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皇太女时期 第八十一章 银杏林
    阿珏与灵儿走在初冬的山路上,晒着暖洋洋的太阳,树叶差不多都已飘落在地上,树枝上的叶子寥寥,没有树叶,阳光就显得非常明媚,在落叶林里走着,踩上去有脆脆的声音,咯吱咯吱的。听依依说这次来的是南边的山,山之南据说相对暖和些,灵儿根据上次在蜀中走山路的经验,给自己砍了一根拐杖,阿珏跟她互相也不说话,都自顾自的走着,灵儿心里想着自己的心事,阿珏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地图是在灵儿身上,时不时她就拿出来看看,阿珏每走一些路,就在旁边的树上用剑做上标记,两人也不说话,自顾自的走着。

    “你总是对着树乱砍什么?”灵儿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他。

    “你不是不理我吗!”阿珏也不看她,还在树上用剑画着,画完就往前走了。

    “是你先不理我的。”灵儿撅起嘴停下来看着他。

    “是啊,我生气了,为什么要理你。”阿珏也停下来了,两人就在树林里互相看着。

    “我错在哪了你生气!”灵了拿着拐杖对着地上的落叶一阵乱打。

    “不要拿别的东西撒气,你有气冲我来,你来打我!你不是气我吗!”阿珏看她耍小孩脾气反而笑了。

    “别以为我不敢,揍你扒下满地找牙!”灵儿真的上前走到阿珏面前,手握成拳头捶他胸口,也不管不顾,就是一顿锤,越打越气,越打越觉得委屈,打得也越来越没有力气,阿珏看着眼前的人儿哭的是梨花带雨,还在不疼不痒的打自己,一个没忍住,搂在了怀里。

    “你放开我!”灵儿哭着要挣脱他。

    “灵儿,不生气了,乖。”阿珏柔声哄着“咱们不生气了好吗?”

    “是你,是你先跟我生气的。”灵儿也不挣扎,趴在他怀里哭的很安心。

    “好好好,不说这些了,不哭了。”阿珏依旧哄着她不哭,轻轻的拍拍她的后背。

    “那你还不理我吗?”灵儿停下来哭,睁开眼抬头看着阿珏。

    “怎么会呢,你看,我每日不还都给你梳头发么,是吧。今日出来散散心,不跟我一般见识,不生气了,好吗?”阿珏耐着性子哄着她。

    “好。”灵儿从阿珏怀里出来,心情也舒畅了,有一说没一说走着,灵儿依旧是看地图,阿珏依旧是做记号。

    “你做的这些记号能看清吗?”灵儿现在开心了,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

    “能啊,怕走错路,这是保障。以前去北疆,父亲就曾教过我。”阿珏看着灵儿走着说着。

    “阿珏,你看,那片山林,金黄色的……好美啊,金色的树叶铺了一地。有句话说:可得解脱处,维神佛前,与山水间。神佛前我没感受过,可这山水间,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看着这些,一种心灵的解脱。”说完灵儿就一路小跑去了那片银杏林,阿珏没说话,跟着她一起跑过去的,生怕她又摔了,一摔还都是他的事。

    跑到这片银杏林子里,满眼都是金色,阳光是金色,地上满满的落叶也是金色,树上还有没落完的叶子,也是金色。灵儿高兴坏了,抱起一捧树叶,一撒,再转圈的跳舞,那股子灵气,洒脱,美丽,看的阿珏都痴了。灵儿开心的一捧又一捧的撒,一圈又一圈地转,最后终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脸上还都是笑容,看着天空,不说话。

    “摔哪了吗?”阿珏紧张的上前来问。

    “没,晕了。”灵儿看阿珏都是叠影,痴痴的傻笑,晕了而已。

    “你说你傻不傻,一直转能不晕吗!”阿珏坐在灵儿躺着地方的旁边,陪着她。

    “快,阿珏,你也躺下看看,天空多么宽广无边。”阿珏依着灵儿也躺了下来,厚厚的落叶就像垫子一样,也不觉得冷,太阳晒着,有些真不开眼,也不知灵儿是咋看的。两人就这样躺了好一会,阿珏先坐起来,把灵儿也扶起来了“咱们去树上靠着坐会,这样太刺眼了,对眼不好。”

