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七章:剑神宫,夭月
    武极界两次天穹异变,在五域中掀起了一阵波澜。

    不知从哪里传出流言,仙域中人就要功打的消息,好像突然就不是秘密,到处都在议论猜测。

    信者有之,最具代表的就是北冥紫极圣地和太衍圣地了,两大圣地很有默契召回了在外的弟子,第一时间开启了守护大阵,一副准备迎敌的气势。

    不信的人更多,毕竟仙这字眼,在世人眼中实在太过缥缈了。

    尤其是很多自诩有实力的圣地,他们曾出过至强者,古籍无数,从中可以看出,仙是多么的难寻。

    费尽心思都找不到,你告诉我现在人家要来攻打?

    搞笑吧?

    各说各有理,因为这个消息,整个武极大陆似乎都可以分为两派了。

    相信的人觉得对方没有忧患意识,天变就是征召,现在不准备好,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

    不信的人则觉得对方胆小,就因为一点点异象,居然那么警惕,丢尽了修行者脸面。

    人世间之内,李长安每日孤坐小院。

    陪二女是一方面,同时也在一心二用学习着剑阵。

    消化记忆之事他已经暂时停下,因为李长安发现,以自己现在的神识强度,最多只能布置下三个剑阵。

    两仪,三才,四象!

    之后更加强横的,他想布置也没用,没必要在这个紧凑的时间点浪费精力。

    至于陶夭夭所说之事,他虽然安慰着,心里却一直记着,想找个好办法。

    可惜,有对方是少女母亲这个点在,似乎根本不可能两全。

    苦剑尊每日坐镇宝儿山巅,防备着有突然情况发生,每天青胜蓝都会赶来询问一次,一副把苦剑尊当成了斥候的模样。

    青胜蓝也知道,这事不太光彩。

    可他是东海魔主,为了东海,不得不放下脸皮往人世间跑。

    和中州北冥争斗了太多年,东海已经损伤很严重了,他不想再一次让东海受创。

    倒是乾坤院那边没什么动静,赶走一念成空后,谭永霖便开始整治,完全把乾坤院弄成了书院形式,什么事都不参与了。

    若不是感觉到有大事将要发生,估计已经恢复以往的模式,光收天下儒生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又是一月。

    虽然传言中的仙域中人还没降临,可五域相信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尤其是中州北冥和东海修士。

    最主要的原因便是,这一个月以来,时不时就会天变。

    百闻不如一见,前一刻还觉得是谣言,可当亲眼看到那天穹似乎就要坍塌的模样,立马就信了。

    李长安一如既往地待在小院中,这一日清早,柳依依来了。

    “师父,我有些担忧柳庄。”

    李长安安慰道:“柳庄比魔宫和乾坤院更加安全,你无需担心,如果连柳庄都出事,那这武极界,估计也没什么地方可以避祸了。”

    女孩也知道这点,可看了眼坐镇山巅的苦剑尊,还是忍不住说道:“师父,我想把柳庄的人接到人世间,可以吗?”

    柳庄满打满算也就三四十户人家,放在人世间可以忽略不计,想要安排他们也不难。

    然而,李长安却摇头了。

    “依依,不是我不同意,你应该晓得,一念成空这次回武极界是为了什么,虽然整个武极界都是他的目标,可人世间和东海,绝对是他着重照顾的地方。”

    “我们人世间有苦剑尊,有杀阵守护,看似是最安全的地方,可上面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一念成空既然回来,肯定会想办法牵制住苦剑尊,到那时候,我们只剩一个杀阵,你觉得一个可以挡住古帝的死阵,和一个活生生的古帝,谁更强?”

    “肯定古帝更强。”

    女孩想都没想就答道,活人又岂是一个固定在那的阵法可以比拟的。

    李长安点头。

    “所以,你应该相信柳帝,两个多纪元过去了,即便他没有恢复巅峰,比起魔主和乾坤院长也定然不弱,当然,如果你坚持,我也不会反对。”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女孩哪还能不明白。

    “多谢师父指点,我明白了。”

    “嗯,去吧,好好准备,这一次,谁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女孩点头告退,刚走到门口,又突然折返回来。

    “师父,我们要不要把师兄接回来?”

    闻言,李长安轻笑道:“早在一个月之前他就已经回来了,只不过一直在长安城没上来而已。”

    少女恍然,这才知晓为何人世间四周都有大能坐镇,唯独长安城内没有安排。

    ……

    沧澜仙域,佛国。

    在一座云雾缭绕的仙山之中,有着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

    此刻,大殿中坐满了人,有光头和尚,也有普通的修行者。

    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些人中,每一个的气息都无比缥缈,乍一看去,像是一群普通人,又仿佛流云,看不透,抓不着。

    一念成空盘坐在正前方,慈眉善目,令人情不自禁的生出好感。

    “咳咳。”

    刚想开口说话,一念成空便忍不住的咳嗽,本来还挺正常的脸色,突然就苍白了起来。

    “念成空,你确定没骗我们,下界真的有人能伤你?”一个略显魁梧的男修问道。

    一念成空只是法号,念成空才是他的真名。

    饶是听他说过不少次了,可在座的人依旧感觉难以置信。

    在他们的印象中,下界的人就像是一群蛮夷,偶尔能有一两人走运进入仙域,可也是昙花一现,最后的结果都不太好。

    最近一个,似乎是叫剑长青,刚出现时还闹出了不小名气,剑道天赋卓绝,被一位剑仙收为弟子。

    可随着那位剑仙被仇家所杀,剑长青也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每天东躲西藏,也没人敢收他,如今早已成为谈资了。

