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4章 做人有尊严,做事有底线
    说话的并不是段辰,而是二锤子,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看着手腕上的手表,像是在计算时间。

    张红军黑着脸,紧盯着二锤子问道:“你说什么?你特么再给老子说一遍?让我滚出去?你真是好大的够胆!我说你们这一屋子人都是聋子吗?难道就特么没听到老子刚才说什么吗?老子是泰隆保卫科的科长!”

    没有人理他,二锤子扭过头,看着段辰问道:“老板,三十秒到时间了!”

    “那就放手做你的事,不用考虑其他!”段辰轻描淡写的说道。

    二锤子一咧嘴,呲着白牙看着张红军,一步一步走过去。两名手下骂骂咧咧的走过来,对二锤子骂道:“你特么是不是找死?你想干什么?要在泰隆闹事吗?信不信我们……”

    不等他们说完,二锤子直接扬手,左右开弓,手中铁锤狠狠的砸在他们两人的脑袋上,直接把他们抽的身体一歪,倒在了地上,头破血流!

    看也不看地上的两个人,二锤子直接扑向了张红军,手中的铁锤狠狠抡向对方的脑袋!

    其实二锤子现在的武器已经改造过了,变成了双手锤,一边是以前用的铁头,一边已经换成了木头,前面抱着一层铁而已。

    没办法,用铁头破坏性太大,把人一锤子砸死还好说,砸不死直接就是脑袋上一个大窟窿,伤及脑子,一辈子都是植物人的下场。

    所以二锤子在漠州找了有名的铁匠师傅,帮他打造了这么一对双头锤,木头的一边只会打破头,不过是皮外伤,不伤脑子,当然小小的震荡是难免,不过不用担心打死或者是打残对方了!

    可是如果是生死大战,二锤子就会换上铁头锤,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

    一看两名手下已经被打倒,对方直接冲他而来,张红军再也没有之前的镇定,转身就跑!

    二锤子飞起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直接把他踹翻在地,嘴里骂着:“老子让你滚你不滚,现在想这样滚出去,问过老子没有?”

    “我是泰隆保卫科的科长,你想干什么?”张红军倒在地上,脸色惊恐的看着二锤子,色厉内茬的喊着。

    二锤子直接一抡胳膊,手中木锤头就砸在了他的身上,把他砸的惨叫一声,二锤子一脸不屑的骂道:“就特么一个看大门的,谁特么给你脸让你这么嚣张的?还穿警服假扮警察,你特么不知道这种装扮是犯法的?就因为你是泰隆的一条看门狗,就有这样的胆子?还敢跟老子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市局的张劲武队长昨天还跟我坐在一张桌子旁喝酒,你算是什么东西,穿一身警服就敢在老子面前横?”

    外面的人鸦雀无声,全都难以置信的看着二锤子这些人,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泰隆工业园内部,对保安人员动手,打的还是保安可的科长!

    有人一脸的兴奋,有人看的满脸解气,可是还有一些人,一脸的担忧,比如那个头发花白的妇人,一脸惋惜的说道:“太胡闹了!太冲动了!年轻人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这样你们就麻烦大了,泰隆这边不会放过你们的!”

    龙狐一脸不服气的看着她说道:“难不成人家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还要硬着头皮的去忍着不成?泰隆不过是一家外企,这些忍耶只是一些保安,竟然敢这么嚣张,都是你们这些人惯出来的!”

    “旗烟,不许对江云齐老师无礼!江老师是华国著名的戏曲表演艺术家,为华国的戏曲艺术挖掘奉献了三十年,是值得尊敬的人!”初言沉声对龙狐说道。

    很少看到她有这种严肃表情的龙狐撅起了嘴巴,噢了一声对江云齐说道:“江老师好!”

    江云齐皱眉看着初言说道:“我也认得你!这两年刚刚升起的一颗新星,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却知道你的前途应该是很辽阔的,现在就应该步步为营,稳打稳扎,怎么会这么冲动的做这些事情呢?”

    叹息了一口气,江云齐看着初言说:“其实也不奇怪,你们这些新人,红的莫名其妙,也很容易,没有经历过多年的训练就早早登台,有一副好模样就能让人喜欢,稍微钻个空子就能成为媒体关注的宠儿,成名来的太容易,也就不珍惜,年少轻狂,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愿守规矩,总觉得整个世界都围着自己转才是对的,这样不好,你会吃大亏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这话听着是真别扭,初言还能面带笑容点头附和,龙狐是一句都听不下去了,翻了个白眼嘟囔着说:“那按照江老师的意思,人家都欺负到头上了,我们就必须忍着不成?

    “忍一忍又能如何?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反正我们是受邀来参加泰隆六周年庆典的,人家怎么安排就怎么做,干嘛非要突出自己的个性?人家花了钱了,就是人家说了算,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就是一场演出吗?两个小时就过去了,为什么不能忍?”

    江云齐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叹息着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缺少忍耐,急功近利。行走江湖,如果一味的靠打打杀杀来解决问题,那你的事业,终究是做不了长久!更何况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人家出钱请你来,不是来看你摆谱的,你居然还跟东家动手了,这可是犯了行业大忌了!”

