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集:蛰伏的新生 第十九章:看不见的投球(第一更)
    青道高中棒球队,换了一个一年级的新人投手。

    这件事对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而言,无异于打脸。

    “落后两分,依然淡定派一年级上场?这是彻底把我们当成磨刀石了呀。”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助理教练,牙都快咬碎了。

    即便对手是青道高中棒球队,即便他们刚刚拿下关东大会的冠军。

    这是不是也太目中无人了?

    要知道,他们可也不是什么普通的阿猫阿狗。他们在之前的春季大赛上,曾经打破过西东京三大豪门的魔咒,战胜过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

    还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打过一场精彩的打击战。

    不管从那个角度上看,他们也绝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欺负的角色。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监督,凭什么这么目中无人?

    相比于气愤的助理教练,药师的监督轰雷藏,反而很淡定。甚至对这种安排,表现出了很大的期待。

    “这不是很好嘛。”

    原本他们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约战,就居心不良。现在青道高中棒球队这样的做法,正中轰雷藏的下怀。

    “可他们也太目中无人了,真拿我们……”

    “真拿我们怎么样?别太自以为是了,说到底我们在东京,不也就打进八强而已吗?”

    “可是……”

    助理教练听了轰雷藏的话,感觉十分的不舒服,他试图要反驳,可又不知道该如何来反驳。

    “真以为机缘巧合,爆冷赢了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我们就如何了?别傻了少年,高中的棒球可没有那么简单。”

    轰雷藏认真的说道。

    他在职棒的赛场上,曾经也是耀武扬威的狠角色。

    轰雷藏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天赋差,相反他认为自己的天赋非常好,简直就是十年难得一遇的棒球奇才。

    可就是他这个棒球奇才,当年在高中的时候,发挥的也不怎么样。

    即便小有名气,最终也没有拿下太过耀眼的成绩。

    跟职业不同,高中棒球是没有回头路的。所以对于任何人来说,机会都只有一次。

    只有那些真正有天赋,同时又能得到老天眷顾的选手,才能在高中这个阶段,真正做到一鸣惊人。

    举例来说,就好像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张寒。

    至于说药师高中棒球队,他们现在差的还很远。

    “好好看着吧,今天这场比赛真正有意思的事情,还开始呢。”

    说这番话的时候,轰雷藏的语气,无比的认真。

    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认为,今天这场比赛不过刚刚开始,精彩的地方,还在后面。

    拥有全国最高球速的张寒,这个时候,可还没有登上投手丘呢。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助理教练,依然不服气。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自家的监督说的非常有道理。

    “就算您说得对,我就不相信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一个一年级新生,能够翻起什么浪来?”

    但他依旧固执的不相信,青道高中棒球队真的把比赛的希望,寄托在一年级的新人身上。

    就连那个被称为怪物新人的降谷晓,都没有办法对他们构成什么威胁。

    这个叫泽村荣纯的少年,又能翻起什么浪?

    不仅仅是他们家的助理教练有这样的想法,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态度。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第五棒,是他们三年级的一个选手,打击实力非常稳健。

    他一上场,药师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就传出巨大的加油声。

    “一鼓作气打出去吧!”

    “别给一年级的新人机会。”

    “一年级的小毛孩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让他好好见识一下,高中棒球的残酷。”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一边给自家的队友加油助威,一边不忘嘲讽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投手。

    如果这个刚刚上场的一年级新人,因为这些冷嘲热讽,影响了自己的状态。

    那么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可不会负责任。

    谁让他的心理素质,那么差呢。

    “这些家伙……”

    刚刚回到休息区的真田,无语的挠了挠头皮。

    比赛刚开始的时候,他的这些队友,有一个算一个都紧张得要命。

    当时他还非常的担忧,就他们现在这样的状态,接下来要怎么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掰手腕?

    现在看起来,他的那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别看在比赛之前,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一个个心态好像都有问题。

    但是真正开始比赛之后,他们这些接受过轰雷藏指导的选手,对待比赛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们不是勉强,而是真的在享受比赛带给他们的乐趣。

    在这种情况下,对手的实力越强大,他们反而越是乐在其中。

    就好像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全身心的享受比赛,放飞自我了。

    只是这些家伙好像忘了,这里并不是他们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地盘,而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大本营。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球场旁边的空地上,无数人都用愤怒的眼睛盯着他们。

    他们已经激怒了这个东道主,谁也不知道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人,接下来究竟会干出什么?

    “只能祈祷,这些家伙真能够解决这个一年级的新人了。”

    虽然这个叫泽村的新人,被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片冈监督和教练组的教练们,当成了秘密武器来对待。

    但说到底,他也是一个一年级的新人,而且还不是神宫寺那种明星新人。

    之前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就从来不曾听闻过泽村荣纯这个名字。

    这样一个突然杀出来的黑马选手,第一次在关键的练习比赛中登场,而且还是一人出局二雷有人的巨大危机。

    他会紧张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他因为紧张发挥失误,继而整个丢了自己的投球状态。

    那么接下来的比赛局面,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偏向青岛高中棒球队这边。

    只要想到这里,真田认为。他们这边还是非常有希望的。

    “对方就是个一年级的新人,学长尽管大胆挥棒吧。”

    就连真田,都开始这么说了。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第五棒打者,听了真田的话之后,却没有过多的表示什么。

    现如今,球队几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身为一个选手,他也会紧张。

    好在现如今的局面,是他们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他们的选择自然也就多一些。

    首先第一个,是把三岛送回本垒。

    尽管这个时候,打者还不清楚,泽村荣纯究竟会投什么样的球出来?

