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刺杀
    看着躺在床榻之上,昏迷不醒的封晨,不仅仅是封天,其他人脸上也都是铁青一片。

    所有人都没有离去,就安静地站在床榻旁边,等待着封晨醒来,在这期间,蓝家的家主蓝昌也来过,看了看封晨的伤势,客气询问了几句便离开了。

    蓝家的众人,除了蓝欣与蓝丰之外,再短暂的问候几句之后,也渐渐都走了出去。

    “他还有多长时间可以醒过来?”

    原本面无表情的封天,忽然目光从封晨的身上移开,沉声对着蓝欣道。

    “家族已经给他服用了上好的丹药,估计要不了多久便会清醒过来!”

    “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进行最后的排名赛,封晨的安全就让家族看着吧,其他人也该回去休息了。”

    蓝欣对着封天说完,目光环顾一周,最后还是落到了封天的身上。

    这里面要说有资格决定的,那肯定就是封天了,如果不是封天在战台之上的表现,蓝家估计根本就不会全力医治封晨,而蓝家的众人更不会专程过来询问。

    蓝欣十分清楚,她以及她的家族,在乎的并不是封家的众人,她们在乎的是眼前这个身穿紫色紫袍的少年。

    思索了片刻,封天便和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走出了厢房,房间内仅仅留下了两名丫鬟,以及守在房门外面的两个下人。

    “封天,你和金不缺还有封登去后面的房间,至于封玲就让她和欣儿一起吧!”

    蓝丰随着众人走出厢房,站在几人旁边说道,自从封晨出事之后,他的脸上就一直是冷冷清清,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在蓝丰看来,他这个当城主的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多谢蓝城主,不知青云城的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封天走出厢房这才发现刘家和钱家的众人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他们已经返回同福客栈了,明天排名赛开始的时候,再让他们过来就行了。”

    听到这话,封天这才点了点头,同时对着蓝丰几人抱了抱拳,转身便带着金不缺和封登向着蓝丰所指的厢房走去。

    “好了,欣儿你也带着封玲去居住的地方吧,折腾了这么晚,估计也都累了!”

    蓝丰淡淡一笑,对着封玲和蓝欣说道。

    “多谢蓝城主医治了封晨大哥,封玲在此谢过城主了!”

    “可不要这么说,封晨原本就是我带来王都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本就难辞其咎,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就当作是补偿了。”

    听到蓝丰的话,封玲顿了顿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城主。”

    “好了,感谢的话以后再说,现在还是先回去吧!”

    站在不远处,一袭白衣的蓝欣看到两人的样子,脸上微微一笑,娇声说道。

    听到蓝欣的话,两人这才作罢,同时封玲和蓝欣便都向着外面走去,显然蓝欣的院落并不在这里。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蓝丰也向着院落外面走去,出去的同时还不忘交代一声厢房前面的两人,让两人好生照看封晨,得到回复后这才放心的离开院落。

    另一面王都赵家,大堂之上站着十几人,每个人脸上都泛着丝丝阴沉之色。

    大堂的中间还放置着一个担架,担架之上显然就是赵辉无疑。

    就在大堂之上气氛凝结到快让人窒息的时候,右边排在最前面的一个长须老者开口说话了。

    “今天这件事情,无论是何缘由,我赵家都不会就此过去,老朽觉得家主也是这个意思吧!”

    “大长老所言极是,这件事情已经对赵家的声望有所影响,如果不能有所惩治,那我赵家还有何威望可言?”

    大长老说完,马上就又有长老附和道,虽然有不少人心中还是有所顾及,毕竟是参加大乾会武的天才,这件事情一旦败露,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大堂首位之上,赵霸依旧是坐在最上面,听着堂下众位长老的议论之声,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之色。

    没有丝毫表情的赵霸眼光一转,略过众位长老客卿,直接落到了位于一侧的赵括的身上。

    原本安静站着赵括,感受到赵霸的目光,心中突然一紧,紧接着仿佛是下定了很大决心抬腿上前一步。

    “父亲,这件事情是括儿的错,是我让赵龙去招惹那两个小子的,还请父亲降罪!”

    赵括的突然出声,让原本还议论纷纷的众人突然安静了下来。

    “少族长的意思是您让赵龙故意去废了那小子的?”

    长老席中,同样是位列前排的长老低声说道,言语中还有丝丝质问的意思。

    “不错,赵龙的行为正是我授意的,那几个小子当初在报名的时候就出言不逊,丝毫没有将赵家放在眼里,我教训他们难道有何不可吗?”

    赵括嘴角微微上扬,冷声说道。

    在他看来,他父亲还没有说些什么,哪里轮得到这些长老出言批判,这些人正是以前一直和他不对付的人,趁这个理会想要落井下石。

    “教训?可是少族长不觉得这个教训有些过分了吗?现在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这个后果谁来承担?”

