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连珠
    “哇,这是什么?!”在看清那样的纹路之后,空也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有点恶心呢。”

    “难道不应该是细腻而美观的么?”此时的纵天也在惊讶着,只是他是惊讶于空的审美。

    “这种好看么?”空又仔细的看了看,而后的她竟然面露嫌弃的把短刀拿远了一点。

    “好吧,那美观的事情先放在一边。”纵天这异常的平静自然是有原因的,如果说之前的他只是有了些有了些恶作剧的心理,那现在的他则是坚定了他要惩戒一下空的想法。

    “你不要觉得那只是些花纹。”

    “我没有觉得那是花纹啊。”不过空突然的打断却是引起了纵天的好奇,

    “那你觉得是什么?”

    “我倒是没觉得是什么,只是这么难看叫花纹似乎有些不合适。”虽然此时的纵天很是不爽,但是面对空那有些认真的表情,他却也不好表示什么。

    “我不说难不难看先放在一边,现在我们说的是实用问题。”纵天的语气多少带上了些火气,而这也是让空老实了不少。

    “你看这些……”刚想再把剑纹称作花纹,但一些别扭的情绪却是让纵天闭上了嘴,“剑纹,剑纹你总该知道吧?”

    “知道啊,我怎么可能忘了你跟冤大头一样的买了那张纸。”此时的纵天似乎完全是自讨苦吃,而之前他那些关于空已经有所长进的评价,也是在此时全部的被他收回了。

    “还不知道谁看了那个剑纹就直接昏倒了,这其中肯定有个大秘密。”只是纵天却依然是不服输的说道。

    “昏倒又怎么了?而且我也知道那个剑纹的厉害之处。”

    “你凭什么就说那个剑纹……”纵天似乎还锁定在自己的频道之中,而在话已经出口的现在,他才反应过来,空竟然是在附和着他。

    “你怎么就知道了?”不过即使是附和,但纵天那不服气的心态却是依然在的。

    “我当然知道了。”空在此时举起了那被她挥舞着长剑,之前的纵天还以为那是个有些特别的重剑,不过在此时纵天才反应过来之前的空竟然是连着鞘一块挥舞的,而她之所以会这么做的原因,也是立马展现在了纵天的面前。

    虽然剑出窍,在剑身雪亮的反光中,纵天忍不住的产生了些眩晕感。不过这并不是因为那光线太过耀眼,而是那纸上的剑纹正铭刻在那剑身之上。

    “为什么这里会有?”

    “因为那剑纹本来也是我家的东西啊。”虽然空说得理所当然,但纵天却是因为那个也,而反应了一会。

    “你是说除了那个魂臼,这个剑纹也是你们家的东西?”纵天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是啊,要不我为什么会说他们是奸商,为了应对山中城的难处,作为城主家我们自然是第一个被坑的。”

    空的话合情合理,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辩驳的地方,但是纵天却是发现,此时的对话已经偏离了他预定的正轨,而他也只能努力的把话题撤了回去。

    “行,总之你知道剑纹就行。”完全不去理会那样的尴尬,此时纵天只想跳到最后的环节,“剑身上这些密密麻麻的东西就是剑纹了。”

    “这么多么?”看来关于剑纹的常识空还是有的,此时的她再次认真的看起了那样的剑纹,只是她的脸上依然有着些嫌弃的表情。

    “还算你识货。”虽然那样的嫌弃表情也是让纵天嫌弃不已,但是空没有把那当成普通的剑纹就已经让纵天觉得万幸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连珠火纹。”虽然这个现起的名字有些水,但好歹还是有些唬人的效果,而空似乎也是很顺利的露出了些许惊异的表情。

    “这个名字,跟你还真是挺配的。”在看着剑纹的同时空又露出些许怜悯的表情,而这样的话语也是让纵天收起了他的用来铺垫的废话。

    “多说无益。”纵天直接把空拉回到了演武场之上,“让我们直接来试试效果吧。”

    虽然这事纵天要求的,但空依然事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短刀,而对于其上剑纹的效果她却是没有太多的期待。

    “因为连珠火纹是个很强大的剑纹,所以你一定要尽量释放你的魂能才有可能启动它。”

    “有可能?”对于这样的话语,空忍不住的重复了一下,而面对空的反问,纵天则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与此同时纵天还不动声色的稍稍离开了一定的距离。

