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季 横空出世---迅猛崛起的飞刀战神 第932章 你就是一个虚伪的人!
    欧阳紫朝祁东斯挥了挥手,转身小跑着走进了医院。

    祁东斯目送着欧阳紫离去,恍若欧阳蓝换了个职业一般,那背影真是太像了。再次恍了神的祁东斯被后面车子的鸣笛声惊醒,他反应过来后向对方赔了个礼道了个歉,便驾驶车子离去。

    一路上祁东斯的心情都很复杂,他拍了几下自己的脸,提醒自己欧阳蓝已经不在了,不要再让身边真真切切活着的人伤心了。

    这个真真切切活着的人就纪霖渊,虽然祁东斯已经和纪霖渊坦白了自己的心意,也表明了自己对于这份感情的态度,但他也知道自己的言不由衷,迟早会被纪霖渊察觉的。

    梦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祁东斯真切地感受到了,纪霖渊是自己的梦想,欧阳蓝则是自己的现实,两者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这一点在欧阳蓝离去之后更加明显和深刻。

    是守护追忆还是重新开始,祁东斯已经选择了前者,然而这就是一辈子的选择吗?是自己内心最想要走的路吗?两难的抉择,对于祁东斯来说这不是一个选择题,因为自己做什么选择,都会得到一半快乐一半伤心,也许唯一可以让自己远离内心纠结和挣扎的就是放弃,放弃每一个选择,自己根本不适合,命运如此。

    至于欧阳紫,他也知道根本不可能,也不会去选择,欧阳紫只不过是一个通过欧阳蓝延伸出来的念想而已,对自己,对欧阳紫,甚至对纪霖渊,都是极不负责的选择。

    一个大男人为何总会被感情所困惑呢,好好做自己的事情吧,祁东斯努力地去说服自己的内心,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儿女情长对现在的自己来说,不过是一个奢望,更是一种负担。

    然而一种莫名的力量推动着祁东斯做出了他内心最真实的举动,不知不觉,他来到了星光酒吧的门口。

    祁东斯抬头望向星光酒吧,熟悉的画面,熟悉的车辆,甚至连门口迎宾的小晴和小欣,都看起来好亲切,可就是不敢去接近。

    祁东斯准备掉头离开,却看到纪霖渊从停在门口的车子里下来,他正要回避,转过了脸,可是竟瞥见纪霖渊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这个时候自己装作没看见,可就太不厚道了,祁东斯冲着迎面走来的纪霖渊尴尬地笑了笑,准备迎接来自纪霖渊愤怒的咆哮和质问。

    等到纪霖渊走进的时候,却看到了她的眼睛红红的,看不出有什么愤怒,像是躲在车里哭过了。

    祁东斯心瞬间就软了下来,他明知故问道:“你……你怎么了?”

    纪霖渊见被祁东斯看出了自己的情绪,也就不再掩饰,她抽泣了一下,低声说道:“把车停那边,去我办公室。”

    “什……”祁东斯很自然地想要问什么事,但看纪霖渊马上就转身离去,不管什么事都得跟过去,便将嘴里的话吞了回去,将车子往停车场驶去。

    祁东斯停了车往星光酒吧走去,想要跟上纪霖渊,却发现纪霖渊已经快要到办公室门口了,于是他加快了脚步往楼上跑去,店里的人和自己打招呼,也只是点头答应一下。

    祁东斯兴冲冲地跑上去,可是到了纪霖渊的办公室门口,却发现办公室门关着,而纪霖渊就在里面,很明显这门是纪霖渊故意关着的,因为明知道自己就跟在后面。

    祁东斯犹豫了一下,猜测着纪霖渊的意思,最后还是轻轻地敲响了门,就跟平常那些去见纪霖渊的客人一样。

    “请进。”办公室里面传来了纪霖渊的声音。

    祁东斯开门进去,里面纪霖渊已经泡好了茶水,摆放在茶几上了。

    祁东斯一进门便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不像之前那么让人轻松,尤其是发生了在粥皇铺子的事情之后,祁东斯在纪霖渊面前,仿佛就是犯了错的学生等待着老师的责罚。

    纪霖渊见祁东斯愣愣地站在那里,故作惊讶道:“你站在那里干嘛?过来坐啊。”

    祁东斯忙点着头,走到了茶几的另一侧,这是一个不同的细节,平常两人对话,都是在同一侧,而这一次,纪霖渊摆放着的两杯茶,是面对面的,因此祁东斯很自觉地坐到了纪霖渊的对面,这个细节让他知道了今天来到这里自己所处的身份和位置。

