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287章 救人
    话音落下,外面一道惊雷响起,趁着光,林志年自是看得清楚此时的林锦绣脸色苍白如纸。而林锦绣自然也是能够看得清,林志年的神情复杂,似乎欲言又止。

    片刻之后,林锦绣便明白了林志年的脸上为何会出现这种欲言又止的神情。

    因为相公被发现了。

    林锦绣的呼吸第一次变得有些紊乱紧张,她甚至都没有去问林志年为何会这么确定那就是元杰的人,她的心第一次乱了。

    相公现在会在哪里,相公现在怎么样了?林锦绣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只觉得有些头昏目眩。

    深吸了一口气,林锦绣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随即起身,就要开门,可是却再次被林志年拦了下来。

    “林掌柜的,你这是要做什么去?”

    听见林志年的话,林锦绣机械的转身回头,声音冷冷的没有丝毫的感情,“我要出去找相公。”

    “你现在不能出去……”林志年伸开胳膊挡在了林锦绣的面前,“你现在出去的话,就是死路一条。”

    那元杰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林锦绣勾起冷冷的笑容,“那又如何?”

    林志年语塞,“……”

    但是为了不让林锦绣去送死,林志年只好再次好言相劝,“林掌柜的,现在外面这么乱,就说明他们还未找到唐九公子,说明唐九公子现在还是安全的,你这般莽撞的出去,不正好给了他们捉住唐九公子的机会吗?”

    一番话,让林锦绣醍醐灌顶,是啊,果然是关心则乱,自己差点闯了大货。

    林锦绣深吸了一口气,可是心中还是闷闷的有些担心,“若是一会儿他们找到了相公如何是好?”

    林志年哪里知道如何是好,但却不得不安慰林锦绣,“林掌柜的,你难道不相信唐九公子的吗?”

    自己自然是相信相公的,自然是相信的。

    林锦绣一下子跌坐在地面上,神情失落,耳朵却是竖起来,生怕错过外面丝毫的动静。脑海中却已经乱成了一团麻,相公怎么样了?

    但是现在有一点,林锦绣确实是可以确定下来了,那就是,元杰真的没死。

    看着同样跌坐在自己身边的林志年,“你一开始便知道元杰没死是不是?”

    林志年闻言一愣,嘴角闪过一抹苦笑,“我自然是不知道的,只是我觉得像他那般惜命的人,怎么舍得死?”

    “你为何没有离开?”林锦绣问了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她现在脑子简直乱成了一团,她需要来转移自己的思路。

    林志年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于是点了点头,“是啊,我其实是可以离开的,在你们和元杰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但是,我娘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我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便来找你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帮你们?”林锦绣忽然想到什么,“你还找过其他人?”

    “没有找过其他人,至于第一个问题么,我已经回答过了,我觉得你们和元杰他们不一样,只是想着来试试……”

    忽然外面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豆大的雨点砸在门上,砸的门都砰砰作响。

    “下雨了。”

    “是啊,下雨了。”

    而这边,陈狗子将唐九背进了一个小胡同,三拐两拐的,便到了一处破旧的房门前。先敲了三下,后敲了五下,院门咯吱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喜庆的娃娃脸,“狗子哥,快进来……”

    陈狗子走进去之后,这娃娃脸还往门外四处瞧了瞧,看见无人之后,才轻轻地把院门关上了。

    别看着小院外面破破烂烂的,里面倒是别有一番洞天,是两起两落的院落,陈狗子背着唐九横穿过长廊,直接到了后面的屋子里。

    一进门,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将军,求您救救唐大哥吧。”

    听见进门声音,来人已经回过头来,横眉竖眼,脸上带着凶相,一副不好说话的样子,男人看着倚靠着陈狗子半死不活的唐九,冷哼一声,“不自量力。”

    虽然是这般嫌弃的话语,但是动作却是利落干脆的很,直接把唐九搀扶到了床上,看着还傻楞在原地的陈狗子,忍不住呵斥一声,“你还不快去请白军医来……”

    陈狗子猛地回神,着急的去了。

    不消片刻的功夫,一个白胡子老头便快步的走了进来,虽然年纪大,但是脚底却像是生风了一般,神情却是有些不耐,“你这混小子,老朽这里睡得正香呢,哪有扰人清梦的道理,我那美梦你课是赔不起的……”

    “自然是要赔的,自然是要赔的……”陈狗子忙的开口。

    “谁受伤了?”竟然大半夜的去找自己?但是转瞬便反应过来,吹着胡子瞪着眼睛,“不会是……”

    瞧见陈狗子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白军医便知道自己猜对了,狠狠地跺了跺脚,“怎么的这么不安生,在军营里受伤也就罢了,在外面还会受伤……”

    话语里带着浓浓的嫌弃,但是脚下的步伐却是更加的快速了,“真是不叫人省心。”

    白军医走到屋子里的时候,瞧见沈大将军正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忙的行了个礼,而沈括则是不耐烦的开口,“白大夫,你快点来看看,这人究竟还有救没有?”

    白大夫忙的凑了过来,看见那胸膛的被绑起来的纱布都已经被鲜血浸湿,委实有些奇怪,这唐九在军营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好汉了,究竟是被何人伤的这般的重?

    但是他却不敢有丝毫懈怠的,虽然沈括沈大将军看起来有些烦躁,但是白军医知道,他是十分担心唐九的。

    摸了摸脉搏,白军医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大将军,唐副将无碍,只是失血过多引起的短暂昏迷,现在血已经止住了,我再帮忙查看查看伤口,开些方子,不出半月,定会痊愈。”

    对于白军医的话,沈括是十分相信的,所以微不可见的松了一口气,“这点小伤,就装起昏迷来了,啧啧,果然在家里,这身子板儿都要被掏空了啊……”

    说着,沈括微微的眯了眯眼,似乎是时候让他归队了。

    陈狗子闻言,也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幸好唐大哥没事,真是不敢想,若是自己再晚去一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