    但是他已经,提前把要做的事情,给想明白了。

    作为一个谨慎的人,确定了目标之后,就应该一步步的向着目标前进。

    第一球,先观察一下对方的球路好了。只有确定了对方的投球风格,接下来才能选择自己的打击策略。

    一步一步来,不要着急,稳扎稳打,一定会有机会出现。

    轰雷藏的教导,不停的出现在打者的脑海中。

    他有一种感觉,他感觉只要棒球飞过来,他就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干净利落的把球打出去。

    御幸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打者的行动。

    这样的握棒姿势,这样的站位……

    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不像是要立马挥棒的样子。

    他想要先观察一球。

    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之后,御幸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给泽村打出了正中球的暗号。

    这让投手丘上的泽村,很是诧异了一下。

    别看在进入青道高中棒球队之前,泽村小朋友一直信奉正面对决。

    但是经过在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两个多月的体验,尤其是他之前在二军,跟二军一块打练习比赛时的体验。

    让泽村清楚的知道,冒然投出来的正中直球,究竟有多危险?

    他刚刚上场,面对好不容易得来的上场机会,可不想就这样放弃。

    “行不行啊?”

    非常难得的,泽村竟然有些迟疑。

    自从跟御幸开始搭档,这还是泽村的脸上,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表情。

    面对迟疑的泽村,御幸的态度却很坚决,他甚至用眼睛示意了泽村一下。

    “你不是告诉我,你一直都喜欢用正中直球决胜负吗?现在机会来了,难道要放弃?”

    放弃是不可能放弃的。

    得到御幸的肯定,泽村的胆子也大了。

    他堂而皇之的投了一颗正中球。

    面对突然出现的正中球,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打者,本能的就想要挥棒。

    可就在他要把球棒打出去的瞬间,他用顽强的意志,克制了自己挥棒的冲动。

    青道高中棒球队被当成秘密武器的一年级新人,真的只有这种水平吗?

    他对此表示怀疑,所以他克制了自己的冲动,想要先观察一球再说。

    “啪…”

    “好球!”

    打者有些傻眼。

    倒不是说他看出了什么问题,问题让他感觉棘手到无法处理。

    主要是自始至终,他实在没有看出泽村的投球,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这一点,药师高中棒球队休息区里的选手,看得更加直观和真切。

    “就这?”

    其中一个选手,挠着头皮,满脸不解。

    别看前几年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成绩一直不怎么样,始终差了临门一脚,没能打进甲子园。

    但是青道高中棒球队,依然是整个西东京里,响当当的豪门。

    有无数选手想要加入进去。

    刚刚说话的那个药师选手,就是其中之一。

    他刚刚国中毕业那会儿,最希望加入的球队就是青道高中。

    后来造化弄人,他没有收到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邀请,靠成绩又考不进去。

    最终无奈,只能选择加入药师高中。

    虽然如此,但这个选手一直有着很深的青道情节。

    他常常在幻想,如果自己现在在青道高中棒球队里,究竟会担任什么样的角色?

    清醒之后,他会自嘲。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别说他没有机会加入青道高中棒球队。就算给他机会加入了,就他那点儿实力,又怎么够得上青道的主力名额?

    然而,泽村的投球,彻底颠覆了这位选手固有的三观。

    在那个选手原本的想象中,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个豪门的主力投手,肯定是非常出色的。

    没想到,还有泽村荣纯这样的水货。

    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监督片冈和他们教练组的教练们,竟然会把这样的水货当成自己球队的秘密武器?

    投球没有任何特色,位置更是甜的要命。最为重要的是他的球速,感觉连一百三十公里都没有。

    “他为什么能够站上投手丘?他为什么能够成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代表?”

    休息区里,这个药师高中棒球队的三年级选手,眼中闪烁着浓浓的不解。

    如果他现在可以穿着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队服上场,他一定会用实际行动告诉片冈监督,他们当初的眼睛,究竟有多瞎?

    就在这个选手,心中愤愤不平的时候。

    场上,药师高中棒球队第5棒的打者,终于要挥棒了。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准备好了打击的时候,打者突然发现,站在他面前准备投球的少年,这个时候好像完全换了个人一样。

    泽村的胸膛,完全挡住了他投球的左手。

    看不到,一点都看不到。

    打者眼中,闪烁着错愕。

    他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以至于棒球飞过来的时候,他的应对是可以算得上是手忙脚乱。

    “乒!”

    打者虽然勉强用球棒碰到了球,但棒球飞出去的角度和力量,跟他原本的设想,差距可就太大了。

    被勉强打中的棒球,高高的飞了起来,然后落下。

    游击手的位置上,仓持主动往前走了几步,看准了棒球落下来的方位,然后等在那里,将手套举了起来。

    “啪!”

    “出局!”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

    “这也太倒霉了,对方的运气真好。”

    “光靠运气,可赢不了比赛。”

    “等着吧,那家伙崩溃,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选手们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继续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家的队友加油。

    刚刚下场的药师高中棒球队打者,听到周围小伙伴们的说法以后,脸上闪过一丝错愕。

    巧合?

    刚刚的打击,恐怕不能算巧合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