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十三章 行尸之城(3)
    另一边,与苦逼的蔡不同的是,林沐一开局就是在目的地行尸之城,由于与人类基地地靠近,自然已是成功被人类团体营救,这座由特殊合金建立的基地固若金汤,屹立在这座遍布行尸的城池之中,里面生活着超过一万几千余的人类,他们被一个优秀的团体所带领着。

    现在站立在人类基地的高墙之上,林沐低头俯瞰,密密麻麻的丧尸游荡在房屋的街道,肆意发出饥渴的嘶吼声,而地面早被鲜血染入黑色,更有断裂的丧尸肢体还挂留着腐肉,墨色的粘液缓缓渗入这城市的每一寸,富含着病原体和恶臭!这是名副其实的地狱,林沐如此想到,内心对蔡他们的担忧更是加重,他能活下来,完全是凭运气罢了。

    “mr.林,你还好吗?在担心你的同伴吗?”魁梧的男子来到高墙上视察,恰好看见林沐,便出声询问。林沐点点头,语气有些发愁:“麦克斯,你说,他们能活下来吗?”

    麦克斯摇头,指着下面的丧尸群,很明显不能相信两个普通人能在城池里活下去,“你要知道,行尸之城的丧尸有一百多多万!就算是全副武装的我们,没有庇护所的高墙也会溃不成军。”说到这,麦克斯语气却又是犹豫起来,补充道:“但如果是那个人,她能!”

    “是谁?”

    “吉尔达!【影手】,我们都习惯这样称呼她。”麦克斯有些苦笑说道,看上去他对吉尔达有些苦恼:“如果她不以人为物资与我们交易,就更好了,她加入我们会更好的。”

    “为什么?”

    “理念不同罢了。”

    林沐有些好奇,他得到了任务提示,知道了麦克斯所属的五人团体是主角团,于是顺其自然来帮助,得到麦克斯的肯定,林沐此刻也有了些猜想——或许吉尔达也是主角人物,但是她却是因什么做出与麦克斯等人完全不同的方式。向林沐打了声招呼,告诉他记得下来吃饭,麦克斯在绕了一圈后离开了,身为基地的领导人之一,他还有一些事,要忙,林沐望着其离去的背影,表情沉思,“理念不同吗?可有什么比人类的拯救还重要吗?”没有经历过人心复杂的林沐有点无法理解,在他看来,吉尔达是自私的,没有承担着应有的责任,相对的,麦克斯的作为让林沐觉得很舒服,也许是因为他救了自己的原因吧,林沐心里如此想到,看了眼远方出现的夕阳后,便下了高墙,在他的心里已经视吉尔达为敌人。

    与蔡的不同,林沐的任务反而是,“阻止【影手】进入行尸之城,提示目标强大,可通过麦克斯询问得出一定的信息。”这也是他为何特意询问麦克斯的原因。

    幽静的夜晚随着最后一丝朝阳落下,笼罩了行尸之城。蔡无聊地躺在车上,路途的过于平静让他有点奇怪,甚至于蔡都玩起来手指头,以他的说法,既然要手过会要少一只还不如趁机珍惜,虽说之前有点疑惑手臂为什么还在,可蔡却知道,代价回来的来,只不过是延期罢了。

    “可以下来了。”外面传来吉尔达的声音,蔡打开车门,发现远处隐约可以看见一座庞大的都市,那里黑暗而恐怖。

    “这就是我们这次的目的地,【行尸之城】了吧。”蔡如此说道,下车后,同时捋捋被颠簸显的有些杂乱的头发,吉尔达却是静静凝视着,忽然说道:“其实它本来不叫这个名字,我更喜欢原来的名字,希望之星。只不过恰好病毒以为源头爆发,便有了这个名字。”说完,吉尔达便止住了嘴,她也不知道明明心里想着,嘴巴怎么就感慨出声了,“你帮我卸下货物,我的住处,就在这里附近。明天在带你去基地。”蔡自然是无所谓,耸耸肩,就老老实实当着工具人。

    不过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吉尔达的住处是在地下,在被沙子掩饰的金属板上快速点了十几处后,随着滋滋电流声轻轻一响,金属板下就露出了一个闪着银光的金属通道,延伸到地底。

    “跟着我吧。”吉尔达抬起一盒东西,就是钻入,蔡紧随其后,拿起相同的一盒货物,需要卸下的货物特意放入住处的,说白了就这两个,提着货物的蔡,表情一潭死水,可就在他手指隔着纸盒触摸到后一瞬间,心里早是翻起惊涛骇浪!

    “这是?好重的手感!难道是......特质的金属盒?不会错的,如此规格和重量,应该是用来,存放什么贵重的化学物质。”一碰到,蔡的脑海里浮现出对应的信息,他不免推测到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因为蔡有朋友在顶尖的化学领域,他有幸去参加其多次实验(工具人),见熟了这类的金属盒,里面常常置放极其重要的,不稳定或易损害的物品都会安放在里面,特质的金属盒坚硬而且稳定的性质,加上里面复杂紧密的保护措施,基本无碍。同理,那么在这个特制金属盒里面,究竟存放在着什么呢?

    蔡觉得,起码不是什么好玩意。因着这件事,吉尔达的形象越发神秘起来了,究竟从何处得来的盒子,还为此特意运来,还就在行尸之城不远处的住所,为什么路上袭击蔡,难道只是以为顺手卖货?

    蔡开始兴奋起来了,精神高度集中,脑子的推论化作一条条的线,等到迎接真相的到来。

    一抹诡异的微笑挂在了嘴角,他小声嘀咕着:“吉尔达,你可真是有趣,我已经迫不及待要,揭开你的面具了,你究竟有着什么甜蜜的小秘密呢~”

    通过隧道,蔡终于来到了尽头,那是一扇金属齿轮合起来的紧密大门,上面的屏幕上竟然需要输入九十九位数的密码!随着吉尔达的靠近,上面更是出现了一分钟的倒计时。很显然若是无法及时输入密码,会发生什么料想不到的事。

    可吉尔达稍加思索,不着痕迹地在周围扫视了一眼后,便键盘上快速打起了密码,眼花缭乱,一点都不担心蔡可能会记住,但是蔡好像并不关系,甚至打了打哈欠,眼睛里流露出的只有平静。

    时间很快,近五十秒钟后,大门在齿轮的带动后,缓缓打开,而里面摆放着一个硕大的屏幕,一个不明晶体打造的大箱子(里面摆放着不知用途的各式枪械和刀具)。

    也就在此时,吉尔达拿起箱子,拆开后,准备放入一个盛有液态瓶罐后,拿出的金属盒失去遮挡,完全暴露在视线中,蔡微眯其眼 发现了一处关键点,盒子上画着“一颗干枯的种子萌发新芽”logo标志。

    在见到logo后,整个已有信息的线条,已是聚成了一把雏形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