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三章 百年龙头果
    冯逸飞可不是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冯家财大气粗,从小对他着重培养,整日出入高档场所,见识颇光,绝不会被人骗,买到假酒。

    一阵哄笑,金家亲戚们无不出言讥讽。

    “我看是他担心品不出这么好的酒,胡扯一通来掩盖自己的无知吧。”

    “说的没错,他哪里见过这么好的红酒,恐怕几十块钱的白酒都舍不得喝,还冒充专业人士说这是假酒,谁给你的脸在这丢人现眼!”

    金无双脸上也挂不住了,心想你品尝不出可以直接说明,用假酒这一套说辞掩盖,被人拆穿更加不堪。

    冯逸飞怒拍桌子,你一个无权无势的穷小子,居然在这大言不惭!

    白凤九毫不理会冯逸飞,淡淡道:“九四年法国干旱,葡萄几乎绝收,九五年的葡萄才是最好的,你说这是九四年的红酒?”

    冯逸飞脸上的肌肉抖了抖,他忙辩解道:“是我记错了,这瓶酒是九五年的。”

    白凤九嘴角微翘,那年他正好在法国,见证了那次葡萄的丰收和酿制,当时用的酒瓶,根本不是眼前这种。

    楼道振动,一个肉球滚了进来。

    “不好意思来晚了!”

    赵天宝抱着一个盒子小跑进包间,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自来熟的跟在场的人打招呼,还抱怨这里的服务太差,停车太费劲。

    “哟!红酒,刚好口渴,我先喝一杯!”

    赵天宝很不见外的端起红酒仰头喝下,突然他脸色大变,张嘴把红酒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酒!跟马尿似的难喝!”

    冯逸飞脸都青了,心想这个胖子是谁啊,咋咋呼呼进来,还厚着脸皮喝酒。

    赵天宝根本没发现冯逸飞愤怒的目光,抄起红酒瓶看了两眼,然后嫌弃的丢在桌上。

    “这他娘的是外轮船在海上直接灌装,贴上标签当好酒卖的假货,谁买这种酒,纯属脑子进水,冤大头!你们看看,瓶底写着九四,九四年根本没好酒!”

    “啪!”罗素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够了!这是我们的家宴,轮不到外人在这里指指点点,服务员, 把他轰出去!”

    服务员刚要动手,角落里一直默默不语的赵小黑猛地起身,桌椅板凳哗啦翻倒。

    “谁敢碰我干爹,我拧下他的脑袋!”

    赵小黑身材魁梧如黑猩猩,凶神恶煞很是唬人,服务员吓得不敢动弹。

    金无双道:“这是我邀请来的朋友。”

    罗素琴也被杀神一般的赵小黑吓了一跳,哼了一声,道:“是客人就要管好自己的嘴,别有的没的乱说!”

    虽然冯逸飞送了假酒,但罗素琴不能让他在众人面前丢脸,毕竟冯家有权有势,以后用到人家的时候还多了。

    “逸飞,这不是你的错,你肯定是被人骗了,下次注意点。”

    白凤九摇了摇头,如果是自己送的假酒,估计少不了挨一顿骂了。

    冯逸飞咬着牙强打笑容,道:“现在假酒遍地,真是防不胜防,对了,我还买了一幅画送给您。”

    冯逸飞从打开一个长形礼品盒,在桌上铺开卷轴,是一副山水画。

    “上次您说家里的墙上空空的,我就托人在佳士得拍卖行买了这副《雪景寒林图》,这是宋朝范宽的代表作,很有收藏价值。”

    罗素琴顿时喜笑颜开,她虽然不懂书画,也不懂什么范宽范窄,可是她知道,只要是古代名家的画,那就值钱。

    “逸飞,又让你破费了!”

    金无双可听说过范宽,那可是北宋山水画三大名家之一,画风自成一家,很受现代人追捧。

    “妈,这副画太贵重了……”

    冯逸飞笑道:“只要阿姨喜欢,钱不钱的无所谓。”

    在一片赞叹声中,却有一道既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送完假酒,又送假画,冯少公司最近资金紧张吗?真的买不起了?”

    又是白凤九!

    冯逸飞一拍桌子,怒道:“你什么意思?你懂画吗?这可是佳士得拍卖……”

    话还没说完,白凤九伸手拿过山水画,一把将其撕成两半。

    一片惊愕!

    那可是价值几百万的名家山水画,是冯逸飞千里迢迢,从佳士得托人买来的!

    罗素琴愤怒到了极致,白凤九这是嫉妒冯逸飞!

    金无双也没想到,平日沉默寡言,被呵斥都不怎么还嘴的白凤九,居然做出这种过激的行为。

    金果儿悄悄握紧了桌子上的筷子,这个白小软,不会是犯了神经病吧?要是他有一丁点暴力倾向,自己一定在他身上戳几个窟窿!

    “哈哈!”

    赵天宝放声大笑:“什么名家珍宝,也是个冒牌假货,你们看!”

    他从山水画撕裂的地方,抽出了一根线,一根化纤丝线。

    化纤丝线可是现代产物,怎么会和一副几百年的画在一起?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副画是赝品!

