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一百零五章 孤男寡女困于密室
    沈离感受到夕颜的触碰,心跳加速,热血沸腾,伤口的血流得更快了,很快便浸湿了自己和夕颜的衣裳。

    不多时,头顶不断传来“咻咻咻……”声,和神嚎鬼叫之音。这叫声持续了一炷香的功夫才停。沈离委实好奇,便忍不住小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先别说话,再过一盏茶的功夫再出去。”

    黑暗中沈离看不见夕颜,但却能感受到她香甜的呼吸和温暖的体温。他不禁紧张起来,气促不均、呼吸沉重。

    夕颜听出他呼吸有异,问道:“你受伤了?”

    “不打紧。你有没有受伤?”沈离此刻只想弄清楚夕颜是否安好,自己的伤势全然顾不上了。

    夕颜嘚瑟道:“在我屋里伤着我,岂不是砸了我颜夕颜招牌。”

    “那我便安心了。”

    他这般随口一说,夕颜却生出一丝感动,听他的呼吸便知伤得不轻,还想着关心自己也是难得。只是她不知道,若他二人在此处逗留的越久,沈离的伤只会越重。

    沈离虽单纯一根筋,但毕竟是热血男儿,又对夕颜心生爱慕,这般孤男寡女独处狭小一室,再正人君子也会难忍。

    一盏茶后,夕颜在密室壁上敲了几下,再稍稍用力一推,头顶一块板子“咣当”打开。她探出头四下张望一番,便对沈离说道:“可以出来。”

    两人出来后,夕颜掌灯,赶紧去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银票和地契。

    沈离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屋里几面墙上露出许多小孔,满屋皆是倒下的黑衣人。黑衣人身上被飞镖扎得如同刺猬一般,这下他心中才解惑,方才你“咻咻”声便是墙上的小孔不断发出飞镖的声音。看来夕颜这屋子是有来无回啊。

    夕颜见银钱地契一样不少,才安心下来,把暗格的门又重新关上,再在缝隙处涂上一些毒药。

    沈离看着她做这些事娴熟的样子不禁疑惑道:“如此多的机关、陷阱,不怕自己也中招吗?”

    “怕啊,可是我更怕小命不保。我一个小女子还能怎么样?也不是不想自己好好练武功,可实在不是那块料。”他们这一家子都不是练武的材料,唯有用机关、陷阱自保。当年的颜家是一座赫赫将门府邸都被人一锅端了,她如何能不谨慎小心些。

    这话落在沈离耳中,格外刺耳。他来小院不久,却也对夕颜从小到大的不容易可见一斑。既要做生意又要自己亲力亲为做兵器,既要顾着家人,又要保护自己。这全然不该是她这样一个花季少女所应该承担的。

    沈离想到这里,视线竟模糊起来。他赶紧别过头道:“不知二叔和师公情况如何,我去看看他们。”

    “你还是先去包扎你自己的伤口吧,他们屋里的机关不比我这少。”沈离一转身,夕颜便看见他背上醒目的伤口,撕裂的衣裳口隐约可见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齿轮状的兵刃绞肉最是无情。。

    沈离这才放下心来,他扭着脑袋,想要看看自己背上的伤口,却什么已看不到。扭头这动作带动背上的一根筋抽动,伤口处一阵火辣辣的刺疼钻心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