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七章 回心转意
    五皇子陷入沉思,他懊恼于萧绝的笃定,因为自己真的不想连累无辜之人,自古以来成王败寇,争权夺位之事一旦失败便是满门抄斩的下场。

    瑜王世子有勇有谋一心为民,日后定是国家的栋梁之材中流砥柱,他不忍心看着萧绝跟着自己去死。可是眼下萧绝就像认定了自己似的,如何劝说都无济于事,这该如何是好?

    “怎么?五皇子是不相信瑜王府的实力?”萧绝继续逼问。

    “并非如此。只是......”

    “只是什么?呵,五皇子口口声声说一心只为黎民百姓,可在萧绝看来,五皇子也并非如此。”萧绝见软的他不吃,便采用激将法。

    “世子何出此言?”五皇子果然上钩了。

    “五皇子不去争夺帝位,便是将权力,将这天下黎民百姓拱手让给了四皇子或者七皇子,便是出卖了天下百姓。要知道无论是四皇子还是七皇子都是所托非人,都不是会为了黎民百姓着想的人。他们只想站在权力的最顶峰,享受着压榨黎民百姓的快乐,做他们的逍遥皇帝罢了。”萧绝故作高深,说话间故意流露出对四皇子和七皇子的鄙夷与厌恶之情。

    “世子此话怎讲?四皇兄虽然恃宠而骄嚣张跋扈了一点,但是文治武功都是不错的。七皇弟更死文成武德,将江山交给他们二人中的任意一个,想必父皇都是很放心的。”五皇子完全想不到萧绝对四皇子和七皇子竟然有如此偏见,正尽力为他二人辩解。

    萧绝见状,觉得五皇子这人那哪儿都好,就是脑子有点儿拎不清,还是需要有人在旁辅佐,点播一二。

    “多说无益,五皇子您自己看看这些卷宗吧!”萧绝说着拍了拍手掌,早就等候在门外的下人们听到命令后便恭恭敬敬地将早就准备好的的卷宗搬了进来。卷宗多到有上百册,每一册都记录着这些年来四皇子和七皇子是如何以权谋私,搜刮民脂民膏和草菅人命的证据,密密麻麻实例恶劣至极,多到简直是罄竹难书的地步。

    “东西都搬上来了,这还只是冰山一角。五皇子若是想要知道真相,便翻开看看吧。”萧绝示意五皇子翻阅这些卷宗,自己去寻找真相,自己亲眼看着这些泯灭人性的恶性,自己看穿他所信任的年少有为的兄弟的真面目。

    五皇子半信半疑地随手拿起一本册子,刚翻开第一页便见到七皇子因为争权夺利赶到一位官员家里将官员小妾打死逼得官员自杀的事。

    他对这位官员印象颇深,假以时日也必定是有益于国民的栋梁之材,只不过前段日子不知为何无故自杀,当时自己还替他可惜了许久。万万没想到竟是被七皇子给活生生逼死的!

    五皇子看着看着,拿册子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他不敢相信这些罪大恶极的事竟然都是出自自己平日里所赞赏之人之手,他强撑着看了三本便再也无力看下去,他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受到了冲击,只觉得头昏脑胀心头发紧,胸闷气短这真相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五皇子脸色苍白,可是累着了需要歇息?”萧绝看他神态不对,便试探着问他。

    “无妨......无妨。我,我只是......”五皇子只感觉一腔怒火伴随着深深的失望积压在心头,让他几乎连话都快说不出来。

    “突然间看见这些,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我能理解。”萧绝乘胜追击,道:“事到如今,五皇子还愿意将江山和黎民百姓拱手让给这两个人吗?”

    “绝无可能!”五皇子义愤填膺,转而想到自己的处境,貌似并无能力与这二人抗衡,心中不禁生出悲戚,道:“只是,只是我现在实在是无能为力......”

    “萧绝愿助五皇子一臂之力!此次出兵边疆正是立功和取得皇上器重和信任的大好时机!事在人为,只有真的尽人事了才有资格听天命!五皇子只管拼尽全力去争取,只要您此次凯旋归来,朝堂之上自然有萧绝为您处理,五皇子放心大胆地去干就行!”萧绝趁势又是一番慷慨陈词,对五皇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今生能结识世子,实乃人生一大幸事,请允许我代黎民百姓向你行上一礼!”五皇子越说越激动,直接便要向萧绝行最高规格的的敬礼。

    “这可使不得,您贵为皇子,岂能向臣子行礼。”萧绝连忙扶起他。

    “皇子又如何,在我眼里皇子和天下黎民百姓是一样的,不必硬分什么尊卑。世子今日点醒我,实在是为黎民百姓做了一件生死攸关的大善事,这礼你应当受!”

