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误入鬼宴 第一百七十四节:结束演习
    “魂猿猛踏!”见冲击失败,朱原研变形成的巨猿灵魂在不远处立住身形,抬脚猛踩地面,一道强大的魂力冲击波紧贴地面射向包括张嫌在内的五人团队,再次冲着胡锡和张嫌所守的正面发起攻击。

    “不行,中级魂祖的全力攻击不能硬抗,鹿筋哥,架起魂桥!”见攻击袭来,感知到攻击之中蕴藏着的强大魂力,胡锡瞪大了眼睛,并没有带领张嫌上前阻挡攻击,而是向后暂退了几步,冲着身后的鹿筋果断发令道。

    鹿筋虽然不太说话,但是听到胡锡的发令,并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半蹲下灵魂,用手撑着地面,魂力从手心源源不断地涌出,临时在众人脚下凝聚出一个圆盘状魂力盘,把身边的五人全部用魂力盘托起,快速向空中上浮。

    就在众人刚被圆盘托起之时,朱原研的踏地冲击波从圆盘之下一掠而过,卷起了层层叠叠的魂尘落叶,射向了众人身后的墙壁,把现世墙壁震得微颤。

    “我以为那猩猩模式下只能近战,没想到还能踩踏地面发出冲击波,还好是躲开了,这一下要是直接硬抗,我估计灵魂不重伤也得脱层皮。”张嫌感知着冲击波炸裂后的魂力,撇了撇嘴,心中一阵后怕道。

    “张小子,别走神,还没完呢。”听到张嫌感慨,金大只转过头瞪了张嫌一眼,厉声提醒道。

    “魂猿双锤!”就在张嫌走神的时候,朱原研几个闪烁快速跳近到胡锡和张嫌的身前,双手同时向前做出锤击的动作,锤击过后,两股凌冽的魂力拳压分别袭向张嫌和胡锡。

    “火雷铳,巨魂火弹”胡锡像是早有预料一样,火雷铳举起,魂力在枪口出凝出一枚超出普通火弹数倍的巨大火弹,冲着袭来的魂力拳压反击回去。

    “这距离,被近身了,负极剑,格挡!”而张嫌因为一时的走神,无法向胡锡一样凝聚魂力进行反击,只能快速将魂力注入进负极剑中,把负极剑横在身前,想要以此来抵挡朱原研的拳击。

    胡锡的巨魂火弹是强化版的火弹攻击,再加上一段时间的魂力凝聚,不比突如其来的魂猿拳击威力小上多少,巨魂火弹遇到朱原研的魂拳,瞬间发生强大的魂力爆炸,自然将朱原研的魂拳挡在了自己的身前,令朱原研缩回了已经没有威力的拳击。

    而张嫌的剑术格挡并没有起到足够的防御效果,拳击隔空落在负极剑上,负极剑只帮张嫌抵御了片刻,便剑碎魂散,拳头进而穿过防御,直接击在了张嫌的灵魂之上,幸亏张嫌有各种强化灵魂的魂技加持,才没有重伤,只是整个灵魂都被击飞了出去,倒射向了场地的一边。

    “破阵了,你们败了!”张嫌倒射出去之后,朱原研将硕体魂猿收起,灵魂变回成本来

    面貌,面无表情的说道。

    “张嫌,你没事吧。”见朱原研收起了硕体魂猿,其它众人也把各自魂技收起,纷纷魂归于体,只有胡锡向着张嫌灵魂落地的地方赶去,冲着张嫌的灵魂关切的问询道。

    “没事,刚才走神了,要是没走神的话,我用十字凌风斩能抵住那拳头的。”张嫌从地上爬起来,感知着灵魂只是受了一点轻微的冲击,魂力暂时不稳,却并没有实际损伤,不甘心地抱怨道。【…@爱奇文学!…免费阅读】

