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二章 竟然还有口头收编这种事
    ()    众所周知,面对敌人,二代火影向来是不怂的。

    不管面对的是宇智波斑兄弟俩还是那只乌漆嘛黑的恶鸟,不论最终的结果如何,扉间大人向来是要先放几句狠话的。

    更别说宇智波止水这种小青年了,今年才十六七岁的小伙子,脸上的胶原蛋白还没褪下去呢!

    想当年他把止水的先辈宇智波镜训得跟孙子一样的时候,止水的爸妈都还没生出来呢!

    止水张开羽翼,飞身落在地上:“你这家伙,到底是谁?”

    “好像从哪一方面算起来…”

    千手扉间缓缓摘下了自己的兜帽,一双同样血红的眼珠看着面前的青年忍者:“老夫应该都是你的上司吧…”

    “二代目!”

    宇智波止水的神色变了变,他在暗搓搓地计划谋杀团藏,结果被团藏的老师抓了个正着…

    有点儿尴尬。

    更尴尬的是,某种意义上千手扉间说的还是事实,这人生前的身份是二代火影,是木叶所有忍者的上司。

    他死后的身份也是组织里的大管家,至于到底管什么呢…没有千手扉间不插手的闲事。

    甚至南贺神社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人对那些变成巨型乌鸦的族人提出质疑,正是因为波之国提供的活动经费。

    二代火影大人看了一圈周围汇聚而来的宇智波族人,冷冷地开口道:“南贺神社只是附属于组织的下级而已,现在围在老夫身边,是想造反吗?”

    宇智波止水愣了愣,缓缓摇了摇头,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退下:“…这里是宇智波的祭祀族地,二代目突然来这里,是有什么指教吗?”

    这人死了,怎么还能摆出好大的官威!

    止水前些日子就听干柿鬼鲛提到过,千手扉间依仗自己的身份,欺凌压迫底下的成员,甚至还从内部和平演化雾隐村…

    这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鼬那个小鬼提过,当初准许你在南贺神社传播仙人模式,是为了维持宇智波和木叶的稳定…”

    二代火影横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现在你在做什么?多次刺杀火影顾问,是想要掀起宇智波和木叶的战争吗?”

    “不,团藏才是横亘在木叶和宇智波之间的阻碍…”

    “那此事也与你们无关!”千手扉间袖手而立,继续道:“纲手提名了宇智波鼬担任五代目火影候选,是让你们宇智波一族在木叶一手遮天,彻底成为笼罩木叶的黑暗吗?”

    先声夺人!兴师问罪!

    一顶大帽子先扣在了止水的脑袋上!

    宇智波的小青年还没接触这等阵仗,加上二代目火影高高在上的威严,声音习惯性地低了几分:“我们只是想要为鼬剪除敌人…”

    “宇智波鼬是组织里的一员,组织授命他成为五代目火影候选,自然会让他坐稳火影的位置!”

    扉间大军师也不在意自己的语言中的漏洞,纲手那个不乖的孙女虽然没干好事,但是未来却也让他有机会重掌木叶。

    不是有机会,而是必须!

    他们辛辛苦苦创立的木叶,怎么能落到宇智波的手里!

    这要是任由宇智波止水这样操作下去,一个接一个将宇智波的政敌部暗杀,那整个木叶的未来不是要屈从于鼬那个小鬼手里?

    想到这里,千手扉间看着宇智波止水,凛声道:“木叶的事,不是你们下级人员应该参与的!”

    止水有些词穷:“……”

    听着千手扉间的话,让他觉得十分憋屈,但是又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点…总觉得哪里很古怪。

    止水确实听起干柿鬼鲛偶尔唏嘘不已地提起过盘踞在波之国的某个组织,北原就是组织名义上的首领。

    那个组织目前的实力雄厚,势力范围覆盖整个忍界南方,包括水之国、海之国和火之国的部分区域…

    据说组织内部最有权势的人,毫无疑问是面前这位口吐芬芳的死人军师。

    南贺神社的某些忍者没听过,心里隐隐有些不服气,其中一个忍者忽然高声道:“我们有理由怀疑扉间大人是想要袒护自己的学生…”

    他们不怎么怕千手扉间!

    宇智波一族讨厌二代火影是出了名的!

    而在防卫部成立之前,他们宇智波每个月不开几次族会批评批评千手扉间!

    “闭嘴!”

    本来今晚没有从团藏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就很不开心了,结果又在南贺神社听到了纲手提名宇智波鼬成为火影候选的事!

    那个忤逆不听话的孙女!

    今晚简直是双倍的不开心!

    二代火影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那些不太服气的红眼病,只将自己今天的怒火倾泻到止水的身上:

    “宇智波止水,如果你是木叶忍者,无论是三代火影、火影顾问还是老夫这个前代火影,都是你的上级…”

    “如果你不再认为自己是木叶忍者,那你只不过是一个组织的外围成员,连干柿鬼鲛和宇智波鼬也不敢当面质疑我…”

    “现在你又私下里积蓄力量为己所用,诽谤自己的上级,任由下属攻击老夫,是想要挑衅组织的威严吗?”

    南贺神社的小青年面对强权的白发军师,只能无可奈何地低下了头:“没有这个意思…”

    “作为外围人员,你们只需要听从组织的命令就足够了!”

    二代火影瞥了一眼宇智波止水:“如果被老夫查出来,南贺神社再有异样举动,你们下一年的预算…或者性命…都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这话实在是太嚣张了…

    然而千手扉间现在确实有这个底气…

    军师大人冷脸回望南贺神社的时候,实在是威风凛凛…

    正面上来看,南贺神社和波之国的顶端应该都是那只叫北原的乌鸦,它们双方应该是平等的。

    然而二代火影的这张嘴着实有点儿厉害…

    三言两语之下,甚至宇智波止水都没有察觉到,南贺神社原本只是一个散乱自由的修仙补习班,却在千手扉间的口中成为了波之国那个垃圾组织的外围成员。

    大概,这就是…和平收编?

    正在二代火影大人意犹未尽,打算再说几句的时候,宇智波止水忽然道:“未来我们应该听从谁的命令呢?北原?鼬?”

    千手扉间:“……”

    这小子怎么回事,怎么还要给他出难题!

    你们最好就乖乖地在南贺神社待着挂机就行了!

    止水那双大眼睛水汪汪地望着自己新认领的上级,平静地继续道:“南贺神社的力量可并不弱小,而且我们在某种意义上也属于北原的眷族…”

    “等候组织的命令吧!”

    千手扉间甩了甩手,留下一枚自己的飞雷神印记苦无:“总之,不会让你们太过清闲的…”

    “还有,我是无法参与任何行动的。”

    宇智波止水声音低了低,他依然选择遵守诺言,将自己囚禁在南贺神社,反正他已经找到了新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