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四十五章 木偶人(13)
    “呼呼呼哈哈哈。”随着大脑仿佛被伸进去的刀子,捣碎的剧痛,蔡满头冷汗滴下,死亡前的痛苦,让他难以呼吸,不得不跪伏在地休息。

    但他还需要有些事情需要来验证。

    便镇定下情绪,细细往周围扫视,直到看到那个角落里的瓶子,安然无恙,梳妆台本来被蔡打乱的物品放置,又变成原来一模一样的摆放,好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房间里的一切都恢复了,是他刚刚进入这个游戏的原状。

    喉结滚动,蔡深深吞咽了一口唾沫,眼睛中流露出,别样的情绪。

    任凭谁被生生扭断脖子都不会好受,但令蔡感觉到疑惑的是,他究竟怎么死的,难道是“瓶子”的内容,带来了某些触发的,即死行为?或者是“他”已经在之前来到了房间,杀死了他。

    不再困惑于问题的结点,目前可以看出,蔡的猜测是对的,模板上的十颗心,已经变成了九颗,现在他还有九次机会。

    于是快速来到,窗户口对下面的场景,凝望,但下面并没有之前的景象,那个张狂的鬼影并没有如期而至,“他”还没有出现。

    气氛死一样的宁静,蔡现在有些恍惚,究竟该如何去行动,难道真要“以命试险”?

    就好像完全符合蔡内心的想法,对话框突然浮现正常的字迹:原来这是一场梦?亦或者抉择?可这些不重要,但是你有重新的机会,现在这是第二次了!恐惧萦绕在你的眼睛前。

    碰了碰镜子,却没有像之前一样触发提示。

    蔡摸了摸下巴的胡渣,看来对话框和模板就像是,定时存档的进度,只不过,身为游戏的体验者,死后,需要重新进行这场游戏。

    他低下头,开始试图看看周围的地面上有什么细节,突然,地面的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还有一些调皮的发丝,乱糟糟堆放在床底下。

    “有意思。”冷笑一声,蔡眼睛微眯起,抓了一把头发在鼻子边,深深嗅了嗅,更是用手指,细细摩挲着发丝,很粗糙但甚至发丝很乱,用个确切的比喻来说,就像理发店的头发,一个大仓库。

    “啧啧啧,这么多头发,这个女孩子的口味有点重啊。”戏谑微笑,蔡直立起身子,事情到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乱糟糟的一堆头发”,“类似暴力事件的人照片”,“被刻下字体痕迹的化妆品”,“所谓的恐怖游戏的鬼怪”,但都在及其疑惑的怪点,让人有些矛盾。

    过了一会儿,蔡又在床头的柜子里,找到一些证件,但无一例外,每张开头的信息纸张,关于本证件人物的,好巧不巧,都被浓浓的一种颜料涂抹盖住,完全被浸入了脏东西。

    这样的事情,让蔡难免想起一个疑问,“似乎在可以避让,这个房间主人的名讳?”

    根据渗入纸张的程度之深,蔡不由想象到,那涂抹的颜料是墨色,且黏糊糊的,被粗暴地粘在证件上。

    蔡眉头紧蹙,甩了甩因为被黏在手指缝隙的黑色“颜料”,它带着,一股极其刺鼻的味道。

    “二恶英?”脑子瞬间反应过来,嘴就已经下意识说道。

    具有丰富化学知识的蔡,立即意识到了这是什么,简称“二恶英”,轮胎等制品,烧出来的是二恶英(二恶英Dioxin)是一种无色无味的脂溶性物质,二恶英实际上是一个简称,它指的并不是一种单一物质,而是结构和性质都很相似的包含众多同类物或异构体的两大类有机化合物,全称分别叫多氯二苯并-对-二恶英(简称PCDDs)和多氯二苯并呋喃(简称PCDFs),是极具环境污染的污染物,严重可以造成地区,新生儿畸形和一系列病症。

    它的出现让蔡更加焦虑,那还真是糟糕透了!撇撇嘴,嫌弃地将其,用床上破烂发臭的被子,擦了擦。

    这时候,对话框颤抖起来:你发现了这里隐藏的秘密,快搜寻“梳妆台”,时间不够了!

    仿佛这个对话框是一个有意识的人,在不断敲打着字,提醒着蔡,一个个结尾,都带着感叹号,给气氛渲染紧张。

    不是错觉蔡能感觉,有人一直在窥探着他的行动,就好像另一个自己在时刻提醒着他。

    “啪嗒啪嗒”幽幽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就好像一个人在慢慢踩在楼梯上,清脆的踩踏声,在夜里传的很远,入蔡的耳朵。

    “他”来了!冷汗直冒,蔡想到那个鬼怪,就是有点慌,看上去目前毫无战斗力的他,一旦被近身,就必死无疑!

