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皇太女时期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三关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
    虽说皇帝陛下嘴上这样说,可是还是担心阿珏的安危,毕竟有前车之鉴,灵儿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皇帝派人快马加鞭把这边的情况告诉阿珏去,不过再快也要跑马两三日才能到。

    阿珏这边两日休息一夜,在收到军报的第二日赶到,大同府已经失手了,所有的军队已经退守到六十公里外的雁门关,天下九塞,雁门为首。

    雁门关有东、西二门,皆以巨砖叠砌,过雁穿云,气度轩昂,门额分别雕嵌“天险”、“地利”二匾。东西二门上建有城楼,巍然凌空。雁门关与宁武关、偏头关为内长城之“外三关”,这里峰峦叠蟑、山崖陡峭,关墙雉堞密集,烽堠遥相呼应,东西两面将老营口、坷申池口、阳方口、东隆口、西陉口、匕楼口、大石口、石口、马兰口、茹越口、胡峪口等十八隘口连为一体,地势十分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雁门关的围城随山势而建,周长五公里多。城墙的南端分别与关城的东西两翼相连,向北则沿着山脊延伸到谷底合围,合围处建有城门。围城以外还筑有三道大石墙和二十多道小石墙,起到屏障的作用。关城以西的旧关城俗称为铁里门。两关之间用石砌长城相连,并建造了敌楼、烽火台等,形成一组完整的防御体系。在旧关城附近有一段白草口长城,该段长城全长五千多米,墙高八米,底宽五米,顶宽三米。每隔一百多米左右,便建烽火台和敌楼各一座,在险要的地段,还设置了堡寨、壕沟和暗门等。它的东西两端向北延伸后,最终与外长城相连。

    阿珏率领大军在雁门关里面增援文老将军,老将军见儿子带这么多人马来了,舒了一口气,军报估计这会已经到了皇城陛下手中,大同府失守,这是几十年来第一次,文老将军带着四个儿子上了城楼。

    “阿珏,你看,北蒙的铁骑就在咱们能看见的地方安营扎寨的,父亲老了,这次面对这铁骑也是力不从心了,为父愧对陛下的信任啊,几十年的安逸让为父一日就失去大同府,大同府的百姓遭了殃啊。”文敬业站在城门上看着随时会来攻城的北蒙铁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父亲,孩儿们都在您身边,阿珏又带了二十万大军来了,北蒙虽然铁骑厉害,但是他们人少,占领了大同府估计也没法统治。”大哥文清宸带着另外两个弟弟昨夜才到,也是几宿都未合眼了。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回去休息一会吧,昨夜阿珏睡了一觉,今日可以替父亲跟哥哥们守着这城门。”阿珏扶着父亲,上次来的时候父亲的脸上还写满了刚毅,这回只有疲劳与沧桑。

    “敬业老弟,听阿珏的话,回去吧。”这时青杨师傅走上这城门,看着文敬业,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大同府估计被屠城了,他们只打不守,守住着雁门关才是守住华东啊,这往南可都是一马平川了,再无这样的天险可以依靠。不过,现在敌人没有攻城的迹象,你先去休息,有情况我让人喊你,去吧,一把年纪了,扛不住吃不消,那刘柬雄带来的二十万大军还要靠你指挥呢,陛下圣旨你是总大将军,绝对的指挥权。”

    “微臣对不起陛下,对不起大同府的百姓啊……”文敬业只要一想到大同府的百姓可能被屠城了,心如刀割啊,当时的情况如果不放弃来守雁门关,那中原就危矣,华东就危矣。文敬业何尝不想在大同殉了国,省的看着百姓生灵涂炭自己心如刀割。

    “父亲……”四个儿子都在自己身边喊着,文敬业没说话独自走下了城墙,是要回去休息了。

    慕容青杨带着阿珏跟刘柬雄在这城楼上看了许久,文清宸留在这给他们讲解一下当下的情况。

    “敌军铁骑的头领是他们的巴图尔铁木锡,耶律朵依的额驸,就是驸马的意思,耶律穆的准女婿,据说还未成婚。此人英勇善战,力大无穷。上次在大同府就是他率铁骑把我们的骑兵杀光了,撞开了大同府的城门。”文清宸说起来看着远方也是咬牙切齿。

