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消失的女神像 第828章 皇极惊世
    ......

    晴空万里如云,炙热的阳光倾泻在无边汪洋之上。

    一艘巨大的龙舟破浪分海,极速划过海面,其后海水如两条幕布冲天,旋即又重重拍在海面之上。

    那龙舟大且长,东西足有数百丈之长,高有七层,每一层都有着一队队训练精锐的甲士巡守。

    “呼!”

    遥望着远处若隐若现的黑线,甲板之上,一个青年擦拭了一下额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总算过了无妄海......”

    北海浩瀚,一望无际,碧空与海面近乎一线,他们一路行来,已过十数年,还是首次看到海面上有其他杂色。

    “既然看到了岛屿,想来无妄海这关算是过了......”

    有人从船舱走出,迎着强猛的气流开口道:“北海苦寒,这趟差事,真是太难了。”

    大船极速奔行,甲板之上风爆如雷,来人的声音却丝毫不被影响。

    “那位大人都未曾说什么,你还敢叫苦?若是让方统领听见,怕不是又要挨板子了。”

    听见同伴的诉苦声,那青年却是摇头。

    “十数年辛苦,莫非还抱怨不得?唉?你怎么......”

    来人走上甲板,絮叨不停,却没听到同伴回应,突然察觉不对,一抬头,就见同伴仰着头,怔怔看着,好似痴傻一般。

    不由的回头上望。

    这一看,也呆住了。

    轰隆!

    长空之上,风雷汇聚,无云的晴空在一霎间已被墨色遮掩,恐怖雷云顷刻之间遍布大海之上。

    平静的大海之上,陡然掀起一道道恐怖的波澜,狂猛的大浪掀起千百丈之高,又如山川倾倒一般,重重的砸在海面之上。

    大海,暴动!

    “怎么会?!”

    “大风暴?!怎么会突起大风?”

    “不对,不对!”

    天象的巨大变化,霎时间惊动了船上的所有人,巨浪起伏之下,本显得巨大的龙舟好似变成了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扁舟。

    “所有人戒备!”

    七层船楼之上,有人发出一声长啸,继而有着千百道流光迸发而出,化作一方巨大的光罩,将龙舟彻底笼罩在内。

    “怎会突生暴动?大妖?”

    龙舟沸腾,所有甲士全都刀剑出鞘,如临大敌。

    他们所乘坐的这一艘龙舟乃是大周战舰,其上自有神通加持,在大海之上横掠如箭,等闲风暴根本奈何不得。

    此时此刻龙舟剧震,很显然,这风暴来的不正。

    “痛煞我也!!”

    某一刻,一声怒吼响彻天穹。

    这一声怒吼自海中起,刹那而已已拔升至高天之上,眨眼而已,无边汪洋已成沸水。

    “该死!该杀!”

    怒啸回荡之间,数之不尽的大浪翻滚,无可计数的海水冲天又落,化作一场绵延数万里的恐怖风雨。

    咔嚓!

    乍闪即灭的电光照亮了龙舟之上呆若木鸡的诸多甲士苍白的脸。

    继而,一双内蕴无尽冷冽的眸子浮现天地之间,冷冽之光取代大日成为此方海域唯一光芒。

    这,这是谁?!

    龙舟上下,诸般甲士心神皆是一颤,直面那眸光的刹那,全都如遭雷殛,刀剑脱手,法力失控。

    更有甚者,几乎都跪倒在了瓢泼而下的海水之中。

    轰!

    一老者踏出船舱,一步登临半空,气息鼓荡之下,定住四周风波,同时朗声大喝:

    “我等无意冒犯,只是路过此处,还请道友行个方便!”

    海域之上雷电滚走,风浪呼啸不止,一片毁灭气象。

    那一道冷冽眸光漠然俯视,如神明俯视蝼蚁。

    嗡~

    随其垂眸,虚空陡生褶皱,龙舟上下诸多甲士只觉脑海轰鸣,瞬间失去了对于外界的捕捉。

    尽是昏厥在地。

    旁观已然如此,那腾空的老者首当其冲,身子一震,七窍喷着血从半空之中跌落下来,惊骇且怒:

    “元神大修士?!”

    老者心中惊怒已极,万万没有想到,十数年风平浪静,眼看要到南瞻,竟然碰到了一尊元神大修士!

    北海汪洋无尽,有着无穷妖魔在其中,可如这般存在,也是凤毛麟角般稀少。

    寻常修士,千年也未必能碰到一个。

    怎么偏生让自己碰到了?

    眸光俯瞰刹那,方有雷音自天而落,声动千里:

    “尔等何人?”

    “无妄海王?你是无妄海王?”

    那老者跌在甲板之上,发丝扑面好不狼狈,却似认出这眸光主人:“你,此船,此船你绝不能动!”

    “哦?”

    擎无拘漠然垂眸,法相被毁的怒火未平,闻言,声音更添一分冷意:“乘船过海,又有几分来历?”

    此舟固然极大,凡间堪称绝品,但也仅是凡人之间而已。

    即非奇物,也非灵宝。

    但凡有所修为者,都不会将其放在眼中。

    “我.....”

