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323章 悔不该装哔
    杜采歌通过电话,跟进了解4名已经晋级选手的情况。

    关于下一期节目余鱼所需的歌曲,“自然环境”-“光影”这个限定条件,余鱼表示想自己尝试一下写首新歌。

    杜采歌当然不会阻止她的探索和创作,但是告诉她,只给她一周时间。

    如果一周之内她还没把歌写出雏形,他作为老师就要出手了。

    而谢韵姿那里,因为是“爱情”主题,她决定就用“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用这首歌来和《欧若拉》对决,至少在歌曲方面应该不会吃亏。

    这两首歌本是同一位歌手的歌曲。

    谢韵姿能不能赢,就看她对歌曲意境的深度发掘、和临场发挥时的情感表达了。

    王茜那里,杜采歌已经把歌发给她了。

    至于罗文辉……“玩具”这个题材确实不好找歌,他还没找到契合度较高的歌曲。

    他也有自知之明,没有向杜采歌求助,只是说他会选几首歌曲,到时候请杜采歌给一些指点。

    这点小事杜采歌当然不会介意。

    实在要找,其实“玩具”主题的歌也不是找不到。

    毕竟节目组制订的规则里,也没说选择的歌曲必须和限定语百分之百吻合。

    只是说如果吻合程度不够高,系数就低。

    比如杜采歌可以给他一首“回旋木马的终端”,因为回旋木马勉强也能算得上玩具吧。

    但这样系数就不会太高,最终的得分会大打折扣。

    同理,《发条橙》也勉强可以应付,某首《水果魔法棒》也沾边。

    罗大佑版《童年》也是可以的,毕竟这首歌里面有“玩具”元素。

    这些都是地球上的歌。

    蔚蓝星也同样有一些不算百分百吻合,但应该能拿到0.7,0.8系数的歌曲。

    罗广辉可以自己去挑选,版权问题都是由节目组来搞定。

    眼看就到了国庆节。

    9月30号下午,杜采歌开车去接回了小妹。

    晚上的时候,兄妹两一起去疗养院接了龙玖梅。

    龙玖梅的激动、杜媃琦的喜极而泣,自然不用多提。

    杜媃琦把卧室让给了母亲,她则屁颠屁颠地跑去段晓晨那里蹭了一晚。

    国庆节当天,早上回来的时候,她神秘兮兮地凑到杜采歌耳边:“哥,晓晨姐身上的手感真好……”

    然后她掩着嘴笑道:“你早就知道了,对吧。晓晨姐告诉我,你们接吻了!”

    “谁接吻了?谁和小可接吻了?”龙玖梅系着围裙,迫不及待地从厨房里冲出来。

    她在疗养院这么久没有掌过勺,迫不及待想给儿女,主要是给儿子做点好吃的。

    杜媃琦便笑着和她说,天后段晓晨目前和哥哥的关系挺暧昧的。

    龙玖梅皱了皱眉,想说什么,但看了看杜采歌,又把话吞了回去。

    摇摇头走进厨房。

    杜媃琦跟了过去。

    过了一会,她出来后,有点担忧地告诉杜采歌:“妈挺反感你和晓晨姐,她觉得晓晨姐就是个唱歌的戏子,上不了台面。她问我,以前和你交往过的那些名媛千金还有没有联系。”

    杜采歌丝毫不在意。“你觉得她能干涉到我?”

    杜媃琦想了想,摇头失笑。

    且不说哥哥现在性格变化很大,不太可能有人支配他、操控他。

    就凭妈妈对哥哥的溺爱,她也不可能真正干涉到他。

    如果妈妈与哥哥之间起了冲突,后退一步的一定是妈妈。

    然而杜采歌补充了一句:“我和晓晨没有确定关系。你也不要老是‘嫂子嫂子’的,如果我和她没成的话,就太尴尬了。”

    杜媃琦急了:“你们那么般配,怎么会不成呢?”

    杜采歌只是摇头不语。

    杜媃琦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她立刻明白过来。

    采薇,以及采薇的母亲,那个女首富。

    对哥哥来说,确实是艰难的抉择。

    将心比心……好吧,杜媃琦觉得自己没法将心比心,哥哥就是个花心大萝卜,他现在看着好像取舍两难,实际上一定在打主意想要脚踩两条船。

    如果是以前,杜媃琦会很反感这样,这对女性也太不尊重了。

    但是……一边是她最喜欢的、钦定的嫂子段晓晨,一边是可爱的侄女采薇的家庭完整。

    杜媃琦觉得自己也没法选。

    甚至如果哥哥想要脚踩两船,她还会默默地帮忙,免得哥哥翻船。

    ……

    吃完龙玖梅做的煎饼和大杂烩汤,杜媃琦放下碗,开口道:“哥,如果要参加艺考的话,现在我就得开始准备了。”

    杜采歌还没做声,龙玖梅已经飞快地问道:“你干嘛要参加艺考?好好考个大学不行啊?”

