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不舍得走
    半个时辰过后。

    白莞莞端坐在椅子上,此时她正在学习坐姿。

    从起床到现在,她已经端着架子,像一座雕塑一样,在这里坐了半个时辰了。

    林嬷嬷则站在一侧紧紧盯着,但凡白莞莞动上一动,她都会十分严厉的说上两句。

    皇甫昭亦是一脸冰寒的坐在一侧,一双犀冷的眸子落在白莞莞的身上,点点寒意之中带着浓浓冷冽,每当林嬷嬷开一次口,他的脸色就更冷上一分。

    白莞莞强忍着不适端坐着,心思神游着,只希望这个下午能快些过去。

    直至又过了一刻钟,林嬷嬷一脸严肃,声音之中透着一丝无奈,“太子妃,女子的坐姿,一定要两膝着地,臀部落在两脚上,双手相交下垂于腿前;要腰背挺直,昂首挺胸,不可弯腰驼背。”

    对于教习白莞莞坐姿,林嬷嬷有些无奈;她在宫中教习了那么多的娘娘,唯有白莞莞,最难以驯服。

    仅仅一个坐姿,她都坐了半个时辰了,依旧没有丝毫长进不说,还越来越松散了。

    不仅弯腰驼背,还扭扭捏捏,一点儿也不大气、沉稳。

    见自己坐了半个时辰了,林嬷嬷还是不满意;林嬷嬷不满意,就代表着皇甫昭不满意,白莞莞十分不满,心中的耐心已经被消磨的没了。

    直接扭头看向皇甫昭,一脸怒意,委屈怒喝,“皇甫昭,若是我这坐姿、站姿都学不会,你还会要我当你的太子妃么?”

    如果她学不会,他就不让她当他的太子妃,她直接不学就得了。

    反正她现在也懒得当他的太子妃了。

    听到白莞莞这般询问,皇甫昭并未回答他的话,只是冷睨了她一眼,而后看了眼一旁站着的春兰和海棠。

    那眼神之中的意思很明显,她若是学不会,他就会动春兰和海棠了。

    见此,白莞莞顿时气急,直接起身怒气冲冲走到皇甫昭面前,十分不满,“皇甫昭,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你若是接受我,你就应该接受我的所有,而不是试图改变我。”

    “如果,我变得和其他女人一模一样,脾性相同、走路姿势相同、吃饭的样子相同、就连对待……男人,也相同,那你为什么要改变我,你直接娶一个你心目中的,懂得这些礼仪的女人不就成了,为什么还要逼我!”

    此时白莞莞十分不明白,皇甫昭到底为什么非要改变她,既然这么看不上她,直接不要她不就得了。

    反正在她的眼里,他现在要不要她,她感觉都一样。

    他就要娶别的女人了,她也不稀罕他要她。

    白莞莞的话令皇甫昭冷笑一声,眼眸看向一脸怒意的她,而后转眼看向她的肚子,嗤笑,“你说为什么?别的女人肚子里,有本太子的子嗣?”

    皇甫昭这句话让白莞莞顿时一噎,有些心寒,“皇甫昭,你现在对我,只是因为,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吗?”

    若是如此,那也太讽刺了吧!

    她还需要一个孩子,才能让皇甫昭娶她?才能让皇甫昭对她另眼相待。

    这莫不是就是人们常说的,母凭子贵。

    皇甫昭却未正面回答她的话,只是冷冷睨着他,反问,“你说呢?”

    见此,白莞莞十分伤心,又有些挫败。

    皇甫昭这话,就是变相的承认了这件事情,他现在还娶她,只是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

    却依旧有些不死心,“那么,如果这个孩子没有了呢!你还会娶我么?”

    若是没有这个孩子,他怕不是现在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吗?

    原来在宫外,她只是他的清粥小菜,而那个西商公主才是他的正餐。

    还真是讽刺啊!

    听到白莞莞这么说,皇甫昭脸色倏然一寒,眸色发冷,声音凌冽,“白莞莞,若是你敢对这个孩子做些什么,本太子让整个丞相府陪葬。”

    皇甫昭的话让白莞莞心中倏然一惊,但也不再说什么,转身继续去端坐着去了。

    直至整个下午,白莞莞没有再说一句话,林嬷嬷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不反驳,一切都照做,哪怕是做不好,却依旧面无表情继续做着,面上看着十分认真,心中却是对皇甫昭感觉十分心寒。

    对,心寒。

    自此以后,她不会再祈求皇甫昭的爱了,皇甫昭都说的这么清楚了,她若是再死皮赖脸的纠缠,显得自己太过卑贱了。

    直至傍晚,林嬷嬷对着白莞莞俯身一拜,“太子妃今日学的很好,明日老奴会去丞相府教习,相信在成婚之前,太子妃一定能学好宫中礼仪的。”

    “嗯!”点了点头,白莞莞没有说话。

    今晚她就要走了,还有什么明日!

    见此,林嬷嬷对着太子殿下俯身一拜,转身离开了东宫。

    皇甫昭一双冷眸看向白莞莞,见她此时正低敛着眼想着什么,整个一下午,她魂不在体,虽然林嬷嬷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但,却未做到心里。

    想到此,皇甫昭深邃的眼眸缩了缩,看向一旁桌子上的三纲五常,起身走到白莞莞的面前,冷声说道,“白莞莞,记住本太子的话,以后每日摘抄一份三纲五常,次日让人送到东宫,本太子要检阅。”

    皇甫昭话音一落,白莞莞抬眼看向皇甫昭,眼中泛起丝丝泪水,直接起身走到皇甫昭的面前,伸手一把抱住皇甫昭的腰际,眼里瞬间潸然泪下。

    今晚她就要走了,或许,再也不会见到皇甫昭了。

    原先,她还自认为遇到皇甫昭,是她穿越到这里最幸运的一件事情。

    但此时,她只想逃开了。

    这么多的教条,她实在是受不了,他以后会有那么多的女人,她更是受不了。

    别的先不说,单单就说不久就要到来的西商公主,她就受不了,所以,她一定要走。

    皇甫昭,若是可以,我希望,今日是与你的最后一次相见。

    感受到白莞莞的动作,皇甫昭顿时一愣,想要伸手推开,却听到她在小声抽泣。

    眸色一沉,不禁伸手摸了摸她的脊背,冷冽开口,“不舍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