    一念成空点头,作揖道:“贫僧所言句句属实,此事佛戒也知晓,诸位大可到佛戒那里求证。”

    听着他再三保证,一众人这才不接受这个事实,可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这就好像突然冒出来一只可以追着人打的蚂蚁一样,正常人都不会相信。

    “就算是如此,可你也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吧,为了一个下界修士,把人情用光,这可不符合你的风格,当然,能这么简单把人情债还了,我是很开心的。”

    一念成空笑而不语。

    他在武极界吃了不小亏,这一次回去,他不仅要找李长安报仇,也想一并将武极界给收入囊中。

    而要完成这个目标,五个禁区不能跳过。

    东海那边他已经知晓,有很多古帝存在,不过从苦剑尊可以自有出入可以确定,实力强不到哪去。

    他更为在意的是,北冥岁月山中的那个神秘存在。

    连他都没反应过来,就能轻松诛杀那么多至尊大能,可见实力极强。

    说实话,哪怕是着急了这些人,一念成空心中也没有百分百把握。

    更何况,除了岁月山,还有三个禁区他一无所知。

    武极界,他花费了那么多精力,不可能放过的。

    实力越强,一旦收为掌中佛国,对他的帮助也就越大,如此才能有几分把握应付灵光尊。

    “念成空,别跟我们卖关子,你应该知道,我们不是你佛国中人,无需听从你的命令,只是单纯的还你人情而已,为了一个天才,着急我们这么多人,本太子绝不相信没有猫腻。”

    一个身穿华服的青年说道,其他人也跟着点头附和。

    人情大不了下次再还就是,可若是因此事而一不小心丢了性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听到他的话,一念成空也知道,不告诉他们一点消息是平息不了了。

    “阿弥陀佛,诸位没有去过下界,所以有所不知,我们仙域中人,若是去往下界,会受到规则限制,无法动用全部实力,最多也就至尊境而已。”

    “不过,贫僧回来之前,下界出现了一些意外,有三成气运流失,想必这一次下去,之前也能动用帝境修为了。”

    闻言,众人方才恍然。

    难怪一念成空会这么做,原来还有这种端倪在其中。

    他们也立马理解了,就说嘛,再天才的人也有个极限,能逆斩仙人,这怎么可能?

    想来肯定是因为一念成空实力受限,如此才会败在那下界修士手中。

    解开了疑惑,众人当即轻松下来。

    能这般容易还了人情,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笑声在大殿中传荡,唯有其中一位女修似乎有心事,一直微皱着眉头。

    旁边有关系好的女修发现,出声问道:“夭月,你怎么了,看你好像有心事?”

    被叫做夭月的女主抬头,轻声一叹,说出了一个隐秘。

    “江眠,你知道我姐姐为何被卸去圣女之位吗?”

    江眠摇头。

    约莫两百年前,剑神宫圣女突然受罚,直接被摘去了圣女头衔,变成了一个普通弟子,这事当时还引起了不小轰动。

    可奇怪的是,谁也不知道缘由如何,哪怕是剑神宫弟子对此也是一样。

    夭月要有所料,开口说道:“当年我姐姐进入试炼之地,因为结束得早,他就偷偷的从天墟去了下界,也是因为这件事,宫主才会生气处罚。”

    江眠这才恍然,原来其中还有这样的秘辛。

    仙域中人,除了散修之外,八成的势力都有规定,严禁私自下界。

    不提其中有可能会遇到危险,因果才是他们想要避免的。

    对这条规定,基本没人反对。

    在他们眼中,下界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就好像从小习惯了优渥生活的富家子弟,除非是犯贱,不然谁想去饭都吃不饱的地方受罪啊?

    仙域中人也是这种想法,所以这条规矩,更像是一个摆设,很少有人在意,已经是跟屎不能吃差不多的常识了。

    真犯了这条规矩,还被处罚的,江眠还是头一次听说。

    “夭月,你不是想说,我们要去的这个下界,就是当年你姐姐去的那个,所以你才感观不好吧?”

    夭月苦笑点头。

    她没说的是,当年宫主之所以发怒,私自下界不是重点,重点是,姐姐守宫砂没了。

    这一次受一念成空相邀,夭月还带着姐姐的一个恳求。

    两人谈话声音虽小,可在座的都不是普通人,自然也听在耳中。

    多年的疑惑被解开,好多人都耸肩,知道了真相方才感觉到。

    索然无味。

    还不如继续疑惑着呢。

    正各自交谈着,殿外忽地有一个小沙弥跑进来。

    很有礼貌的对着众人行了一圈礼,这才出声道:“佛子,我们已经把你划定的区域都试遍了,却始终没法破开界壁。”

    一念成空眉头微皱,倒也没为难,挥手道:“让他们停下吧,既然没法破开,那我们就走天墟。”

    听着两人对话,众人都忍不住想笑的冲动。

    这和尚,失了智吧?

    还以为等那么长时间是在准备呢,没想到居然忙着想要破开界壁。

    这可是连仙王都做不到的事,换做佛国灵光尊亲自动手,或许还有几分可能。

    没管众人想法,一念成空直接起身。

    “诸位,我们动身吧,且先说好,到了下界一切听贫僧安排。”

    这话倒是没人反对,早在来之前就已经说好了,想还人情,那就得给他当几天打手。

    见没人有意见,一念成空很满意,大袖一挥直接下令。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