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四章 这钱我出了
    “我们出去说。”

    金无双冷着脸起身,却被中年光头拦住。

    “金总怕什么?”中年光头依然笑眯眯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我是无良借贷公司的总经理,江湖人称笑面虎,前些日子金总在我这里借了一笔钱,现在已经超过还款日期,今天我是来要钱的。”

    借贷公司?

    在人们记忆中,借贷公司和高利贷划等号,都是一帮混社会的人成立的,高利息,砍头息,借他们的钱等于与虎谋皮。

    “无双,你怎么借高利贷啊!”金无双的二婶埋怨道。

    “就是!他们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我一个朋友在借贷公司借了一笔钱,最后都把房子卖了也还不起利息,你有难处怎么不跟我们商量啊!”金无双的表哥责怪道。

    亲戚们纷纷摇头,说无双这丫头太年轻,做事不考虑后果,把这些亲戚们当做外人。

    金无双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公司资金紧张,银行放不下贷款,想要拿下东州市的地皮,她只能从非正常途径借钱。

    金无双本来打算的很周到,用这笔钱拿下地皮,然后尽快施工,让资金周转,就算多付一些利息也认了,毕竟公司活了过来。

    可是谁曾想赵天宝中途作梗,耽误了工期,导致超过借贷期限。

    现在资金都压在工程里,就连赵天宝送的三栋别墅也贷款投了进去。

    笑面虎手捻佛珠,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吟吟伸出手。

    “金总,连本带息一共两千万,还钱吧。”

    两千万!

    在场的人都吸了口凉气,罗素琴听到脸都绿了。

    金无双咬了咬牙:“我现在没钱。”

    别说两千万,就是两万,金无双也拿不出来。

    笑面虎一挑眉毛,冷笑道:“没钱?那好办,把金鼎公司抵给我!”

    一张合同书拍在桌上。

    “签字吧!”

    “不能签!”罗素琴忙跑过来挡在金无双面前:“要签了,金家就完了!”

    她转头对亲戚们道:“无双现在有难,你们都是无双的长辈和兄弟,大家帮帮忙,让无双度过难关好不好?”

    罗素琴用恳求的目光看向众人,可是回报她的却是冷漠,一个个不是看手表,就是掏出手机发信息,假装打电话,就连刚才信誓旦旦的表哥和二婶,此刻也变成了聋哑人。

    “金鼎集团可是爸爸的心血,二哥、六姐、七姐,你们就眼看着公司毁于一旦吗?”

    金在池叹了口气,道:“弟妹,不是我不帮忙,集团也有我的股份,可是我另一边的公司也资金困难……”

    罗素琴看向六姐金枝,她干笑一声道:“五嫂,你也知道,我家公公住院,医药费一天几十万,我实在……”

    罗素琴又看向七姐,后者眼神闪烁。

    “乐乐最近出过留学,五嫂你也清楚,他学习成绩一塌糊涂,择校费就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血浓于水的亲人,此刻一个个瞻前顾后,都不愿伸出援手,罗素琴无比绝望。

    “对了!”罗素琴眼中爆发出一团希望的火苗,来到冯逸飞面前。

    “逸飞,无双现在有困难,你一定要帮帮她!”

    冯逸飞整了整西装,看向金无双,意味深长道:“阿姨,我和无双是朋友,我也很想帮忙,可毕竟无双还有丈夫,我如果插手,怕人家有意见啊!”

    罗素琴哼了一声,道:“我们金家还轮不到一个废物做主!”

    偷偷瞄了一眼金无双,罗素琴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你喜欢无双,我也很看好你,只要你帮无双度过这次难关,她一定会爱上你!”

    一旁的金果儿听的真真切切,皱眉道:“妈!您怎么把我姐当做交易的筹码!真是太丢人了!”

    平时总帮冯逸飞说话的金果儿,此刻却一反常态,让人摸不着头脑。

    “小孩子懂什么,一边待着去!”

    罗素琴一声呵斥,金果儿跺脚,鼓着腮帮子转身躲到一边生闷气。

    白凤九眉头皱起,罗素琴这哪是在帮金无双,这简直是在给她丢人。

    笑面虎捻着佛珠打量冯逸飞,笑吟吟道:“这位想必是冯家大少爷吧?怎么?金家要改姓冯了吗?居然要一个外人插手,看来金鼎集团真是日薄西山了。”

    一个壮汉笑道:“我听说金总有个贤惠的丈夫,这时候不站出来,是等着头顶来一片大草原吗?哈哈……”

    另一个汉子附和道:“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得好,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顶点绿,人家是入赘,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吃软饭……”

    “啪!啪!”

    清脆的耳光响彻包间,两个汉子原地转了三圈,然后扑通栽倒在地,下巴扭曲,显然已经脱臼了。

    “嘴巴放干净点!”

