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066章 先天不足可轻重
    “三公子无大碍的,只是不太好养,等到场再是大上一些,我帮着他诊治上几年,便与常人无二了。”

    这样先生不足的身体,有时便会跟着一生的,京中多少富贵人家的生出来的孩子,都是体弱多病到了长大,有的一辈子都是要用着这样的身体,从生到死。

    说是养上几年,其实已是极短了,而不要说几年,哪怕是十几年,他们也都是等着,有这么多的顶尖药材,还有墨飞这般的神医在,这孩子自然也是不可能会有事。

    便只有此时的日子最是难熬。

    烙衡虑小心的抱起塌上的孩子,就怕会弄伤他一般,而这孩子抱在怀中真的没有任何重量,小脸比起他们的拳头都是要小。

    小小嫩嫩的嘴唇还是微微的张着,若不是还能看到他不时颤动的鼻翼,他真的都不相信,他还活着。

    他娘千辛万苦怀着他们兄妹四人,尽了最大的努力,才是将他们辛生下来,而他们也会争气的是不是?

    他们朔王府的后代,老朔王爷那般正气之人,自然的也会保佑他们的,对不对?

    “岳父,我带着去找阿凝。”

    烙衡虑轻轻抱着怀中的孩子,“另外的三个,便多劳烦岳父了。”

    烙衡虑准备自己养这个儿子,再是好的乳娘,都是没有亲娘好,他们要一直的陪着他,直到他同他的两位兄长一样,可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们的。”沈定山也是心疼这个外孙儿的紧,他有这么多的孙子,哪怕是小十,也都是比这个长的大,这个就跟只猫崽子一样大,就连他也都是不敢碰。

    烙衡虑小心抱着孩子去了沈清辞那里,而后将他放在沈清辞的身边。

    “她是娘。”

    他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小婴儿的小脸上面,“感觉到了没有,爹娘都是在这里的,所以你一定会好的,是不是?”

    而小小的婴儿,现在也是听不到看不到,可是却似乎可以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小小的嘴唇微微的动了一下,而后他竟是用自己细细小小的手指,抓住了爹爹的手指。

    这样的血脉相连,也是让烙衡虑不由的眼眶发热。

    “恩,不怕,爹在的。”

    “爹不会让你出事的,一定会让你平安长大。”

    他就这般的一直同孩子说着话,也不管他是不是能听到,是不是能听懂?

    直到沈清辞醒来之时,却是发现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小襁褓。

    这是她的,孩子?

    她小心的翻了一下身,可是一见孩子惨白的小脸,还有微带着青色的小嘴唇时,不由的感觉自己心室一痛。

    她坐了起来,而后小心将孩子抱到自己的怀中,再是将自己的脸贴在孩子小小的脸上,她的长睫轻轻的颤抖着,眼角也是滚下了一颗豆大的泪珠。

    也有可能是感觉到了娘的伤心,本来还是睡的极乖的孩子,却是挤起了自己的眼睛,小嘴也是张着,这是要哭吗?

    “不哭不哭。”

    沈清辞轻轻哄着怀中脆弱的孩子,也是亲着他的小脸蛋。

    而孩子委屈的吸了吸自己的小鼻子,本能的伸出小手,抓住了娘的头发,,小小的身体,都是可以用手掌托起来,便是连皮肤也都是裹着一层透明之色。

    烙衡虑走了过来,手中端着一碗参汤,而后他将碗放在了一边,再是伸出自己手,帮沈清辞将脸上的眼泪擦了干净。

    “莫哭,你正在做月子,对身体不好。”

    可是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沈清辞又是感觉自己的鼻子一酸,她忍不住怎么办?

    “他没事的。”

    烙衡虑轻抚着儿子的小脸,“墨飞说,他养上几年便是养好了,不过现在太小了,我不放心别人带着他。”

    小家伙现在的太弱了,不像是哥哥和妹妹,他们都是吃过了乳娘的奶了,他家那个最小的小姑娘,可是一个胃口好的,现在都是吃了两顿奶了。

    就只有他,才刚是从鬼门关里被救了出来,连一口母乳也都是没有喝过。

    沈清辞将手放在自己的衣服上面,也是将衣服解开,京中的贵妇都是不亲自喂养孩子,可是她却想要喂自己孩子,这是她血脉相连的孩子,而他也的孩子一定会好的是不是?

    “娘说,我小时候就是吃她的母乳长大的。”沈清辞还是第一次,所以也不是太熟,不过,这都是本能啊,婴儿吸吮的本能,还有当一个母亲的本能。

    当是孩子第一口之时,她疼的微微缩了缩身子,却也是能感觉到小三儿是在吃了。

    “娘说……”她笑着,眼角也是泛红。

    “我小时候也是早产的,也很小,也是娘一口一口将我养大的,娘一直说,我小时候可小了,也不好好吃奶,有时她都是会抱着我哭,就是想要我多吃上一些。”

    “那时我听着听着,只是对着娘傻笑,娘总是在这时亲着我的脸,她说。”

    “娘的小阿凝,你总算是长大了,有娘在,你不会有事的,因为娘会护着你的。”

    “而现在我总算知道,娘当时说那句话的意思了。”她低下头,手指也是轻放在孩子的小脸之上。

    “娘的小宝贝,你要多吃一些,这样才能长大,爹娘都是在的。”

    她比娘那时要好的,是不是,她只有娘在,可是小三儿却是的爹娘,还有外祖也是在的。

    娘都是将小小的她养活了过来,现在他们也是可以将小三儿养活的。

    而吃了一会母乳的小三儿终于是吃够了。

    “我来,”烙衡虑小心抱过那个弱的一塌糊涂的孩子,也是替他拍着奶嗝儿,沈清容的那十个孩子真的没有白生的,也都是让他们从什么也不懂,都是成为了养孩子的能手。

    等到小三儿打了一奶嗝儿之后,小脸蛋到是红润了一些。

    烙衡虑这才小心的再是将他放在沈清辞怀中,果真的]这养在亲娘的身边就是好,就是他们的精力实在是有限,也只能带着小三儿这么一个,其它的,也是顾不上了。

    而他这也才是端起桌上的碗,碗里的汤也是正好的,不烫了。

    他将汤放在了沈清辞的面前。

    “多喝一些。”

    “好,”沈清辞端起了碗,比起生完之后的她,到是有了一些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