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395 领导,别跑这么快啊(求订阅!求月票!)
    “望山公社的货运码头,已经进入了前期论证工作。省测绘院跟设计院的专家,很快就会到达。包括帮助你们规划整个村子……”

    最终,许志强还是说了出来。

    他要告诉刘春来,他们不是没有努力。

    配套的工作,肯定要跟上。

    “我不需要专家来规划我们大队。”刘春来摇头拒绝了,随后,站了起来,指着燕山寺跟磨盘寨中间的垭口位置,“那里,将会是我们新的大队部!”

    “明天就动工!老子早就想要把大队部修在那里了,之前缺水,没法搞。现在不同,河临塘的水,直接可以抽到这山上……”

    刘福旺一脸激动。

    不愧是自己的儿子。

    知道自己心中的执念。

    “等以后,把旁边磨盘寨的山头给推平,石头就用来修路砌墙,那样一来,就只有四队那边大队部看不到……”

    刘支书豪气云干,一脸霸气地指着旁边那比垭口只高出了几十米,最顶部也就两三百平方米,光秃秃的山头说道。

    “爹,爹,那可动不得!记得八祖祖怎么说的么?咱们这山,像是一匹马,而这燕山寺跟磨盘寨加上中间的垭口就构成了马鞍。前面磨盘寨小,后面燕山寺大,所以这马鞍才稳当,大队部放在马鞍中间,马就有了骑手……”

    这可是以后搞旅游开发的好地方。

    要是真让刘大队长给推平了,以后真的全国知名了,游客来看,就燕山寺一个景点,不骂坑爹么?

    为了打消刘支书的这有了几十年的想法,刘春来瞬间又化身成了大师。

    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无奈。

    刘春来这是搞封建迷信啊。

    怎么办?

    可他们只能装着不知道。

    “那……”

    刘福旺被说中了心事。

    他想要把大队部修到这山上,就是这原因。

    刘八爷曾经说过,这山的地形,那是六马归巢,代表着六个贵人扶持着他们老刘家往前。

    要大富大贵,六马拉车的征兆。

    湖广填川的时候,刘家先人走到这里,就不走了。

    所以,在磨盘寨这个土匪寨存在的时候,刘家成了大地主。

    后来,刘家后人不当土匪了,投奔了革*命,燕山寺也就荒废了。

    为什么?

    就因为马鞍上没人了。

    马鞍上没人,脱了缰的马,那不得乱跑?

    乱跑的马,肯定没有啥好下场。

    “那是土匪寨子,是当年我老刘家让人诟病的见证……”刘福旺心中也是发憷。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把大队部修建在这中间,就因为距离各个生产队更近。

    “不,那是我刘家祖辈反抗封建压迫的见证!以后发展起来了,这就是红色旅游圣地!当年咱们老刘家的不少先辈,可都是从这里踏上了红军的长征路……甚至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你才13岁不到就去寻找红军了么……”

    无论如何,刘春来是不会准他爹把这个如同磨盘一样的山头给推平。

    在没有挖掘机的年代,这山头的工程不会小。

    可如果刘福旺要干,绝对要不了几个月,就能把这山头削平——这年头,炸药什么的都是比较容易搞到的。

    刘福旺手里掌握着一支民兵,弄到这玩意儿自然容易。

    “你们那几个厂呢?也放到这山上?”许志强不想听下去了。

    刘春来是党员啊!

    居然说这样的话。

    他这个书记不说好想又不行,说了好像也不行。

    “不。原本在大队部的家具厂,放到二队下面那一片区域。从你们上来的黄柳树坪到大坪湾,这一代过,里面都是整体的石头,也没有地质灾害的隐患,同时,这也是我们修上山公路必经之地……哪怕修建一个数万人的大厂,也够了……”

    刘春来指着二队下面的区域。

    之前许志强几人就是从山脊边上上来的。

    最边上的叫黄柳树坪,有着一千多米长度,最宽的地方有六七百米宽。

    这是整个二队土地最集中的区域。

    同样,很大一部分的土脚也比较薄弱。

    黄柳树坪泥土下面是石谷子;大坪湾那一带,下面全都是岩石!