    要抓紧了,闪过这个念头,蔡加紧时间搜寻,冥冥中内心的一个直觉,告诉自己,这个房间还有着极其重要的线索,没有被他发现,

    “啪嗒啪嗒”离房间的门,越来越近,不过脚步声突然停住,蔡同时间屏住呼吸,不敢出声,手上的动作也是停止。

    冷意顺着仅仅一扇门,融化为冰水,凝固了整个世界。

    “嘎吱嘎吱。”脚步声又是响起,不过迈向的地方不再朝蔡所处位置,错过了这个房间,远远离去。

    接着蔡听见,有微弱的嘶嘶吐舌的声音,脚步声停住,伴着开起门的声响,动听又心惊胆颤。

    似乎进去了可爱的邻居地盘。

    害怕的同时,深深庆幸突如其来的好运,不过在在脚步声靠近的一刻,蔡瞬间明白,这个脚步声的来源,不是之前跟他对视的那个玩意!

    这时候,对话框又焦急万分地冒出鲜红的字眼(带着警告的意味):夜晚慢慢变长了,“他们都回来了”!

    “夜晚变长”的一句话,让蔡心脏咯噔一跳,便是彻底打通了一条思路。

    因为,在他死去后,重新开始的时候,尽管一切事物都没有发生变化,但趴在地上搜查的动作,也发现了,月光照射下,窗户的投影变了,这意味月亮也缓缓向上移动。

    “啊哈,还真是烧脑子,不懂规则的游戏,完全是新手进入地狱啊。”短暂的失神后,蔡的眼瞳缩小,眼神已经散发出独特的挑衅,嘴角疯狂上扬,不过正是这样有趣的玩意,才能给他一点点挑战性。

    目前彻底可以断定,“对话框”不仅在提醒着蔡,似乎背后的人,也是与蔡站在同一战线,他们都是参加游戏的“玩家”。

    就在蔡,要决定听从对话框的指示,打开里面的柜子,却发现,明明没有锁的柜子门,刚被他拉出一个较大的缝隙。

    还没得及看清,幽暗的柜子里面,苍白的手指突然伸出,它狭长且骨骼深深凹陷,带着不可思议地怪力,直接把门重重带了回去。

    面对这样诡异未知的介入,看来这个恐怖游戏的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蔡无奈地托着腮帮子,有些落寂叹了口气,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看来这个小女孩,不打算跟我介意什么啊。我就说嘛,跟可爱的少妇相比,还真是讨厌的女孩。”

    奇怪的是,这时候对话框就好像死寂一样,不再弹出。

    那么既然这样,蔡就是利落卷走书桌的女士粉红背包,他不应该在待在这里了,失去了价值的场地,现在充满了危险。

    暂且不说那个,笑着说:我要半夜进你房间搞事情的蜘蛛怪物,还是这个喜欢夜晚家访的变态,蔡表示深深无奈:我只对此很烦躁,只怪我太受欢迎了。

    “嘎吱嘎吱”,房间的门被重重的击穿一个洞,一缕缕发丝,有生命地爬着木质的板子,缠绕住把手,拧开,外面的阴影,发出嘶嘶的吐舌声,好似火柴般纤细的手,推开了大门。

    大门打开,入眼却是空荡荡的,模糊不清的阴影,发丝在脚底犹如有生命的蠕动,带动“她”,一步一步来到房间,发丝伸展探入,像拨出的水,黑发蔓延到每一个角落,直到停留在窗户上的空框。

    阴影缓缓来带窗户边,模糊的毛玻璃上被一支口红,画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配上一句话,至于为什么一句话,那个恶趣味的家伙,只怕做了无用功。

    “不要发泄自己的怒火,给别人。”

    阴影歪着头,突然“她”吐着长长的舌头,击碎玻璃,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舌头带着粘液,却没有被玻璃划伤,在舌头吐出的一瞬间,遮住的发丝都被刮起的寒风带起,露出嘴巴那尖尖的大红牙,还蒙着浑浊黄暗的污秽。

    细小的身躯支撑着巨大头颅,苍白肿胀的嘴唇,边角滴下香艳的血肉,一张带着眼珠的皮肉还塞在“她”的牙缝,看上去这位女士,刚刚就行了一场满意的进食。

    还真是凶残的,额,小可爱?

    “呜呜呜。”看着口红留下的大笑脸,不知为什么,“她”走到梳妆台,趴在上面,抽搐哭泣起来,发丝卷起被随意丢在地上的,口红。

    她正对着破裂的镜子,慢慢的,很小心,画在嘴唇上,配着狭长空洞的五官,眼眶中的流淌的浓黑色眼泪,画出一个美艳的新妆。

    “她”满意地裂开了嘴角,发丝铺散开来。

    低低地呢喃细语:“我爱你,小莫,无论,你怎么对我,我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