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6 天冰洞疑雾重重 宋仲机一番利诱
    书接上回。

    天水瀑布区域,巨型银白飞瀑之后某个极为幽深冰冷的水帘洞之中。

    人影憧憧,每一位都是气息绵长,修为不俗之辈。

    此时,氛围有些严肃。

    “宋宪元,宋仲文,让你们带队去取一份雪猿精血与妖丹,如此简单之事,为何花费了如此长时间?”

    见到宋仲文、宋宪元二人带队回来,一位面容英俊帅气、一身气息极为内敛的青衣少年当即开口问道,语气之中不满情绪毫不掩饰。

    循声望去,这青衣少年面容如美玉,英俊帅气远超寻常男子,此人,便是宋家超级天才,有着“玉面郎君”之称的美男子宋仲机!

    作为南风城四大家族之首,宋家家大业大,但毕竟内部也不是铁桶一块,家族长老会也是派系林立,与当今宋家族长、暨宋仲机的父亲宋尹天不对路的长老大有人在,而宋仲文与宋宪元的爷爷则都是此种之人。

    但是,毕竟宋仲机乃是宋家掌握实权的少族长,因此,即便是心里不服宋仲机,宋仲文与宋宪元表面上还是对其态度相当恭敬。

    “少族长大人,这其中的确有些曲折变故,容某向您细细禀报。”

    身形魁梧的背剑青年宋宪元向前一步,沉声道。

    而在宋宪元、宋仲文先一步进入洞内深处引见汇报之时,化妆易容成一脸邋遢黑须、身着乞丐版红袍“张飞”的秦飞在洞内外围也没有闲着。

    将手中随意捡起的石块丢出去之后,秦飞眼神微凝,心中正在尝试着将目前所知的所有信息系统性整合起来,以期得出完整结论。

    “先前一路上,我用了大量元石为代价从宋仲文几人套出来一些消息,看他们当时的表情反应,应当不是在说谎。”

    “据他们所说,那个‘黑冰女’乃是一位善使冰属性元力、皮肤黝黑而身姿丰腴的女子,这基本上可以确定,那‘黑冰女’,就是我要找的人了。”

    说到这儿,秦飞眼中仿佛浮现出那位长着一张倾国倾城美丽脸蛋儿的女子样貌,嘴角不经意之间微微上扬。

    “而如今本次试炼大会的宋家与秦家的试炼者,应当大都聚集在了这天冰洞窟之中,他们又是在图谋着什么呢?”

    “如果我记得不错,宋仲文与宋宪元二人是要取雪猿精血与妖丹,作为破了那什么‘冰魂阵’的必备之物,而他们的目的,应当是破阵之后抓住那位‘黑冰女’。”

    这便是目前秦飞所掌握到的所有消息。

    而为了从宋家几人口中套出这些话来,秦飞可是没少花费元石与口水。

    “可是,这也不对啊...”

    稍加思索,秦飞马上就注意到很多不合理之处。

    “第一,既然宋仲文几人描述的‘黑冰女’是这番张相,那也就是说宋家与秦家目前为止应当是没有认得出那‘黑冰女’的真正身份,那么,秦家与宋家之人又因何与那位‘黑冰女’结仇的呢?”

    “第二,若是按照宋仲文与宋宪元所说,这被他们称作‘天冰洞窟’的内部还有被那所谓‘冰魂阵’的神秘阵法隔绝的独立空间,那么这位‘黑冰女’又是怎么在保持着阵法不被破坏的情况下进去的呢?”

    “第三点,也是最令人费解的一点儿是,这里可是南风秘境之中,每一位人类试炼者都拥有着能够瞬间传送出秘境的南风令,那么宋家与秦家废了这么大的劲,纠集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守在这洞窟之中围堵那位‘黑冰女’的意义在哪里呢?”

    “换句话说,就算那冰魂阵被攻破,可只要那位‘黑冰女’愿意,只需要运转一丝元力启动其南风令之上的传送阵法,一瞬间就可以安全地传送出秘境才对,这样一来,宋家与秦家的包围岂不是立刻毫无意义了么?”

    “难不成秦时羽与宋仲机二人都是傻缺?哼,我可不这么认为。”

    在洞窟浅部外围来回踱了几步,简单地做了一套踢腿与伸展运动之后,秦飞的脸上浮现不解之色。

    “张飞!张飞兄弟,我家少族长有请,快些过去吧。”

    正思索着,洞穴深处位置,一道身形朝这边秦飞所在方向远远喝到。

    借着洞窟内昏暗亮度,也能看得清出声之人身形瘦削而尖嘴猴腮,此人,乃是宋仲文。

    “好的,俺张飞马上过去!”读书祠

    装的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应了一声,秦飞心中暗道:好戏开场了,哼哼,宋仲机,秦时羽,我倒要看看你们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

    跟着宋仲文向洞穴深处走,越走这周围的空气温度越低,到了最深处位置,温度几乎已经零下,四周都是一块块、一条条的冷冷冰柱冰渣,散发着幽幽的森冷寒光。

    “张飞兄弟,这位便是我宋家少族长大人,南风城中超级天才之一,有着‘玉面郎君’之称的宋仲机!寻常你这般山野散修子弟根本没有机会见得到我家少族长,今日,算是你的福气!”