    比起沟里的面积都还要大很多。

    这是整个四大队,除了一队外,最平的一块地方。

    “服装厂总部,就修建在四队的公房那里。四队公房往西边去,那一带地势也平坦,山体都是石谷子,地基坚硬……”

    “在每个队下面,都根据水库修建一个堰塘,三队跟六队,已经有了堰塘……”

    “在二队堰塘坡那区域,原本有个小堰塘,那个堰塘得扩大……”

    “每个生产队,交地超过50%的,都先布局一个养猪场,一个养鸡场……”

    “猪粪跟鸡粪用来肥田,沟里的田,用来种蔬菜,好的卖出去,差的喂猪喂鸡鸭……”

    刘春来把自己的规划全部说了出来。

    “春来,咱们那点钱,怕是不够哇……”刘福旺急忙提醒儿子。

    当着县长跟书记的面吹牛,不太好。

    忽悠社员同志的时候,这种就好。

    反正那是规划。

    “钱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必须先修路!”刘春来说道,“之前就说,先把没有种庄稼的区域的道路给修了。可到现在,依然没动工。”

    刘福旺有些尴尬。

    “咱们也没有足够的人手……”

    队里也缺人!

    收地,跟没有交地的人家按照面积换地,拉电线,修提灌站,同时还有两个厂的一些配套,全部都得解决。

    各个村民小组的组长,自己家里还有地需要干活呢。

    整个大队,也就只有刘福旺算是脱产干部。

    “钢厂,你真不要?如果你们承包了,需要什么,可以自己给厂里下任务……”许志强还想争取一下。

    刘春来直摇头,“许书记,我刚才说的这些项目,你觉得需要多少钱?要不,让县里合作社或是农业银行给我贷点款?”

    “县里事情还多呢,走了。”

    许志强二话不说,起身就走了。

    刘春来抬起手腕一看,都11点过了。

    “许书记,吃了晌午(午饭)再走啊!”刘春来对着许志强的背影喊道。

    许志强头也没回,“老子没带粮票,也没带钱。你们四大队的饭,老子吃不起!”

    语气中满是幽怨。

    吕红涛看着刘春来,再一脸鄙视地看刘福旺,叹了口气,也起身,拍拍P股上沾着的一层风化掉的石头灰,什么都没说,走了。

    这算是白跑了一趟。

    连水都没喝成一口。

    “真走了?”刘春来看着两人真的头也不回就往山下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也好,省一顿饭钱啊。”

    正要去请县长跟书记留步的田明发听到这话,顿时停住了脚步。

    原本还以为是刘福旺父子两不好意思开口留客。

    却没想到,人家是故意不留书记跟县长吃饭。

    “爹,咱们这是不是有些过分?”刘春来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中怪异不已。

    换成以前,哪怕他身价足够高,可面对这种级别的人,也不能这样干。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尤其是他无法给地方带去效益的时候。

    “他们下基层,那都是有餐补跟津贴的。咱们留着他们吃饭,要是别人说起来,还不怪我们腐蚀领导?”刘福旺一脸平静,“他们没带粮票,也没带钱……”

    随后,对着已经走了好一段路的两人挥手喊道:“许书记,吕县长,慢走啊!”

    听到他的声音,两人走得更快了。

    刘春来看着他爹,直摇头。

    真的有点过分了。

    老头自己吝啬,结果却把理由说得如此清醒脱俗!

    天底下,难找了。

    “他要是不为你那笔钱而来,我还真欢迎他们……这两人,不错的……”许志强摸了摸裤兜,装叶子烟的油纸口袋没在兜里。

    摸出一包春雨香烟,结果只是一个空烟盒,里面没烟了。

    刘春来兜里也没揣烟。

    都在车上呢。

    田明发见状,赶紧掏出半包烟。

    “福旺叔,队长,来,抽我的……”

    刘春来接过烟,一看,居然是红塔山。

    扭头向田明发看去,田明发刚把红塔山揣到兜里,从里面又掏出一包8分钱的春雨,抽出一支,塞到自己嘴里。

    感觉到了刘春来看他的目光,抬起头来,尴尬地笑了笑。

    “这好烟,是我给你以及干部们准备的……其他人,就散这个。接触的人多,一天三包烟都打不住……”田明发见刘春来一直盯着自己,解释着,“我当你助理,你是刘家的旗手,也是咱们整个大队的未来,我不能丢你的脸。”

    “你晓不晓得,这样干,才最丢我的脸?”

