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零六章 命运(一更)
    凌思宇的嘴紧,玉繁锦并不是太担心。

    何况到底是加工过的,并不碍事。

    “姐,你和姐夫辛苦了。”

    凌思宇确实是想知道的,但却真得没想到自家老姐能跟自己说那么多,心里别提多满足了。然而他心中也有数,已经知道的就藏在心里,不该知道的,也不多追根究底。

    不过即使是听了个皮毛,而且玉繁锦的语气还很轻松,但凌思宇又不傻,自然知道根本不可能那么容易。

    他这一刻特别想快点成长起来,以期能够有一天替他最亲的姐姐分担。

    只是现在,他还做不到,能做的只是让老姐快点去休息。

    “你也早点睡,别想太多。”

    玉繁锦没有拒绝,她像从前一样,揉了揉自家弟弟柔软的短发,然后才回去自己的房间。

    而之所以留下后面那句话,不过是玉繁锦察觉出了凌思宇流露出的些许急切。

    她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的想法呢?只是些许的压力是可以化为动力不假,但是欲速则不达,所以玉繁锦才会如此叮嘱。

    好在凌思宇比较听话,当然她也会在一边盯着的。

    凌思宇也确实如玉繁锦所想的那样,等到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后,心绪就慢慢地平静下来。

    只是他还是把自己曾经的目标改了改,然后打算坚定地走下去。

    在凌家老宅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玉繁锦就和栾亦枫去了栾家那边,两人都回来了,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等到在栾家消磨了大半天后,两人原还打算着傍晚去外面吃个浪漫的二人晚餐呢,栾亦枫就再次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好在玉繁锦已经习以为常了,面对栾亦枫的歉意,玉繁锦只是笑着挥了挥手。

    她琢磨着要不要去店里看看,自从小哥凌修然去进行专业学习后,她的铺子就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开了,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负责任。

    玉繁锦也是个行动派,这边想到,那边就付诸行动了。

    当然,既然难得开门,总也要上点货才是。

    这次出门,她也是顺便收获了一点的,现在正好收拾些出来。

    “闪电”跟着玉繁锦一起去了店里,只要有玉繁锦在,他还是最愿意跟着玉繁锦的。

    玉繁锦想着这次怎么也要开上小半个下午的店,可是仅仅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就只能无奈地关了门。

    货都没有了,还开个鬼啊!她也不能临时补货,那太不合常理了。所以,玉繁锦边关店门,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天知道,她临时开店,那些人是怎么闻风而来的。

    至于晚了一步,连个渣都没看到,捶胸顿足的人,玉繁锦也只能爱莫能助了。

    “‘闪电’宝贝,咱们回家去喽!”

    店铺关了后,玉繁锦用清洁机打扫了一下小院的房间,然后就招呼上自己乐呵呵在院子里玩的“闪电”。

    一个人,她也懒得再在外面解决晚餐了,还不如回家吃厨师机器人的成果。

    只是这顿饭,注定玉繁锦是用不上自己解决的。

    这不,刚上了自己的车,她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锦,今晚有空一起共进晚餐吗?”

    玉繁锦没想到会是伊莱的电话,不过想着晚上也没别的安排,她应了下来。

    “行,地址发我就好。”

    伊莱这次安排的是一家法式餐厅,玉繁锦看着离约定的时间还早,就回家换了件稍显正式的衣服。

    “闪电”则被留在了家里,但玉繁锦没忘给他准备上丰盛的晚餐。

    这次邀约,换成是伊莱早到,看着一身正装的男人,玉繁锦也还是会坦然地承认,曾经她的眼光是很不错的。

    当然,现在的她也只是纯欣赏罢了,有些事情错过就是错过,何况曾经,两人也只是徘徊在朦胧阶段罢了。

    而见到玉繁锦到来,伊莱很绅士地起身给玉繁锦拉开座椅,待玉繁锦坐好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招来使者,点了餐,伊莱还点了两人曾在一起最常喝的酒。

    “准备在炎国待多久?”玉繁锦轻啜了一口餐前酒,看向伊莱。

    “就在这边养老吧。”伊莱掩下眼帘,说道。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玉繁锦的现况,但留在距离对方最近距离的决定,他依然没有改变。

    甚至为了不让对方有任何心理负担,亦或是有借口疏远,他尽全力把万般情感藏于眼底深处。

    双重保险,他连眼神间的对视都避开了,生怕自己控制不住。

    “留在炎国?”玉繁锦惊讶。

    “嗯,留在这边。”伊莱肯定地点点头,“不过外面还有些产业,偶尔会去看看。”

    像伊莱这样的人,早早就把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安排好了,再怎么样,生活品质都不会下降。

    “也好,留在这边确实是不错的,你待久一点就能体会到了。”

    这是玉繁锦在炎国生活这些年的感悟。

    而且近几年,她亲眼看着炎国在高速发展,她觉得照这般下去,炎国成为蓝星领头羊是指日可待的。

    “嗯,我相信。”

    伊莱其实并不在乎外面的环境,但听玉繁锦这么说,他也难免期待了几分。

    有心系的人儿,再有好的生活环境,那简直太好不过了。

    刀尖上行走的这些年,来来回回很多地方,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在平时常活动或者更熟悉的国家的某个乡村别墅里了却余生,因此他在不同国家差不多的地方都置办了养老地,唯独没有炎国。

    万万没想到,最后竟是会来到这里。

    命运,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小东西。

    不过,看着眼前的人,伊莱又觉得命运还是偏爱自己的。

    是有遗憾不假,但能全须全尾地守在对方附近,时而出来聚上一次,他已经觉得很幸福。

    而玉繁锦呢,对于伊莱对她的话的认同,也是挺开心的。

    说话间,两人的餐点被侍者送上来了。之后,两人就边用着餐,边天南地北地聊着。

    都是见识过外面无限风景的人,能聊得很多,可也极有分寸的,他们都没有涉及过对方的私人生活。

    就像两个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吃着喝着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