    白凤九冷哼一声,一股寒气透体而出,身边的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罗素琴瞪大眼睛,这个废物居然把对方打晕了!

    不动手怎么都好说,现在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

    冯逸飞抱着膀子冷笑,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这几位都不是好惹的,动手打了人,一会我看你怎么收场!

    笑面虎拧头看向白凤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那是狰狞的笑。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笑面虎越是笑,说明心中越愤怒,惹恼他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好小子!”

    笑面虎一抖手腕,佛珠盘起,手指骨节啪啪作响,提气运功,整条手臂粗了三寸。

    武道先天七段!

    除了白凤九,在场的人都看不出笑面虎是武道中人,但是他身上散发的逼人气息,让所有人呼吸困难。

    人们都相信,白凤九今天在劫难逃!

    “住手!”

    金无双上前,将白凤九护在身后。

    白凤九扭头,看到金无双精致的侧脸有些涨红,如白玉的耳垂因为激动微微抖动。

    她在害怕,可是却勇敢的挡在了自己前面,这应该是真爱吧?

    白凤九心中一暖。

    金无双咬着牙道:“你不是要钱吗?我给你!我今天就把房子卖了,钱一分钱都少不了你的,不过条件是你不能动他!”

    一只浑厚温热的手掌搭在金无双肩头,白凤九淡淡道:“无双,我能处理好。”

    “你给我闭嘴!这里没你的事!”

    虽然金无双在斥责,但这是在保护白凤九,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白凤九教训了那两个污言秽语的家伙。

    笑面虎冷笑道:“你争我抢的,秀恩爱呢?钱我要,但一码归一码,他打了我兄弟,我要是不在他身上留点记号,以后谁还愿意跟我混?”

    “金总,你识相就闪开,我处理完他,咱俩在慢慢谈还钱的事。”

    笑面虎捏着拳头,向前一步。

    金无双不为所动,如老母鸡保护小鸡,将白凤九挡在身后。

    罗素琴焦急道:“无双,赶紧躲开!别管他!”

    “死光头,你要敢动我姐一根汗毛,我金果儿绝不放过你!”

    “找死!”

    笑面虎蓄势,拳头带着恶风打来,金无双咬牙闭眼。

    一声闷响,劲风肆虐,佛珠洒落在地,欢快的跳动。

    金无双睁开眼,就见一只蒲扇般的大手,接住了笑面虎的拳头。

    赵小黑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白牙。

    笑面虎大惊,从对方手上传来的力道,如山岳一般不可撼动,这里居然还有高手!

    金无双睁开眼,紧张过后,一股虚弱涌来,双腿发软就要跌倒,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架住了她的胳膊,是白凤九。

    “敢对白先生无礼,我拧下你的脑袋!”

    赵小黑屈指抓住笑面虎的拳头,后者如同小鸡仔似的,任凭如何挣扎都难以逃过。

    “小黑,我不想看到他。”白凤九淡淡道。

    “好的白先生!”

    赵小黑憨笑着举起拳头,死亡气息笼罩,笑面虎面色大变。

    “受死吧!”

    恐惧和死亡让笑面虎差点失声,他用尽全部力气喊出了一句话。

    “等一下!”

    砂锅大的拳头距离笑面虎还有三寸的地方停下,虽然拳头停止,但是带起的凌冽罡风吹得他脸皮如波浪一般起伏。

    笑面虎感觉自己就像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他呼呼喘着粗气,冷汗浸透衣服。

    “我认输!”笑面虎垂下头,低声道:“技不如人,今天我认栽了!”

    白凤九摆了摆手,赵小黑松开笑面虎,他的拳头已经被抓的快要变形了。

    笑面虎揉着拳头,咬牙道:“打伤我兄弟的事可以不计较,但金总借的钱,今天必须拿出来,不然咱们就走法律程序!”

    虽然金无双和无良借贷公司签订的合同违规,但如果真正对簿公堂,还钱是免不了的,金鼎集团的危机依然没有解除。

    罗素琴拉了拉冯逸飞的衣袖:“小飞啊,看在朋友一场的份儿上,你就帮帮无双吧。”

    冯逸飞不为所动,刚才自己颜面扫地,现在正是让白凤九出丑的时候,这个穷鬼不是当出头鸟么?就让他自己去解决这几千万的缺口吧!

    冯逸飞抱着膀子冷笑:“白先生运筹帷幄,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两千万的资金,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罗素琴才不相信白凤九能拿出这么多钱,这个废物穷的叮当响,认识的朋友也是穷人,别说两千万,就是凑出两万也费劲。

    “逸飞,你看他那穷酸样去哪里弄钱?现在能帮无双的只有你……”

    罗素琴还没说完,就被白凤九打断了,他摸出一张卡说道:“这个钱,我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