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救命的神药,来自于死亡 七百四十六章 我前进的路线
    每一个斑之花女仆生命的意义就是她侍奉的皇室。如果那个皇室死了,就意味着她们会成为陪葬品。

    “萨卡做了个错事,他选择抛弃了的那些斑之花女仆,恐怕已经埋在比森吉纳特哪个角落里了。”阿拜楼遗憾的说:“真是毫无价值的死法。”

    这些斑之花女仆比想象中的多,等罗丽丝带领队伍把这些女仆搜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

    “是我失职了,我没想到会有人派普通人过来执行任务。”罗丽丝愧疚的说。

    事实证明普通人也能做很多东西,哪怕是杀死一个人,只要不动声色的在他的杯子里点上水母的剧毒,亦或者将毛孔粗细的针尖插进他的后颈,全都可以不暴露自己的让其在几天后爆毙。

    普通人反而更不容易被戒备,泛大陆已经习惯了派出刺客直接暗杀了。比森吉纳特的暗杀技巧比想象中的厉害多了。

    这大概是最后一个斑之花女仆。

    不多不少正好三十人。

    高塔之眼配合卡塔借给阿拜楼用的蜘蛛网,斑之花女仆无所遁形。幸好她们没有行动,正打算在钻石雨果细水长流。

    如果不是萨卡,她们就成功了。

    恐怕要日了几个人以后,钻石雨果才能后知后觉额去找到她们。

    “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拯救她们。”阿拜楼皱着眉头说:“有些人可能并不像萨卡那样一厢情愿的以为她们是被压迫的。”

    在地球上有一个非常经典的心理疾病,名叫“斯德哥尔摩综合证”。这些被暴力侵害过的女仆,有些人绝对会产生这种情绪。

    它的不可控的,也不能真正避免。

    被暴力侵害的人因为生命受到威胁,对施暴者产生依赖,甚至情感、崇拜等。

    具体因素阿拜楼也不太清楚,但是心理分析学的看法认为,新生婴儿会与最靠近的有力成人形成一种情绪依附,以最大化周边成人让他至少能生存的可能,此综合征可能是由此发展而来。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角色认同防卫机制的一种表现。

    阿拜楼不敢确定这些负责暗杀的女仆,是不是对某个人忠心耿耿。

    “要不还是都杀了以绝后患算了。”阿拜楼在考虑着这三十个女仆的去向。

    萨卡再次来了,这一次也像之前一样,请求阿拜楼不要杀死她们。

    “你这个家伙,最好别太过分了。”罗丽丝恼怒的说。哪里来的那么多要求,这些女人来钻石雨果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她没有直接把她们处决掉就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暂时先不杀她们了,就这样关在这里吧。”阿拜楼笑着说:“这些人提供的情报只有几个有用。”

    “你背叛可我们,萨卡。”其中一个领头的说:“这就是你对我们表示的善意?真是可笑。”

    “我只是想帮助你们。”萨卡说。

    “呵呵,既然你想帮助我们,那就拿出刀,随便杀死任何一个人。”领头人说。

    “我想,咱们应该杀死她们,陛下的善意并没有被接受。”罗丽丝提议说。

    她们实在太过于顽固了。

    “我对她们也没什么善意了,为了不打草惊蛇,还是假装她们的任务是继续进行中的吧。”监狱里的味道不怎么好,毕竟是旁边就是下水道,阿拜楼吸了吸鼻子,最后想了个办法,“给乔茨一个任务,让她找个人负责与比森吉纳特的内应联系,营造出一切正常的假象。”

    幕后的刺客都被找出来了,内应也很容易发现,难得是如何得知这些斑之花女仆平日里是怎么和内应联系的。

    “遵命。”罗丽丝说。

    阿拜楼下令,她负责完成。除非是她没有任何头绪的任务,否则罗丽丝不会轻易表现出这件事情很难办的样子。

    萨卡面对女仆们的口诛笔伐茫然无措,阿拜楼只能报之以苦笑。这是萨卡自身能力和人格魅力的问题,这个看起来懦弱,行为也懦弱,甚至于背叛国家的学者模样的家伙,根本没资格让这些心中绝望的女仆安静。

    “除了不允许放她们出来,其他事情你来负责。”阿拜楼拍了拍萨卡的肩膀,算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萨卡的想法是好的,可是好的想法不代表这个人有能力付诸实践。这里是三十个女仆,不管是继续伤害她们让她们屈服,还是用花言巧语的计谋欺骗,只要能安抚她们,就算可以了。

