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缘 第241章 夏风很聪明
    “没错,这样一来,伊卡纳森和我们就变成了利益共同体,可以啊……”苏亚兴奋的拍了夏风一下,“果然还是你鬼精鬼精的。”

    “你这是夸我吗?”夏风笑。

    “共同开发……共同开发……”维萨若有所思的念叨着,“我们提供的技术才是最关键的。”

    “所以,还有一个条件。”夏风伸手指着距离小圈子不远处的一个蓝色小点,那是距离亚速尔城不远处,斯达米亚北部唯一的出海口,“扩建哥维德赛港,这是整个矿区海路运输的唯一出口,伊卡纳森必须提供他们的技术和人员支持。”

    说到伊卡纳森的海军和海港建设,遍数整个神属大陆上百个国家,包括四大帝国在内,技术和规模无出其右者。

    “用采矿技术换一座海港……谁也不吃亏,谁都是赢家……”苏亚喃喃道,眼神越来越亮,“你是怎么想到的?要是早知道还有这种操作,伊卡纳森说什么也不会发动战争的……你为什么不早提出来?”

    “战争不一定都是坏事,没有这场战争,斯达米亚和伊卡纳森会坐在一起谈判吗?我早说也没用,大家只会觉得我太天真了。”夏风道,“只有触动了利益,才有可能改变现状。这件事其实谁都能想到,只不过是转变思维方式的简单操作罢了,大多数人都是对抗思维,而我想的是共赢。”

    夏风的话听起来很简单,但细细思索,其中所蕴含的东西却又极其庞大,令人震惊。

    维萨回神,道:“方法是好方法,但能不能说服伊卡纳森的代表还无法确定,我们必须仔细商量一下该怎么谈。”

    “这么好的事,他们为什么不答应?”苏亚觉得很不可思议。

    维萨摇头:“你太低估人的自私和这其中纠缠的复杂势力了,而且夏风划出的这片区域,属于几个私人财团,他们背后或多或少都有圣教廷的背景。”

    “刚打过仗,那地方属于谁,可不是靠嘴说的。”夏风状似随意的笑道。

    维萨眉峰骤起。

    苏亚有些兴奋的附和道:“对啊对啊,说是你的你得拿出证据来,一场大战下来,整片区域被犁一遍也正常,就算能找到啥东西,也早被乱兵毁了。”还想怎么样?剧本都已经写好了。

    “帝国有难,商人出力出钱都是应该的,这事儿怎么说都能说的过去。”夏风紧跟着补充道。

    维萨略一思索,似乎下定了决心,对苏亚道:“让犹纳和洛文进来。”

    苏亚扭头跑去开门。

    夏风提醒维萨:“哥,这事得先跟伊卡纳森达成共识,然后再上谈判桌。”

    维萨点点头:“我会安排好。”

    说话间,犹纳和洛文已经走进会议室,手里还端着之前苏亚吩咐的点心。

    “通知所有谈判代表,休息时间延长两个小时,中午用完午餐后再继续。犹纳你亲自去一趟,安排人把他们都看好了,谁也不许乱跑。”维萨边思考边道。

    “安排点儿娱乐项目,让他们踏实呆着。”苏亚道。

    “是!”

    “洛文你跟着一起过去,在时机合适的时候,把伊卡纳森的负责人,还有他们那位二殿下,请到彩虹花园,不要惊动其他人,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犹纳和洛文对视一眼,同声回道:“明白!”

    维萨一挥手,两人赶紧去执行命令。

    “大哥,那我……”夏风示意维萨他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我和苏亚现在去见父皇,你一起?”维萨故意语带疑问。

    夏风沮丧的垂下肩膀:“哥,我那儿还有客人呢……”

    “没出息!”苏亚脱口道。

    维萨无奈的叹口气,摆摆手,夏风立马高兴的窜出了会议室。

    苏亚看着大门外夏风的背影说:“你这不还是纵容他?”

