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五章 江黎的关心
    “天天这样陪着我,你会不会觉得无聊?”江黎还是喜欢找人说话的。

    刘阿姨摇摇头:“并不。”

    这对于她而言,是工作。工作就是工作,不论怎样都不可能去改变。

    “可是,我觉得你还是有时间去休息下吧,我不会离开的,更何况薄煜还安排了保镖,我就算是想跑,也是没有机会的。”江黎的语气十分的平静。

    刘阿姨上前走了两步,来到江黎的面前:“现在的你,已经不会跑了。我知道你在改变。”

    就算改变得很少,可也比完全没有改变要好得多。

    江黎摇头叹息:“我并没有改变多少,其实,我一直都在自己的世界中生活,我根本就不去关心外面的人,也更加的不愿意去在意外面。说不好听一点,我就是个寄生虫。”

    “怎么就是寄生虫呢?”刘阿姨一脸的不高兴,“不管怎样,这是你选择的人生。既然选择了,那就好好的走下去。”

    什么都可以不在意,可自己的人生,那是不能不在意的。

    “其实吧,我这边没有什么,就是觉得薄煜,好像又遇到问题了。我记得之前他有空的时候,都会回家的,这几天,没见他回来。”说到这里,江黎闷闷的低下头去了,“经营大公司,真的要花费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吗?我感觉理解不了。”

    “他要不是经营公司,能够让你这样肆意玩耍啊。”刘阿姨点明重要的一点,“先生是真的很努力,不论发生了什么,都靠着自己的双手在打拼。你已经忘记了之前工作的经历了,想必也没有办法体会到那是怎样的痛苦。”

    “或许,真的是因为没有感受过,所以不明白,才会不在意吧。”江黎看向头顶,那湛蓝的天空,似乎是蓝在了他们的心中,“我,只是个平凡的人,我想要帮忙,却未必有机会的。”

    “不是有机会,是你是否真的愿意去帮忙。”刘阿姨提出中间最关键的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敢随随便便的定义你这个人。只是先生,是真的为了你,做出了很多很多的努力。其他的都可以忽略,外人也不会在意,只是你,不可以那样。”

    她的语气,渐渐的严肃。

    江黎听着,心中没有过多的波动,可是那表情,已经隐隐的变化了。

    “哎。”刘阿姨叹息一声,“你若真的想帮忙,那就去帮忙吧,先生很乐意你的帮忙,即便只是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江黎一想到自己和薄煜单独相处的那场景,莫名的就害怕了,然后打了退堂鼓。

    她忙不迭的摆摆手:“不不不,不去了。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就很好,我只要过好了现在的生活,就没有 怨言了。”

    刘阿姨看着江黎那模样,眸色渐渐深沉。

    张了张口,本是打算说什么的,可犹豫了一下,又什么都不说了。

    到了现在,她的话,说不说,结果都是一样的。江黎是一个人,有自己的感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或许,还会犹豫,还会不确定,还会害怕,不愿意走出这一步。

    但,只要有了那份心,什么时候走出那一步只是时间问题了。绝世唐门 fo

    “这外面的风景,十分好看。”刘阿姨指了指远方,“你要是习惯了这样安静,以后可以多来。若是没有习惯,那就不用过来了。这座城市,也没有那么小,你想要玩,还是可以玩上一段时间的。”

    见刘阿姨转了话题,江黎忙不迭的点点头,跟着说别的去了:“是啊,我也觉得,这边的风景是很不错,就是太过于单调了。我还是喜欢之前去的地方,非常的热闹。”

    在那些地方,是很容易忘记烦恼的。

    “那要不,我们今天就过去吧。”刘阿姨提议,“我看你在这边看风景,也越来越没有兴致了。”

    没有兴致,那这里就不是合适的地方,改变时必须的。

    于是,她们去了别处。

    玩到晚上八点,才回了家。

    这时候,恰好薄煜也回来了,不过他并不是回来吃东西的,而是整理一些日常穿的用的,去公司。

    目前公司这情况,已经不适合他辗转了,要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公司上,只有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问题解决。

    若是解决不了问题啊,自己怎么能安心呢?另外就是江黎,没有了公司,想要江黎简单快乐的生活下去,也是个奢望。

    “你这是干什么?”江黎的脸色隐隐不对,从薄煜手中的东西,她已经看出来了。

    薄煜是要离开这个家。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瞬间,江黎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没什么。”看了眼自己的手,薄煜淡淡的微笑,“公司那边出了一些事,我必须要处理好。这段时间也没有办法照顾你了,你就乖一点,想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不出事,不要离开我就好。”

    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接受你的离开。

    江黎点点头:“我这边我会处理好,只是你,究竟要做什么?”最后几个字,她用的力气比较大。

    “公司的事。”薄煜说得很简单。

    他知道江黎不会明白,更加的不可能帮忙,就算自己说得复杂了,也是没有用的。

    没有用的话,他不想说了。

    “对我,你都不愿意解释了,对不对?”可没有想到,因为薄煜回答得简单,江黎不开心了,并且质问起来了,“我知道,在这个家我不算什么,我也非常的任性,只知道凭借自己的喜好做事,对于你,我更是从不关心。但是,如今你公司出了问题,仔细一点和我说,是应该的吧。难不成在你的眼中,我就成了一个外人?”

    当外人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江黎的心,抽起来的疼痛。

    那疼痛,让她的眼眶带上泪水,她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哭出来了。

    “没有。”薄煜解释道,“我公司的问题,说得复杂了,你是无法明白的。另外,我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公司上,我只想把问题的问题解决好,对于你,就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