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灵远凤起 第三百三十七章 认输
    这种行为在慕白的眼里看来显然是非常可笑的,玄兽不过是玄武师的工具罢了,有什么好心疼的,自己都已经半死不活了,还有心情管自己的玄兽,简直可笑。

    不过,他也玩的差不多了,应该要结束比赛了。

    他一把抓住对手的脖子,把那人的身体像是一块破布一样扔到作为裁判的老师脚下。

    “她应该要认输了。”

    老师先是震惊的看着慕白,随后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他把耳朵凑到那人的嘴边,那人拼尽全身力气在老师的耳边含糊不清地说了认输两个字。

    这场比赛,才到此结束。

    台上,慢慢的都是血迹,有人的,也有玄兽的。

    慕白在众人的视线中走下演武台,他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事情,看到众人脸上的惧色,还有当自己走到这些人面前他们便主动让开一条路给自己的时候,都让慕白非常开心。

    所谓的忠诚和信任,不过是对利益和力量的臣服而已,他要做那个让所有人都感到惧怕,感到恐惧的人。

    那个满身伤痕的人被仙丝国的人抬了下去,还有那只已经奄奄一息的玄兽,陆苒走过去看了一眼,仙丝国的众人对陆苒充满了敌意。

    “这是治疗的丹药,请你们收下吧。”慕白那种人渣,陆苒一点啥都不想和他扯上关系,更不想和他站在同一阵营。

    仙丝国的人互相看了一眼,陆苒给的丹药确实很好,还有治疗玄兽的药,他们收下了药以后带着伤者离开了。

    演武场上的血迹被清理干净,但是在陆苒的眼中,那里一直有一片血迹。

    不管是什么理由让他们成为玄武师和炼丹师,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他们应该给人们带来幸福和快乐,而不是把自己的能力当成一种耀武扬威的工具,更不应该因此去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

    仁者才能无敌。

    陆苒觉得要是让慕白这样的人以后成为落日国的王,那丹玄大陆肯定会有无止境的征战和流血。

    她担忧的看了一眼李墨轩,李墨轩明白陆苒在想什么。

    “慕白虽然是陛下的孩子,但是王位的争夺不是那么简单地,不是只有力量就可以,你放心吧。”

    见识过岭翘国的楚痕和楚萧之间的勾心斗角,陆苒自然知道想要成为一位帝王不是那么容易的,就是因此陆苒才会觉得担心,因为慕白的野心一定会驱使着他不断的做一些错误的事情。

    未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成为他的垫脚石。

    现在多想无益,落日国在玄武师的比试中一路领先,或许是因为慕白的行为确实让所有人都觉得太不应该,在接下来的比试中,落日国的玄武师出手都显得要稍微手下留情一些,不过两场比赛,落日国的人都赢了。

    所以现在的战绩是四比零。

    要是陆苒能赢了,那落日国就算是全胜。

    自己国家的人一场都没赢,显然让蓝悦的脸上无光,她这个公主可是代表了仙丝国的面子,不过没关系,最后一场比赛,陆苒应该会输的。

    前面四场比赛输了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这场比赛。烈火书吧

    要是其他人都赢了,只有陆苒一连输了两句,那才是脸上无光,落日国的人肯定也会瞧不起陆苒的。

    “到你上场了。”李墨轩说。

    陆苒点点头,这场比赛,自己一定要一雪前耻,只可惜对手不是蓝悦,否则的话,自己一定会用尽全力,丝毫不留情面。

    陆苒的对手是一个看起来有点怯生生的女孩子,陆苒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她会是自己的对手,因为她看起来,真的有点弱。

    小小的身体,似乎风一吹就到了。

    陆苒用心灵感应对团团说,等一下千万记住要手下留情,不要伤着对方,也不能使用吞天。

    团团一脸鄙夷,那自己应该怎么办。

    “比赛开始!”

    陆苒想要先试探一下对方的玄力如何,所以出手也比较慎重,经过两三个回合接触下来,她感觉到自己的这位对手玄力一般,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你还是认输吧我不想伤害你。”陆苒说。

    那个女孩子看起来有点害怕,她咽了咽口水,看了看台下坐着的蓝悦。

    蓝悦一眼就给瞪了回去,女孩子的眼神从慌张变得逐渐坚定,似乎已经决定了什么事情。

    “抱歉,我不可能认输的,这场比赛,我要一直战斗到我死为止!”

    女孩子的眼神变得异常冷酷,然后朝着陆苒发动了攻击。

    陆苒感觉对方的每一次攻击都像是倾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她不禁有些疑惑,就算是她是个战斗菜鸟也应该明白,一个人的玄力是有限的,在比赛中应该合理地规划自己玄力的使用程度,否则在比赛还没结束呢,可能玄力就被耗尽了。

    到底是为什么呢?陆苒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只能躲开对方的攻击,然后尽快结束这场战斗。

    忽然,陆苒的对手突然出现了许多的残影。

    陆苒并屏息静气,手中蓝色的光芒出现,一把水弓和水箭出现在她的手上。

    水箭的威力并不算大,而且陆苒瞄准的是她左臂的位置,她在众多的残影中直接判断出了她的本体,然后水箭脱手而出。

    陆苒想的很简单,只要伤了她一只手,她应该就能明白自己和她之间的实力差距,然后认输,但是没想到当对方看到那只水箭朝着自己飞过来到时候,她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微笑,然后直接朝着水箭就扑了过去。

    这样下去,这只水箭,会贯穿她的心脏。

    终于,比赛可以结束了,自己也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她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在那一刻,她的心里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

    自己真的要死了,要和这个世界彻底的再见了,自己的死亡能够换来很多东西,她死的很值得。

    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带着一丝埋怨和不甘心。

    要是能好好活着,谁愿意选择一条死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