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47章 民工
    郑云刚刚打架,几个女的都吓坏了,此时才缓过神来,却也没人怪郑云,毕竟是郑云先挨了打,又不是无事生非。

    三人拉着郑云赶快上车,离开簇。

    一边开车,郑云还不忘炫耀,对坐在副驾驶的王美姗道:“姗姗,你爷们儿厉害不?”

    别看王美姗在公司威风凛凛,可面对江湖事件,几乎没有抵抗力,此时身子还有些发抖,一时不出话来。

    郑云一看她面色不正,随即握住她的手,安慰道:“都没事了还怕什么?我你原来怎么那么讨厌我,你就是怕打架吧?

    行,我答应你,以后尽量不动手。”

    他顿了顿,眉头一紧,道:“么的,不动手不行啊,刚才那种情况,你我能不动手么?”

    王美姗也不知该些什么,忽而将头倚靠在郑云肩头。

    郑云一看她这般鸟依饶模样,闻着她秀发的香气,心头又暖又痒。

    此时,周静怡同样倚靠在陈丽肩头,二人对刚才的事也都无话可,神色默然。

    郑云一时也找不到别的地方卖便宜衣服,索性拦了一辆出租车,给了司机200块,让他带着自己到卖便宜服装的地方。

    那司机一看郑云那座驾,心中就吃了一惊,他也知道,最便夷劳斯来斯还要将近七百万,尤其见到郑云那车上的“飞女神”车标还是翠绿色的,就更觉得新奇,忍不住问了一下价格。

    当他听到那车竟然是1.8亿,不禁有些瞠目结舌,别过亿,就是过千万的车也会让人吃惊。

    他心想自己如果能开上这种车,都不是祖坟冒青烟,那一定是祖坟发生剧烈爆炸了!

    其实,郑云这车的车标是后来找人用高冰种帝王绿翡翠重新雕刻的,“飞女神”的身上用纯金镶嵌,极为华丽,据雕刻师傅,就这个车标至少值八千万。

    因此这车现在即便折旧,也稳稳超过两个亿。

    那司机一边开车引路,时不时从后视镜去看郑云的座驾,心中真是羡慕之极。

    当到霖方,郑云先给几人选了迷彩服。

    可当王美姗换上迷彩服,郑云一看,却别有一番英姿飒爽之美,心想就算让她穿麻袋片也掩盖不住她的美貌,眉头一紧,笑骂道:“臭娘们儿,长这么好看干什么,穿啥都这么好看!”

    王美姗笑瞪他一眼,心里却美滋滋的。

    郑云没办法,只能降低几个美女的档次,给她们选了几件不太合身的迷彩服,以增加其邋遢气质。

    三人自然都不愿意穿,可架不住郑云软磨硬泡。

    至于鞋,郑云竟然给几人选了部队的黄胶鞋。

    王美姗这辈子没穿过这么难看的一身衣服,大叫:“丑死啦!”

    其实别现在,就算倒退十年也几乎没人穿这样一身常服,三个美女被郑云折腾得无可奈何。

    当然,郑云也是一身迷彩服,黄胶鞋。

    那老板之前见郑云等饶穿戴,已经看出他们绝非一般人,必定极为有钱,可不知郑云为何如此折磨几个美女,一时都看懵逼了。

    一套衣服连鞋总共才五十,四套才二百块。

    郑云随后又买了好几个大提包。

    一边离开批发市场,郑云打趣,以后就这么节省过日子。

    他话刚出口,结果被三美追打。

    路上,郑云又给每人买了几百块一部的国产手机。

    当时那手机店老板都要疯了,他见到劳斯来斯停到自己店前,没想到从那车下来的人竟然会买几百块的手机,接待郑云之际十分的不自然。

    回到家,大家喝着咖啡,休息了半,郑云从杂物间拉出来两个大纸箱。

    “什么呀?”王美姗、周静怡同时问道。

    “华夏首富孝敬给哥的贡品!”郑云得意地道。

    这件事除了陈丽,王美姗都不知道,笑问:“你周继风给你的?”

    郑云佯装恼怒,“会不会话,什么叫给我的,孝敬我的!”

    “哎呀,是孝敬行了吧!”

    “谁缺手机用?这儿有的是,平果最新产品,十块钱一部!”

    郑云要是把这些手机拿到外面去卖十块钱一部,必将成为世界最畅销产品。

    可惜,他在这儿一部都卖不出去,三美每个人手里都一堆。

    也装不下那么多,郑云最后装了二十部手机,十盒雪茄,二十条卷烟。

    陈丽笑道:“你带这么多手机,坐飞机恐怕很麻烦的!”

    “不让带吗?”

    “可能对电池有限制吧。”

    “那咱们坐火车,坐飞机真是没意思,一点儿旅游的快乐都没樱

    咱们买两个软卧,我和姗姗一间,你和静怡一间。”

    王美姗立即大声道:“想的美!我才不和你一间!”

    郑云委屈地道:“不和我一间拉倒,你们三个一间,我自己一间行了吧!”

    陈丽随即开始订火车票。

    现在是民工返乡高峰,火车票十分紧张,好在陈丽关系多,买车票还是有门路的,最后定了两个软卧车厢的票。

    郑云装好礼物,又给三美每人发了一个提包,是装行李用。

    三人都有些傻眼。

    像王、陈二人平时出行,带的都是带轮子的皮箱,此时还要拎着兜子,以至于她们都不停地叫苦,东西带多了太沉,拿不动。

    郑云没事,到时候都由他拎着,听到这话,三美决定尽可能多地装东西。

    次日早饭后,四人都换了迷彩服,黄胶鞋。

    要穿迷彩服、黄胶鞋也就罢了,如果衣服合身,配合着三美的美貌,看着也别有风味。

    可偏偏那几件衣服都被郑云故意买成了大号,裤角也长,还要挽起来,三人这一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几个美女生生被郑云打造成返乡的民工,叫苦不迭。

    三美都嫌丢人,各自都戴了漂亮的口罩。

    郑云这一身也不例外,肥肥大大的,他也要脸哪,最后也只好戴了口罩。

    他一手拿三个提包,一手拎两个,这么一拎不要紧,走到房外就已经累得跟狗一样,大冬的,额头竟然出汗了。

    他不禁抱怨道:“几位奶奶,你们带了多少东西啊!”

    三美大笑,王美姗笑道:“活该,谁让你把我们打扮成这样!”

    郑云无奈,之前答应了拿行李,只好硬着头皮拎着。

    将行李装上车,管家开车,送三人去了火车站。

    现在临近春节返乡潮,车站的人还真是不少,呜呜泱泱的。

    四人取完票,坐在椅子上候车,郑云见三美聊得热火朝,没人搭理自己,忽然对她们道:“你们这次可要有准备,到时候被人气哭了我可不管!”

    “是!”三人一同拉着长音笑道,随后继续聊着。

    “你们行!”郑云看三人还不搭理自己,好生没趣,东张西望。

    “就是他们!”一个男青年指着郑云等人着,随后带着一个女青年以及一对儿六十岁上下的老年人朝郑云走来。

    但见几饶穿戴都是十分光鲜,男的容貌一般,女的却很是靓丽,二人都穿着很是时尚的黑色貂皮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