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风起逍遥城
    当一朵茕茕孑立的雪莲花,独自一人盛开在漫天黄沙戈壁之上,它的下场,多半是凄美和令人惋惜的。

    而哪怕后者再如何隐藏,在有心人的眼中,其同样显眼无比,很多时候,只要被望上一眼,便会升起占有的**。

    在这个天机混乱,狂风呼啸的夜晚,这朵沙漠之中的雪莲,第一次见到大夏鸿胪寺官吏之时,她提出了一个要求,随后时任鸿胪寺卿兼大夏观游司司丞的孙谦,也只是点点头,开口回应道:

    “黄沙的脏污,配不上雪莲的圣洁,雪莲应该有雪莲存在的地方,我大夏需要一朵让所有太玄之地散修皆为之狂热的雪莲花。

    “而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本司丞会向陛下请求,为你寻一座湖,让你泛舟其上,余生再不上岸都可以。”

    孙谦和少女的初次会面,简单快速到极致,前者背后的大夏以及年轻帝王赵御,如今最需要的便是时间,而对于已经处于悬崖边的少女来说,她并没有太多可以选择的余地。

    小客栈的大堂内,两盏正在燃烧的灯烛,有节奏的发出微弱的噼里啪啦声,随后树精卫士铁柱极为魁梧的身影自过道走入大堂。

    铁柱的手中提着一个巨大的黑布袋子,同时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味自布袋之中向外涌出,转眼便弥漫于整个大堂之内。

    随后铁柱将布袋提起,并未开口,只是轻轻摆在面前案桌之上,紧接着一股股鲜血便自袋子中不断流出。

    下一息,孙谦抬起右手,在面前的案桌之上轻轻敲了敲,发出咚咚的两声。

    这两声清脆的敲击声并不响,但却带上了犹如判官断案般的浓郁威势,随后孙谦黑袍之下的目光,注视向面前少女绝美的容颜,平稳的声音继续响起:

    “你不需要做太多,因为接下来会有人来告诉你怎么做,另一方面,我们会护你周,这一点你莫担心。”

    语毕之后,孙谦直接带着宋信浩与铁柱二人转身离开这不大的大堂,莫约三十息之后,老散修有些佝偻的身影走入大堂之内。

    “小姐,属下我还是弄不明白,这些人究竟想要图什么?”

    苍老的声音自老散修的口中传出,但是屋内端坐的少女并未开口回应,而是低垂着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老散修注意到了桌子上摆放着的黑布袋,以及极为浓郁血腥味,面色微变,缓缓上前伸手打开,接着骤然间向后退出三步,发出一声惊呼:

    “小姐,是人头,好多人头,而且前段时间一直逼着您的那两个公子哥头颅,也在其内,这些人说的没错,他们真的将整个逍遥城内所有的宗门之人,部杀光了!”

    “卢老,当逍遥城外的北方结界被一头撞碎之后,我就知道一切都要变了,哪怕是我们这些在太玄之地最底层的流浪散修也无法置身事外,只是没想到会这变化会来的这么迅猛。”

    说完之后,一袭白衣,浑身上下皆在散发着宝光的少女站起,叹了一口气,声音继续传出: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卢老,让人收拾收拾东西,或许过不了几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逍遥城。”

    “能碰到一个聪明人,确实可以省下无数功夫,咱们这南下流沙郡之行,到目前为止,要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很多。”

    依旧人来人往,繁忙无比的街道之上,孙谦那带着些许漏风的声音响起,随后其抬起手对着后方招了招,询问声继续传出:

    “之前安排的,可准备完毕?”

    话音落下,孙谦身后,一位幽灵般的人影出现于阴影黑暗之中,回应声直接响起宋信浩等人的耳畔:

    “回孙司丞,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您一声令下,便可以直接开始。”

    “如此甚好,等后半夜,你带人在这逍遥城中心搭上一座大台,明儿我们连同整个逍遥城的无数散修,唱一出大戏!”

    “遵命!”

    掷地有声的应命声落下之后,孙谦身后道道黑影直接消失,而莫约半柱香之后,整个逍遥市墟之内,忽然间传出一个极为劲爆的消息。

    此消息就如同一枚威力绝伦的炸弹,直接于所有散修的心头爆裂而开,惊起滔天巨浪的同时,也犹如海岸决堤一般,自逍遥市墟中心,向着整个逍遥城浩浩荡荡席卷。

    时间再过半个时辰,整个市墟之内无数摊主也好,食客玩客也罢,齐齐面带思索和骇然,向着自己的住处快步疾走,这其中就包括孙谦等人一开始便有过交流的年轻断臂散修。

    此人脚步匆匆,就差没直接迈腿狂奔,同时嘴里一直念叨着:

    “机会,大大的机会,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话,那么这一次或许可以彻底翻身。”

    话音落下之后,这位一辈子在逍遥城内艰难谋生的断臂散修,在破天荒地提前收起摊位之后,头也不回离开星辰迷光结界笼罩的市墟,一头冲进沙尘肆虐的外城。

    在逍遥城,一件能够防风的衣袍是必需品,而且还需要里三层外三层将自己的口鼻,包裹的严严实实,而一旦离开了灯光闪耀的逍遥市墟,外城便是一个完不同的世界。

    沙尘、狂风、黑暗来回交织肆虐,生存环境堪称地狱。

    许久之后,缩着身子在漆黑街道里行走的断臂散修,在仔细确认周围有没有人之后,不动声色地拐进一处不起眼的小屋子,下一息,屋内一道带着恐惧的女声便直接响起:

    “谁?”

    “婆娘,是我。”

    年轻散修的回应声传出之后,屋内的女人才如释重负地吁一口气,接着带着些许埋怨的声音继续响起:

    “这会儿逍遥市墟内的结界应该还没消失吧,你怎么就直接回来了,要知道为了这一个外围的摊位,咱们几乎是倾家荡产。”

    “你不知道,市墟里出了大事,几乎所有人都在往家里跑去,摆不摆摊位已经根本无关痛痒。”

    断臂散修口中的言语落下之后,其将身躯外的衣服脱下,随后扭头继续开口问房间内的女人:

    “之前让你按照模子雕刻出来的逍遥散人木雕,家里还有多少?”

    看自己男人的言语之中带着焦急,女人脸上的疑惑之色愈浓,开口回应道:

    “家里后院的柴房里还有好几大箱,怎么了?”

    “方才在逍遥市墟内有人放出了消息,说曾经的逍遥散人其实并未死绝,而是将最后的灵神藏在了木雕像之中。

    ”因此有大人物明天要在城中心收罗木雕,一个木雕,无论真假,皆十个仙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