    “雁门关易守难攻,就算是铁骑也骑不过来,他们安营扎寨也在咱们的射程以外,不然铁骑也能被射成筛子。”阿珏也是看着那个方向。

    “他们一直不攻城,不全是因为雁门关的原因,补给应该没有跟上,铁骑人马少,大同能拿下,雁门拿不下,父亲的主力一直留在雁门,这个是绝对不能失守。”大哥看了眼阿珏又转脸看城外敌军正营。

    “他们一直不攻,应该不是只有这一个原因。”慕容青杨脑子在飞速想着,到底是为什么。

    “就那么点人,怎么攻。咱们夜里去给他们一窝端了!”阿珏年轻气盛,没有带过兵打过仗,全是一腔热血,全是意气用事,陛下虽然叫他带了二十万大军过来,但是没有给他任何军权,军权还在文敬业手里,还有带来二十万大军的刘柬雄。

    青杨师傅在思考铁骑不攻,在等,等的是什么,是他们的援军还是什么契机,援军吗,北蒙再来多少人都不可能攻入雁门关,几十年了,北疆都是华东国的天然屏障,雁门关就是皇城的北大门,入了雁门关皇城危矣。契机吗,到底是什么,在北蒙军中的契机还是在华东军中的契机,如果是北蒙军中的契机,会是什么,会是谁,如果是华东国的契机,一定不在文敬业以前的队伍里,不然为何迟迟没有动静,那么一定就在他们一起带来的队伍里面,刘柬雄一直是个忠心耿耿的纯军人,跟文敬业一个性质,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他们,刘柬雄这次带来的队伍,一半是自己这二三十年的老手下,一半是当年石靖的队伍,石靖的为人连皇帝都不信任他,走之前石靖已经下狱,石靖的将近十万军队,心腹都是将领,这事就难办了,带来的人不纯,如若雁门从里面破了,那北蒙根本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打开北大门,再无什么能阻拦他们踏马皇城的屏障了。

    “刘将军,你借一步说话。”青杨招呼刘柬雄上前耳语。

    “慕容师傅找老夫?”刘柬雄真的上前在慕容青杨旁边站定。

    慕容青杨趴在他耳边问他:“这一年时间,你给石靖以前的手下换的怎么样了,他的心腹都换掉了没有?”

    “陛下早就安排了,大部分都换掉了,主要的大将领也都换完了,不然这次陛下也不会叫我带来。”刘柬雄低声在慕容青杨旁边说。

    “那就好,那就好,比我想象的乐观一些。”慕容青杨继续想,既然这样,到底北蒙在等什么,慕容青杨继续问:“你现在知道的还有谁是石靖以前的心腹?”

    “慕容师傅在担心这个么,容我细细想一想,小兵小卒的也成不了大气候啊,无非一些校尉我还没来得及去换,参领跟将军一类的早就换完了。”刘柬雄这会子被慕容青杨一问,有写警惕的去想那些人,校尉还未来得及换,一个校尉手下三百余人,开一个雁门关足矣,难道?不会不会,一定不会。想着这些刘柬雄有些站不住了:“青杨师傅,容我回去想一想,容我回去查一查,天黑前给您答案。”

    “怎么了刘将军?”阿珏看他俩耳语一会,刘柬雄又急着要走,事出必有因啊,忙上前来问。

    “刘将军速去吧,老夫也是不安心啊,驸马都尉这我来解释。”青杨师傅给刘柬雄拱手行礼,意思你赶紧的走。刘柬雄也不多礼,转身就下了城楼,去查去了。

    “怎么了师傅?”阿珏走到青杨师傅旁边,眉头紧锁,不知青杨师傅在担心什么。

    “老夫跟刘将军只是在担心石靖以前留下的亲信而已,而且石觅可能真的去了北蒙,他是石靖的嫡长子,他叛国了,只要能找到一两个校尉级别的人来打开雁门关的门足矣,皇城危矣。”青杨师傅小声在阿珏耳畔说道。

    阿珏听闻也是睁大了眼睛,自己觉得自己厉害,带了二十万大军来,谁知道这里面很有可能就是自己带了奸细过来,这可怎么办,无缘无故的不能随便找出来杀了,这也只是猜测,如果是真的麻烦可就大了。

