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373章栽赃
    陈子谦振振有词:“怎么不能?我是晚辈就应该帮长辈做点事。”

    老爷子蹲下来洗脸,问白梦蝶:“听你奶奶说你这次考了全年级第一,还得了三百块钱的奖学金?”

    白梦蝶开心地点头:“嗯呐!”

    老爷子也很开心:“好好读书,以后考个好大学!”

    白梦蝶快乐的答应:“好哒!”

    白爱民他们也全都好好的夸了白梦蝶一顿。

    全都洗了手脸,所有人上桌吃饭。

    白梦蝶指着尖椒爆炒猪舌头道:“爷爷,奶奶,吃猪舌头。”

    老爷子嗔道:“你同学是客人,你不叫子谦多吃,你叫我们吃个啥?”

    白梦蝶指着放在陈子谦面前的那一大盘糖醋里脊道:“这盘糖醋里脊是我特意给陈子谦做的,我怎么没有招待客人了?”

    她嘴角一勾,笑了起来:“爷爷奶奶,你们也尝尝糖醋里脊,看爱不爱吃。”

    “糖醋里脊啊,听过这个名字,但真没吃过,我来尝尝。”老爷子夹了两根糖醋里脊送进嘴里细细品尝,弯起眼连连点头:“好吃!好吃!”

    老太太他们也一人夹了一两根尝了尝,都说好吃。

    白梦蝶很是高兴,做美食的人就是喜欢自己做出的美食被人肯定!

    白梦蝶见石磊没有吃糖醋里脊,让他也尝尝。

    被石磊高冷的拒绝了:“我不吃!”

    白梦蝶见他语气不好,心想,是不是高考考完后的焦虑症发作了?便没再招惹他了。

    陈子谦见老爷子他们只尝了一筷子糖醋里脊之后再也不吃了,诚恳地邀请他们再吃。

    老爷子笑呵呵道:“你每次来我们家总是吃的粗茶淡饭,难得有一个你满意的菜,你吃吧。”

    白梦蝶也让他吃,别让这个让那个的。

    石磊夹了不少猪舌头在白梦蝶的碗里。

    白梦蝶埋怨道:“一个猪舌头就那么大,你给我夹了这么多,爷爷奶奶他们吃啥?”

    老爷子他们全都笑着道:“我们有菜吃,你别管我们。”

    石磊低头吃着饭,过了片刻,道:“这才几天的功夫,你瘦了一大圈,不该补补吗?”

    “我喜欢瘦一点嘛,又没有哪里不舒服,干嘛要补?”白梦蝶吃了一片猪舌头,对白胜道,“大哥,你今天又是一大早就去我们家啦!”

    “嗯,九点过一点就到你家了,放下小龙虾,大妈给了钱我就赶回来了。”白胜夹了两块五花肉炒香干里的香干和着饭吃了,“回来就直奔田里干活儿了,家里劳力少,不敢耽搁。”

    白梦蝶道:“怪不得我回来没有看见你,原来你直接去田地里干活儿了。”

    白胜大口吃了两口饭:“你想要奶奶给你晒小干虾米,要腌的酸菜、黄豆酱啥的,我都跟奶奶转告了。”

    老太太接过话题道:“小虾米干这大热天的四五天就能够晒好,到时叫你大哥给你带去。

    家里还有半坛子黄豆酱,一坛子腌的酸菜,你今天就能带走。”

    她看了一眼陈子谦:“不过子谦今天开来的是好车,方便带黄豆酱和酸菜吗?”

    “咋不行!”白梦蝶吃着红烧冬瓜,“只要坛子口封紧了就不怕。

    除了要这些,我还要带50斤糯米,50斤梗稻米走。”

    李玉环问:“带回去吃啊,糯米不能带那么多,用糯米煮饭天天吃很腻的。”

    “不是。”白梦蝶把最后一口饭扒进嘴里,“我们家现在开始卖早点了,要糯米做米酒卖,梗稻米煮稀饭卖。”

    老爷子呆住:“你们家还做早点啊,这样起早贪黑的干活儿,会不会把身体累坏?”

    “那还不至于。”白梦蝶放下筷子道,“我跟爸妈中午都睡了两个小时的午觉了的,虽然累,身体还吃得消。”

    李玉环好奇的打听:“你们家每天早上卖早点大概能够赚多少钱?”

    白梦蝶也不瞒她:“每天早上保守能够赚两百块钱呢,二婶,你们有没有兴趣也来城里卖早点和大排档?”

