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英国公张辅
    京城,明月夜。

    英国公的府邸位于京城东北,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这里虽然处于闹市之中,却背离市井嘈杂,人流繁华,据说是当朝天子亲自选定的位置,足以说明其对于英国公的宠信程度。

    英国公张辅此刻正背负着双手,站在书房之中,对着中堂高桌上供奉着的那件东西长吁短叹,默然无语。

    中堂之上供奉着的,是一片形如瓦片一般黑黝黝的似乎毫不起眼的铁铸东西,然而张辅却对其焚香膜拜,丝毫不敢怠慢,因为那便是传说中的世劵。

    世劵,也就是民间传说之中的丹书铁劵,是皇帝赐予功臣,使其世代享有特权的凭证。其大小按照官爵高低共分为九等,外刻其功,内记其过,分为左右两副,左幅存于功臣家中,右幅则藏于内府。

    若有功臣子孙犯罪,除谋逆等十不赦大罪外,皆可取铁卷勘合,折其功过予以减免,因而民间又称之为“免死铁劵”。

    历朝历代以来,能够获得皇帝颁发铁劵的,无一不是功勋卓著的功臣名将,而英国公张辅家的这一面铁劵,自然也绝非轻易得来的。

    张辅的父亲张玉,本是元末名将,后来大势所趋投降了明朝,隶属于燕王朱棣麾下。他领兵镇守北境,多次大破北元残军,深得朱棣的喜爱,倚为臂膀。

    后来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张玉为大将,多次击败李景隆的大军,为燕军扭转战局。

    后来在东昌之战中,朱棣为历城侯盛庸重兵重重围困,为救朱棣,张玉反复冲杀,终于令朱棣和另一大将朱能得以会合,突围而出,他自己则因伤重力竭战死沙场,时年五十八岁。

    张玉战死后,朱棣伤心痛哭,流泪不止,如失一臂。后来朱棣终于靖难成功,得登大宝,追赠张玉为荣国公,右柱国。

    随后其子张辅,也因在靖难之役中的战功被封为新城侯,之后不久,便随大将军朱能远征安南。

    出征不久,朱能即在军中病逝,张辅代替他指挥全军,与西平侯沐晟相配合,历时三年,终于灭掉了篡权夺位的安南胡朝,平定了安南全境,共计府州四十八个,县一百八十个,户三百一十二万,朝廷设立交趾布政司,正式划归大明所有。

    自唐朝灭后,交趾独立长达四百余年,如今又重归中央,朱棣自然喜不自胜。等到张辅奉诏整军班师回朝,朱棣亲自在奉天殿赐宴招待,并赋写了《平安南歌》。

    论功行赏,张辅被封为英国公,岁禄三千石,还赏赐了冠服和无数的金银珠宝,同时赐予的,自然还有这供奉着的铁劵。

    在外人的眼中,这自然代表着张辅深得皇上宠信,是无上的荣光,光宗耀祖。

    然而张辅每每望着这高高供奉着的透着几分神秘的铁劵,却总是感觉到后脊梁一阵阵发凉,有些不寒而栗。

    作为一名行伍出身的武将,他如今已经到了能够想象的最巅峰的位置了,皇上也赐予了一切能够赐予的赏赐了,几乎可以说是“会当凌绝顶”了,可是,高处不胜寒啊,绝顶之前,往往就是无尽深渊,稍有不慎,就会一失足而粉身碎骨。

    毕竟,一切都要视乎于皇上的心思。

    张辅望着眼前的铁劵,感到那似乎不是一种荣耀的象征,却反而像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的警告,一双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他的眼睛,令他遍体生寒,寒毛直立。

    张辅望着铁劵正在发呆,身后书房的门忽然被人一把推开了。

    不用回头,他知道在这个府里能够长驱直入来到他的书房并且不用通传,胆敢直接推开房门闯进来的,只有一个人。

    他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轻声道:“夫人,你来了?”

    闯进书房来的这个妇人穿着雍容华贵,身材有些发福,身板却挺得笔直,眉眼间带着几分骄横之气,一看就知道年轻之时也是经过戎马生涯,并非寻常那样娇滴滴的深闺大小姐出身的。

    这位正是英国公张辅的正室,敕封英国夫人的李氏。

    李氏一闯进来,声如霹雳,开口便问:“老爷可听说了,武儿如今已经回到京城了?”

