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零九章 陪伴(二合一章)
    “没想到,这次还真就遇到贵人了。”简单处理了自己身上的伤后,唐喆辰倚靠在重伤队员治疗室外的墙上,和同样在等待着的栾亦枫感叹道。

    一路过来,熟知M国地图的他已经知道这里是哪儿,对玉繁锦的“搜查率可以不计”的话自然是相信的,再加上这间地下医疗室。

    都恰恰好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不是贵人又是什么?

    只是唐喆辰依然有着隐忧:“这么帮我们,是图什么?”他看向栾亦枫。

    “保持警惕。”栾亦枫声无波澜地说道,但心里到底是怎么样想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而这次执行任务,除却栾亦枫他们,还有四支辅助战队,其中两支顶尖战队的其中一支,领队是凌炎泽。

    他只是有几处子弹擦伤,稍作包扎就出来了,这会儿就站在栾亦枫他们不远的地方,正垂目思考着什么。

    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过去和栾亦枫说话,并不是为了避嫌或者不想暴露栾亦枫身份之类的原因。

    能来这里的人,即使还没摸到栾亦枫那个级别的圈子,但也是有所了解的。

    而且保密守则和自身操守,够格参与此等级任务的成员,那根本不需要怀疑。

    那为什么他要一个人在边上静静呢?是因为凌炎泽好像发现了把他脑海搅成一团乱麻的事情。

    虽然很努力地想要说服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论是他无意中发现的,还是他特别注意了一下自家妹夫的表现。

    种种外人可能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让他知道那个最不可能的答案就是最正确的那个。

    这让凌炎泽心中复杂万分,只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所以努力努力再努力,他还是把情绪平复了下来。

    再抬起头来,凌炎泽已经和往常无异了。

    打算去看看自己队员的情况,顺便分散下注意力,不过离开前,他不由地看了栾亦枫一眼,不曾想,正与对方的眼神对上。

    他愣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冲对方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却不知,他的这种回应,让栾亦枫的眉头微微蹙了下。

    “怎么了?”唐喆辰看栾亦枫盯着凌炎泽刚才站在的位置好几秒了,他忍不住问道。

    “没事,就是突然想起点别的事儿来。对了,你上去把人都安排一下,让大家抓紧时间轮着休息。”

    栾亦枫自然不能把刚才那和凌炎泽短暂对视所产生的猜测说出来,是以岔开了话题。

    唐喆辰也没有刨根问底,谁还没有个私事要思考呢?他即使偶尔八卦,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