    李玉环根本就没有想到白梦蝶会发出这样的邀请,心中一喜,连身子都直了好几分。

    但随即松松垮垮的垂下肩膀,垂头丧气道:“我们去城里卖啥早点小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厨艺就只会做几个家常菜而已。”

    白梦蝶去五屉柜那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你不会没关系啊,我可以教你做最简单的武大郎烧饼,还可以做包子卖,我帮你调馅,包你们总会吧。

    包子只要馅调的好吃,包子皮膨松,包子肯定卖得好!”

    李玉环笑得有点尴尬:“我和你二叔连面都发不泡,还包包子~”

    白梦蝶道:“凡是农村土方法发面都发不膨松,得用酵母菌,酵母菌发面一点毒副作用都没有,而且面发的超蓬松。

    咱们农村用老面加面碱发面没酵母菌发出来的面好吃,面碱给多了蒸出来的面会发黄,而且吃起来口感也差。”

    白爱民又去厨房盛了一大碗饭到桌前坐下来吃:“你们家卖早点,我们挨着你们家卖早点,你们家卖大排档,我们又挨着你们家卖大排档,那不是抢你们家生意吗?”

    白梦蝶笑了:“我们两家错开卖不同的品种,各卖各的,能抢啥生意?”

    李玉环动心了,扭头去看白爱民。

    白爱民在内心挣扎了一番:“算了,我们现在不去,等过了国庆节,地里的庄稼收成的差不多了我们再去。”

    李玉环遗憾地继续吃饭,但她能够理解白爱民作出的决定。

    他们家没有一个懂厨艺的,万一去了城里赚不到钱,田地里的活儿也耽误了,那就两头落空了。

    那还不如等秋收过后再去城里试水做生意,反正现在给白梦蝶家送小龙虾每天也能够赚不少,一个月下来有三千块呢,顶得上国营工人半年的工资,李玉环很知足的。

    白梦蝶因为要急着赶回去干活儿,所以等石磊和陈子谦吃完饭之后就准备离开。

    直到那时她才想起田春芳要她交给老太太的那七百五十块的玉米钱。

    老太太喜滋滋的收下那一大笔钱,笑着道:“这玉米在城里这么值钱,明年我多种点!”

    李玉环也道:“我也种!”

    众人正欢声笑语之时,圆圆妈带着圆圆黑着脸闯了进来。

    雪豹立刻凶狠的冲着她们狂吠,意思是要她们快滚。

    老太太脸一沉,冷视着圆圆母女:“你们有事?”

    圆圆妈把圆圆往石磊身上一推:“你这个外姓孙子干的好事你们不打算认账是咋的?”

    石磊躲开圆圆,面色严肃莫名其妙的盯着圆圆妈。

    老爷子冷声道:“圆圆妈,你把话说清楚,别跟打哑谜似的!”

    圆圆妈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你们家石磊搞大了我闺女的肚子,你们还要装糊涂吗?”

    陈子谦马上朝石磊看去,怎么看他也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那就是这个可恶的女人冤枉他大舅咯。

    陈子谦猜测的一点都没错,圆圆妈就是想要把圆圆肚子里的孩子强行算在石磊头上。

    昨天母女俩去医院拿检查结果,医生说,圆圆的卵巢和子宫发育有些畸形,属于怀孕困难的那种。

    所以她这次怀孕就跟中大奖似的,如果把肚子里的孩子处理了,以后可能再也没希望当妈妈了,让她母女两个三思再做决定。

    于是母女两个回到家里,和圆圆爸以及圆圆的两个哥哥商量了很久,最终决定还是留下圆圆肚子里的那个孽种,因为那有可能是圆圆这一生唯一的孩子。

    可是圆圆没出嫁,不能不明不白地生下这个孩子会遭人非议,那就得找个接盘的。

    圆圆喜欢石磊,那就让石磊接盘好了。

    圆圆母女两个特意问过医生,孩子没出世是无法做亲子鉴定的,那现在栽赃到石磊头上,他也无法辩解。

    等嫁给石磊再走一步看一步。

    白家所有人没一个人相信圆圆妈的话,老爷子黑着脸怒吼道:“谁知道你们家圆圆跟谁鬼混弄大肚子,想要安在磊磊头上,门都没有!带着你不要脸的闺女赶紧滚!”