    初言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龙狐却是一肚子火气,冷笑着对初言说:“就这么一个顽冥不化的老顽固,你喊她当老师?”

    “你说什么?”江云齐怒了,等着龙狐骂道:“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是在帮你们!”

    “闭嘴!”龙狐怒喝一声,扭头等着江云齐骂道:“你再多嘴,我连你一起打!”

    江云齐看着龙狐怒气冲冲的样子,也吓了一跳,张着嘴巴不敢说话,往后退了一步。

    龙狐一脸不屑的指着她说道:“就你这逆来顺受思想守旧的老顽固也配称为老艺术家?你有什么资格?”

    “我是国家一级演员,我花了三十年收集了三百多首濒危的地方戏曲目,拯救了一大批剧种,我为什么不是艺术家?”江云齐涨红着脸怒视着龙狐辩解道。

    龙狐冷笑着说道:“那是你的工作,你在自己工作上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有什么好自豪的?你做了这些,别人才知道有你这么个人,才能让你变得更加有名气,才能让泰隆这样的大企业,花大钱来聘请你!真要有高觉悟,你做了就是了,干嘛还留名留姓的让别人知道是你做的?”

    “你……”一直被人尊敬的江云齐什么时候被人家这样说过,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龙狐却没有放过她,依然一脸不屑的骂道:“说你是老顽固还不承认?看着人家比你年轻就能成名,就眼红嫉妒,说人家是钻空子,倚老卖老说人家不珍惜,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每个成名的人,都有她不为人知的努力和艰辛,你凭什么说人家不好?”

    “现在被人家欺负到头上来了,还要让我们忍气吞声,你到底按的是什么居心?还老艺术家?如果老一辈的艺术家都是你这样的风骨,那这些艺术家的称号,还真是丢给狗都比丢给你们强!”

    “老太婆我警告你,不管你在事业上有成就还是没成就,那都是你工作上的事情,跟我们没关系!可是你敢仗着这个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我就让你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丢大脸,不信你试试!”

    江云齐气的脸色发青,却是真的一句话都不敢说了。站在龙狐身旁的初言轻叹一声,神色复杂的看着江云齐说道:“江老师,很多事情我可以忍,但是触及底线的,我不能忍!我不想为了钱而忍气吞声,即便只有几分钟上台的机会,我也要做到最好,我要把我最努力的一面展现给关重看,这才是对艺术的负责!我绝不会为了钱而敷衍每一位观众,这才是我入这一行的目的!我不敢说我有多清高,我也是为了挣钱,可是在挣钱之前,我做人有尊严,做事有底线!违背了这个原则,这钱,我宁可不要!”

    “说得好!我也早就看不惯泰隆这一套了,出钱请我们来了不起啊,来了之后不把我们当人看,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臭规矩一大堆,让我们表演都无法投入和尽兴,那干脆你们自己演得了!”

    “不说别的,单说我们这些演杂技的,紧身衣外面套上宽松的工装,那我们还怎么演?很多动作都做不出来了,也不敢做了,容易出事!”

    “想出这个点子的忍简直就是脑残,你们庆典让工人穿上工装就好了,我们这些演员穿那个干什么?想要视觉效果你干脆别请演员,让你们工人自己表演节目算了!”

    “关键这帮王八蛋不懂装懂,还不让人违逆,谁不听话就叫保安来动手动脚的,怪不得有些大腕就算接到了邀请也宁愿推掉不来呢!”

    外面的人议论纷纷,江云齐老脸涨红,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老资格老前辈作态,低着头灰溜溜的跑去了自己的房间。

    张红军连滚带爬的从房间逃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头破血流的同伴,看着二锤子并没有追出来,狼狈的站起来对房间里的人说道:“好,你们真的是够胆!有种就别跑,看你们还能横行到几时!敢在泰隆撒野,敢动我张红军,你们今天要不是被抬出去,我张字倒过来写!”

    二锤子手中铁锤往空中一丢,然后倒转锤头,变成了铁锤头在前,正准备走出门外,张红军那三人哪里还敢再说废话,转过身跌跌撞撞的就跑远了!

    一直跑下了两层楼,三楼才敢去乘坐电梯,一名保安捂着自己还在流血的脑袋,对张红军叫道:“张科长……”

    几乎从没有吃过这种亏的张红军脸色铁青,走进刚打开门的电梯里面,没好气的对他骂道:“有屁就放!”

    那保安捂着脑袋有些犹豫的说道:“我怀疑刚才对我们动手的人,来头不简单,咱们要叫人吗?”

    张科长一巴掌拍在他脸上,瞪着眼睛大骂:“人家都特么对咱们上手了,看看你俩这倒霉样!你现在还特么问我要不要叫人干他?来头不简单,能有多不简单?他那样的,你以为是省长吗?”

    那名保安摇摇头,低声对张红军说:“他不是省长,不过我怀疑,他可能是二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