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又收了一个女修
    清敏无碍叹口气,看来想要靠近了解这个阵法是不可能了,只能通过其他修士的嘴巴中了解一下这个传送阵。

    清敏离开鬼谷向散修联盟走去,门口的侍卫感觉到清敏的修为是元婴期,很是讨好地让清敏进了城门,清敏连剑宗的身份玉佩也没有掏出来就进去了,元婴修士就是不一样凭着修为就能顺利进入了。

    清敏身边的散修因为察觉到清敏的修为,不敢大声讨论事情了,这些修士都害怕因为自己说错一句话而得罪清敏就不好了。

    出现在修仙界修士面前最高的也就元婴期了,至于大乘期的修士要不是在洞府中闭关,要不是在哪个秘境中探秘,而且能修炼到元婴期的修士要不是大家族的修士,要不就是大宗门的修士,这两个势力他们哪个都惹不起,所以这些散修察觉到清敏的修士都是很恭敬的。

    清敏察觉到这种情况,找了一隐蔽的角落将自己的修士调至金丹期,又设下阵法,换了一身的其他颜色的衣服,这才出现在散修聚集聊天的茶馆里。

    茶馆里面的修士察觉到清敏是金丹期的修士,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又继续和同伴讨论事情。

    店小二见到是一名金丹修士连忙上前去,恭敬地说:“前辈,上面有包间,请。”一般金丹期的修士是不会再楼下喝茶的,所以店小二想也不想地说。

    清敏听到这话,心想着,看来自己的修为又调错了,得调到筑基期才行,清敏扫了在场的修士一眼,还是算了吧,“就在楼下,一壶二阶的灵茶。”

    店小二诧异了一下,马上回答道:“好嘞。”他没想到还有金丹修士愿意呆在一楼喝茶,不过这修仙界的修士千奇百怪,他也不是很意外。

    清敏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听着喝茶的修士聊天。

    在这里喝茶聊天的都是筑基期的散修,不要小看这些修士,这些修士都是混在修仙界的,所以喜欢讨论修仙界各个地方的八卦。

    “听说了吗?连城元君又收了一房美人。”

    “早就知道了,那美人可是金丹期修士,听说也是百花宗的修士。”

    “黎姿大美人对吧,嘿嘿,我可是有幸见过三次。”

    “听传闻这连城元君的后宫可热闹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能不热闹吗?连城元君的后院已经有五六个美人了,可是连城元君只有一个。”

    “其实我不介意,帮帮连城元君的。”

    “我也是,嘿嘿。”

    店小二端着一壶茶放在清敏面前,“客官您的茶。”

    “嗯。”清敏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这二阶的灵茶也就只能为丹田提供一丝的灵气而已。

    这宋连城也如一样开始广开后宫了,不过这收美女的速度比起中还是慢上了许多,到这里时,宋连城已经收了十几个美人了。

    而且中清敏已经被炮灰了,但是现在清敏还活着,自家的几个姐妹也远离了宋连城,可以说剧情已经歪曲了。

    “听说这几天宋连城一直围在清若元君身边。”

    “该不会想要将她·····”

    “不过这清若元君身边还有程宇元君,所以啊,他们一群人去密林之中可热闹了。”久久看书

    “一群人,该不会宋连城的后宫的女修也去了吧?”

    “是的,当时他们出现在迷之密林中,我有幸见过那场面,不过很快就逃离了,他们那群人的惹祸能力太强大了,像我们这种筑基期的修士还是远离比较好。”

    “我也见过,连城元君的女人不停地作妖。”

    清敏捏了捏杯子,没想到宋连城还是出现在清若身边了,不过还在还有程宇在清若身边,要是出现什么意外的话还有程宇在她身边帮衬着。

    “听传闻,君景行元君来到修仙界了,现在正在剑宗做客。”

    “君景行,哦,就是那个参加过魔族入侵的北辰国的皇帝,凡间元婴期皇帝,他怎么来到剑宗了,难不成想要成为剑宗的客卿长老?”

    “不清楚,不过法宗的一个元婴修士也去了剑宗了。”

    “自从苏志远元君不知所踪之后,法宗是越来越不掩饰想要成为修仙界第一大宗的心思了。”

    “所以这次君景行元君来到剑宗做客,才会让法宗如此焦急,不过这君景行元君是为什么来到剑宗的?”

    其他的修士都摇摇头,“不清楚,我表舅的女儿也是在剑宗当外门弟子,也不清楚情况。”

    “看来只有剑宗的内门弟子知道了。”

    “剑宗内门弟子也不清楚,我三姨的女儿的表姐是剑宗的内门弟子,也不清楚君景行元君为什么出现在剑宗,听说宗主听到修士听到君景行元君上了剑宗的宗门也是愣了好一会。”

    “行啊,你还有亲戚在剑宗当内门弟子。”

    “只是远得不能在远的亲戚而已。”

    “那也不错啊,剑宗有什么消息你也会比其他修士知道得更快。”

    清敏感叹,这些修士没有修炼的时候就是用来聊天八卦的,这才会让消息传得这么快,看来拿剑宗的内门弟子远得不能再远的亲戚都知道剑宗的八卦了。

    “话说这君景行元君上门会不会是因为清敏元君抱回来的那个孩子是他的。”

    清敏听到他们提起自己的名字,立马提起了精神。

    “对了,但是云逍可是长得和君景行元君特别的相似啊。”

    “什么相似,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君景行元君。”

    “这两个孩子该不会是君景行元君和清敏元君所生的吧,清敏元君两次都是从凡间将孩子抱回来的。”

    “大胆一点,将该不会去掉。”

    “哎呀!该不会是因为清敏元君嫌弃凡间的灵气太少才会两次逃离吧。”

    这话一出,那些散修在脑里变出了一段虐恋情深的凄美爱情故事了。

    清敏听到他们的讨论,撇撇嘴,说的跟真的一样,要不是自己是主角,她真的快相信了,好在云逍一回到宗门就闭关了,不用见到君景行,要不然君景行和云逍一见面就会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