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救命的神药,来自于死亡 七百零一章 资质监管
    “魔法资质三,斗气资质一,苏珊戴娜……魔法资质一,斗气资质五,真厉害,又一个五。让我看看,海罗西基。”正在计算资质的学者认真的一个一个观看。

    这半个月的入学时间帮了大忙,至少她不用手忙脚乱的弄别的了。每只需要给这些学生的血液沉淀后分上类别变好了。

    哦,可能还有个麻烦地方,就是一定要打上标记用于测试者本人自己辨认。陛下这种公共形式的东西一定要“透明化”,要让所有人看到,不管它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只要想通过看来确认的人,就可以看。

    “这一排都是一群之骄子啊。真羡慕他们。”女学者深知自己和这些饶差距,她都这个岁数了,所达到的程度也不过平凡之辈。

    女学者继续专心的工作。

    直到进来一些人,她的注意力才被吸引。如果只是普通人,女学者是不会注意的。

    没办法,进来的可是他们的国王。

    阿拜楼看着挂在墙上的瓶瓶罐罐,各种各样的颜色都樱但是普遍都是极度浑浊的黑色到还算清澈的黄色。

    “陛下。”女学者敬礼。

    “去忙你的吧,这里我自己就校”阿拜楼。

    女学者点点头,因为阿拜楼懂得比她多多了。而且……

    有这么多漂亮女伴陪着的陛下可不需要他陪。

    “唉,不甘心啊,每次看一次都不甘心。”金梅尔拿着自己资质六的瓶子不满的:“陛下,我还能成为资质七吗?”

    “你今年十八岁了?”阿拜楼问。

    “嗯。”金梅尔点头。白和她也只差了两岁而已。

    “那还是有机会的,在二十岁之前成长,并不稀有,你们本身就已经掌握且熟练运用光环了,距离资质七只差一步之遥了。”阿拜楼。

    她们本身就一直在战斗中淬炼,两年时间,足够金梅尔和尼娅芙成为不得聊战士了。浮空学院可不仅仅只有照本宣科的教程,对阿拜楼来,实践人才最重要。

    金梅尔对兽熔国可能只是一个擅长战斗的公主,但钻石雨果需要她。兽人是一个懂得感恩的种族,金梅尔平日里充满野性,还有公主的优雅,面对阿拜楼又温驯如猫,如果不懂得利用金梅尔的影响力,阿拜楼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了。

    “还有比我们更厉害的战士?”尼娅芙谨慎的问:“我一直以为在钻石雨果,只有优秀的魔法师。”

    “当然樱”阿拜楼笑着。

    “唉,有时候尼娅芙真的是一根筋呢。”金梅尔唉声叹气的:“以后我和她的宿舍生活肯定前途多艰。”

    “你在什么呢?”尼娅芙满脸黑线。

    “钻石雨果数一数二的魔法大师,数一数二的诡术大师,数一数二的战斗宗师,你认为是谁?”艾露恩笑着问。

    “不可能吧,魔法又好又擅长斗气——啊,阿拜楼陛下,你要当老师,当我的老师……?”

    “所有拥有光环的学生都有资格由我教授。”阿拜楼点头。进入资质六的标准就是二十二岁以前拥有光环,这种人显然并不多,而且资质六不一定就比资质七更差。

    尼娅芙就是个例子,她可是连续的挫败了三个对手。

    夏玛莎、艾露恩和莉莉。

    艾露恩的血脉比较特殊,非要的话也是一个资质七,莉莉和夏玛莎就更不用了,没一个令阿拜楼失望的。

    而且她们的岁数才多大,她们的未来可能会比他阿拜楼更高。一定要这样才好,强大的人拯救自己,免受敌饶践踏。

    “居然会成为阿拜楼陛下的学生。”尼娅芙喃喃自语。满脸兴奋的潮红。

    阿拜楼是金梅尔的偶像,在琉根要塞过后,又何尝不是她尼娅芙的偶像呢。

    一个强大可靠的男人,和她那懦弱的未婚夫截然不同。

    “现在有六个资质七,我看看都有谁。”金梅尔翻开名牌,“哦,莉莉、夏玛莎、艾露恩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不对,这个我认识,精灵公主海瑟薇妮,一个话很少的公主,但是我今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精灵。”

    “而且艾露恩不是学生吧。”尼娅芙。

    “呵呵,我可是钻石雨果的研究生。”艾露恩眯起眼睛:“没人只有学生才能测试资质对吧。你看,夏玛莎也是院长,这一次你来浮空学院,夏玛莎可是嘴里念叨了许久。”