    “而这位白衣少侠,在南风城之中的地位也是同样无比尊贵,乃是秦家超级天才,有着‘白衣神剑’之称的秦时羽!”

    尖嘴猴腮的宋仲文趾高气扬地给秦飞介绍起面前这两位身姿挺拔而面貌都相当英俊的青年,宋家宋仲机,秦家秦时羽!

    这两位已经都算是秦飞的老熟人了,秦家自然是无比熟悉。

    “张飞兄弟,在下宋家,宋仲机。”

    “秦家,秦时羽。”

    虽然宋仲机与秦时羽都对这个长相粗犷而放肆的“张飞”心有厌恶,但毕竟二人作为大家族子弟,自然是识得礼数,当即二人都对“张飞”微微拱手,自报家门。

    “哇塞,原来你俩就是南风城之中大名鼎鼎的‘玉面郎君’宋仲机与‘白衣神剑’秦时羽啊!果然长得都是英俊潇洒、英武帅气而一表人渣,啊不,一表人才啊!今日一见,果然是帅气无比啊,尤其是您,宋仲机吧,您的帅气程度还要比秦时羽要高出一筹,简直都要赶上俺张飞了!行了,就凭咱俩颜值半斤八两的份上,俺张飞认你这个兄弟了!”

    这个“张飞”起先还是一副受宠若惊,感恩戴德的模样,不过说到后面,小混混的痞气十足。

    而且,不待宋仲机与秦时羽二人反应过来,“张飞”一只手握着宋仲机的左手,一只手将秦时羽的白净的右手拽过来,不由分说地将三人的手放在中间,然后大大咧咧地道:“秦时羽,虽然论及颜值,你要逊于俺张飞和宋仲机兄弟二人,不过没关系,今日咱们相见便是有缘,不如咱三人结成异性兄弟如何!哈哈哈!”

    这个“张飞”一副恬不知耻、蹬鼻子上脸的模样,立刻叫宋仲机与秦时羽二人心中升起一阵浓烈厌恶!

    “张飞兄弟果然是心性直爽豪迈之人,不过,结拜之事咱不妨日后再说,今日,我与秦时羽秦少侠却是有件小事情需要拜托与你。”

    宋仲机当先一步,不着痕迹地抽出被“张飞”那只咸猪手攥住的左手,脸上浓浓厌恶嫌弃之色一闪而逝,随即,面色诚挚,语气随和地这般说到。

    “额...”

    扮成“张飞”的秦飞心念一动,表情有些犹豫复杂之色。

    “我二人已经了解到张飞兄弟受到那恣意妄为的秦飞残酷的迫害,心里也是对您十分同情,如同秦飞这样的目中无人,简直丢了我南风城大家族子弟的脸!”

    宋仲机俊朗无比的脸上流露出儒雅随和的笑容,让人一见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心底也会莫名地产生对宋仲机的信任之感。

    看来,高颜值的确能够提升人的交际能力。

    随即,不待“张飞”开口,宋仲机微微一笑,话锋一转道:“今日,只要张飞兄弟能够帮助我等一点小忙,我二人以家族名义发誓,必定会竭尽全力保护与你免受那秦飞侵害,并且,待到秘境试炼结束之中,张飞兄弟可以来我宋家府邸,我另有重谢,高品质元石武技功法与兵器,任张飞兄弟您挑选,必定不会亏待与你,如此,不知张飞兄弟您意下如何?”

    宋仲机这番话,已经不掩浓浓利诱之情;若是换做任何一个没有充足修炼资源的山野散修子弟,听到这番话,定当难免心动眼馋,心中火热。

    听到宋仲机这番话,这个“张飞”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喉头滚动,呼吸渐渐粗重,随即伸出舌头舔了舔因为紧张激动有些干燥的嘴唇,声音有些沙哑道:“当...当真如此?”

    “哈哈,自然当真!”

    宋仲机一拂衣袖,微笑道。

    而此时,一旁负手而立的白衣秦时羽,眼底不易觉察地闪现一抹精光。

    “马蛋,胆子不肥,老婆不美!凭啥那个秦飞长得那么磕掺,却有个那么漂亮的马子!哼,凭什么!只要俺有了高品质的元石武技功法,俺就不信俺张飞不能取到个漂亮婆娘!”

    “这事情,俺张飞答应了!有啥事您宋仲机兄弟尽管开口,刀山火海,俺也去得!”

    一听到宋仲机信誓旦旦地承诺,这个“张飞”立刻一拍胸脯,语气斩钉截铁,模样正气凌然,大有一副要为宋仲机、秦时羽二人赴汤蹈火的决绝气势!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