    “走神?鬼宴的战场上轮的到你走神吗?你们是一个互相依靠队伍,你一个走神可能会害死整个队伍!你别看金大只他们平时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他们在真正猎魂时的能力可比你强上不少,就是因为他们畏惧死亡,所以他们随时都能保证足够的注意力,你虽然魂力、魂技都很强,但是你刚才的反应让我对你很失望。”张嫌抱怨之后,朱原研走到了张嫌的身边,厉声对张嫌呵斥道。

    “朱大哥,就是个演习而已,张嫌可能还没适应。”听到朱原研的呵斥,胡锡赶紧站起身来打圆场道。

    “胡锡啊,这事我不希望你为张小子开脱,我老金在这事上同意朱队长的话,这确实是演习,但是演习不是只演习魂技、魂力,心态的演习也十分重要,魂师大多数的死亡都是在漫不经心下发生的,如果只是一个人猎魂,他的失误,他的漫不经心,会用他自己的性命负责,他无论怨自己还是怨天不饶人,都碍不得别人,但是我们即将组团前往鬼宴,一个人的失误可能需要其他人来陪葬,他自己的命都不够还债的,说实话,对张小子刚才的走神我也很生气。”胡锡打圆场之后,金大只并没有走到张嫌身边,而已在不远处大声说道。推荐阅读TV//

    “老金哥你……”胡锡虽然知道金大只和朱原研说的都没错,但是他还是不想在刚开始练习的就看到如此不和谐的局面,还想解释着什么。

    “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的漫不经心导致了失败,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我给各位道歉,不希望大家马上原谅我,只请各位再相信我一次。”张嫌伸手组织了胡锡的圆场,灵魂跪伏在了地上,冲着众人大声道着歉。

    见张嫌道歉,众人眼神全部集中在了跪伏在地的张嫌的身上,互望了望,最后还是朱原研开口道:“你们第一次演练失败,等待进行第二次演练,所有人有二十分钟休息和恢复魂力的时间,时间一到,阵型不变,集合开始第二次演练,依旧从会场中央向着会场的某一端进发,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众人点了点头,回应道。

    “听明白了。”张嫌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冷凝,神情比原来多了几分认真,同样回应道。

    见众人都听

    清楚了,朱原研点了点头,快步向着入场通道里走去,跑到厕所过烟瘾去了。

    朱原研走后,张嫌同样魂归于体,一边偷偷开启死神魂技修复着自己的灵魂,一边使用功法不断地恢复着魂力,全力以赴的做着准备,准备迎接下一轮的围剿演练。

    二十分钟很快便过去了,朱原研从通道里再次现身,预示着第二轮的演练开始,张嫌几人按照着之前的排兵布阵围在会场中央,向着朱原研所在的方向进发。

    “魂猿双锤、魂猿猛踏,魂猿冲击,魂猿坠空击!”张嫌等人的阵型刚一形成,朱原研二话不说把就灵魂放出,再次幻化为巨大猿型,四下里辗转腾挪,伺机而动,向整只队伍不断发起着猛烈的攻击。

    几轮攻击下去,张嫌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的转态,面对着朱原研的攻击皆严阵以待,或攻或守游刃有余,不在有丝毫的马虎大意,避免自己守护的位置被直接击破。

    砰……

    张嫌和胡锡虽然守护住了前方,但是在又一次魂力对抗过后,在后方的金大只却盾碎失守,灵魂倒射而飞,连累着其它四人皆被朱原研的魂技余威给彻底掀翻,围剿推进又一次宣告失败。

    “妈的,我这金魂盾都开启到了最强了,为什么却只撑住了三下攻击,中级魂祖和半步魂祖之间的魂力不过差了一级多些,也不至于这么变态吧。”盾破之后的金大只从地上爬了起来,平复下灵魂中紊乱的魂力,苦着脸抱怨道。

    “我并没有用尽全力,却也只用了三下就击破了你的盾,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儿吗?”见金大只抱怨着,朱原研皱了皱眉头问。

