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088多是药商
    寒夜寺清幽,庵堂里的女尼也都基本不怎么出来走动。

    不是在屋子里念经,就是在屋子里坐禅,看上去跟真的似的,百里烨冷笑着,悠悠地晃了一路。

    雨过天晴,满地落叶,倒是有几个年纪轻的小女尼拿着比她们人还高的扫帚用力扫着地,一下又一下,唰唰的声音作响,倒是给这寂静的院落增添了一份鲜活。

    百里烨站在廊下,看了好一会儿。

    直到有一个小女尼直起腰来擦汗,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青涩有余,娇媚不足。

    百里烨眼下微微一沉,这姿容,比翊城拾花楼的差远了,也就只能在这种地方苟延残喘,也不知道秦九吟什么审美水平,他家里那个就提不上台面,没想到这用来招待客商的还是提不上台面。

    就这勾引技巧?

    他还不如回去给夫人打一拳。

    百里烨靠着红漆柱子,身形不动,只冷冷盯着那小女尼,直到将人盯得全身起鸡皮疙瘩,甚至握着扫帚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才算完。

    见此,百里烨更是嗤之以鼻。

    胆子小成这样还敢出来卖?

    实在是丢青楼女子的脸。

    他还是回去让夫人打一拳吧。

    不过,这小女尼能做出这种动作,显然也是知情者,只是动作生疏,很可能不是青/楼女子,怕是为了离开被迫做出的行为。

    这寒夜寺里香火清减,平日里基本见不到几个人上山祈福,就算是有客,也是女客居多,根本碰不见像百里烨这种身姿挺拔面容俊朗的男子,这些动了心思的小女尼当然得想办法留下点印象。

    万一呢?

    万一正好碰上的是个色/欲熏心的呢?

    只是,大概只有慧安不走寻常路,不找百里烨,直接找上了黎童。

    碧雨暂时替了赤衣的班,让赤衣可以稍微睡会儿觉,躲在廊上默默观察着咱们这位将军的所作所为,甚至开始思考,要不要回去告诉夫人。

    总觉得讨好夫人,比讨好将军得到的好处多多了。

    “碧雨,今晚把这小尼姑抓起来。”百里烨嘴巴不动,声音却明明白白传到了碧雨耳朵里。

    “是。”

    话毕,他转身就走,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那小女尼。

    院子里那声轻微的叹息,他到底是没听见。

    百里烨回屋的时候,黎童已经坐着喝茶了,见他回来,只是瞅了他一眼,顺手倒了一杯茶放在一旁。

    “夫人对为夫真好。”百里烨没皮没脸。

    黎童翻了个白眼。

    “有线索吗?”

    “都是些不正经的小尼姑,幸好为夫对夫人的心坚贞不移,没有上当。”百里烨一把抓住黎童的手,趁机吃豆腐,趁机表忠心。

    黎童被他这一通骚操作整得直起鸡皮疙瘩,站在门外的碧雨也适时地抖了一下。

    之前还满脑子都是小傻子,现在就一口一个夫人。

    呵,男人!

    “这儿又没别人,就不用装恩爱了。”黎童用了点劲,将自己的手解救出来:“慧安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带她走,但是她没跟我交实底。”

    “没事,我刚才也碰见一个小女尼,今晚就抓她来问问。”百里烨眯了眯眼睛,杀意毕现,一想到那小尼姑冲他抛媚眼,他就觉得自己脏了。

    突如其来的一阵冷风,黎童往门外看了一眼,将身上的衣服裹了裹紧:“不许严刑逼供,我胆子小,见不得血。”

    百里烨:“……”

    碧雨:“夫人,您连将军都敢打,这普天之下恐怕没有比你胆子更大的了。”

    趁着晚饭,慧安亲自端了来。

    放下托盘又不走,傻傻地站在门口,眼巴巴地望着黎童,却是一点余光都不留给百里烨。

    黎童被她盯得没办法,索性放下筷子,让羽帘去外头守着。

    “不是我不帮你,是我实在没法相信你,这里是庵堂,你若真心想走,怎么会走不了呢?”

    百里烨没打算插嘴,点了点头。

    慧安踌躇不决,一张小脸上,情绪复杂,纠结万分,她死死咬着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仍旧是没有决定下来开口说实话。

    黎童摇了摇头:“你走吧,我还不傻,就算要救人,也得知道自己救的是个什么人。更何况,你隐瞒自己的身份,若是日后真出了事,你遁入人海找都找不到,倒霉的不还是我们夫妻俩?我觉得此事不妥。”

    “夫人!”

    慧安眉心紧缩,急急出口,却见黎童已经不再看她。

    “烦扰夫人了。”

    随后,慧安真就垂着头走了。

    黎童咬着筷子:“就这么走了?就这?就这?”

