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章 碾压天宝集团
    电话没有挂断,不到一分钟,对方给出了答案。

    始作俑者,是天宝集团董事长赵天宝。

    金无双前一段时间拿下一块地皮,因为资金不足,这块地是和天宝集团共同拿下的。

    后来天宝集团反悔,除非让金鼎集团拿出一半的利润,或者让金无双陪睡,不然立刻撤资。

    如果天宝集团真的撤资,金鼎集团难以运作这块地皮,不但贷款打了水漂,还要赔付巨额的违约金。

    天宝集团捏着金无双的七寸,掌握着金鼎集团的生死。

    天宝集团大厦顶楼,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大厅。

    肉球似的赵天宝坐在沙发上,肥躯深陷,胡萝卜似的手指夹着雪茄,烟雾缭绕,阴损的胖脸忽明忽暗。

    “金无双,你不是贞洁烈女么?这次被我抓了小辫子,看你还不就范!”

    金无双是东州市第一冰山美人,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金老爷子在世时没人敢动歪心思。

    如今金鼎集团的顶梁柱倒了,董事会如一盘散沙,赵天宝起了色心,才设下连环套。

    金鼎集团资金周转困难,虽然贷了一笔钱,但还是有缺口,赵天宝就趁机和金无双合作拿下地皮。

    一旦赵天宝撤资,金氏集团资金链断裂,要面对巨额的违约金和贷款,为了不让公司倒闭,金无双只能就犯。

    想到这里,赵天宝心花怒放,一张胖脸皱起,如同一个大包子。

    “砰!”

    房门被猛地踹开,赵天宝吓了一跳。

    就见门口站着一个年轻人,一副万年不变,如死水潭的面孔。

    赵天宝大怒:“你是什么人!给我滚出去,保安!保安!”

    白凤九坐在赵天宝对面:“别叫了,他们睡的很香。”

    听到这句话,赵天宝原本不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上下打量这个平淡无奇的年轻人。

    运动衫,牛仔裤,褪色的滑板鞋,上下加起来不超过两百。

    这个一身地摊货,身材消瘦没二两肉的人,能放倒十几名身强体壮的退役军人?绝不可能!

    这小子应该是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安保措施还要加强啊!

    “你找我有什么事?”

    赵天宝恢复不可一世的姿态,嘬了口雪茄,张嘴喷在白凤九脸上,引得后者眉头微皱。

    “我是来告诉你,放弃对金氏集团的打压。”

    “你这是在求我?”

    赵天宝语气讥讽。

    “不,这是在救你的命。”

    白凤九平淡如水。

    “哈哈……”

    赵天宝仰天大笑。

    笑罢轻蔑的斜眼盯着白凤九:“你算老几?跟我在这讲数,老子不但吞了金氏集团,还要把金无双骑在胯下……”

    “砰!”

    “哗啦!”

    不见白凤九如何动手,猖狂的赵天宝一头撞在茶几上,三公分厚的玻璃钢应声碎成渣。

    白凤九可以忍耐赵天宝的嚣张,但绝不能忍受他语言侮辱金无双。

    “砰!”

    又是一声,赵天宝小腹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打中,两百斤的身躯横着飞出。

    沙发被撞,不堪重负四分五裂。

    “草!”

    赵天宝啐了一口,血水里含着一颗后槽牙。

    白凤九凌厉的手段,并没有对他造成心理上的伤害。

    赵天宝十三岁背井离乡,从一个马仔,到现在功成名就,受的苦不足外人道也。

    当年被仇家追杀,肠子都被桶出来,硬是自己塞回去,哼都没哼一声,其狠唳常人不能及。

    赵天宝多年前洗白,整日锦衣玉食,但骨子里的狠辣并未褪去。

    “咳咳……”

    赵天宝从地上爬起,抹了把满是血和玻璃碴的胖脸,咧嘴笑了笑。

    “原来是金家供养的武林人士!”

    “小崽子,拳脚不错,跟你是娘学的吧?想用武力让我屈服?你还不够看!”

    说着话,赵天宝将手伸进口袋,按下了呼叫器。

    “敢动我赵天宝,今天就别想活着出这个门!”

    “吹哨子叫人吗?”白凤九淡淡说道。

    当赵天宝按下呼叫器,他感觉到,这栋大楼的某处,有人正在疾驰而来。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听轰隆一声,办公室的承重墙被破碎,烟尘四起。

    尘埃落定,就见一个黑大汉矗立在赵天宝身前。

    豹眼环髯,肌肉一块块如花岗岩,皮肤黝黑泛着光亮,好似半截铁塔。

    赵天宝就够粗壮的,但和这个黑大汉相比,简直就是孩子一般。

    “赵小黑,我的养子,天生神力,可徒手击杀武道先天十二段高手!”

    华夏大地,灵气枯竭,修仙者没落后,以炼体为主的武道崛起。

    武道先天分十二段,先天六段以上,就能横行世俗。

    简单一句话,足以证明赵小黑的实力。

    赵天宝从草根混到现在的地位,不被人吞并,赵小黑功不可没,可以说是赵天宝的仰仗,他最后的底牌。

    “小崽子,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下地狱去忏悔吧!小黑,杀了他!”

