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影魔和乞讨者
    “等你们入学就知道了。”

    完成了学分交接任务的学姐给他们两个小菜鸟留下了一个背影。

    新生军训,入学期的三个月一晃而逝。

    渐渐熟悉了大学生活的丁乐性格有了很大的改观,虽然本性依然懦弱,但已经不在那么消极了,睡觉做梦的习惯也被改变了过来,除了晚上必要的休息以外,绝大部分时间都去参与了社团活动,就算偶尔放假,也都是去白龙寺那边听候老师的教诲。

    这段时间里面,左孟仿佛变成了一位真正的大学老师,没有和他们两个发生任何多余的接触。

    世界,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除了偶尔会有奇物传闻、邪和守护者碰撞的消息之外,整个世界仿佛都恢复了原状。只不过阴影当中,新的势力诞生了,一个不知名的强者掌控了江月城以及周边的数十个城市地下势力,成立了一个叫做阴影的异能者组织,游散的异能者尊称这位强者为影魔。影魔的崛起,自然触及到了老牌的实力,特别是‘邪’,传闻这位阴魔崛起之初杀掉了邪之议长的亲弟弟,为了报复,这位议长亲自出手了,只可惜并没有奈何影魔,反倒是差点死在了影魔的手里。使得这位阴魔一战成名。

    影魔——陈飞之名也迅速传遍了超凡世界,就连官方和守护者都把他列成了头号危险人物,断定影魔陈飞性格张扬,无法无天,是一尊疑似拥有了少许神性的伪神级强者。

    除了伪神陈飞以外,还有一个人也出现在了官方和两大教会的视野当中。

    渎神者——白松!

    传闻这白松最开始是秩序教会的信徒,后来在一次任务当中,被邪神污染,抛弃了原本虔诚的信仰,成为了异教徒。‘堕落’以后的异教徒白松从邪神处获得了一个诡异的奇物——乞讨之碗。面对他的乞讨,就算是禁忌级强者都没办法抵挡,和影魔陈飞一样,这个人也一样被定义为了S级危险人物。

    “影魔陈飞......”

    看着下面收上来的报告,吴秋月的表情就有些复杂,陈飞这个她曾经邀请过加入教会的异能者,竟然一下子爆发出了如此恐怖的实力,特别是在解决了上次竹制人偶的事件之后,此人的实力仿佛突破了某种界限,一下子成了近乎于传说的人物,就连邪之议长都击败了。

    “乞讨者白松?”

    吴秋月翻了一页,看到了一个新的名字。对于普通人来说,平静的日子和往常没太大的区别,但对于江月城守护者首领的吴秋月来说,这两年变化真的是太大了,为了应付这些事,她明面上用来隐藏身份的医药公司都关闭了。

    “影魔也就算了,这乞讨者又是什么鬼外号,难道是个要饭的吗?!”

    “姐,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一名少女好奇的从椅子后面探出了脑袋,这名少女正是吴秋月的妹妹,不久前带小胖子丁乐入学的东南学院大二学姐——吴丽。当初左孟刚刚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还和吴秋月的母亲有过交集,那个时候吴秋月的母亲还想把吴秋月介绍给他来着,只可惜后来左孟跳出了棋局,先是退到山上隐匿,后来直接飞升星界,成了神灵。严格意义上来说,吴丽和吴秋月并不是亲姐妹,而是叔伯的,吴秋月的小叔是吴秋月的父亲,只不过因为家庭的关系,两人关系比较近罢了。

    “工作上的一些事,不提也罢。”

    吴秋月合上资料,这些东西是守护者内部的,不能随意给外人看,哪怕是自己的妹妹。

    “你之前和我说的魔法,现在掌握的怎么样了?”

    吴秋月‘想’起,半年前这个妹妹好像和自己说过魔法学习的事,现在回忆起来,总觉得怪怪的,仿佛她的人生被人强行写入了一段故事,但当他认真去回想的时候,又十分的清晰,每一个经历的细节都历历在目。

    教会、魔法、异能散修,这就是现在世界的三大主流力量。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多了两种,如果硬要算的话,或许还有第四种,那就是奇物,想到这里吴秋月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到了写着‘渎神者白松’的册子。

    “还是那么难,我到现在也只掌握了一个初级法术模型,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晋级成真正的法师。”

    说话间吴丽叹了口气,只见她伸出左手,一丝丝看不见的力量凝聚,掌心上一层寒冰凝聚成实物,化作一根二十多厘米的菱形冰锥。

    0级法术——冰锥。

    “你才大二,不要着急。”

    “我也想毕业以后就加入守护者的团队啊。”散去冰锥,吴丽有些颓丧。

    比起先天觉醒的异能者,法师成长的道路实在是太坎坷了,东南大学魔法系成立至今,毕业的法师也没几个。在吴丽的记忆里面,好像是有那么几位学长在毕业的时候晋阶成了正式法师......是谁呢?吴丽有时候会去回想,但并不能回忆起对应的人。

    怎么老是记不住啊。

    念头一闪而过,吴丽又将注意力拉回到堂姐处理的事件当中去了......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

    左孟合上课本,拿着备课本离开了教室。

    “可以预见,神灵在这个世界投入的关注度并不多,但涉及本源,一旦被他们察觉到小胖子丁乐的特殊,肯定会和我不死不休。”左孟面带微笑的和来往学生打着招呼,脑袋里面思考着神灵的问题。

    这还只是神灵。

    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左孟的内心一直都有着一个堤防的对象。

    只是这个对象,他不敢想,也不敢说。

    一切的小心,都源自于可能存在的敌人。

    “这个世界的历史也非常有趣,等处理完世界对弈的问题,可以回来好好探索一番。”选择历史系导师的身份作为切入点,除了巧合的安排以外,最重要的就是左孟也想了解这个世界的历史。

    一个现代化的世界,发展到现在,是如何做到异能、神灵、科技共存的。

    伴随着不断的深入了解,左孟‘看’到了很多隐蔽的痕迹,人类从刀耕火种到现在,每一次跃进都有比较明显的痕迹,比如大人物诞生,历史事件的推动,但这一切的背后,都有着神灵们的痕迹。神灵帮助人类走到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