    对于田明发,刘春来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田明发顿时变了脸色。

    他也知道,兜里揣着两种不同价格的烟,分人来散烟的行为很容易让人诟病。

    可他一个月只有18块钱。

    家里几个娃儿,都是能吃的主儿。

    婆娘虽然现在一个月也有18块,可家里还欠着生产队的上交提留跟统筹款。

    如果不是被刘福旺拉去结扎了,计划生育的罚款都交不上……

    他虽然变了脸色,却也没解释。

    刘春来原本还等着田明发解释,说自己的钱不够。

    见他只是僵着,没有点烟,也没辩解。

    不由再次高看了这货一眼。

    原本干净工整的白衬衣,肩膀上还沾着泥土。

    “等会儿,我让九哥先给你支500块钱。有时候九哥不在我身边,你就帮着我支钱,每一笔都必须记账,得找九哥报账……另外,以后,兜里不要再揣不同的烟,那样给人的感觉太势利了……”

    刘春来说完,就起身往往下走了。

    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已经到了垭口上。

    没有停留,径直往山下走了。

    刘福旺看着儿子,心中由衷赞叹了一声。

    这手段,高!

    可特么的自己也想这样用钱砸自己狗腿子,兜里没钱啊。

    田明发愣了好一阵,最终,点燃了嘴上叼着的春雨,用力地猛吸了两口,扔在地上,向着刘春来父子两追去。

    刘春来父子终究还是没去追吕红涛跟许志强两人。

    这一路上,吕红涛不断抱怨。

    许志强一句话都不说。

    甚至还轻松地哼起了小调。

    “我说许书记,咱们这大老远跑一趟,钱没要到,他还给咱们提了一堆条件,水都没有喝成一口。白跑了……”

    他这会儿,是真的渴得不行了。

    “谁说白跑了?咱们要的,他不是都给了么?”许志强一脸笑容,“真的留咱们吃饭,你敢吃?”

    “刘福旺的饭,还真不敢吃……”吕红涛叹了口气。

    吃了刘福旺的饭,给钱给粮票都不行。

    以前他们曾经吃过一顿。

    然后,四大队就弄了5万块钱的贷款……

    到现在,四大队都没还。

    “刘春来已经把阵仗摆出来了。县里,要么陪着他这样搞下去,要么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把这四大队的问题解决了,然后人跑了……”

    许志强一脸担忧。

    他要退休了啊。

    要是早几年,刘春来冒出来,该多好。

    或许,自己可以想上级申请,再干几年?

    吕红涛可没有他这样大的决心。

    “我觉得,他这吹牛的成分比较大。从一开始,他就在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吕红涛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许书记,说句实话,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让我看不懂。”

    吕红涛这话是认真的。

    他确实看不懂刘春来。

    “你看不懂就对了!这小子,之前表现得也不错。76年,刘福旺如果不是碍着面子,推荐刘春来当工农兵学员,这小子也不会在学校胡混那么些年……”许志强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今年王家退婚,这小子估计还会继续混下去……刘福旺不想走后门,杨爱群却想给她的孩子都安排上工作,刘福旺这老东西,也是抱着这个想法,要不然,他家三闺女嫁给的郭家他不会反对?甚至之前杨爱群准备把他四闺女嫁给青山公社供销社,他也不反对……刘福旺也看不懂这社会了……”

    “刘春来是为了解决他爹的心病?”吕红涛顿时明白了。

    本来,刘福旺家里不至于到这样的程度。

    虽然平时很无耻,但是对自己家人,却苛刻……

    “可惜了,刘福旺推荐出去上大学的,没有一个回来……”许志强叹了口气,“他解决不了,他儿子解决……至少,他现在看到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