    圆圆低着头瑟缩不安。

    圆圆妈坚决不滚:“我闺女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石磊的,不给个说法我们是不会走的!”

    在白梦蝶后世,通过做羊水穿刺就能做胎儿的亲子鉴定了,可这个年代医学没这么发达,做不了羊水穿刺证明不了石磊的清白。

    不过还有别的方法能证明。

    白梦蝶按了按脸气的通红的石磊的手,示意他不要开口。

    然后向圆圆妈走近了两步:“你说圆圆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哥的,你敢这么冤枉我哥,还不是因为我们现在拿不出证据来证明我哥的清白?”

    说到这里,她冷笑了两声:“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我有办法证明我哥和圆圆肚子里的孩子毫无关系。”

    圆圆妈定定的看着白梦蝶,忽然就有些心慌:“你……你有啥办法?”

    白梦蝶挑了一下眉:“那就是向法院申请等圆圆肚子里的孩子一生下来就做亲子鉴定,看看是不是我哥的咯。”

    圆圆母女俩顿时呆若木鸡。

    她们以为上门来闹这么一场,白家肯定乱了方寸,只要传出石磊和圆圆的风言风语,石磊不认都不行。

    可是白梦蝶却直接跳过这些环节,等着圆圆把孩子生下来做亲子鉴定,再来证明石磊的清白。

    到那时,她母女两个的谎言不攻自破也就算了,她们稀烂的人品也暴露无遗,只怕在村里都不能再待下去了。

    白梦蝶藐视着圆圆母女两个:“你们这还真是病急乱投医,连这么脑残的事都敢干,不仅保不住圆圆的名声,还让你们一家在村里无法立足。

    我劝你们趁着着事情没有闹开,悄悄的走吧,赶紧人不知鬼不觉的把圆圆肚子里的孩子给处理掉,这才是保住她名声的最好方法。”

    圆圆母女两个紧闭着嘴巴不吭声,真要能够处理掉她们早就处理掉了,又何苦想要栽赃到石磊的头上?

    不过白梦蝶说的很对,她们的确太脑残了,走了这么一步臭棋。

    母女两个灰溜溜的离开了。

    众人特别瞧不起的议论了圆圆母女两个几句,便把白梦蝶要的梗稻米、糯米和黄豆酱、腌酸菜往车子里放。

    老爷子打量着眼前的小汽车,对白梦蝶道:“这小汽车还没有小卡车实惠,只能装这么一点东西。

    要是今天子谦是开着卡车来的,还能多带一百斤大米回去。”

    陈子谦拍着胸脯道:“等白梦蝶家的大米吃完了,我再开车带她回乡下来拿大米。”

    装好东西,白梦蝶回房间背上包包,拿上太阳帽。

    石磊问:“这些是你自己买的?”

    白梦蝶想,自己给过陈子谦钱了,能算是自己买的,因此嗯了一声。

    石磊嘴角微勾:“挺漂亮的。”

    陈子谦探过身来:“是我帮她挑的款式。”

    石磊脸微微有些臭。

    几个孩子将要上车时,老太太忽然想起没有给酒曲白梦蝶,又回家拿了两串酒曲给她:“你不带酒曲回去,你妈咋做米酒?”

    白梦蝶也想起自己买的毛豆腐来,跑到厨房拿上毛豆腐,顺便把村里人给陈子谦的那些没用完的辣椒也全都带上。

    老太太笑着道:“这毛豆腐我们村里家家户户都会做,主要现在是农忙没时间做,等过了农忙奶奶做了你带回去吃。”

    石磊把白梦蝶塞到了后座,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座。

    陈子谦嘴角狂抽,谁要和这个直男排排坐~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陈子谦把白梦蝶兄妹两个送到他们家门口,把东西帮他们搬进家,一口水都没喝就走了。

    石磊简单地参观了一遍房子就和白梦蝶一起去了出租屋。

    已经下午三点多了,田春芳夫妻两个早就在出租屋里忙碌了。

    见两个孩子回来了,田春芳立刻把白梦蝶往厨房里拉:“我和你爸爸就等着你回来了,赶紧把做肉串的肉给腌了,我又不会腌制。”

    白梦蝶一面动手腌制已经切好了的肉块,一面道:“妈,你别急,虽然这肉腌的时间长更加入味,但是一个小时也能腌个大概,烤的时候多给点佐料味道也差不到哪里去。”

    田春芳这才安心给蔬菜穿串,白爱国在阳台水龙头清洗小龙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