,并不是老朽想在这里说谁的小话,我只是想告诉秦长老,那位新来的菜刀侠,做菜的方式与我们不尽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