    一连三个质问,哪怕是赵括,现在脸上也是有些不太自然了。

    就在他准备回应的时候,高坐在台上,一直没有言语的赵霸忽然开口道:“五长老,不知你看这件事我来承担,你意下如何呢?”

    赵霸的突然出声显然让堂下的众人有些意外,要知道这件事情开始赵霸就一直没有表过态,这次出声明显就是要为赵括解围了。

    “家主明鉴,五长老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毕竟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总要有人出面解决,要不然我赵家还有何颜面在这王都之内立足?”

    赵霸的突然出声,让五长老有些不知所措,幸好身旁之人反应迅速,将话题转开,要不然五长老肯定会受到质问的。

    “五长老,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赵霸脸上淡淡一笑,冲着堂下的五长老问道。

    面对突然的问话,五长老心中尽管有些不甘,但是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好回应道:“回禀家主,老朽正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好,这件事情我已经派人前去解决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没什么事情你们就先退下吧,括儿留下。”

    得到了五长老的回答,赵霸大笑三声,同时就让所有人退了出去,只留下了赵括一人。

    其他人一个接一个的走出大堂,渐渐大堂之中仅仅就剩下了赵括和赵霸二人。

    “括儿,你可知为父将你留下所谓何事?”

    从高座之上站起,赵霸微微一笑走向赵括问道。

    “孩儿不知,还请父亲告知。”

    面对赵霸,赵括心中没有丝毫慌乱,即使是犯了这样的错误,因为他知道赵霸绝对不会惩罚他。

    “五长老的事情你怎么看?”赵霸又问道。

    沉思片刻,赵括这才说道:“按照孩儿看来,五长老今天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前一段时间我将他的儿子打成半死,他才会这样针对我的吧!”

    “不错,他今天针对你或许就是这个意思,那你觉得这样的人以后还能为你所用吗?”

    “父亲此话何意!?”

    赵霸的话让赵括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毕竟是长老,地位和他这个少族长不相上下,而且没有什么依据就这样公然除去一个长老,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括儿,以后赵家还是要靠你管理的,你要记住你是我赵霸的儿子,以后当家做主,遇到不服从的,那就只好让他永远闭嘴,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威胁到你,你懂了吗?”

    赵霸盯着赵括,身上杀意弥漫,就这样盯了赵括数秒钟,这才回到座位之上。

    “行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已经让人前去处理了,相信明天一早就会有结果,你先下去吧!”

    虽然不清楚赵霸是想怎么解决这件事,但是赵括还是没有多问,就这样半知半解的走出了赵家的议事大堂,虽然他嚣张跋扈,但是却不傻,他知道,既然赵霸这样说,那这件事肯定就不会再追究他了,甚至五长老都会因为今天的事情而倒霉。

    转眼之间已经是深夜,蓝家的一处别院院中,一少年正在院中挥舞着长剑,漆黑的长剑在他的手中就仿佛活了一样收放自如,一连几套剑法施展完毕,封天这才渐渐停了下来。

    停下来的封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不知为何从刚刚开始,他的心中就有一股烦躁的感觉,仿佛是会出现什么事情一样。

    收起长剑,看着满天繁星,轻轻摇了摇头,便想着回到房间休息。

    就在这时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元力波动,要不是封天的灵魂力强大,根本就感觉不到。

    “难道是蓝家的人?”

    不确定是什么人,但是他却真实的感觉到了,但是这种波动只是瞬间便再次消失了。

    就当封天想要迈出步伐走进房间时,忽然后面传来一股恐怖的杀意,刚刚抬起右腿的封天,突然汗毛炸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转身挥出一拳。

    哧~~

    一声利器刺入身体的声音传来,封天只感觉拳头突然刺痛,抬头看去,这才看到一个手持匕首的黑衣人站在自己身前,而他手中的匕首竟然直接刺入了自己的拳头之中。

    血液直接顺着拳头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面之上,强忍着拳头之上的疼痛,封天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不禁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面对封天的问话,黑衣人似乎什么也不想说,直接将刺在封天拳头中的匕首抽了出来,同时再一次向着封天的咽喉刺了过去。

    面对如此凌厉的刺杀,封天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击,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匕首,直接一个纵身,侧身跃出,同时身体在地上翻滚数米,这才堪堪躲过这致命一击。

    “造气六阶!?”

    翻滚一圈,封天身形略显狼狈,但是目光却丝毫没有松懈,整个人都处于一股紧绷的状态。

    “一个炼体境界的小子竟然有这种实力?没想到你隐藏的竟然这么深,看来今天是更加留你不得了!”

    黑衣人清楚,现在身处在王都四大家族蓝家的地盘,一旦拖延的时间过长,等到蓝家发觉,那就算是他任务完成,恐怕也难逃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