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477章 索要感情
    尼楚贺跌坐在罗汉榻上,揉着眉心。

    她没想到,自己这个额娘做的如此不称职,让皎皎走到了这一步。

    她甚至怀疑,以皎皎固执的个性,她这辈子还能放下吗?

    雍正拍拍她的肩,宽慰道:“放心,皎皎会想通的,朕的女儿不会如此没骨气。”

    “皇上就这样容不得他们在一起吗?淑仪的事与楚励无关,是淑仪自己想不通,为什么要皎皎来承担?”

    尼楚贺看向雍正,心中升起怨怪。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皎皎?

    可她又知道,自己也有错,是她没早点发现皎皎的心思,发现后又未曾处理好,才会到现在的一发不可收拾。

    皎皎最是固执,她不该心存侥幸,以为皎皎会放下。

    雍正深深地看着她,片刻,才道:“朕若一开始就知道,便不会放任皎皎如此,是珍儿不该瞒着朕。

    朕知淑仪心思重,是她自甘堕落,咎由自取,但是朕不允许皎皎也如此。楚励再好,终究不是她的良人。”

    雍正搂了她入怀,道:“朕和你一样,不忍心皎皎伤心,过去朕总想着,朕疼爱的女儿,就是她要天上的星星,朕也可以给她,她是公主,再是娇纵任性也不为过,她有这个资本。

    但事关她的终身,朕不会由着她胡闹。且不说他们身份悬殊,不是一类人,将来终究无法一心,朕更不希望皎皎像一个寻常的内宅妇人一样被一个男人牵着鼻子走。

    过去的皎皎那样骄傲,你再看看如今的皎皎变成了什么模样?这还是我们的皎皎吗?”

    尼楚贺垂着眼眸,默然不语。

    雍正收紧了手,抱的她更紧,“无论如何,朕只是希望皎皎永远像从前那样开开心心,无忧无虑,而不是被一个男人折了傲骨,失了本心。”

    尼楚贺扯了扯嘴角。

    她自个儿都没做好,有什么资格责怪雍正?

    说到底,公主的身份给了皎皎诸多便利,却也剥夺了某些自由。

    这是不可避免的。

    她未曾体会过那种刻骨铭心的痴恋,始终无法体会皎皎的心情。

    她甚至不明白皎皎为何如此执着。

    男女之情真的能让人不顾一切吗?不惜放下自己的骄傲。

    从前,她不屑这样的感情,现在却想要体会皎皎的心情。

    想要弄明白自己究竟哪里错了。

    这样的决定是不是真的就好。

    皎皎的炽热,让她从没一刻如此刻般觉得自己是如此一个凉薄冷心之人。

    也讨厌自己的凉薄冷心。

    尼楚贺回抱住雍正,闻着他身上的味道,伸手抚摸他的胸口,那里,有很明显的跳动。

    雍正对她是什么样的感觉?

    是多年相伴的习惯,还是像皎皎那样炽热的感情?

    她总认为皇帝是不会爱一个女人的,再喜欢,也及不上权利。

    是以,她也从不愿付出过多的心力。

    他需要她的陪伴,她也需要他对自己和儿女们的庇护,就只是如此简单而已。

    何必太过复杂,为自己找不痛快?

    现在,尼楚贺想,她是不是要谈一场黄昏恋?

    反正他时日无多了,不妨试试。

    这辈子她什么都有了,唯独还未体会过情爱的滋味。

    便是雍正死后,她也没机会找别人体会了。

    除非她能再活一世。

    不试试的话,好像挺遗憾的。

    就好像人生不够完整。

    可是怎么谈?

    她完全没思路。

    ……

    雍正平生第一次得到珍儿如此热情的对待。

    她也曾主动过,也曾让他满足过,却总是感觉缺少些什么。

    但今日的珍儿仿佛格外认真,又有点冲动。

    即便他老了,热情也还是有的,只是许久不曾放纵了。

    此次被珍儿如此难得的热情引诱,忍不住好好放纵了一回。

    ……

    尼楚贺脸颊枕着雍正的胳膊,心道,这依旧没什么不同啊。

    或许是因为雍正没年轻时候养眼了吧。

    让她生不出任何别的心思。

    这辈子,她是没那个机会了。

    她早就过了渴盼男女之情的年纪,没有过多期望,但终究还是有遗憾的。

    雍正反应了过来,这才发现她的不同之处,以他严于律己的性子,换成别的女人,定要训斥她不够矜持,没个正形。

    但对于珍儿,他永远不乏贪恋,也很喜欢她这副放肆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雍正侧头看她的脸颊。

    尼楚贺的脸被汗水湿透,头发贴在脸颊上,但上了年纪的她纵然肌肤不再细腻,明显见老,却更显得有味道,与年轻时候截然不同的味道。

    就像珍藏多年的美酒,越久越香醇,此刻的尼楚贺美在骨子里。

    那双眼睛依旧透彻,妩媚,让人深深地着迷,和年轻时候没什么区别。

    仿佛无论她的外表如何变,那双眼睛一如既往。

    尼楚贺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半辈子就过去了,好多东西都没来得及体会。”

    罢了,也没什么好执着的。

    有这心思,将来还不如好好去外面转一转,放松放松。

    许多东西可以慢慢去体会。

    尼楚贺随口问道:“皇上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情?”

    雍正看了她许久,看不出什么,道:“大清有后辈子孙去努力,朕这辈子该做的都做了,要说遗憾,也只是遗憾没能从一开始好好对你,失去了太多。”

    最遗憾的是他始终摸不着她的心。

    这让他很是挫败。

    若能重来一次,他一定好好待她,也许就不会有那些隔阂了。

    只是,终究是过去了。

    尼楚贺扯了扯嘴角,“过去有什么好惦记的?臣妾现在觉得很好,未来没有遗憾就好了。”

    雍正思量片刻,含笑点头,“珍儿说的对,过去的事朕无法改变,不过有些事,朕终究是没机会再做了,若朕能活得再久些……或许便能再等等,朕终是希望有生之年能等到自己想要的。”

    他没说想要什么。

    尼楚贺也不问。

    等到身边人的呼吸渐渐平稳,尼楚贺睁着眼睛,沉默了许久。

    忽地,她在心里怅然一叹。

    她又何尝听不出雍正的言外之意?

    雍正一直在强调时日无多,便是在向她索要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