    那老者张口欲言,就听到船舱之中传出一道略带着惊慌的声音:“方,方统领,发生了什么事?船怎么晃的这般厉害?”

    擎无拘垂眸凝望,只见一个穿着华贵的青年,踉踉跄跄的从船舱里跑了出来。

    那青年身形单薄,面有惶恐,一双眼睛泛着灰白色,似是目盲,此时抓着舱门,满面惊恐。

    “少,少爷!”

    那老者见得青年,顿时急的咳出一滩血来,又是焦急,又是惶恐,最后跪在甲板上,连连叩首:“海王,你,不,不能伤他!”

    “嗯?”

    一声轻咦声中,大海中分,滔天大浪之中,一道金光踏出,擎无拘落在了在浪潮之中起伏不定的龙舟之上。

    他没有理会跪倒在地的老者,眸光落在那惊骇茫然的青年身上。

    准确的说,是其腰间。

    那是一块做工并不如何精良的木牌,但看到那木牌,擎无拘的瞳孔,却是一缩。

    “如易亲临?!”

    轰隆!

    擎无拘的话音刚刚出口,神色已为之一变。

    他猛然后撤千里,只见那龙舟之上,一道金光如瀑逆流,倏忽而已,已冲上高天。

    其光如剑,轻易的撕裂了弥漫天海的墨色雷雨。

    继而,一道虚影,显现在长空之中。

    那虚影初现之时不过寻常人大小,刹那而已,就化作化作一尊千丈,万丈,十万丈巨大神人!

    冠冕荡漾,腰垂帝剑。

    浮现之刹那,数万里翻滚之海域已恢复平静,风消云散,大日之光再度垂流而下。

    照亮北海。

    “卑职方山民,叩见太子!”

    虚影当空,如矗地通天之神山,威势无上,那老者见之则是大喜,连连叩首。

    擎无拘眸光一凝,看着那虚影,一字一顿:“大周太子,龙行易?!”

    擎无拘心中一惊。

    大周帝朝强绝更胜他无妄海背靠之万龙巢,虽无法比肩高高在上的两大圣地。

    可却已然是天下绝顶势力了!

    尤其是,传说大周帝朝的天子一脉,流传着神帝血脉,是天地之间最为尊贵的血脉。

    凡大周皇室一脉,生则长生,是真正的至强血脉!

    尤其是这龙行易,极类其祖,疑似已修成地仙法身!

    且在大周帝主多年不曾现身的情况之下,几乎等同于大周天子!

    是真正位高权重的霸主级人物。

    嗡~

    神光缭绕之中,一道看不出喜怒的眸光看向了擎无拘:“无妄海王?”

    咔嚓~

    似有霹雳天落:

    “跪下!”

    轰隆!

    似有一颗太古星辰在海域之上彻底爆碎,迸发出其毕生之光。

    刹那而已,数万里海域之水已然齐齐腾空,如要接天而去。

    惊天动地般的炸响之下,虚空在颤抖,灵机,元气,无所不在的气流,全都为之暴动,沸腾,怒啸!

    恐怖绝伦的气浪席卷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如天幕倒塌,裹挟无穷磅礴之力。

    重重拍下!

    “住手,我.....!”

    擎无拘勃然变色,却未及开口,已然被彻底淹没。

    这一霎,他只觉远古传说之中的须弥山撞在了身上,猝不及防之下,他护体十重神通瞬间就被击溃。

    整个人,被一下打落长空。

    以超越肉眼之速,重重的砸在了十万丈海底!

    嗡~

    恐怖的涟漪自海底扩散八方,无数的海妖,海兽被这涟漪一触,悉数化作血雾。

    十万里海域,竟在此刻染上一层红色!

    万亿海兽,尽化枯魂。

    纵是白日,竟似有恐怖阴煞所化之狂风大作,似有鬼神被吸引而来!

    “啊!!!”

    但那巨影只是眸光一扫,四处虚空就传出一声声惊恐至极的哀嚎之声。

    所有被吸引而来的鬼神,全都疯狂逃窜,尖叫哀嚎。

    轰隆隆!

    腾空海浪如群山坠地般滚滚而下,再度砸回染红的大海之中。

    “啊!”

    淤泥深深的海底之下,擎无拘双膝跪地,再抬头,双眸已是彻底的血红之色,甚至滴出血来:

    “你敢辱我?!!!”

    若非他法相破灭一次,纵然是法身级强者,一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刻下的烙印,怎能逼他下跪?!

    这一刻,擎无拘心中已是怒极!

    一跪之辱,更胜法相被灭之仇!

    “法身如何?地仙如何?一道烙印,也敢辱我?!”

    擎无拘一声低吼,就撕裂十万丈海水,一跃登空,周身法力神通燃烧沸腾,再催大灭龙神掌:

    “便让本座看看,皇极惊世,是否比得上五色神光?!”

    “嗯?”

    横亘天地间的神影眸光突然一动,再度垂眸下瞰:

    “你说......五色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