    祁东斯伸手捧着纪霖渊泡好的茶,拿起来微微呷了一口,他感觉出了异样,这次的茶叶和以前给自己泡的茶叶不一样,这是普通的那种,忽然之间一阵难以言表的滋味从心底汹涌起来,今天的他,和其他那些人没什么区别。

    “……”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祁东斯刚想要开口问纪霖渊,把自己叫到办公室里来所为何事,却被纪霖渊主动问及自己到这里来的缘由,祁东斯一下子从主动变为了被动,他不可能再去解释自己是因为得到纪霖渊的邀请才进来,于是在一时的语塞之后,他想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我是来找你,看看什么时候去省城。”

    去省城赴胡冰城的约,是之前祁东斯和纪霖渊说好的,但因为后续的冷战,好像这件事也就没有再提起,纪霖渊也没有主动打电话给祁东斯说起这件事,打了电话,祁东斯也没有回复,看上去像是要不了了之。

    祁东斯这个时候问起去省城的事,也算是一件正事,所以他正好可以拿出来缓解一下当前的窘态。

    纪霖渊一边捣鼓着自己的茶水,抬头看了眼祁东斯,轻轻哼了一声:“去省城?你还有时间吗?”

    祁东斯放下茶杯,用一种似懂非懂的眼神望向对面的纪霖渊:“什么……什么意思?”

    纪霖渊轻轻喝了一口茶,嘴角一扬:“你不是一大早就去约会了吗?”

    祁东斯一听便知纪霖渊所说的约会就是刚才在粥铺发生的事,忙辩解道:“约会?约谁啊?你……你误会了……”

    “怎么误会了?”纪霖渊起身靠在了座背上,等待着祁东斯更详细的解释。

    祁东斯简单地解释道:“我跟她没有在约会,只是请她吃个早餐而已,就是很单纯地吃个早餐,没什么的。”

    “她是谁啊?”纪霖渊顺着祁东斯的解释接着问道。

    祁东斯感觉纪霖渊是故意在纠缠这个话题,看了一眼后,点着头补充道:“她是欧阳蓝的妹妹,欧阳紫,你也是认识的。”

    纪霖渊像是终于等到了机会,用一种讽刺的语气说道:“姐妹俩啊,呵呵,你是忘不了姐姐,还是在妹妹身上找到了新的感觉?”

    祁东斯听了这话,顿时也感觉一股莫名之火上来了心头,他很想爆了粗口,但却怎么也爆不出来,只能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你这话说得怎么……怎么就那么……”

    纪霖渊似乎完全把握住了祁东斯的情绪,她看出了祁东斯的不满,却仍不慌不忙地说道:“我说错了你可以反驳我。”

    祁东斯在纪霖渊面前,永远都显得自己很卑微,哪怕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强势高傲的姿态,最终他还是软下了态度,象征性地生气道:“我跟她只是单纯地吃个早餐,你脑补的东西也太多了吧。”

    纪霖渊白了祁东斯一眼,不满地嘲讽道:“单纯地吃饭就这么亲密了,不单纯的话,那还得了。”

    “你……是不是男女在一起做什么事,你都能往那方面想?我不是那样的人。”

    “你是怎样的人?”

    “我……”祁东斯被纪霖渊的话一问,竟不知如何开口为自己辩解,他自己也没想过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但至少不是滥情的那种人,“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就是一个虚伪的人!”纪霖渊突然毫不客气地对祁东斯做出了一个惊人的评价。

    祁东斯呆呆地望着纪霖渊,他想要看看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可是纪霖渊的脸色一如进来的时候那般平静,且带点居高临下的姿态,因为祁东斯自己心虚,从一开始就将自己的姿态放在了纪霖渊之下。

    “你……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是个虚伪的人了?我哪里虚伪了???”祁东斯眨了眨眼睛,似笑非笑地为自己辩解着,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虚伪的人,如果其他人对自己做出这个评价,他完全不会在意,可现在这个人是纪霖渊,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这个评价因为纪霖渊而变得完全不一样。

    祁东斯非常在意自己在纪霖渊心目中的形象,从第一次见面,到后续的商业合作,哪怕后来自己选择了跟欧阳蓝在一起,他也一直努力地将自己最好的一面留在纪霖渊的心中,可是现在却得到纪霖渊如此评价,他震惊了,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可怕的噩梦,自己胡思乱想的结果。

    “哪里虚伪了?呵呵,祁东斯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到现在都不敢承认。”纪霖渊看起来比祁东斯更加在乎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