    就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空在此时用双手握住了那把短刀,而她身体中的魂能也是大量涌入到了刀身之中。就仿佛是在蓄势待发一样,那剑纹还真的像是纵天所说的那般难以启动,不过看着那逐渐从剑柄处开始被点亮的剑纹来看,距离那样的启动却也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也顾不上什么不动声色了,在看到那即将亮到刀尖的剑纹,纵天竟然快速的跑开了。虽然空也因为这突然的情况而稍稍走了神,但这却已然组织不了剑纹的启动了。突然的火焰包裹住了剑身,而后就是空的整个人。被火焰包裹住肯定是种惊心动魄的感觉,而空在此时也是表现出了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虽然还没有感觉到痛楚,但那震撼的视觉效果却是让空尖叫了起来。

    听到这样刺耳的尖叫,纵天却是露出了一副大仇得报的笑容,只是他却误判了空的承受能力,虽然他已经尽量的远离了空的身边,但此时的空却惊恐到忘记那火焰的根源,而她在此时又是正巧看到了那个正在笑着的罪魁祸首,于是一个熊熊燃烧的火人就直奔纵天而来了。

    “快放手啊!”前面是边提醒边奔跑的纵天,

    “啊啊啊!!!”而后面则是完全慌了神的空。

    这样的场景正是印证了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啊。

    不过如此卓越的效果自然不可能保持那么长的时间,就在纵天沿着这个演武场跑到第三十二圈的时候,空身上的火焰终于熄灭了,但即使如此跑在前面的纵天却依然不敢停下脚步,毕竟只是被人挺着刀追也是挺吓人了。

    “好了!好了!没事了!都已经结束了!!”纵天只能继续喊叫着,而空在终于在此时回过了神,但那挺着刀却是没有被放下,甚至她的脸上还带上些了杀意。

    “停停停!”虽然空脸上的表情让纵天还是比较想继续跑下去,但他的体力在此时却已经到达了极限。

    “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么?”空也是因为喘息而连一句话都说不利索。

    “别打脸。”随着这句话,空的拳头也是理所应当的落在了纵天的脸上,而且还很巧的跟第一拳打在了同一个地方,但此时纵天也只能骂自己一句活该。

    不过虽然这确实是个恶劣的玩笑,但纵天自然是没有伤害空的意思。虽然在之前经历了十天的练习,但纵天却只是掌握了一个基础的剑纹,不过就是这一个单纯基础符文,却是就连井堂也不得不叹服纵天掌握的有多么的扎实。随后的纵天更是固执的在那一把小刀上,密密麻麻的刻下了那个剑纹,虽然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偏激,但是井堂却也是很有兴趣想了解这样一把武器的性能,而实验的结果就是差点让井堂的小铺在火焰中付之一炬。

    火属性的基础剑纹,竟如同他简单的名字一般,这种剑纹就是在武器的挥击种增加一些火焰的伤害,而且由自己魂能产生的火焰也是不会伤害到本人的。虽然刚才包裹住空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熊熊烈火,但那对于空本人来说却更像是种完全的保护,但是对于纵天来说,面对自己所做的武器他似乎也只有跑的份了。

    “原来剑纹还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听了纵天的解释,空看向自己的短刀的眼神,似乎也友善了很多。

    “现在知道欣赏了么?”纵天则是有些高傲的扬起了他的下巴,只是他此时的得意却是因为脸上的瘀伤而显得有些滑稽。

    虽然此时还算是热闹,但是离别的时间却是已经临近。作为纵天旅程的第一站,纵天的这个头开的未免有些太过完美。实力的提高,特别是在魂能的吸取上,纵天更是已经步入了更高的层次,而后还有铸剑方面的学习,这一点的话最起码算是艺多不压身吧。不过此次最大的收获却是纵天此时还不太了解的魂臼,虽然纵天还没有察觉到它的用处,但是一些潜移默化的事情却已经出现在他的身上了。

    “这么长时间你都死哪去了?!”

    离开自然不会是纵天自己离开,而当他找到杨零的时候,这样的话语也是从对方的口中蹦了出来。

    “这么长时间我自然不可能是去找死了。”

    虽然耽误时间的确实是纵天本人,但是这样小小的反击他还是可以说出口的。

    “他去给我做刀了。”

    只是空却是在此时补了纵天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