    五皇子说到动容之处硬要行礼,萧绝也拗不过他,便受了他一礼。

    “此去边疆领兵作战必定艰险重重,我会在暗中派人保护殿下安危,若遇不测只要吹响这骨哨便会有咱们的人前来增援。”

    萧绝说着将一个造型奇特的骨哨交给了五皇子,五皇子结果后十分感动,二人继续商议了一些事情,半个时辰后五皇子才起身告辞。今日在世子府里逗留过久,恐引起歹人疑心,五皇子便速速离去了。

    处理完五皇子的事,萧绝稍稍觉得有些累了,便回到了盛紫安的住处,想让她替自己捏捏肩膀按按摩,放松放松,正巧遇见了盛紫安和青柳在交谈。

    “你们主仆二人趁本世子不在都在说些什么悄悄话呢?”萧绝语气里有些许揶揄和娇嗔。

    “啧,你怎么连青柳的醋都吃?”盛紫安瞧烦了这个醋坛子,不打算多理睬他,反正他是见不得除他之外的人和他接触的,就算是个女人,他这个醋坛子也照翻不误。

    “为夫今日累极了,还请夫人体恤体恤为夫,替为夫按按摩捏捏肩。”萧绝说着就躺在了藤椅上,闭上眼睛准备享受了。等了半天却不见盛紫安的动静,心中觉得奇怪。

    “哼,方才不知道是谁说要吃了我呢,怎么,才这么会儿就累得不行了?世子好本事。”盛紫安故意冷嘲热讽道。

    “小夫人,你这是在玩儿火。”萧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盛紫安看,眼里满是宠溺和征服欲。

    “诶,你可别乱来。青柳还在这儿看着呢!”盛紫安发现自己玩儿大了,赶忙收手求和。毕竟在青柳面前自己还是要保留一些脸面的。

    “这火不是夫人自己点的吗?怎么,敢点却不敢灭?”萧绝看着盛紫安窘得小脸微红分外可爱,不禁想多逗逗她。

    “行了,无暇与你贫嘴。今日五皇子的事进展如何?”盛紫安赶忙转移话题。

    “一切顺利。”萧绝看破不说破,顺着她的台阶下。既然她想要面子那便给足她面子,自己心爱的女人便是要自己好好宠溺才是。

    “他手上是否有伤口?”盛紫安问。

    “夫人是如何知道的?莫非背着为夫偷偷看俊俏小生莫?”

    “我派了青柳去试探他,他的手是青柳烫伤的。”盛紫安只感觉无语,连五皇子的醋也开始吃了,真是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无奈,自己选的夫君,只能自己惯着了,虽然很无语,但还是十分耐心地跟他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如此,夫人好手段!”听完后萧绝照常夸赞起自己的小娇妻,自己这个夫人看起来柔柔弱弱人畜无害的,实际上却是一枝带刺蔷薇,让他欲罢不能,乐沉浸在她的温柔乡里。

    “今日的事便告一段落了。青柳,你今日有功,去库房领些赏银吧。”萧绝将青柳支开。

    “谢世子赏赐,奴婢告退。”青柳很识趣地退下了。

    “今日的事办得如此成功,夫人该好好犒劳为夫才是。”萧绝看着盛紫安,嘴角总是不知不觉便微微扬起。

    “厨房我早已差人备了你最爱吃的菜,不会亏待世子的。”盛紫安不以为意。

    “可是今日为夫没什么胃口,想先吃道开胃小菜。”萧绝说着露出一抹坏笑。

    “想吃什么便告诉我,我这就差人去准备。”

    “本世子想吃什么,你这个世子妃难道还不知道吗?”萧绝说着一把将盛紫安推到在床上,眼睛盯着眼神错乱的盛紫安,觉得他的小娇妻越看越美丽,越看越诱人。

    “本世子只想常常夫人的味道,想必一定是美味至极。”

    萧绝说着吻上盛紫安的嘴唇,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长长的吻。盛紫安闭上眼睛享受着萧绝给她的爱与温柔,享受这一刻春宵。

    ……

    “说来也巧,过几日便是七皇妃的生辰,七皇妃邀了我前去赴宴。夫君可愿同去?”盛紫懒窝在萧绝的怀里洋洋地说着,像是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却又因着这邀约,又有些想去瞧瞧热闹。

    “像这样的宴会,夫人不是向来都称病推辞的吗?怎么这回倒又感兴趣了?”

    萧绝觉得有些意外,自己这个夫人向来是不爱往那群女人堆里站的,嫌弃那些个个花枝招展的叽叽喳喳的嘴里没句中听的话,反倒吵得她头疼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