    寒夜寺是个庵堂,不吃荤,在客人面前做的表面功夫还是到位的,这素斋味道还不错,百里烨夹了一筷子豆腐放到黎童碗里。

    “夫人莫急,她不愿意说,咱们还有别人。”

    看着百里烨胸有成竹的模样,她突然想起那个即将要被碧雨抓来的小女尼,现在隐隐有些为她快要遭遇到的一切感到些许同情。

    百里烨是将军,沙场多年,刑讯问话什么的简直是家常便饭。

    对于他而言,不见血的刑罚比见血的更加残酷,只是通常来说,见血的比较能震慑人心罢了。

    碧雨的动作很快,偷偷往茶里撒了点迷/药,那小女尼喝下之后不到一刻钟就昏迷了。

    扛着人飞檐走壁,碧雨的轻功虽然不如赤衣,却也不差,悄无声息地就将人带了来,随后麻利地用麻绳将人捆成麻花。

    而后又从怀里掏出了一瓶东西,放在小女尼鼻下轻轻晃了晃,那小女尼便轻咳着醒了过来。

    黎童在这里,百里烨不想亲自询问,坐在一旁打算观看。

    这小女尼法号慧悟,模样很清秀,五官小巧,是个瓜子脸,看着还很稚嫩,年纪大概不超过十五岁。

    一睁开眼睛看见冲她微微笑着的碧雨,她不由得心中一颤。

    以往被逼着陪酒的那些客商,不是脑满肠肥,就是性格变态,哪像眼前这个,笑起来像春风化雨。

    可就在下一秒,碧雨往旁边一让,她的视线就落到了后面一身冷意的百里烨,以及百里烨身边带着玩味笑容的黎童。

    慧悟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视线向下,才看到身上那绑着自己绕了一圈又一圈的麻绳,心下慌乱起来。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问你点事。”黎童单手托着下巴,笑得人畜无害。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慧悟的脸色一时间复杂起来,各种情绪交织变化,连连摇头。

    “我们还没问呢,小师父为何如此惊慌失措?”

    “你们不要伤害我,求求你们!”慧悟不一会儿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了,黎童看了直皱眉,扔了个眼神给羽帘,羽帘会意,就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块帕子,很是粗鲁地将慧悟的脸又擦干净。

    “只要小师父识时务,我们肯定不会伤害你,毕竟我们是良民。”

    碧雨偷偷看了一眼自家将军夫人,人都绑来了还说这话,谁信呢?

    百里烨眉心微锁,暗自思考:“我什么时候成良民了?”

    “你们想知道什么?”

    慧悟怕死,也不像白天那样胆子那么大了,碧雨只稍稍将她的指尖捏住,痛感还没完全侵袭到大脑,这甚至还不算到用刑的程度,她就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

    她倒是想大声喊救命,可尝试了几次,换来的却是碧雨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地将她的下巴捏脱臼,口水淌湿了整片衣襟。

    她再也不敢了。

    夫人说了,不能见血,不然按百里烨的法子,这小女尼早什么都交代了。

    “我们都是好人家的姑娘,也并不是为了攀附权贵,只是想活着回家而已。”慧悟趴在地上,脸朝着地面,嘤嘤地哭起来。

    “秦知府每月初五来寒夜寺,是为了跟那些商人做生意,而我们就是用来陪那些商人的工具,我们都是无辜的。”

    “我白日里勾/引公子,只是想让公子带我离开。”

    黎童看了一眼百里烨,百里烨立刻举出三指,打算朝天起誓,被黎童一手按下。

    “秦知府通常见的是哪些人?”

    “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道姓氏,和做的生意。”慧悟不哭了,趴在地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碧雨将她扶了起来,却也不给她松绑。

    “说,一个不漏。”

    慧悟很识趣,她虽然害怕,却还是将那些人的姓氏和长相都一一描绘了出来,碧雨拿着纸笔记录。

    一直到半夜,慧悟说得口干舌燥,也没敢停下。

    她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眼前这几人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生意人,他们的行事作风都带着高位者的气息。

    或许……

    或许她们能逃出去了。

    慧悟想着,又有些忍不住想哭,她在这里好几年了,也不知陪了多少客商,她看见那些客商就恶心得想吐。

    “秦九吟真是胆大包天,不仅买卖人口,还逼良为(女昌)!”黎童一茶杯砸在桌子上,百里烨皱了皱眉,有些心疼夫人的手。

    慧悟吸了吸鼻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夫人,公子,秦知府似乎发现了一种新药,这几个月以来,与他见面的商人/大多是药商。”

    “什么药?”

    慧悟摇了摇头:“不太清楚,那药很奇怪。”

    “具体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