    看唐喆辰去忙了,栾亦枫又回想了下凌炎泽的反应,不自觉地抿了下嘴唇。

    但想到凌炎泽和自家媳妇儿平时的相处,他遂又放松了几分。

    兵来将挡吧,应该问题不大。

    就像凌炎泽对栾亦枫的一些了解,随着成为一半凌家人后,和凌家人的接触增多,栾亦枫同样也对凌家众人有了更深一步的认知。

    所以,栾亦枫可以肯定,凌炎泽应该是发现了些什么。至于发现到什么程度,那就只能回去后再看了。

    唐喆辰是相信玉繁锦说的这边应该不会被搜查的话,但是他还是安排了轮班的人,栾亦枫默许了。他俩想得一样,这样做会让队员们更安心。

    而事实是,直到离开,他们所住的这块区域,都平静得很,连个例行询问的都没有。

    即使如此,他们也是在住了十三天后,才被玉繁锦通知,他们可以离开了。

    这十来天里,除了给他们送了两次物资,其它时间,玉繁锦根本就没有出现。就算送物资,也是送到就离开,半点不停留。

    其他人没觉得什么,只有两人不是那么舒坦,一个是因为思念,另一个则是因为好奇。

    等到能离开了,他们才勉强把躁动的心抚慰下来。

    由于快两周都没抓到人,边境上的检查已经松懈了不少。这种程度,对于栾亦枫他们来说,撤退起来,相当容易。

    顺顺利利的,在二十四小时内,化整为零地陆续回归到了国内。

    至于玉繁锦呢,在他们离开后,又额外上保险似的,给大家扫了扫尾,然后也潇洒离开了。

    当然,同时,她的荷包却是鼓了不少。

    因为考虑到,以后大部分的时间,都会在炎国,玉繁锦就利用了这十来天的时间,把一些多余的固定资产处理了下。

    回家的途中,玉繁锦还想着呢,改天,把在其它国家的也收一部分。

    不整理没注意,她之前还真就囤了不少资产呢。

    待回到家,发觉冷冷清清的,四处溜达了一遍,显然,比她先撤出的人这几天根本没回过家。

    不用想,玉繁锦都知道,此次行动兹事体大,栾亦枫肯定是跟着忙后续的事情了。

    自己在家待着也无聊,于是稍作休整,玉繁锦直接回了老宅,也给老爷子报个平安。

    电话不是不可以,但老人家肯定是要见到人才会放心,干脆就一次到位好了。

    玉繁锦是上午到的,在家折腾了一下,正好赶回去和二老一起吃午饭。

    事前没提前说,倒是给老太太一个大惊喜。

    “奶奶,我爷爷呢?”

    平日里,中午饭都是老俩口一起吃的,今儿个都开饭了,竟然还没见老爷子,玉繁锦不由地问道。

    “别管他,这几天,也不知道忙些什么,整天整天地不着家。说是和你顾爷爷、容爷爷、还有栾爷爷他们有事。”

    老太太显然想吐槽已久了,但是没个吐槽的对象,这不正好让玉繁锦赶着了。

    估计平时都不太插手外面事情的老爷子们这么忙,应该还是这次任务带来的,她也算是“罪魁祸首”之一了。

    好在老太太吐槽归吐槽,倒真没觉得什么,毕竟年轻时候,凌老头子忙起来更夸张,这让玉繁锦安心不少。

    不然,真让老爷子和老太太有点什么矛盾,她就要内疚啦。

    “对了,锦锦,你最近要不要住在家里?前两天亦枫过来,还说这段时间,他也有事忙呢,你回家也是一个人,不如在这边住几天?”

    玉繁锦在听老太太吐槽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现在老太太提出来了,自然就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看老太太瞬间高兴得不得了的样子,玉繁锦心里清楚,对方是寂寞了。

    平时大家忙的时候,老太太好歹还有老爷子陪伴。现在老爷子一忙,老太太可不就孤单了嘛。酷录文学

    就算“闪电”在老宅,但毕竟没法和老太太交流。

    而有玉繁锦在,不仅是老太太开心,“闪电”也开心得很,整个下午都跟里跟外地粘着玉繁锦,玉繁锦也惯着他。

    虽然家里人都疼“闪电”,但到底和自己与“闪电”的感情不一样。

    晚饭,老爷子不出意外地缺席了,就连凌思宇,也因为最近学业繁忙,和老爷子商量后,住校了。

    不过玉繁锦和老太太一起,依旧吃了一顿温馨的晚餐,丁点没有冷情的感觉。

    待老爷子回家的时候,老太太已经去睡了,只余玉繁锦抱着“闪电”,在客厅看电视。

    说是看电视,其实也是在等老爷子,自己好端端地回来,怎么都要亲自同老爷子说一声的。

    原本,老爷子还以为是自家老伴在等着,却不曾想,看到的是这两天还在心里念叨的小孙女。

    “爷爷!”

    看着平平安安的小孙女站在眼前,老爷子因为外面的事情,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了。

    “好!好!锦锦是什么到的?”

    顺着孙女的力道,把外套脱下来,老爷子边走向沙发,边问道。

    “今儿个上午,在那边处理了点事情,所以回来的晚了点。”

    玉繁锦把衣服挂到衣架上后,坐到老爷子身边,解释道。

    只是看着老爷子一脸疲惫的样子,玉繁锦有点好奇:“爷爷,很棘手吗?”