    她口中的“武儿”便是她与张辅的长子,英国公世子,张武,当初为他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他能继承张家的传统,也成为一代名将。

    只不过这个张武性格顽劣,喜文不好武,还自作主张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张痴”,意为痴迷读书。这个混小子还成天和一班纨绔子弟们到处胡闹惹祸,甚至还结拜成了异性兄弟,自称什么“京城四少”,真是不知所云。

    然而无论他自己如何改名字,如何胡闹,在父母的眼中,他依然是他们的那个亲骨肉,那个胖乎乎的可爱的武儿。

    张辅心里又叹息了一声,到底她还是知道了。

    沉默了片刻,他才沉声问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李氏想也不想的答道:“以前跟过你的老冯头,最近带兵从西安一带回京,带了些土特产来拜望,说是亲眼看见武儿跟随着一支队伍神神秘秘的进了京城,然而我们家却对此一无所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辅依旧背负着双手背对着李氏,一语不发的站了好一会儿,忽然猛的转过身来,对着她问道:“你觉得我应该知道?”

    李氏怔了一怔,张辅的面色很不好,满是严厉,不过却又似乎正好证明了他其实是知情的。

    她的声音放软了一些:“武儿可是你的儿子,你难道也不知道他如今身在何处?”

    张辅重重的哼了一声,充满了怒气:“他如今已经是个大人了,自然在做他应该做的事,在他应该在的地方,我又没有捆住他的手脚,怎会知道他如今在何处?”

    做应该做的事,在应该在的地方,张辅这话好像什么也没说,可是,又似乎说了很多很多。

    李氏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全身打了一个激灵,双眼有些畏惧的瞟了一眼中堂上供奉着的铁劵,放低了声音问道:“你,你的意思是武儿他现在还在……”

    张辅忽然抬眼,凌厉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扫过,李氏赶紧闭上了嘴。

    半晌,她又有些不甘的轻声问道:“那么,他现在,会不会有危险?”

    张辅低下头去,好一会儿才沉重的摇了摇头。

    他真的不知道。

    身为臣子,自然只能知道自己应该知道的事情,或许他如今所知道的,已经有些太多了。

    看着他沉默不语,李氏的面色黯然了下去,有些悲声道:“武儿他可是你的亲骨肉,是张家眼下唯一的指望,如果他真有危险,你难道能够见死不救?”

    她说的是实话。

    英国夫人李氏生有两子,长子张武虽然顽劣不堪,但是好歹身体健康。次子张忠不但年幼,且自小身有残疾之症,身不能骑马,力不能开弓,无法继承张家的将门之风,更不能袭爵,因而张家的将来全都寄托在张武一人的身上了。

    听了这话,张辅却突然勃然变色,怒斥道:“妇道人家,懂得什么!你如何知道张家唯一的指望是什么?”

    说话间,他的目光也有意无意的瞟向了供奉在中堂上的那一副铁劵。

    李氏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言,立即闭上了嘴,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

    张辅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太重了,面色稍稍缓和了一些,沉声说道:“张家并非只有武儿一个子嗣,将来可以袭爵的,不是还有忠儿吗?”

    李氏抬头急道:“可是,忠儿他的身体……”

    她没有说完,可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以张忠的残疾之躯,将来如何能够继承爵位,如何能够延续张家的将门虎风,统领千军万马,建功立业?

    张辅知道她的担心,声音愈发的柔和了下来:“放心吧,我们年纪都还不算大,纵然忠儿的身体有残疾,将来我们还会有别的子嗣的,何必杞人忧天?”

    李氏听了这话,猛然间变色道:“说来说去,你竟然是要放弃掉武儿了?纵使你不念他是你的骨肉,这二十年来我们含辛茹苦将他抚养长大,这么多年来绕膝承欢的亲情,你竟能割舍得下?你还是人不是?”

    张辅听了这话,面上也是瞬间变色,满脸严厉的喝道:“住口!我张家能有今日,全靠父子两代对皇上的忠心耿耿,为了皇上,休说是一个儿子,便是要了我满门的人头,我也断然不会皱一皱眉头。”

    “何况,这二十年来,我为何对武儿一直娇宠放任,对他的荒唐行径从不加以管束,难道你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当年之事,我虽未对你明言,却也并未有所隐瞒。事到如

    今,这么多年的谋划,你以为现在他还可以退出吗?”

