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5.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叶菁菁从帝乾陵的身边站起来,下了床,团子立刻跳到了她的肩膀上。

    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营帐中的桌子旁,将上面茶壶的盖子打开,添了一点炉火上的热水,倒了两杯茶。

    她将其中一杯推到了自己的对面,“既然你煞费苦心地想要与我在这深夜之中见面,那就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帝洛宸从阴影里走出来,坐在了叶菁菁的对面。

    他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里面的茶水,然后笑了起来,“上好的雪茶,一年也不过才出几两而已,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还能喝到。”

    叶菁菁浅笑,“这茶带着点甜味,皇上知道我喜吃甜食,才会特地带了出来。”

    帝洛宸讥诮地开口,“你可知道,这雪茶从来都是顶级的贡品,为数不多的几两都被送到了宫中,寻常人连见都未曾见过,更从来没有这个口福能喝到。”

    “就连雪山之上辛辛苦苦栽种这些雪茶之人,都无福消受。”

    营帐里没有一点灯光,只有从缝隙里透出了些微的火光。

    叶菁菁喝了一口茶,轻笑出声,“怎么,你今天晚上来,难道是想告诉我,你处心积虑地迷惑了大盛的皇帝,对大历发起了这场战乱,让无数的百姓民不聊生,就是为了这几两的茶叶?”

    帝洛宸也笑了起来,“若我说是呢?”

    叶菁菁在黑暗之中看着帝洛宸的眼睛,眼神之中是深深的鄙视。

    她终于叫了一声眼前这副躯壳里藏着的那个肮脏的灵魂的名字,“虽然我一早就知道你是个卑鄙无耻的混蛋,可每次见到你,竟然都能刷新你无耻的下限,齐无双。”

    帝洛宸笑了笑,“能得到叶贵妃娘娘如此高的评价,还真是我的荣幸。”

    他注视着叶菁菁半晌,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变了。”

    叶菁菁没忍住,翻了个天大的白眼,“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人生是一场修行,既然老天爷都已经把你这样极致的人渣送到了我的面前,作为对我的考验,我还怎么好意思不进步呢?”

    “你说是吧?”

    帝洛宸不怒反笑,“叶菁菁,如果我们相遇的时候你也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话,恐怕所有的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

    “我可还记得,当年的你是个多卑微的姑娘。”

    “……”

    叶菁菁狠狠地打了个冷颤,一口贝齿咬得嘎吱作响。

    这个人渣,突然跟她在这里回忆什么过去,煽什么情啊!

    她当初是年少无知不懂事,被他这张脸给骗了!才会一直傻乎乎地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

    明明懒的要死,连七点半的早课都要抱怨半天能逃就逃,却肯为了他在大冬天六点钟就从床上爬起来,亲手做的爱心早餐。

    自己笨手笨脚的,却一心想要送给他一条自己亲手织的围巾。

    还在他的生日时亲手做了一个蛋糕,攒了三个月的生活费给他买了他最喜欢的手表,满心欢喜地想要给他一个惊喜的时候,才知道他告诉她的生日根本就是信口胡诌的!

    他自己根本都不记得了!

    托帝洛宸的福,叶菁菁终于再一次地想起了遥远的仿佛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只剩下了一脸的嫌弃和悔不当初。

    可帝洛宸却似乎十分享受叶菁菁现在的表情。

    “菁菁,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不是么?”

    帝洛宸突然开启了油腻的深情模式,“现在的你和我,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我可以爱你,你会是我唯一的皇后。”

    我可以爱你。

    叶菁菁冷哼,“齐无双,不,帝洛宸。”

    “现在叫你齐无双感觉都是在侮辱这个名字。”

    “难道现在在你的心目中,我还是那个对你充满了无尽的幻想,甘愿为你付出一切的傻女人么?人是会长大的好么?不是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止步不前,一辈子活在想象里。”

    叶菁菁的白眼简直都要翻上了天,看着帝洛宸的时候都是说不出的嫌弃,“还有一件事你说错了。”

    “我们能够同时出现在这个时空,并不是因为我们是什么狗屁的天生一对,而是因为老天爷觉得我的历练还不够,所以才送你来做炮灰的,懂了么?”

    她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帝洛宸,“在现在的故事里,我是主角,你只不过是个渣前任而已。”

    “斗武的话我或许会多看一眼你的武力值,想跟我谈你那些过时的感情?你真是疯了。”

    帝洛宸一直任由叶菁菁把话说完,他没有去看叶菁菁的脸,可他的嘴角却一直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你竟然能把这个系统升级到现在这样的程度,本来还让我对你刮目相看,至少让我认同了你的本事。”

    “可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天真,感情用事。”

    帝洛宸也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叶菁菁,脸上的表情渐渐变成了森然的杀气翻腾,“叶菁菁,既然你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

    他大喊了一声,身上突然像是被充了气的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肌肉都在瞬间变成了原来的两倍大,上面鼓起了骇人的青筋,整个人看上去简直就像是绿巨人变身了一样。

    叶菁菁后退了一步,站在床边。

    团子站在她的肩膀上,一张兔子脸上都能看得出紧张来,鼻子和胡须都在轻轻地抖动着。

    它告诉叶菁菁,“糟了,他用了禁术!”

    “什么禁术?”叶菁菁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一种以特殊的媒介作为代价,比如燃烧自己的寿命,获得短暂的力量强化。”

    叶菁菁简直觉得自己喉咙里像是被堵了一口气,忍不住小声哀嚎了起来,“这题超纲了吧!”

    “不带这么玩的,不是说好了是打怪升级的剧本么?怎么跳到玄幻类别去了?”

    团子哎呀了一声,“打鸡血懂不懂?兴奋剂都这么普遍了,你怎么还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这就跟兴奋剂的副作用是折寿一样的道理啊!”

    叶菁菁眨巴了几下眼睛,“哦,我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