    “该准备的对策,已经提前准备了,现在正在研究药物,以防万一。”因为不是在书房,老爷子略显含糊地说道。

    玉繁锦了然地点点头,谁也不能百分白确定,对方就没有后手。

    虽然炎国现在占了先机,但依旧不能有一丁点的松懈。

    最根本的解决方案,就是炎国彻底崛起到对方再不敢动一点点心思,玉繁锦脑中不禁有了一些想法。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嘛,显然让老爷子早点去休息才是最要紧的。

    老爷子也确实疲惫了,知道玉繁锦会在家住一段时间,就更是不着急了。

    爷孙俩随意闲聊了几句别的,就各自回房间休息。

    既然是想好好陪伴老人,玉繁锦自然就接手了家里的饮食。

    这样,也能好好地给二老调养一下身体。

    当然,玉繁锦并没忘记其他亲近的老爷子老太太,像是栾家、齐家、容家和顾家。

    做点什么好吃的,都会去送一圈。只是如此一来,凌家就热闹了起来。

    谁让有些吃的,新鲜出炉的口感更好呢?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老伙计们一起聚聚不是挺好的嘛。

    齐家那边离得也不远,来回同样方便得很。

    等到几位老爷子把外面的事情了结,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这“茶话会”都已经开了一段时间了。

    再听到其他人口中描述的各种美食,老爷子们都有种想要捶胸顿足的感觉。

    他们是有吃到一部分的,但又怎么比得上这些在家的更享受呢?

    于是,哀怨的小眼神,直接“嗖、嗖、嗖”地飘向玉繁锦,真是让玉繁锦哭笑不得。

    直到承诺了,回头给他们补上,老爷子们才笑眯眯地放了她一马,简直是一群老顽童。

    玉繁锦暂时是驻扎在老宅这边了,本来还想凌家和栾家轮着住的。

    但是栾家老爷子和老太太不想她折腾,他们反正一整天都在凌家这边待着,干脆就让玉繁锦不要来回跑了。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半个多月,玉繁锦才见到了已经近一个月没见的自家老公。

    栾亦枫其实也是先回家了一趟,和玉繁锦一样,发现家里没人,才跑到凌家老宅这边的。

    他到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本以为这个快到老人家休息的时间,家里应该比较安静。

    谁曾想,到了门口,家里灯火通明不说,还欢声笑语不断。

    等他进屋一看,呦吼,交好的几家,老爷子老太太们竟是都齐了。

    大家没想到栾亦枫会这个点回来,在栾亦枫打了招呼后,倒是安静了一下。不过转瞬,他们点了点头,直接把玉繁锦安排了过去,让小俩口说话后,就又边吃这宵夜,边继续之前的话题了。

    玉繁锦好笑地看着老人家们,然后把难得露出有点傻乎乎表情的老公给拽到了餐厅那边,简单解说了一下刚才那种“盛况”产生的原因。

    “媳妇儿,你辛苦了。”栾亦枫紧紧握着玉繁锦的手,心疼地看着对方。他很清楚,照顾老人需要耗费的心力。

    要不是想到这里随时会来人,栾亦枫更想把自家宝贝拥入怀中。

    “没事,难得有时间陪老人家。”玉繁锦摇了摇头,有外挂,家里还有帮手,其实还好。

    只是随后,她仔细看了看栾亦枫的脸,“你倒是忙瘦了,刚给老爷子他们弄了点宵夜,我给你盛点。”

    “我陪你一起。”若不是不知道是什么,栾亦枫就自己去了。而他没说的是,因为想着早点回家,今儿个晚饭他都没吃。

    其实他不说,玉繁锦都猜到了。是以玉繁锦干脆把备着的,明儿个准备吃的小笼包,都额外给栾亦枫蒸了三笼。

    知道栾亦枫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假期,玉繁锦打算一起给对方补补。

    吃饭间,栾亦枫听完了玉繁锦留在老宅的原因,他也不禁自我检讨了下。两人商量后,决定一起陪陪老爷子老太太们。

    本来家里的老人们还以为小俩口要回去过二人世界呢,没想到会双双留了下来,凌家二老和栾家二老都高兴得很。

    不过他们也没有非要一直拴着孩子们,大概又多留了两人一周多,就把人都“轰”走了。

    离开前,通过只言片语,两人都知道老爷子老太太们打的什么主意。

    比起他俩,重孙辈,更能吸引老人们。

    “看来,我们要好好努力了。”

    旖旎的夜晚,栾亦枫附在玉繁锦耳畔,微哑的声音里暗含着笑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