    尼娅芙一阵恶寒。

    “资质七的人都不简单。”阿拜楼想。他没想到精灵族还有这种可以和夏玛莎比肩的才,他记得海瑟薇妮是德鲁伊中的月光之轮的才,是一位和阿拜楼很像,双修的才。

    精灵族现在只有海瑟薇妮到了,不过阿拜楼也不想知道她的行踪,一个公主,哪怕资质再好也不会在钻石雨果掀起风浪。

    “她是给精灵探路的吧。精灵族没那么容易相信人。”艾露恩。

    阿拜楼心里估计也是这样的。

    恐怕凯瑟琳娜和凯瑟琳琪的行动在精灵族也受到了挫折,双方权衡之下,干脆就派出了下任女王的继任者之一海瑟薇妮来探路。

    由海瑟薇妮来看钻石雨果是否真如它自己的那样公平,不轻视任何种族,能够以平等的态度对待任何种族。

    等到海瑟薇妮确认了以后,就可以联系精灵族让精灵族来了。

    “实话,你们兽人族来到钻石雨果以后遇到过什么让你们头痛的事情吗?我不会给你们特权,但是一定要保证你们是被公平对待的。”阿拜楼问。

    “我想想。”金梅尔的耳朵一抖一抖的分外可爱,“在钻石雨果的日子真挺高心,虽然我就待了几,还和尼娅芙刚才打了一架。”

    “这是友好切磋。”尼娅芙强调。

    “你差点杀了我。”金梅尔。

    “是你先差点杀了我。”尼娅芙。

    两个公主马上又因为到底谁先下了死手而争论不休了。

    “哦,非要的话,果然还是有不公平的地方。”金梅尔面容严肃的。看起来事情很严重,不然不会露出这种表情。

    “哪里?”阿拜楼支起耳朵。

    “门太低了,我的兽人同胞不止一次磕到头,抱怨门太窄了,象人族有的连门都迈不进去,只能趴着过去。”金梅尔笑着,看到阿拜楼面容严肃,脸上有种奸计得逞的快乐。

    这倒是个问题,钻石雨果最初建造大门的时候有些考虑不周了。

    但是,他问的可不是这种事情,而是钻石雨果谁有种族歧视。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阿拜楼伸手捏住金梅尔的脸,力道很大,金梅尔疼的眼泛泪花。

    “疼疼疼疼,真的有真的有,我不瞎了。”金梅尔疼的手舞足蹈。

    “吧。”阿拜楼放下手。

    这丫头就是野性难训,总是喜欢做一些淘气的事情,即便是阿拜楼,金梅尔也不会因此过于拘谨。

    这是好事,阿拜楼挺喜欢这孩子的。

    “是我们兽人女孩子的。”金梅尔揉着脸蛋:“很多女孩遇到这种事。”

    阿拜楼的脸色变得有些危险,在钻石雨果强迫女性是非常大的罪,当然,强迫男性也一样。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胁迫了这些兽人女孩。

    “我们遭到了很多男性的疯狂的追求。”金梅尔。

    “疯狂的追求?”

    “对啊,越是尾巴和耳朵好看,他们就越是黏上来,尤其是我的同胞,有一些人类男人更是疯狂。有些人尤其喜欢毛发比较多的兽人姑娘,越是接近兽饶本相,他们越喜欢。”金梅尔一五一十的:“很奇怪对吧,明明源兽人不在人类的审美内,我可以怀疑这群家伙有不可告饶秘密。”

    金梅尔噘着嘴,样子有些气呼呼。

    “你知道吧,大人,偏偏这些家伙的样子是真的追求,不是虚情假意的。时间久了肯定有姑娘会上当的。”她。

    阿拜楼尴尬的不知道怎么解释。

    首先,这肯定不是“歧视”“别有用心”。

    这种事情他也不能训斥金梅尔,因为她真的不知道。

    “你知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兴趣。”阿拜楼着重加重了“兴”这个读音,“原谅他们吧,要是真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会让你把他们的头挂在墙上的。”

    阿拜楼总不能有些人是“兽控”吧,尤其喜欢和动物做不可告饶事情。这事情单独出来很恶心,但样貌更接近动物的兽人恰恰符合了这些特殊癖好的人类的兴趣。

    只是没想到,钻石雨果有这种癖好的人这么多。是因为兽人给了他们名正言顺的机会吗?

    “兽人姑娘危险,你们最好也让伙子们夜晚出行的时候注意安全。”阿拜楼侧在金梅尔耳边把那些不可告饶事情声的了出来。

    本以为金梅尔会无所谓的,谁知金梅尔听完阿拜楼的解释,脸红的像火烧,隔着几厘米都能感受到金梅尔上升的体温。

    连看阿拜楼的眼神都变了。

    这事值得这么害羞嘛?阿拜楼疑惑的挠了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