    李氏无言以对,却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可是他,他毕竟……”

    张辅决然的打断了她的话:“没有什么可是!实话告诉你,我早已修改了张家族谱,在族谱之上,你我的儿子便只有忠儿一人,根本就没有他张武的名字!”

    李氏闻听此言,如遭雷震,面色大变,望着自己丈夫那冷漠的脸,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竟然如此绝情?”

    张辅望着眼含泪水的妻子,终究是有些不忍,放缓了颜色,柔声说道:“好了,此事不必再言。我已经接到了圣旨,安南旧臣简定再度起兵叛乱,皇上命我配征虏将军印,领军前去征讨。我已经命心腹将领先行前去整军备战,不日我也要离京,你抓紧替我收拾一下行装,预备上路吧。”

    李氏似乎仍有不甘,抬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张辅轻叹一声,挥了挥手不容置疑的说道:“好了,你去吧!”

    李氏只得满面悲怆的低下头,无言的默然退出了书房。

    作为一个母亲,得知自己的亲骨肉身处危险之中,面临劫难,她心中的焦急和难过可想而知。

    李氏步履蹒跚的走远了,可是刚拐过屋角,她原本有些佝偻的身躯慢慢的挺直了,步子也轻快了起来,面色镇定,好像忽然间完全不担心了。

    她和张辅当年在军中成婚,相濡以沫多年,她对于自己的丈夫自然是十分的了解。

    如果刚才张辅对她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劝,耐着性子安抚她,或许武儿真的就没救了。

    毕竟天下父母心,哪儿有父母不疼自己的孩子的道理?

    可是张辅刚才却声色俱厉的打断了她的话,甚至完全没有一点让她宣泄情绪的机会,这或者恰恰说明,他的心里早就有了打算了。

    自己的丈夫能够从军中一名普通将领做到现在高高在上的英国公的位置,可绝不是轻而易举,运气使然的。

    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朝堂之上,张辅虽然一直小心翼翼,但是但凡是他谋划的事情,没有一件是不成功的。

    李氏绝对信任自己的丈夫。

    他的脾性自己最清楚,从来都是口硬心软,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身陷险境而无动于衷呢?

    李氏一面快步走着,嘴角不觉有了一丝微笑,至少现在,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

    李氏走后,张辅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走到门边伸手掩上了书房的门。

    接着他静静的站在门内,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外面的动静,过了好一会儿,确定外面没人之后,他这才转身慢慢走到了一侧的窗户边。

    他轻轻的推开了窗扇,外面冬夜的风有些寒冷,天上挂着一轮冷清的圆月,显得有些更加的清寒之意。

    张辅默然望着天上的圆月发呆,好半天忽然自言自语般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话来:“时间差不多了,你也去吧!”

    窗户边有一个影子忽然一闪,原来这里一直就站着一个人,只不过他全身上下的罩在黑色的夜行衣里,站在这里一动不动,若是不动几乎根本发觉不了这里竟然还有个人。

    这黑衣人对着张辅一躬身,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从始至终没有出过一声。

    张辅继续仰着头望着天上的明月,幽幽的长叹了一声,仿佛根本不知道黑衣人的存在,那黑衣人也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他望着冷月,心里也觉得一阵阵的寒意,默默的念叨着:“武儿,你这个痴儿,现在你到底怎么样了?”

    (关于英国公张辅,史书记载和原配李氏只有一个嫡子张忠,后来也并无所出。张辅一直活到七十五岁,正统十四年随明英宗亲征,在土木堡之变中战死。

    他死后因嫡子张忠身有残疾,不能袭爵,因此由与妾室吴氏所生的庶长子张懋继承爵位,世袭英国公,时年年方九岁。

    算起来老人家六十四岁还能喜得贵子,实在是身体真棒!

    张懋身强体壮,善于弓马,成年后历掌京营和五军都督府等职务,后来更是做到太师及太子少师。到正德十年去世,也活到了七十五岁。

    史书的记载之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张武或者张痴的名字,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