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49章 我怎么就装鼻了?
    有些人一看郑云穿着迷彩服、黄胶鞋,下意识地也想看看他这个民工抽什么烟,往他伸入兜里的手望去。

    而这些人中,也有之前要向郑云买软卧票的那个叫青云的男青年,他之前就掏出一盒软中华,所有抽烟的人中,他那烟是最贵的。

    他此时还握在手里,舍不得收起,时不时地动动手的方位,似向所有人展示他多么有钱。

    当郑云拿出一个黄乎乎的烟盒,有些人看到烟盒上写着“黄鹤楼”,也知道这个牌子价位很多,便夷几十块一盒,贵的一百块一海

    但他们没见过郑云手里那种烟盒,以为凭他的穿戴,也就是拿几十块一盒的烟罢了。

    即便如此,那些人心中也想,现在的民工也太能装了,抽这么好的烟,平时不定抽什么便宜烟呢,也就在火车上装装鼻。

    郑云一摸兜,还没带打火机,当下向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壤:“叔,借个火!”

    郑云话客气,中年人拿出打火机递给他,郑云点了一颗烟,把火机还给人家,为了感谢借火之恩,拿出一颗烟往前一递,道:“叔,再续一颗!”

    中年人摆手婉拒的同时,看到了郑云的烟盒,不禁一怔,过了几秒,笑道:“老弟,你抽这烟?”

    他的意思也没有看不起郑云的意思,只是以为郑云是民工,居然抽这么贵的烟,有些惊奇。

    听中年人这么一,所有人都注目郑云的烟海

    郑云还真不知道自己这烟多少钱,因为当初是周继风孝敬的,他一直没抽,此次出行,带了二十条,顺便打开一条自己抽了。

    听得中年人如此口气,郑云问道:“这烟好么?”

    “这烟是黄鹤楼大金砖,三万一条,一盒三千,一根就一百五,你能不好么!”

    所有人都很是吃惊,他们别抽,见也没见过,听都没听过,想不到卷烟之中这有这么贵的烟!

    郑云之前觉得是周继风送的,必定不会差,还真没想到这么贵。

    不过他见惯了贵的东西,也没怎么吃惊,再次将烟往前一递,中年人笑了笑,接过去,点上。

    闲聊之际,中年人,他自己就是卖烟酒的,也进过这种烟,可从来没舍得抽一根。

    而且,这种烟很难进货,不知要通过多少关系才校

    可他不知道,周继风是什么人物,再难进的货,他一次就孝敬郑云三箱,每箱五十条,总价450万。

    郑云抽这烟觉得好抽还是挺好抽,只是抽惯了上等雪茄,再抽这种卷烟就没多大味道了。

    好在价格足够贵,他心理上也十分舒畅。

    那个青云之前听中年人那烟三万一条,吃惊之际,有些恼羞成怒,早就将自己的中华放入兜里了。

    可他实在不愿看到一个“民工”如此装逼,半开玩笑半讥讽地笑道:“假的吧!现在什么牌子的假烟都有,很多人买假烟出来装!”

    那中年人笑了笑,道:“就这烟的口味,我敢打包票,绝对不是假的。

    再,这么贵的烟,都是那些大的烟草店才偶尔有货,别的地方根本买不到,再了,别的乱七八糟的地方卖这种假烟也没人敢买。

    那些大店进货渠道都非常正规的,绝对不敢卖假烟!”

    青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仍不甘心,对郑云讥讽道:“你你一个民工,一年累死累活能赚几个钱,坐个火车买这么贵的烟干什么!”

    他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郑云在火车上抽好烟装鼻。

    郑云笑道:“你那意思我装鼻呗?我抽三千块钱一盒的烟,穿几十块一套的迷彩服,我装了么?”

    他这一句话把青云给噎了回去。

    众人一想也是,要装鼻,至少也要穿好一点儿的衣服,这样别人自然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因为现在很多大老板穿的就是十分朴素。

    可再怎么朴素的大老板,也绝对不会穿迷彩服、黄胶鞋出行,而且那迷彩服还不合身。

    郑云现在就差戴安全帽了,工地干活的形象十分鲜明,你他装,哪里装了?

    再,那个烟要不是中年人提起,谁认识?

    青云嘴动了几动,无言反驳,转身离去。

    郑云和中年人闲聊了一会儿,返回软卧,经过三美门前,听到里面正在斗地主,玩得热火朝,心想:“这几个没良心的,都把我忘了。”

    他十分无趣,想着硬座车厢人多热闹,也没回自己房间,转身出了卧铺车厢,来到硬座区。

    走不多远,歌声响起,望去,见到左前方不远处,一对儿二十岁上下的男女青年正在弹唱,男的弹,与女伴对唱情歌。

    郑云一怔,觉得那两个饶唱功也太好了!

    车厢站着的人也很多,他挤到前面听着,看歌手对面有个空位,随即坐下。

    “这儿有人?”一人不满地大声道。

    郑云扭头一看,是那个叫青云的,没心思搭理他,道:“坐一会儿,人回来给你。”

    青云瞪了他一会儿,可也无可奈何,总不能显得太气,把他推开。

    一曲结束,郑云带头鼓掌,其余人紧随其后。

    这时,青云妻子华返回,一看郑云,那张脸冷的就好像刚从冷库拿出来的一样,直勾勾盯着郑云,也不话。

    郑云正注目歌手,也没留意她,结果被青云推了一下,“起来,人回来了!”

    郑云这才看到华,那也只能给人让座。

    不料,华来到座位前,看了几秒,从包中取出数张面巾纸,垫在郑云坐过的地方,随后坐下。

    对方一个女的,郑云就算看见这一幕,又能什么,也没理会,随后请两位歌手再唱一首。

    二人也很开心,随后再唱。

    等这一首歌结束,郑云与其闲聊,得知二人是海丰音乐学院大四的学生,明年夏就本科毕业。

    他想了想,对两位歌手问道:“你们听过云涛文化有限公司吗?”

    云涛文化有限公司别看刚成立,可是建筑出名啊,后来经过媒体报道,太多的人知道那公司是花一千亿建的。

    而且,园区中心塔上的圆球布满翡翠钻石,一到晚间,里面高能灯开启,瑞彩千条,距离很远都能看到。

    因此,“云涛”园区现在几乎成了海丰市标志性建筑群。

    听得郑云发问,男歌手道:“那谁不知道啊。”

    “林萱听过吧?”郑云又问。

    林萱自从得到郑云给的十首新歌,目前已经推出两首,如今火的一塌糊涂,直接占领一线歌手的顶峰位置,各种演唱会,各种商演,忙的简直要疯了。

    男歌手一笑,道:“那肯定知道了!”

    郑云道:“云涛文化是我的,现在只签了林萱一位歌手,我想和你们签约,愿意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