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秋家赘婿 罐中乾坤】 第三十二章 【秋挽棠的心事】
    看着父亲生气的样子,秋挽棠却什么也没说。

    这一个晚上,秋挽棠都很沉默。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一直到众人散场,各回各的房中,秋挽棠也依旧是一言不发。

    默默洗漱,再默默躺在床上,默默为洛鸣空出一席之位。

    这沉默的氛围,令洛鸣略微有些不适。

    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闭目许久,也睡不着。

    转头看一眼枕边人,却发现,秋挽棠正睁着眼睛,盯着帐顶,不知在想些什么。

    洛鸣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何还不睡?”

    秋挽棠不答,依旧紧盯着帐顶。

    洛鸣多少也能猜到,多半是因为受了委屈呗。

    只是以往秋挽棠受了委屈,都会默默忍受,不去表现给别人看。

    疑惑着,以前也是如此,只是以前洛鸣都是睡在地上,所以不知道罢了。

    这秋挽棠,终究是个女子心性。

    哪怕是个极为理性的男子,在受了委屈后也会有些微词。何况秋挽棠是个女子。

    “你若是委屈,不妨说出来,可别把自己憋坏了。”

    闻言。

    秋挽棠微微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洛鸣,两人对视了许久。

    从秋挽棠的眼中,洛鸣看到不甘与迷茫。

    今日之事,令秋挽棠明白,在秋家,只要秋策不放过自己这一家。别说爷爷留下来的基业要拱手让人,就连自己的家人,都有被驱赶出家族的风险。

    今天白天,秋挽棠便被秋策叫去商量“玉行”生意的事情。

    并且召来各房的叔伯和长老、执事们。

    商量玉行生意的负责人的事情。

    这件事,本该由秋挽棠全权负责。

    然而,秋策一边肯定着秋挽棠的功劳,一边却以自己的儿子跟秦烈比较熟,明白秦烈的脾性为由,硬生生拿走了原本属于秋挽棠的位置。

    秋挽棠自是不愿拱手让出。

    但此时家族里所有人的心,都已经向着秋策。就连原本十分尊敬秋挽棠的执事和长老们,也都在帮秋策说话。

    秋挽棠才知道,无论自己再努力,做得再好。

    家主始终是秋策。

    秋策这些年来,一直在拉拢人心,孤立秋挽棠一家。

    虽说秋挽棠接受市井生意这一年来,家族众人对他们家已经有所改观。但秋挽棠知道,这都是建立在自己每天兢兢业业的基础上的。

    只要她做错一件事。

    处理不当一点小细节,就会遭人诟病。

    秋策就会趁此跳出来,夺走原本属于他们家的一切。

    每次想到这里,秋挽棠都会觉得很压抑。

    压抑的快要疯掉。

    一年多以来的积郁,都快成了她的心魔。

    天赋异禀的她,早在去年就已经晋入炼气境第九层,一年过去,她的修为早就稳固在第九层。

    离那通灵境,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这一步之遥,却因为这心魔,成了万丈鸿沟,跨越不得。

    秋挽棠看着洛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只是转过身去,背对着洛鸣。

    想起刚才秋挽棠的眼神,不知为何,洛鸣胸中,竟生出一种心疼的情绪。

    想着,洛鸣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

    嘴上却道:“也许,我可以帮你。”

    听到洛鸣这句话,背对着洛鸣的秋挽棠,那原本低垂的眼帘,不由微微睁开。但很快,就又沉了回去。

    见秋挽棠没反应,洛鸣又道:“如果你让我帮你的话。”

    “.......”

    秋挽棠沉默了良久,终于开了口,道:“你怎么帮我?”

    “我自然有办法。”

    听到洛鸣这句话,秋挽棠突然翻过身来,她的脸与洛鸣的脸,只有不到一拳的距离。

    如此近的距离,洛鸣能清晰的嗅到秋挽棠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

    这味道,令人沉醉。

    洛鸣不由老脸一烫。

    秋挽棠仔细把洛鸣看着,仔细地看着洛鸣的眼睛,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洛鸣被她这样看着,不知是出于心虚还是别的什么,忍不住移开了眼睛。

    秋挽棠道:“你很像一个人。”

    莫非,她看自己的眼睛,就认出来了?

    毕竟那晚自己戴了面具,却遮不住眼睛。

    洛鸣:“何,何人?”

    秋挽棠:“你试着压着嗓子说话。”

    洛鸣不由退后一些,问:“为何?”

    “你只管照做。”

    洛鸣闻言,只好压着嗓子,不过确实用着跟之前不同的声调,道:“像这样吗?”

    秋挽棠听着这声音,只觉得,倒是有一些耳熟。

    但似乎,也不是这个声音。

    “如何?”

    “没事......便这样吧,你帮不了我的。”

    说着,秋挽棠继续低垂这眼帘,就要转过身去。

    却被洛鸣给掰了回来,顺势枕在洛鸣手臂上。

    秋挽棠不由吃惊。

    而且这动作,显然极为亲昵。

    这次,轮到秋挽棠脸颊发烫了。

    “你,你这是作甚!?”

    洛鸣还是第一次看到秋挽棠吃惊的样子,竟莫名的很好看。

    洛鸣道:“你都没让我帮你,你怎么知道我帮不了你?”

    “你怎么帮我?这是我们秋家的事。”

    “少废话,就说,要,还是不要?”

    “......”

    “要考虑就赶紧的嗷,逾时不候。”

    秋挽棠看着洛鸣的眼睛,脸上不由露出挣扎之色。一方面,她根本不相信洛鸣。另一方面,洛鸣今晚很反常,看他的眼神也是极为认真。

    万一,他真的可以呢?

    可是,他要怎么做?

    他现在一无所有。

    虽然洛鸣曾经也是豪门家的少爷,但从洛鸣的爷爷死后,他就跟洛家断了联系。

    洛家也断然不会再搭理他的死活,更别说接济他。

    秋挽棠正犹豫着,洛鸣却撇了撇嘴,道:“不要是吧?那便罢了。”

    “等等......”

    “嗯?”

    秋挽棠咬了咬牙,终于开口道:“要!”

    “谁要?”

    “......,我要!”

    “你要什么?”

    “我......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想帮就帮,不想帮便罢了!”

    秋挽棠见洛鸣一边咄咄逼问着,一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得意,这让她有一种被戏耍了的感觉。顿时很不满地别过脸去。

    洛鸣见此,不由笑了起来。

    “不必害羞,妻子向丈夫求助,天经地义,整的这么尴尬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