    “师傅可有什么好的办法吗?珏儿还是太年轻了,以后都听师傅跟父亲的,再不敢乱说话了。”阿珏带着二十万军队跑了这几日,膨胀了这几日,一下子就瘪了气。

    “一会天黑前看看刘将军怎么讲,我一会等你父亲醒来与他商量对策,晚上才是守住雁门关的关键,而且消息一定不能走漏,不能打草惊蛇。”青杨师傅带着阿珏跟文清宸下了城墙。

    “大哥,守雁门关大门跟城墙的还是爹爹以前的军队,我这带来的人还不懂,要等些时日再上前线,让刘将军先整顿军纪,都是皇城周边的军队,以前散漫惯了,这回正好借机整顿几日。”阿珏跟文清宸交代一下就跟着青杨师傅回了大营。

    北蒙这边的营帐里铁木锡在一旁站着,大营的主帐里坐着一位男子打扮的俊俏军官,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耶律朵依,她带石觅来给铁木锡送粮草跟大部队过来的。“铁木锡,父皇给你大部队跟粮草都送来了,还给你送来一位你费一兵一卒就可以打开雁门关的贵人。”朵依看着石觅,其实她不喜欢北蒙的男子,都太彪悍,她一直都喜欢的是阿珏跟石觅这样的华东国男子,这次石觅来投靠她,不知道她有多开心,她留下石觅在帐中,对外说是自己的奴隶,特殊的奴隶,其实自己真的很喜欢,只是这石觅就是来投靠她的,对自己一点不感兴趣,就想借着北蒙打回华东,他说他帮忙打回华东,只要把灵儿留给他就行,还有他自己的家人。

    “这不是你的奴隶吗!怎么,华东来的奴隶成贵人了?”铁木锡不喜欢石觅,他喜欢朵依,朵依却稀罕这些娘们味道那么重的中原男人。

    “铁木锡,不得无礼,石公子是我的客人。也是咱们北蒙的贵人。”耶律朵依锁紧眉毛看着铁木锡。

    “奴隶也好贵人也罢,只要殿下能守信誉给石觅想要的,石觅定竭尽全力助殿下与陛下完成心愿。”石觅也不在乎铁木锡的看法,只要他肯打仗就行。

    “阿觅,你的线人什么时候能联系上?”朵依有些急于求成。

    “殿下莫急,大军从皇城赶来也要写时日,目测也差不多了吧,这两日我试试能不能入关联系上他。”石觅也不确定现在父亲的亲信还剩多少,其实他也非常想进关内去找,在这实在是不方便通信。

    “你说你要入关?”铁木锡像是看什么怪物似的看着石觅。

    “不入关怎么联系上呢,现在两军对阵,要不你撤吧,撤到大同府,雁门关易守难攻,文敬业要是带着那几十万人杀出来,你的铁骑也没什么大用啊。”石觅在想着联系的办法。

    “你要我退回大同府?”铁木锡像是听见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语。

    “你在这,他大军一处,你还有活路吗?”石觅不知道自己说的哪里不对。

    “我铁骑所向披靡,再说了,陛下给了我大部队跟粮草,要是这样还不能攻下雁门关,我这大将军也白当了,让给你好了!”铁木锡不喜欢石觅。

    “你大部队没有五万人,也叫大部队?据我说知这回赶来这里增援的队伍就有二十万,以前这里也有十万守军,三十万人打你五万,你再铁骑,你再所向披靡,也是……”石觅没有接着往下说了,他觉得铁木锡懂就好,赶紧撤军才是正解。

    “朵依,你的贵人还是送回都城吧,他要我撤军,你听见了吗?”铁木锡像是听见什么让他笑道抽搐的话语,一个劲的笑。

    “关内还不知道你这里的情况,如果知道了,连夜给你一窝端了也是可能的,他们现在那么多人不只是守,也能出来攻!”朵依也同意石觅的看法,在她眼里,石觅比那阿珏还要让人稀罕。

    “不好意思,二位的粮草跟人马都送来了,二位可以回去了。”铁木锡是大将军元帅,不想在这听几位他认为看不清形势不会打仗的人嘚嘚嘚,下了逐客令。

    “父皇留我跟阿觅在这陪你,我们不回去,我等着进雁门关呢!三弟去了华东,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他得手没有,安全的回来没有。”朵依还在想着自己的亲弟弟,被父皇派去做刺杀任务的亲弟弟,她其实不想他去的,父皇执意要派他去,不知圣意为何,这一去凶多吉小,成了自然好,不成就客死他乡了,父皇的心真狠啊。

    “那就请你们回自己帐中休息吧,我要去清点来的人马了。”铁木锡说完自己走出了大帐,他要去查验人马跟粮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