    赵天宝狞笑后退一步。

    赵小黑铜铃大的眼睛看向白凤九,张嘴说话瓮声瓮气,如同擂响一面大鼓。

    “我要拧下你的脑袋!”

    蒲扇般的大手抓向白凤九的脑袋,动如奔雷,好似猛虎扑兔。

    赵天宝脸上挂着狞笑,他仿佛看到赵小黑捏碎白凤九的头骨,白的红的喷洒一地的景象。

    下一秒,赵天宝的笑容凝固。

    蒲扇般的大手还未触及白凤九,就见他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

    赵小黑如狂风中的落叶,如海啸中的一叶扁舟,凌空飞起,撞碎落地窗,掉下百米高楼。

    死一般的寂静。

    赵天宝万万没想到,他引以为傲的底牌,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这个平凡,一直波澜不惊的少年,难道是比先天十二段更高的武道宗师?

    虚影闪现,白凤九瞬移到赵天宝面前,单手掐住他的脖子,两百斤的身体举到空中。

    “嗯?”

    这么近的距离,白凤九看到赵天宝那双小眼睛里,有一条比头发丝还细十倍的丝线。

    赵天宝被掐的满脸涨红,虽然没了底牌,但依然死鸭子嘴硬。

    “你要……杀了我吗?杀人……偿命!即便我……死,金鼎集团还是会倒闭!”

    赵天宝一死,天宝集团撤资成了定局,金无双就算是商业奇才,也难扭转乾坤。

    “你不提醒,我还把这件事忘了。”

    白凤九甩手将赵天宝扔在地上,后者揉了揉脖子,脸上又浮现出小人得志的表情。

    投鼠忌器。

    赵天宝吃准了白凤九,你武功再高,还不是要求我。

    “跪下磕头,自断双手,我可以考虑放过金鼎集团。”赵天宝胜券在握的说道。

    白凤九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三十秒钟。”

    赵天宝道:“好,我就给你三十秒钟考虑时间。”

    “不,是我给你三十秒钟时间考虑是否收手。”

    电话拨出,对方三秒接通。

    “您有什么吩咐?”语气恭敬。

    “三十秒钟后,让天宝集团倒闭。”白凤九语气淡漠,已经给赵天宝的公司判了死刑。

    “哈哈!”

    赵天宝仰天大笑:“你当我是吓大的?别说东州市,就是整个华夏,都没人敢说让我天宝集团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倒闭!”

    不是赵天宝狂妄,而是让一个公司倒闭,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

    赵天宝在商界多年耕耘,涉及几十个产业,想要在短短十几秒后让他倒闭,那需要多大的势力,除了一个国家,几乎没人能做到。

    更何况习武之人,毕生精力都放在修炼上,根本没时间经营这些俗事。

    赵天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掏出手机也拨打出一个电话。

    “把和金鼎集团合作的资金撤出来!”

    挂断电话,赵天宝冷笑看着白凤九。

    跟我装逼,你还嫩点!一会你就得跪下来求我放过金鼎集团。

    28……27……26……

    “小崽子,现在跪下来求我,还来得及,不然资金撤回,供养你的金鼎集团就真的完蛋了!”

    白凤九淡然的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倒计时还剩十几秒。

    “铃……”

    赵天宝的手机响起,他瞥了眼屏幕,是财务总监打来的电话。

    “什么!”

    听到那头惊慌的话语,赵天宝眉头拧成了疙瘩。

    在港上市的股票被狙击,从三十元一股变成几元,短短数秒,天宝集团蒸发了十几亿。

    这还不算,更可怕的是,与公司合作的二十家供货商集体解约了!

    天宝公司虽然做的大,但百分之九十的产品都是供应商制作的,天宝集团只是个皮包公司,根本没有自己的制作工厂。

    “你……”

    赵天宝怨毒的目光看向白凤九,难道真的是他做的?他真的有这种实力?

    电话还没挂断,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这位是东州市的幕后大佬之一,政商黑白多管齐下,赵天宝想在东州市有口饭吃,都要仰仗他老人家。

    刚接通电话,对方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

    “赵天宝,我跟你合作是为了盈利,你居然惹了不该惹的人物,你想死不要拉着我们,合作就此终止吧!”

    “嘟……嘟……”

    电话被无情的挂断,赵天宝如坠冰窟。

    被这位大佬否定,天宝集团将止步不前。

    “不怕!”

    赵天宝要了一咬牙,即便是吃老本,自己也能安度晚年。

    电话再次响起,随着铃声起伏,赵天宝的心脏也碰碰直跳,这个电话是自己一个政客朋友打来的。

    “天宝,你到底做了什么?”对方的声音压的很低,应该是怕被别人听见。

    赵天宝张了张嘴,却被对方打断。

    “我不管你招惹了谁,现在我保不住你了,作为老朋友,我提醒你,赶紧跑路!一秒钟都不要耽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