    “问题?不就是魂力差距吗?还能有什么问题?我相信如果面对的是真正魂祖之下的亡魂,几百次攻击也无法击破我的金魂盾。”金大只琢磨了一下回应道。

    “错,我和你们训练时已经尽可能将魂力控制在初级魂祖等级,所以你魂力扛不住我的攻击关键原因不在魂力差距上。”朱原研摇了摇头道。

    “那是怎么回事?要真是只用了初级魂祖的魂力力道,我这盾抗住几十下也没问题啊,对了,我们当时捉翻车鬼的时候,它身负重伤魂力掉级,用初级鬼级的魂力轰我着盾,我可是毫无压力的抵挡住的,为什么朱队长的攻击我扛不住呢?”金大只皱着眉头问。

    “你魂力运转上的问题,我的三次攻击并不是从你盾牌正面攻击的,而是攻击你这鸟翼状盾牌的侧翼位置,因为我轮转攻击,你魂力调运没有我身形轮转的速度快,所以三次之中的最后那击直接击到你盾牌魂力最薄弱之处,一击便直接破防。”朱原研简单地说明道。

    “魂力调运?没错,金属性的魂力虽然更

    加稠密凝练,使用魂技也更加坚固强横,但是在调运魂力上却不如普通属性的魂力,刚才朱队长腾挪侧击,我来回控制着盾牌上的魂力,却有那么一瞬调运不及,没有跟上接下来的攻势,但是没想到一瞬间的调运不及就直接盾碎,我这最强之盾也是笑话了。”金大只细细回忆着之前的情形,立马反应了过来,点头确认着,承认朱原研说的没错。

    “其实你并不需要把你的魂力在金魂盾之中调来调去,你金属性魂力已经足够凝练了,全面铺开,平均的散入到盾牌之中,远比你过度的魂力运转要来的安全,刚才我那最后一击也不可能直接将你的盾牌击碎,所以你要调整一下金魂盾里的魂力状态。”指出问题之后,朱原研给出了一个解决的方案。

    “朱队长的意思是说让我普通凝聚金魂盾就行,不需要针对外来的公司进行强度上的调整?”金大只问道。

    “也不是说不需要针对性的加固,但是如果登上了鬼宴,你们主要是抵御鬼级以下的亡魂攻势,你只要将魂力平铺到盾牌之中,就不会出现破盾的情况,就算遇到了初级鬼级,它也无法做到一次性破防,到时候再随机应变,这样做的话比你不停地调运盾内魂力要好得多,也安全的多。”朱原研回答道。

    “嗯,是个好办法,原来的猎魂一直是对付单一魂鬼,而此次是对付一众魂鬼,确实应该适当改变些传统做法,我试试。”金大只点了点头道。

    “除了你,姚广济、鹿筋,你们俩的反应也有些不及时,你们的任务虽是侦查敌人位置和守卫侧翼,但是如果前方和后方压力过大的话,你们可以在团队收缩防守的时候做些力所能及的支援,就像刚才金大只不停受到我攻击的时候,你们可以用那个滨魂三角魂技给金大只提供魂力支援,只要金大只的盾不碎,就不会出现刚才你们全部被我掀翻的那一幕了。”朱原研再次转头朝向姚广济和鹿筋道。

    “明白了。”姚广济和鹿筋同时点了点头,回应道。手机端 一秒記住『→m.\B\iq\u\g\\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好,第二轮演练失败,同样二十分钟之后,我们进行第三次演练,希望利用这段休息的时间大家恢复好魂力,并且想想自己有哪些手段,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我再去抽支烟。”说完话,朱原研便再次转身离开奥体会场中心,跑到一边抽烟去了。

    第三轮。

    第四轮。

    第五轮。

    ……

    张嫌几人就这样不停地在会场中心模拟着闯入鬼宴的演练,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抵挡着扮演假想敌的朱原研,一次次的失败换来的是一次次的修正,每一次修正之后,队伍总能维持更长久的时间不被击破,总能向前方推进更长远的距离,几个人也在联合推进之

    中互相有了些默契。

    “好了,九轮下来你们的魂力也所剩不多了,我的魂力也在攻击你们的时候消耗过半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同一时间准时前来,我们要继续训练,直到可以毫无压力的推进,直到每个人都能应对自如才能结束。”在第九次演练以胡锡因错误判断导致队伍被冲散而告终,失败之后,朱原研在教育了几句胡锡之后对着众人说道。

