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48章 小姐你好!
    那男青年看了看郑云等人,问道:“你们刚刚是不是买了软卧车票?”

    “买了。”郑云道。

    “给我吧,我这儿正好四张硬座票,我把硬座票给你们,再给你们两倍软卧票的钱。”

    “太特么理直气壮了!”

    郑云想着,笑道:“不行啊,票上都有名。”

    “没事。到时候就咱们是朋友,我们这些人身体不好,你把软卧让给我们了。”

    “不行啊,我们身体也不好。”

    那青年眉头一紧,而后又舒展开来,道:“给你三倍的钱!”

    “我不缺钱。”

    那女青年冷着脸,一拉那男的,没好气地道:“老公,你还没听明白么,人家肯定是工地欠薪了,没钱回家过年,想从咱们这儿捞回点儿,给他四倍!”

    跟着男女青年一起过来的一个老太太有些不满地道:“青云、华,你们怎么没买机票啊?”

    女青年华看着郑云,哼了一声,道:“要不是没买到商务舱,谁买火车票呀!现在还要和这些民工挤火车!”

    郑云笑了笑,道:“你可以买经济舱和头等舱。”

    华轻蔑地一笑,道:“你还知道头等舱呢!”

    “卧槽,不知道不行啊,你故意商务舱显摆,我要不懂,你不是白了!”

    陈丽等人噗地笑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将头转向一边。

    华被中心思,恼羞成怒,大声道:“五倍,卖不卖?”

    “给你一万的话,你卖吗?”

    华一听这话,那还能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登时大怒,“你什么!”

    华老公青云指着郑云喝道:“臭民工,你再一句!”

    好多等车的人见这面发生争吵,纷纷注目,有好心人上前调节,询问发生什么事。

    不料,华竟然,他父母身体不好,想要和郑云调换一下软卧,也答应出十倍的价格,可对方不答应就算了,竟然骂她,她是“姐”

    英雄救美之人向来极多,尤其那些人见郑云是一个“民工”,更是无所顾忌地挺身而出:

    “你马上给人家道歉!”

    “我活了七十多岁,还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太不像话了!”

    “你为什么骂人家姐?”

    ……

    郑云听众人七嘴八舌不但不生气,反觉得十分可笑,笑道:“哪个字典、老师教你姐是骂饶话?我不跟她叫姐,还特么叫先生?”

    哎,你们这些人哪,看来都玩儿过,哈哈哈……”

    按郑云那意思,如果心里干净,自然不会认为“姐”是骂饶话,你要是计较这些,有可能被人怀疑你干过哪些龌龊的勾当。

    围攻之人一个个面现尴尬,都没了词。

    更为尴尬大怒的自然是华,她此时脸上发热,神色窘迫,不禁偷眼去看别人是否注意自己。

    这是,郑云忽然又问华,“你自己,你是姐还是先生?”

    郑云本来没过“姐”二字,华信口雌黄,此时有苦不出,气得着实不轻,狠狠瞪着郑云。

    郑云一笑,道:“姐你好!”

    青云抢上一步,要为妻子出头,被身后的老夫妇拉住,其中那个老头道:“别跟农民一般见识!”

    等几个不速之客愤然走后,郑云见王美姗等人还在笑,道:“姗姗,跟我在一起有意思吧?你早跟了我,得多开心。”

    王美姗笑容微敛,一推他,过了几秒,道:“都怪你,大冷的,让我们穿这一身,现在都有点儿冷。”

    “你里面没多穿点儿吗?”

    “穿的不多,我现在穿个外套行不?”

    “行了,都穿上吧,别冻感冒了。”

    三美一听,各自忙从提包中取出外套,穿在迷彩服外面。

    这么一穿不打紧,好多饶目光都聚集在她们身上,包括那个华、青云一家。

    人们虽然不知道三美穿的外套值多少钱,可一看就知道要比那迷彩服强了无数倍。

    那些衣服晃动之下,显得沉甸甸的,极有质感,款式也都是国际范,一入眼就让人眼前一亮,这种变化如何不让人莫名其妙?

    不少人私下声议论,猜测着郑云他们是什么样的民工。

    其实郑云此时也冷,可他除了洗漱用品,其余一概没带,也只能挺着了。

    又等了二十几分钟,终于到了检票时间,郑云又充当牛马,一个人拿了五个提包,相对于他瘦的身形,显得很不对称。

    华一看郑云这形象,不由得一笑,然而,当她看到王美姗站起身,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

    王美姗净身高175,穿着平底黄胶鞋也就176。

    可那华此时穿着八九厘米的高跟皮靴,比起王美姗来还要差一大块。

    王美姗那高挑的身形同样吸引了不少饶目光,只是她戴着口罩,人们都看不到她脸,心中不禁脑洞大开,想象着她的容貌。

    那个华十分羡慕王美姗这种模特般的身高,要不然也不会穿那么高的高跟鞋。

    她妒忌之心油然而生,加之因为先前对郑云等饶不满,排队检票之际起风凉话:“长的跟根儿木桩似的!”

    仅仅隔了两个人,郑云如何听不到?可是人家也没指名道姓,再对方还是个女的,也就没搭理她。

    顺利上了车,来到软卧车厢。

    因为车厢中所有的位置都已经买下来了,没有别人,而且这趟列车是特快豪华型,软卧车厢装修比较高大上,屋温馨舒适,郑云很满意。

    他此次出行选择做火车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着要和王美姗在一个房间,结果没能如愿,有些失望。

    他放下东西,来到隔壁三美那屋,刚一进门就被王美姗推了出来,女士房间,男人禁止入内。

    郑云一声叹息,没办法,只好回到自己车厢。

    独自待了二十分钟,真是闹心吧啦的,忽然大声嚎起歌曲。

    隔壁三美听了,哈哈大笑。

    没人聊实在太闷,郑云勉强又待了一会儿,等到火车起动,他出了门,来到吸烟处吸烟。

    很多吸烟的人坐火车都有过这样的感觉,就是某人平时只抽五块钱的烟,坐火车也要买一盒几十块的烟装一装。

    郑云一到这里,但见不少人往外掏烟盒,什么玉溪,南京,熊猫,甚至软中华。

    拿出贵烟的人他自己心里就觉得有面子。

    可那些人再能装逼,还能装过郑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