    “还真的呢,起来有些看不见了。”灵儿装瞎,到处伸手乱摸,一不小心摸着阿珏的脸,摸着他的下巴跟脸那一块,还有些胡茬扎手“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摸你脸的。”灵儿收回了手,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眼睛好些了吗?我扶你起来,咱们去那颗树下面坐会,那颗树大。”阿珏其实也有些不好意思,还没有被女孩子这样摸过,不过灵儿在他身边的这些日子,该占自己的便宜时候,灵儿也没少占,不过阿珏不在意,还很开心,但是不能表现出来啊,对吧。

    两人走到这有一人腰粗的银杏树下坐了下来,靠着树,看着远方,都没有说话,好一会阿珏先开了口“其实银杏林挺近的,也不要那么久,这才正午刚过。对了灵儿饿了没?咱们是在这吃些干粮喝些水,还是去找屋子,去屋里。”

    “我不想走,就在这呆一会吧,我不饿,你吃点吧。”灵儿把干粮拿给阿珏“这还有水。”

    “你说,这冬日阳光明媚,附近会有什么小动物吗?不冬眠的还有哪些。”阿珏问着。

    灵儿也不说话,一屁股爬起来“阿珏,咱们去找屋子吧。”

    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阿珏笑了:“有我在,会保护你的,怕什么,冬日没有什么动物,这又是正午,连熊瞎子都冬眠了。”

    “我不,我害怕,咱们去找屋吧,早点找到,早点吃饭,天黑又不能出去的。”灵儿来拽阿珏起来了。

    “好,我自己起来,你拽不动的。”阿珏转身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拿着灵儿的地图,去找屋子了。

    从银杏林走出去往地图上的方向没走一点路程就看见标注的石屋,真是感叹师公的能力,这石头砌屋也是巧多天工,这就是个山洞改的,多了个烟囱,有院,院里可以烧饭,有柴,一个大缸,里面有米,还有一些晒干的蘑菇,木耳之类的菌类,还有一些干菜。

    阿珏看了半天,这咋吃,没点像样的东西,自己苦点就算了,灵儿还在这呢,不舍得苦了她。“灵儿,你在屋里呆着不要走,锁好门,我出去看看能不能给你逮点吃的,看看有没有野味这个点出来觅食。”

    灵儿一听害怕了“不,不行,你不许去,我自己害怕。”上前牵着阿珏,不叫他走。

    “现在刚过正午,你怕什么,在屋里别出去,把柴生的暖和些,晚上好睡。”阿珏拍着她的手,意思放开。

    “不好,我们吃点干粮就好了,你不要出去。你刚才还吓唬我说有什么小动物,我不要!”灵儿紧紧抓着不放开。

    “乖,打点野味我烧给你吃,你去屋里把床铺了,听话。”阿珏拿来了灵儿的手,她一张小脸撅着嘴皱着眉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你不许走远,就在附近,我喊你你能听见的地方。”灵儿认真说道。

    “好,我答应你。你关好门,回来我会喊你,你去铺个被子。”阿珏拿起他的剑就出门了,关好了门,让灵儿从里面关上。

    灵儿进了屋子内间,因为是山洞改的,里面还不是很冷,拿出旁边箱子里的被子,这里虽然也是睡的炕,可是这个洞小,炕就小,仅仅够两人睡的,而且箱子里也只有两床被子,铺一床盖一床,这个臭师公,一准没安好心!灵儿心里一边骂着一边铺床,这晚上咋睡!

    床简单的铺好了,阿珏也没回来,闲着无事,灵儿去生火,先烧些热水吧与米饭吧,缸里有山泉水,这里是依山改的,睡觉的屋是山洞,院里还有一股山泉,这个时节出来的水还是温的。灵儿在旁边拿了些柴,拿出火折子点,怎么点也点不着,就拿嘴去吹,吹半天就只能着一点点,还是不行,根本着不起来,灵儿坐那想上次见别人咋生火的来着,回忆,再回忆,对了,是拿些干草先烧着,再把柴放上面慢慢着。灵儿去院里地上随便找了些草,放在柴上面,拿火折子点了,还真点着了,哇哦,灵儿笑了,觉得自己棒棒哒,烧着烧着,草都烧完了,柴还没着起来,灵儿又急了,多找了些草过来,把柴放下面,上面放了好些草,院里的草都被她捡了来,这回总行了吧,这回还真行了,水一会就开了,灵儿拿出带来的水壶,兑着喝了些水,这山泉,还真有些甜。灵儿把水壶装满,一会阿珏回来好喝,这就准备烧些饭了,阿珏回来再烧些菜,今天晚上的饭就完美啦。

    灵儿在师公的家里学过烧米饭,所以这次烧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只是这米饭都烧好了,水都快凉了,阿珏怎么还没回来。灵儿有些着急了:“阿珏?你走远了吗?”