    “哈哈,终于结束了,我猎魂都没这么累过,魂力都快透支了,累过之后吃顿大餐是最好的补偿,按照之前所说的,我请客,咱去醉仙居搓一顿去。”朱原研宣布之后,金大只魂归于体,笑着说道。

    “你们都是齐城的,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听说金大只要请客吃饭,朱原研也魂归于体,冲着金大只摆了摆手,转身要往出口通道走去。

    “咋了朱队长?怎么一说吃饭您就怂了?您是怕喝酒吧?怕喝不过我就直说,别拿有事当借口。”见朱原研要走,金大只在后面故意阴阳怪气道。

    “怕喝酒?说谁呢?”朱原研生气的转过头问。

    “谁要跑就是再说谁呀。”金大只笑着回答。

    “好你个金大只,行,我今天就陪你去喝,我看谁能喝过谁。”金大只回答之后,朱原研站住了脚步,气势汹汹的朝着金大只走来,大喝道。

    “行啊,那这样,我赌一盒软唐烟,您要是能喝过我,烟归您,您要是喝不过我,就请我一盒,怎么样?”金大只只是笑着问道。

    “最贵的软唐烟?行,那我就给你打这个赌,走,去那个什么醉仙居。”朱原研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喝酒聚餐的事情就被朱原研和金大只给敲定了,其他人根本来不及回答,就都被带着一起去了,去到了位于齐城奥体会场旁的那家餐馆酒楼,满桌子的酒菜摆上,金大只和朱原研就开始拼起了酒来。

    “朱队长,我给你说,在齐城,老金我也是有那么点名号的,以后来齐城直接来找我,老金我罩着你。”酒过三巡之后,金大只隔着餐桌冲着朱原研吹起了牛来。

    “我用你罩我?我可是中级魂祖,用得着你个半步魂祖的来罩着?”朱原研也迷迷糊糊的说着话。

    “那是在灵魂境,你比我强,可是在现世,老金我还是趁着些家底的,说话也能顶片巴掌大小的天,我知道你们这些在猎魂公司当官当值的,你们虽然吃着公司的俸禄,但是发不了财,也不敢发财,哪像老金我,兼职个魂师,给自己在人世间某点福利,所以,在公司还请朱队长照顾着我,但是在现世,在这齐城,我随时能照顾朱队长您。”金大只看似迷迷糊糊说着酒话,但是逻辑上却一点也没落下。

    “你这话可别乱说啊,传到公司的耳朵里你可会吃不了兜着走,还有,论年龄我比你小两岁,你别老是您您的叫我,我害怕折寿。”朱原研举起酒杯说道,随后一饮而尽。

    “那好,那我只叫你朱队长,朱队长干了,那我也干了。”朱原研说完话后,金大只也举起了酒杯,把杯中酒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魂师喝酒也会醉?”张嫌也喝过酒,但每次都没喝过多少,从没有醉意,也没见过魂师喝醉后的情形,小声地问旁边的胡锡。

    “酒为跨境魂药,直接可以作用人的灵识产生混乱,虽然灵识强大的魂师比普通人更难醉倒,但是也无法避免迷醉,他俩这会儿拼了七八瓶高度白酒了,灵识自然有些混乱。”胡锡在一旁解释道。

    “原来如此。”张嫌恍然道,也不再说话,和胡锡、姚广济、鹿筋一样只顾夹菜吃饭,不再去管不停拼酒的那两位。

    菜过五味之后,朱原研和金大只双双醉倒,姚广济和鹿筋将金大只背上了开来的轿车,开车离开了醉仙居酒楼。

    而朱原研则是由胡锡和张嫌给架到了附近的一家宾馆,将醉倒的朱原研安置妥善之后,才双双离去。

    一天的训练就这样结束了,之后的第二天、第三天一直重复着之前的训练模式,直到演习训练的最后一天,张嫌几人已经能做到快速无伤的到达目标地点,在那之后朱原研才宣布演习告一段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