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七章 照片风波
    韩柯从主堂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他前脚刚走,倪予诺后脚就跟了出去。

    主堂的灯也灭了。

    回去准备安然睡觉的二人并不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在网上成了所有人晚间睡不着的谈资。

    他们倒是一夜无梦。

    翌日,倪予诺是被门口的霓霄吵醒的。

    “诺诺!醒醒,别睡了!”

    大床上的人揉了揉脑袋,把被子拉起蒙在头上,听不见听不见。

    “倪予诺!”

    “你还能睡得着?”

    就算是堵住耳朵也不能阻挡霓霄的魔音入耳。

    眉头紧蹙,双手把被子打下,蹭的一下坐起。

    门口焦急的人正准备继续叫的时候,门哗的一下被打开。

    看着头发乱糟糟,睡眼惺忪的人满脸怒气。

    “诺,诺诺。”

    一手撑在门上。

    “霓霄,你最好是真的有事儿。”

    昨天忙了一晚上,她好不容易睡会儿,容易么她!

    至于霓霄,见过霸气的倪予诺,也见过小鸟依人的她,更见过不似凡人的她,但是现在的她,还真是罕见。

    怎么说呢,你忽略她的脸蛋看外形,这绝对是一个邋遢鬼,但是加上那张脸,倒是有种凌乱美。

    不过,之前的她就如高岭之花,现在,倒是平易近人了些。

    “喏,你看。”

    对于这种起床气严重的人来说,直截了当才是最好的方案。

    把手机戳到她眼前。

    霓霄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

    紧蹙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过。

    然后。

    “砰——”

    看着紧闭的门。

    霓霄“......”

    “霓霄,滚!”

    他有些懵了,这还不能引起她的注意么?这还不算大事儿么?

    有些怀疑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照片。

    上面正是昨天半夜韩柯进主堂的时候,高清大图,而且下面的时间,已经近十二点了。

    更有甚者在下面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有网络的地方,总是会有键盘侠的出没。

    不过也有正义的人不满这么诽谤她。

    【你们在这儿胡乱猜测干什么?霓皇阁下根本不是那样的人,虽然韩柯不错,但是想要入她的眼,还是远远不够的!】

    这就是反向的为倪予诺证明清白了。

    不过很快,站在倪予诺这边的声音很快就湮没在一些恶毒的评论里。

    说的很难听的都有。

    【她的未婚夫不会是满足不了她吧?这刚一不在身边就迫不及待找男人了,就这作风,霓皇氏族在她手里还能好么?】

    【就是,真是可惜那么帅的男人了,眼瞎了才会看上这么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

    这些评论里,有一直不满意倪予诺坐上霓皇位置的,也有那些自诩正义之士打抱不平的。

    可是他们从不会想,如果不是他们口中那个‘表里不一’的人,他们还有机会在网络上哔哔赖赖么?

    霓霄真的没有办法再看下去那些辱骂她的话,把手机关上。

    看着那紧闭的房门。

    她当真不在意么?

    还是自己伤心消化去了?

    至于我们屋里的人,正睡得香。

    霓霄真的猜错了,她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就这?她见得多了,不痛不痒的报复,那些人也就这点技术了,至于是谁,她先睡的满足了再说。

    现在没有什么比睡觉更重要了。

    她不担心,不代表别人也不担心。

    霓霄刚出去,就碰上来这儿的韩柯。

    对于这个照片里的第二主人公?霓霄可没有倪予诺那么大的心态。

    甚至很有可能是他自导自演的,现在哪个人都不能排除嫌疑。

    “你来干什么?”

    微微颔首。

    “我来找她。”

    她?倒是亲切!

    霓霄眼神突然变得凌冽。

    对于除了倪予诺之外的人,他仍旧是那副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怎么,来看看她有没有伤心?还是和郁璟宸的感情有没有出现裂痕?”

    聪明人和聪明人的对话往往不需要说的那么直白。

    “你怀疑是我?”

    “不,我怀疑任何一个人。”

    二人针锋相对。

    不过,还是韩柯先败下阵来。

    “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儿。”

    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他的话,霓霄不信,但是出于对韩柯这么多年的了解。

    “她在睡觉,等她醒来你再来吧。”

    就这姑奶奶的起床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

    说罢,就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韩柯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紧闭的房门。

    算了,先让她休息好。

    就在她的院子里等啊等,这么一等,就是一上午。

    终于,那扇紧闭的门被打开。

    她的脸上,没有一丝因为这件事儿导致的不悦。

    看到院子里的韩柯。

    “你怎么来了?”

    要不是说一孕傻三年呢,大姐,几个小时之前霓霄刚跟你说了,而他就是那张照片的关键人物,你说他来干嘛?