    “我想当演员。我想演戏。”杜媃琦低下头。

    龙玖梅脸一沉,灰白的头发似乎要根根倒竖,“不行,我不允许。好人家的女孩子谁会去当戏子?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你好好读书,毕业了让哥哥帮你进个大企业,不比当戏子好得多。”

    “咳咳!”杜采歌轻咳一声,敲了敲桌子。

    龙玖梅看着他。

    杜采歌毫不退让地回望,语气平静但坚决:“妈,爸爸已经去了,哥哥在监狱。这个家里,现在我是唯一的男丁。”

    龙玖梅犹豫着点点头。“所以?”

    “所以,家里的事情,我说了算。你的事也好,小妹的事也好,都是我说了算。”

    龙玖梅面无表情地坐着,过了会突然站起,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唠唠叨叨:“一点家务事都不肯做,真当自己是大老爷们了?你要说了算,可以啊,总不能家里的事一点都不操心,都让我们女人做啊。”

    听得出来,她不是反对杜采歌当家作主,只是心有不甘,所以唠叨几句分散注意力。

    杜采歌也不怼她,笑着对杜媃琦说:“艺考的事,可以,我来安排最好的老师教你。关于艺考的考试内容,时间什么的,你都清楚吧!”

    杜媃琦乖巧地点头:“我都去了解过的,哥,你放心,不用麻烦你的。只是我从现在开始就不住校了,要开始报班进行训练了,我得住在家里,然后你得给我交学费。”

    “然后艺考12月就会报名,公布考试大纲,1月全国统考。我打算考就近的魔都戏剧学院,魔戏是自主招生,可以不用参加全国统考。”

    “魔戏的艺考时间,初试是明年3月,如果通过了,4月进行复试。然后6月正常参加高考,考文化课。”

    见杜媃琦确实了解了基本信息,杜采歌笑道:“你有准备就好。不过报班的事,我来安排吧。魔戏的老教授我认识好几个,我会让他们推荐在校老师办的冲刺班。”

    杜采歌没有吹牛皮,干爹介绍给他认识的那些老头老太太中,有不少是魔戏的退休教授。

    有这层关系,不用白不用。

    虽然不可能让人家给开后门免试,但是介绍几个靠谱的培训班总没问题吧?

    给面试老师打个招呼,稍微照顾一下。不说分数上给倾斜,哪怕在面试的时候给个微笑,给几句鼓励的话,让杜媃琦消除紧张心理,这不算什么大事吧?

    龙玖梅在旁边听着,一直阴沉着脸,但是没有开口反驳。

    正如杜媃琦所想,在她和儿子起冲突的时候,退让的一定会是她。

    杜媃琦没有再拒绝哥哥的好意,娇声道:“你是天下最棒最棒的哥哥,谢谢你啦~我会找学校漂亮的女生要一些泳装照给你,表示感谢的。”

    “咳咳!”猝不及防啊!

    “对了,魔戏的分数线是多少,你有把握么?”杜采歌问道。

    杜媃琦早有准备:“我准备报影视表演专业,这个专业的文化课要求比较低,我就算现在去考都百分之百能过。再就是看外貌,这个我肯定过关。所以关键是艺考成绩。”

    “这个你不用担心的,只要你认真,肯学,我保证你艺考能过关。而且接下来公司有好几部戏要开,我可以安排你来跑跑龙套,找找感觉。”

    “哇,哥,你太好了!我无以为报,只能去冒死偷拍晓晨姐的入浴照给你看!”

    杜采歌顺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想了想,当场掏出手机给许清雅打了个电话。

    “小姑娘,长话短说。我妹妹准备今年报考你们魔戏,我把她手机号给你,你向她传授点经验。”

    许清雅笑道:“大叔,你妹妹这么年轻的?放心,包在我身上。只要她文化课能过关,艺考不是问题。对了,我师父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去和她聊聊?”

    杜采歌皱眉说:“她为什么邀请我?”

    许清雅理直气壮地说:“因为我说,你觉得她是老顽固,思想僵化,价值观落后,要去劝劝她,给她矫正三观。她笑眯眯地等着你上门呢!”

    “……小姑娘你什么时候学会坑人了。”

    “骗你的,嘻嘻!”许清雅娇笑道,“你上回和我聊天时,不是说你想拍一部纪录片,叫做《昆曲600年》,讲述昆曲的前世今生么。我告诉师父了,师父很高兴,说你有心了,这是利在千秋的事。她想见见你,告诉你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杜采歌一阵无语。

    他当时只是在小美女面前吹牛哔而已,其实哪有时间去拍这部纪录片啊?

    在地球时,他确实看过《昆曲600年》,当时也很感动。

    可是两个世界的历史轨迹并不一样,不可能完全复制地球上那一部,这种纪录片拍起来最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