    “……需要他主动的时候,他自然会站出来的,只不过需要些东西来刺激一下罢了。”维萨道,“比如因为东方的种种改变。”

    “他聪明是聪明,就是太善良了,刚才说到的‘共赢’也只能适应当下,换成另一种情况,没有人会认可,‘你死我活’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苏亚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兴奋,因为冷静过后就马上能想明白这其中的艰难,“夏风自己也明白啊,不过是‘天真’而已。”

    “思维灵活,至少说明这小子确实足够聪明,走吧,去见父皇。”

    ……

    在他们面前,夏风永远是那个天真浪漫的小弟,爱恶作剧,爱耍小聪明,却没有任何恶意,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所担心的,善良的人永远也不适合皇室,不适合顶层社会,不适合这个世界。

    他们曾经努力的想要把“恶意”、“残酷”这样的概念灌输给她,他自己也已经开始参与一些政务,但是那份“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善良却一直都在,如果他没有一个清楚的认识,早晚会在这上面吃大亏。

    连最极端的方式都用过了,却还是毫无办法,其实真的挺让人受挫的,难道真要他们把他推入深渊吗?

    夏风炎华·金泽的善良?

    他是否真的善良,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反对圣教廷,厌恶神魔,口口声声所讲的最终目标,就是推翻现有的神魔统治,让人们可以拥有真正的自由和幸福……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就像沐黎之前说过的,他“推倒神魔统治的愿望,其实是远高于给其他人幸福这件事的”,说到底,他也只是对自己头顶有个颐气指使的统治者不能忍罢了。

    人要靠自己,自己想要站在顶峰,那么即使背负的东西再多,也要努力往上爬,至于沿途的风景,就在那里,要不要欣赏全凭自己的心情。

    而现在的夏风,外人能够看到的面貌,依旧是那个天真浪漫的少年,天真的甚至有点儿傻气。他拽着希斯直奔夏宫,再也不敢到处乱跑,再有谁来招呼,也都不敢答应了,假装没看见,快闪。

    夏宫,侍者们愉快的忙碌着,对于他们而言,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大事,这么多年夏宫都没有举行过宴会,今天一定要好好布置安排。

    一看众人的架势,夏风就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赶紧让希斯去找罗伯特解释清楚,这折腾的也太过了,就算晚上维萨和苏亚都过来,也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

    扎克利比夏风和希斯早回来一会儿,夏风询问之后才知道艾薇儿都已经过来了,得,这下解释起来倒方便了。

    “苏珊呢?”夏风问。

    “三楼露台。”扎克利一边擦着自己的佩刀,一边满脸不高兴的回道,“殿下,你能不能离那位大小姐远点儿,她一点儿也不好。”

    “不许胡说八道。”夏风笑骂了一句,转身上楼,“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以后都不许再提。”

    “哦,知道了。”扎克利看着夏风消失在楼梯转角,忍不住做了个极其难看的鬼脸。

    他不想背后说人坏话,可就是实在忍不住。

    露台很大,同时容纳十几个人开一场小型聚会也绰绰有余。苏珊坐在角落的白色藤椅上,面对着夏宫植被最茂盛的后花园。

    夏风走向苏珊的同时,四处扫了一眼,没有看见艾薇儿的影子。

    “艾薇儿怎么没和你一起。”夏风笑问道,随手拉了把椅子,在苏珊身边坐下。

    “她说她也想参观改造后的夏宫。”苏珊头也不回的答道,声音轻软而缓慢,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夏风正在倒水的动作顿了一下,盯着苏珊的侧脸仔细打量。

    “其实你是改造完成后第一个客人,呵呵呵。”夏风直觉的气氛好像不太对,这么安静不像苏珊的性格啊?“怎么样,我们弄得还不错吧?”

    苏珊没有理会夏风“快夸夸我”的得意,而是伸手指着远处问:“那是祈愿园吧?”

    “当然是,哈哈哈,你是不是认不出了?”夏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笑的很开心。

    苏珊轻笑一声,道:“是啊,我们走的时候,那里还是一片杂草,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远近高低,稀疏浓密,满园的绿树鲜花,看似随意生长,但稍微懂一点园艺的人就知道这样的“随意”,才最费心思——乱花渐欲迷人眼,在这样的盛夏里,这样的景色前显得尤其真切。

    “嗯哼——”夏风喝了一口水,忍不住发出这样得意又舒服的鼻音,“大家喜欢就好。”

    “大家……”苏珊咀嚼着这个词,掩饰不住失落的转过头,看着夏风,“你才不是为了大家。”

    “呃……”夏风被苏珊突然地注视弄得有点儿懵。

    “我看到的夏宫……夏风炎华的所有改变和努力都是为了一个人……”

    “……”

    “东方沐黎是吗?”苏珊问,“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咦?”夏风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高兴的瞪大眼睛,“你说的有道理啊,等那丫头回来我就这么告诉她,哈哈哈,很好,我喜欢你这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