    最怕这家伙什么也做不到,那阿拜楼就会选择放弃他,欣赏他的理念不代表认同他的能力。

    要是不行的话,是死是活也根本无所谓了。

    萨卡可能没想到自己正站在一个人生的转折点上,就在他还在茫然无措的时候,阿拜楼已经在默默观察他了。

    “懦弱,没有什么长远的计划。”这是阿拜楼现在对他的印象。

    他走出监狱,没有了下水道的怪味,钻石雨果的下城区还弥漫着冬阳花的香味。这个只在冬天开放的红色、蓝色皆有的话既大个又美丽。

    只是接下来他准备做的事情不美丽了。

    钻石雨果的军部在最后方,那里经常会实验一些新武器和秘密训练。

    “老师,你去军部做什么?”虽然这么问着,艾露恩心里也有了预感。称不上是好过是坏,就好像已经习惯了一样。

    “计划有变,现在是准备战争。”阿拜楼穿上军部的大衣,那是象征他权利的披风。

    “路上小心。”艾露恩双手放在小腹,轻轻弯腰祝福。

    ……

    星火军开始行动了。平日里中午都会在休息时间出来吃饭和市民门卫打成一片的军人今天没有再来。

    按照往常那样准备了饭菜的餐馆老板还在等着他们过来。

    “那群孩子怎么到现在也没有来?”老板疑惑的想。

    饭菜的温度逐渐消失了,红黑色的军队整齐划一的出现在市民的视野中。他们背扛长枪坚定不移的前进着。

    “嘟嘟嘟!市民注意啦!火车入境啦!”地精领航员敲着大钟提醒市民,“此次列车禁止靠近,注意安全。”

    “这是怎么了?”浮空学院的学生疑惑的问。他们是来自于外国的学生,头一次面对这种浩浩荡荡的真实。

    “啊,看来是又要打仗了,习惯就好。”饭店老板拿着快凉的订餐,想了想还是问了一下面前的学生:“这份食物你要吗?我半价卖给你了。”

    “抱歉啊,我不吃辣椒。”学生说。

    “没关系,反正他们订餐已经付钱了。”老板小声地嘀咕着,然后向后厨大声的喊:“亲爱的,咱们中午吃辣牛肉套餐了,等女儿放学后热一下。”

    学生:“……”

    平日里不常见的列车这是第五辆了,大家见到后面还有好几辆魔法列车在后面,从头看不到它们的尾。这恐怕是最大的一次阵势。

    大概三个小时以后,最后一个士兵上了火车。

    地精领航员握着小旗,在火车头向列车长点了点头,狠狠地挥下了旗帜。

    “启动!黑精金号!”地精蹦蹦跳跳的喊。

    这些出于他们手建造的火车,是地精的骄傲。

    它们将驶过蓝宝石王都,将炮口对准那个海岸线长的就像根绳子一样的国家。

    比森吉纳特,至少这一次钻石雨果有了理由进攻他们了。

    派出刺客,就已经是种宣战了。

    即便知道这是教廷的意思,可是阿拜楼的目标本身就是比森吉纳特,估计那里的人没有想到,阿拜楼会疯狂到直接与他们开战吧。

    甚至于开赴到比森吉纳特的国境边缘的时候,教廷和比森皇室还没意识到钻石雨果已经随时准备好开战了。

    这就是魔法列车加上魔法的好处,钻石雨果的行军远超其他国家。

    正常情况下,像这种程度的战争怎么也要筹备半年之久,甚至更久。

    哪里会像现在这样,短短时间里就已经开进对方的国境线了。

    “你真打算直接向比森吉纳特宣战?”鹦鹉石有些担心的说:“比森吉纳特称得上是教廷国,向其宣战听起来只是像一个普普通通的王国宣战,实际上是向教廷宣战啊。”

    “你认为我们有战胜教廷的能力么。”蜂后也说。

    比森吉纳特驻扎的教廷军队的数量超过想象,正常情况下钻石雨果是没资格与比森吉纳特对抗的。

    “即便名正言顺,我也不打算直接攻击比森吉纳特。”阿拜楼说。

    “我不懂。”鹦鹉石说。

    “前几天我和你们说过的萨卡的情报给了我一点点想法。”阿拜楼眯着眼睛笑的像个狐狸,“一个皇室的灭亡更容易灭亡其国家,蓝宝石和比森吉纳特有些区别,也只是在于过程不同,比森吉纳特皇室灭亡,教廷要是出现,会比咱们更加名不正言不顺。”

    没错,崩解比森吉纳特的核心就在王宫里面。

    要是失败了,就让钻石雨果的军队回来,如果成功了,就准备摘下比森吉纳特的国旗吧。

    “所以你打算出远门了?”鹦鹉石问。

    “嗯。”阿拜楼点点头。

    来自地球的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