    直到韩柯冲她扬了扬手机,这才反应过来。

    “哦,你也是因为这事儿啊?”

    “嗯,对不起。”

    无所谓地摊了摊手。

    “是我让你来的主堂,你道什么歉?”

    可是看韩柯的样子,还真是一副内疚自责的要死的模样。

    “但也是我给你造成了困扰。”

    白了他一眼。

    “我都习惯了。”

    话落,就朝外面走去。

    而韩柯则是被她这一句话说的心脏都漏了一拍。

    习惯了?

    该是经历了什么才能在面对这些的时候仍旧云淡风轻。

    她,在外面的那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等他回过神来,眼前那里还有倪予诺的身影。

    他四处寻找的人,早就抄小道去了秘堂。

    老头儿正在整理新送进来的记录册子,就感觉手上一空。

    来他这秘堂这么畅通无阻的,只有倪予诺一人了。

    “拿过来。”

    一转身,就见这丫头正鞠躬双手奉上手里的册子。

    还真是谄媚至极。

    “又想干什么?”

    她这丫头,绝对是无事不献殷勤。

    被猜中了,也不尴尬。

    把手里的东西重新塞回他手里。

    “老头儿,借你电脑一用?”

    就这么简单?

    半信半疑地看着她。

    倪予诺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这老头儿又不信自己。

    “真的,就是用用电脑!”

    上次她用用电脑,自己就得重出江湖。

    今天这又是出什么幺蛾子?

    还是得问清楚。

    “你干嘛?”

    巫歃的话刚落,对买你的人就瞬间满眼含泪,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把他都吓了一跳。

    “别别别,你到底怎么了?”

    身边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小丫头,见她快哭了有些手足无措。

    没想到自己的苦肉计观众反响这么好。

    这才慢慢悠悠地掏出手机。

    “唉,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觉得,人生乏味了。”

    说着,还故作忧伤的看着手机。

    巫歃一下就发现关键所在,把手里的东西扔在一旁,直接抢过她的手机。

    “师父,别看,我自己一个人承受就行了。”

    要多戏精有多戏精。

    不过巫歃即使已经发现她是演的,但是看到手机上的内容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

    一直在偷偷观察他表情的倪予诺感觉巫歃现在头顶都快要冒火了。

    揪了揪他的袖子。

    “师父,就让我用用你的电脑吧。”

    就算她不说这些他也会让她用,别说现在发生这件事儿了。

    倪予诺都揪着他的袖子半天了,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这才凑上前。

    只见他眼睛直直盯着上面的一条评论,周身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她这么放荡,肚子里的孩子指不定是哪来的孽种呢!】

    就这么一句话让他看的都感觉要把手机盯穿了一样。

    拍了他一下。

    “喂,老头儿,不至于比我还激动吧?”

    她这个当事人都没什么感觉,一点也不生气,可是他,这是闹哪样?

    就感觉要透过手机把发这句话的人杀了一样。

    回过神来,这才缓和了情绪。

    看着她,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

    “丫头,你的孩子不是孽种。”

    都要被他的模样逗笑了,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是孽种。

    “好啦,走吧!”

    当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情绪失控了。

    颇为懊恼。

    身子已经被这丫头拉了进去。

    看着正在电脑跟前忙碌的人。

    他以为她会把这些网络上对她不利的言论全部黑了,可是看着她的操作手法。

    “你是想找出幕后的人?”

    “嗯,我很想知道现在是哪个不怕死的还敢挑衅我?”

    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掠过,房间里只有噼里啪啦的声音。

    她身后的巫歃看着她的手法,暗自点头。

    不说她的能力和自己还相差多少,单是这份手速和机敏就是世间仅有了。

    如果她不会碰上那几个的话,绝对是没有敌手的。

    但是,说什么来什么。

    看着电脑上本该显示入侵成功的字码突然跳动了两下,然后,他们的电脑就黑屏了。

    “让开。”

    她能够得到自己的认可,就不是那阿猫阿狗能比得过的,现在这种情况,绝对是他们插手了。

    那群人的动作还真是快,这么快就把手伸进霓皇氏族了。

    倪予诺的神色也变得时分的严肃。

    丝毫不错过巫歃的每一个动作。

    她也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按照霓皇氏族这些人的水平,自己绝对是绰绰有余,可是现在就连巫歃,都明显没有上次那般轻松。

    这说明这张照片就是个鱼钩,目的就是引自己和巫歃上钩。

    可是现在,如果不暴露,秘堂这里,就危险了。

    “呵,丫头,看到上面这十个点儿了么?”

    “嗯。”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在你们黑客榜上之外的十位。”

    这么大动作?十个顶级黑客?

    就为了找出上次攻击了他们的‘大佬’?

    说不震惊是假的,那个家族还真是财大气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