    包间内一片唏嘘。

    金果儿绣眉蹙起,看向冯逸飞的眼神,也没以前那种崇拜,多了一丝厌恶。

    冯逸飞再次被打脸,他面色涨红,怒道:“假的怎么了!假的也是我一片心意,总比某些人强,有些人两手空空进来,是来吃白食的吧!”

    “谁说白先生没准备礼物了!”

    赵天宝将楠木盒子放在桌上,打开盖子,道:“这就是白先生的礼物。”

    众人抬眼观看,顿时一片哄笑。

    冯逸飞愤怒的脸也变成了冷笑。

    “这也算礼物?这不就是菠萝吗?”

    “还是变色坏掉的菠萝,你好歹买个新鲜的啊!”

    金无双皱眉,白凤九怎么办事的,自己给他转了几千块钱,还特意交代他买像样的礼物,居然还是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冯逸飞对罗素琴道:“阿姨,这红酒喝假的没什么,可是这烂掉的菠萝要是吃了,那就真的会吃坏人的,今天您过寿,白兄弟送个坏菠萝,真不知道是什么用心。”

    一旁的金果儿没有帮腔,换做平时,她肯定要说,白小软这是在暗讽您是这烂菠萝,年老色衰,此刻她却抱着膀子,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

    赵天宝有些愕然,白先生这是闹的那一处?他这种有背景有实力的人,绝不会用一个烂菠萝做寿礼。

    白凤九看了眼盒子里的‘烂菠萝’,心中微动,这个婉姐还真是大手笔啊,居然送了这样的礼物。

    罗素琴满脸氤氲,语气冰冷道:“你想用烂菠萝毒死我吗?别在这给我丢脸,拿着你的礼物赶紧滚!”

    冯逸飞总算抓到白凤九的小辫子了,出言讥讽道:“没钱买礼物你可以向无双要啊,在垃圾桶里捡个烂菠萝,亏你想的出来!”

    金无双也皱眉道:“赶紧把它丢了!”

    白凤九解释道:“这不是烂菠萝,这个吃了可以延年益寿。”

    这句话引来一帮人嘲笑,这是掩耳盗铃吗?明摆着是个烂水果,还不要脸的掩盖事实。

    冯逸飞拿起‘烂菠萝’举到白凤九面前:“你说吃了延年益寿,那你吃给我看!”

    白凤九叹息一声,俗话说有眼不识金镶玉,说的就是这些人吧。

    面对在场所有不信任的目光,白凤九接过冯逸飞手中的‘烂菠萝’,一把掰开,大口咀嚼。

    众人惊呆,他真的吃了起来!

    “那个……白先生!”赵天宝搓着手凑到近前,一脸贱兮兮道:“能给我点吃吗?”

    白凤九将另一半给他,赵天宝大喜,接过来闻了闻,然后狼吞虎咽。

    “真好吃!比我吃过所有的水果都好吃!”

    冯逸飞见二人一唱一和,演的很是投入,不由冷笑,自己送的烂水果,跪着也要吃下去。

    二人正吃着,包间墙上的电视画面一转,身穿西装的主持人正在播报新闻。

    “据最新报道,一位猎户在长白山发现一株极为罕见的龙头果,据专家鉴定,这株龙头果已经生长三百年,延年益寿效果比百年人参和灵芝效果都要强,市场价值数百万,目前这颗龙头果被一位神秘商人买走。”

    画面一转,视频中一颗貌似烂菠萝的水果被放进了一个楠木盒子,盒子上写着1717字样。

    在场的人们将目光从电视屏幕上收回,看向桌上的那个盒子,简直一模一样。

    不!就是电视中那个盒子,而白凤九和赵天宝吃的那个‘烂菠萝’,就是三百年的龙头果!

    罗素琴如泄了气的皮球摊坐在椅子上,那可是三百年的龙头果,吃了延年益寿,居然被这个废物女婿还有那个胖子吃了!

    金无双和金果儿非常吃惊,两姐妹吃惊的是买走龙头果的神秘商人居然是李婉,她还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白凤九。

    此刻包间内除了电视机和吃龙头果咀嚼的声音,其他人再也没有说话的。

    沉默……

    “当当!”

    房门敲响,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化解了尴尬。

    丰盛的菜肴摆上餐桌,三层蛋糕上烛光摇曳,罗素琴情绪低沉的摆了摆手:“用餐吧!”

    还用餐?冯逸飞可没心情吃饭,他脸上现在还火辣辣的,假酒假画被人拆穿,还嘲讽白凤九送烂水果,结果是三百年的龙头果,这脸打的啪啪响,自己那还有心情坐在这里吃饭。

    “阿姨,我公司还有点事,失陪了。”

    罗素琴摆了摆手,冯逸飞收拾东西起身出门,却在门口被几个壮硕的汉子拦住。

    汉子分开,穿着对襟唐装的中年光头,捻着佛珠进了包间,笑眯眯的看向金无双。

    “金总,我找你找的很辛苦啊,欠我的钱,该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