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903回
    普通人根本不把发誓当一回事,如果誓言是真的,这世间哪里还有负心人?

    赵嘉宝的幼时也和世间的普通人一样,唯有成年的玄门弟子晓得誓言的可怕。它的可怕之处不在于被人报复,而是像绳索一样捆住违背誓言的人。

    一旦机缘成熟,便将她/他拽向毁灭。

    和言出法随差不多一个意思。

    区别在于,言出法随这个法,是针对广泛人口的;而违背誓言的后果,只有发誓的人承受。

    因此,女鬼在与不在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赵嘉宝会被自己的誓言所困。

    女鬼找解师兄已经是第99件,临时起意吓唬人是第100件。

    如果吓完人,她可以平安无事地归来,这第100件就等于赠给赵嘉宝了。可女鬼被灰飞烟灭,这第100件事便成了赵嘉宝做的孽,要还的。

    不是还给女鬼,是还给赵自己。

    不到万不得已不许乱发誓,这种话即使家长提过,儿女亦不当回事。

    赵嘉宝儿时比普通弟子聪慧,受到同门子弟的追捧,更加的心高气傲。认为别人害怕的,自己不必害怕,因为自己比别人厉害。

    为了让女鬼安分地,心甘情愿地当她的仆役……对,是仆役,小时候的她和其他师兄姐一样,视支配小鬼为己用是一种本领。

    就连个别家长们也这么认为。

    若孩子连一个小鬼都控制不住,支使不了,意味着难成大器,将来从事驱魔师之类的容易被反噬。不如当一名普通的算命佬,在江湖上混口饭吃得了。

    当然,成年后的赵嘉宝不再把女鬼当成仆役。

    养狗多年也是有感情的,何况对方是一名可怜的被困百年的女鬼小双?当成好姐妹又太虚伪了,赵嘉宝自认和她是患难与共的老板与下属。

    她无心害她,恶作剧这种事经常做,万万没想到这次会出事。

    小双灰飞烟灭的那一刻,她立马意识到即将大祸临头。心慌心悸,浑身炸毛,仿佛身上被什么东西瞬间禁锢住。

    这都是一种征兆,她以前从未经历过。

    “嘉宝,”江师兄那边语气镇定,略显仓促,“我刚给你算了一卦,明早七点马上往东走,一直到这个地点为止……”

    江师兄给了她一个汇合的地址,他不在东边,但离那儿最近。现在赶过去,差不多和她同一时间到达。

    他是上等命格,有财福寿三星护助。

    等接到赵师妹,他把自己的福、寿与一半功德过渡给她拖延机会,等护她回到香江再向师父求助。

    “嘉宝,你要记住,从现在开始,你的五感六识随时会受到劫的影响。你务必要意志坚定,听我的话,直接往东走,一路上不听不理不看……”

    应劫的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五感六识摆布。

    赵嘉宝如今唯一的路,便是听他的话,往东走,不顾一切地往东走。只有这样,他和她才能以最短的时间碰面。

    留在原地不是不行,可刚才算了算,她劫相已露且离他较远,等他赶到恐怕来不及了。

    ……

    第二天一早,赵嘉宝依言出发了,背着包,叫了出租车直往东走。等到早上十点多,她肚子饿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早上心神恍惚的,竟然忘了吃早餐。

    正好车子要去加油,司机把她带到路边的一个服务站点,她吃饭,他开车到加油站。

    服务站的餐厅人很多,买了饭的赵嘉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坐下,心神不宁地慢慢吃着。

    “……你到底在哪儿?一会儿在上坡,一会儿又在蓬莱村,你是不是耍我啊?”蓦然间,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个熟悉的女人声传来,“行,你是老板,你说在哪儿在哪儿……”

    是万燕,解师兄的小师妹,赵嘉宝惊喜地回头一看。不错,果然是她,她一开始很气愤,下一句便萎了,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

    她的老板不就是那位解师兄么?

    以她对万燕的了解,这姑娘脾气暴躁,唯独师兄能治她。所以,她这是要跟解师兄汇合了么?如果是,自己跟着她肯定能找到他。

    他的道行高,有他在身边,她一定能逢凶化吉。

    “……在上坡横山区78号……”

    餐厅人多,听不准确,更怕自己听错,万燕拿笔一个字一个字地跟着念和写。让老板发信息,他嫌打字麻烦。他说的国语带有口音,有些字她听不懂。

    坐在不远的赵嘉宝一一用手机快速打字记下,等到万燕把笔记本收好,她才敢点确定。

    万燕对解师兄怀有同样心思,直接问,她是不会坦白的,更不会把她带到解师兄的身旁。

    得到地址,赵嘉宝飞快吃完饭,迅速离开了餐厅。

    恰好,那辆出租车加完油过来了,她上了车,让司机按照这个地方调头而去。

    与此同时,餐厅里的万燕接到一个电话,看到来电号码,她惊喜欢呼:

    “师兄?!”

    “你在哪儿?怎么跑到外地去了?”解君宝瞧瞧她的手机定位,皱眉道,“赶紧回来。”

    这定位不是他设的,而是万燕自己不懂,瞎操作导致的。今早他心神不宁,便算了算,算出今天是师妹的一个小劫日。

    小劫,是指她逃脱的机会比较大。

    “不行啊,”万燕一脸为难道,“老板让我到外地仓库接收一批旧货,急用。”

    “你的命重要,还是你老板的货重要?快回来。”

    “哦。”

    万燕应了声,无限欢喜地挂了电话,嘻,师兄还是很紧张她的。此时此刻,老板什么的不重要了。大不了被炒鱿鱼,她回家继续吃师兄的。

    想罢,美滋滋地拨通老板的号码……

    在外地某个地区发生的事,远在大谷庄的罗青羽当然一无所知。她只知道,爸妈今早才回来,因为阿峰昨晚胃穿孔动手术,住院了。

    他的父母哭了一整晚,罗氏夫妇不得不在附近找了一间酒店歇息,随时过来看个究竟。

    父母今早回来,说阿峰的手术很顺利,以后注意饮食规律,好好调理身子,自然没什么大问题。父母本来就疼他,将来更会把他当成易碎的宝贝护着。

    他这辈子,估计也就那样了。

    没事就好,作为路人,罗青羽继续过自己的小日子,翻着玉石轩发来的新品宣传页。看到一些玉手链,忽然想起之前她送给阿珍丈夫黄东的檀木手链。

    话说,这些年,她给年哥买过领带、钱包和袜子什么的,却从未送过带有感情含意的东西。她盯着那些手链,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深宫戏里的那些手串。

    唔,要么送他一条手串吧?

    平时既可戴在手腕上,又可拿在手中把玩。而且,她觉得戴手链的男人挺有魅力的。

    温文尔雅,隐隐有些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