    咚咚咚,有人敲门“灵儿,是我,开门。”是阿珏回来了,灵儿高兴的开开门。

    “你看我逮到了什么?”阿珏两手拿出来给灵儿看。

    “哇,这是什么蛙,这么大。还有一只野兔子。阿珏,你真棒!”灵儿欢呼着。

    阿珏进屋关门以后,抬起头来看灵儿“你,烧火了?”

    “是啊,烧了热水,米饭,都好了你还没回来。”灵儿表着功。

    “你去泉水那看看你的脸。”阿珏忍着笑。

    灵儿跑到山泉这一看,自己的脸跟个花猫似的,急忙拿出手帕占着水轻轻的擦掉了。

    “还不是生火生的,半天没生着。你又不在。”灵儿抱怨。

    “我给你烤兔子吃,牛蛙给你炒蘑菇?我看米饭已经好了,今晚就这样?”阿珏询问者灵儿。

    “嗯,烧饭的人做主。”灵儿觉得阿珏回来了,自己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你去烧火,我来烧菜,分工合作。”阿珏看她想偷懒,一把拽了回来。

    “我刚才都忙半天了。”灵儿抱怨着。

    “我在外面也没闲着啊,这屋这么小,你能干什么去!”阿珏不让她走,就叫她在眼前才安心。

    “你先喝点水,渴了吧,这个泉水有些甜味,好喝,你尝尝。”灵儿拿着水壶喂他喝,阿珏撸袖子在忙乎牛蛙呢。

    “好,谢谢。”阿珏喝了一口。

    “多喝点啊,来。”灵儿又拿水壶放他嘴旁边,阿珏拿手被去扶着,大口喝了一壶。

    “嗯,确实甜。”阿珏嘴角掉了一些水下来,要拿袖子去擦,灵儿看见了,先他一步拿出手帕擦了,阿珏愣在原地,有些出神。

    “你怎么啦?”灵儿看着他问。

    “你觉得咱俩现在像不像农家生活,你就是我的小媳妇。”阿珏看着她笑着说。

    “为什么不能是姐弟或者哥妹在家烧饭。”灵儿笑着问。

    “行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阿珏也不狡辩,就觉得这样生活也挺美好,皇城将府的压抑消失的无影无踪,自从跟灵儿出来以后,就觉得自己开朗了很多。

    “你什么时候学的烤兔子还有烧菜啊。”灵儿坐回烧火的灶下面。

    “在北疆啊,没学多久不就被圣旨喊回来了么。”阿珏抱怨着。“你说你,为啥就跟我过不去。”

    “不能是他不就只有你了吗!”灵儿也对这话题释然了。

    “何其有幸,能被你父女俩一起选中。”阿珏开着玩笑。

    “嗯,你就以身相许了吧!”灵儿挑着眉调戏他。

    “……”阿珏笑了笑半天没说话“你还叫我怎么许,咱俩跟那新婚小夫妇有何区别。”

    “有。”灵儿突然就认真了。“我心里有区别。”

    “你烧火,我去泡点蘑菇,顺带把兔子处理了。”阿珏怕她别再说出什么来,破坏了现在这气氛,赶紧转移话题的走了。

    两人各怀心事,话也就少了。一起烧好饭吃好饭洗好碗和锅,话确很少,都是些不相干的废话。忙好这些天也黑了,灵儿洗洗脸跟脚也就准备上床睡觉了,那么,问题又来了,就一床盖被子,怎么睡。

    “阿珏,忘记说了,这就两床被,一床盖的,一床铺的,师公就没安好心,这床还这么小,怎么睡。”灵儿站在床边,看着阿珏说。

    “没关系,你睡吧,我在旁边坐一夜就行了。”阿珏看着灵儿说。

    “那,我就先睡了。”灵儿也不好意思说,就先脱了外衣,进了被窝。阿珏点了灯,在床边上坐着看着她,灵儿怕尴尬,还特意转脸背对着阿珏睡的,就是感觉越睡越冷,全身跟冻僵了似的,开始还没有这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