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   坚决不同意
    大家都不愿意关掉公司。

    在这里工作这么多年,没有感情有过程。

    凭心而论,鸿渐是这座城市服装行业里的老大。

    优雅的环境,良好的待遇,最高的薪酬,无论哪一方面,都是最最顶尖的。

    鸿渐在业界的口碑也非常好。布匹质量上乘,手工精确到一厘米车几个针眼。

    几十年长期保证高质量,得到消费者的一致认可,积累了不少新老客户,生意更是蒸蒸日上。

    不过,鸿渐的外单比国内的单多出几倍,老外特别偏爱这种棉料T恤,质地柔软,做工精细,穿在身上特别舒服,也上档次,物美价廉,是别人的心头爱。

    刘大总监心里清楚,鸿渐的发展势头很猛,订单似雪片飞来,有一些固定的老客户,还会自动带来新客户。

    如果关闭这个分公司,总部不会受多大的影响,而他们这帮打工仔,损失无可估量。大家在这个公司干了几十年,还干个十年八载的,估计就可以告老还乡,遗养天年了。这个时候突然关掉,有些人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有些人,可能就会彻底失业。当然,车缝工倒无所谓,主要是一帮管理人员,能不能再找到这样的我岗位就很难说。

    如果关掉公司,刘大总监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多少,自己积累的客户,未必能够带走。自己的小公司,还长期依赖这个大公司求生存。

    关掉,真不是一件好事。

    他微低着头,脸色僵直,表情寒冷。

    半晌,微微侧过头,掠过易可欣的肩膀,偷望了一眼陆庭非,慢慢悠悠的:“这么挣钱的公司,为什么要关掉,没有订单吗?每天没有出货吗?”

    他直接略掉了陆庭非的话,强调公司这么能挣钱。

    几个主任“切”一声,:“挣钱?你听不懂陆总监的话吗?公司倒亏几百万,完全只有你们一个部门挣钱。我们这些,都是给你们打工的,免费的工人,不用发工资,不用租厂房,不用付水电费,挣来的钱全部入你们销售部的口袋,在你们看来,当然挣钱啊,比自己开公司还好一万倍。”

    楼层主任说的都是大实话。公司不挣钱,就只有他们一个部门挣钱,为什么却说公司这么挣钱,公司老板费力费钱,结果,全部都是免费给他们打工去了。

    刘大总监听后心里非常不爽,直接丢掉手里的工资单,用手敲着桌子:“那你们为什么不去做销售,让你们应酬客户,你们怕喝出胃穿孔;让你们出差,你们说不安全,还超累;让你们联系客户,你们说客户胡搅蛮缠;让你们多接几个电话,你们说喉咙讲出血泡……要劳作的时候,你们样样回避,要拿好处的时候,你们就知道来争抢。这么多成本一核算,为什么销售部要摊那么多,你们计时计件的就不消耗了吗?销售部拿得多,很正常呀,你们去打听打听,哪个公司的销售部不是拿得最多,怎么一到我们公司,销售部拿多一点,就是各种毁约,毁规则,出尔反尔,不管公司挣不挣得到钱,都必须按规则办事,是你们自己定的,又不是我们销售部一个人制出来的,还找几个小警察来凑热闹,你以为我们会上你们的当吗?我们光明正大,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就是去法院打官司,我们也一定会赢。”

    刘大总监说得唾沫横飞,完全不把他们的话当回事。

    陆庭非慢条斯理地反驳:“定规则的时候,也没说不扣除成本呀,没有说那是最后的报酬呀,也只能说那是一个毛收入,不是净收入,对不对?”陆庭非深知那些死规则,说死了不能改了。但是,这样抽成本的说法也还是说得过去,说给你提成那么多,没说给净收入那么多,咬文嚼字谁不会呀,就你刘大总监识那一套吗?

    “我不管你们什么净收入还是什么纯收入,我们就是要按年初的规则行事,不能少一分钱,少一分钱,我们弟兄们都有意见。”刘大总监双手紧紧地靠在桌子上,眼神盯着自己面前的那张纸,一点也没有松口的意思。

    易可欣侧过身,眸子发亮,眼神有光,她撩了撩肩膀上黑色的秀发,轻启薄唇说:“收到线人举报,说销售部的人三年前就擅自修改了规则,让原先规章制度上的利润夸大了好几倍,不知道这个事是不是真的呢?不过,是不是真的也没有关系。M姐签名的那个规则,还是保存完好的,并没有丢掉。”

    易可欣其实也只是猜测M姐没有丢掉那个原规则,但是,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有丢掉,她心里也没有底。刘大总监气焰这么高,不拿件事出来灭一灭,他会狂得不行。

    陆庭非听后一愣怔,侧过脸,对着易可欣,用小到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问她:你怎么知道的?

    易可欣用手捂住了嘴,示意陆庭非不要说话。

    陆庭非会意的转头,挺起胸膛,被易可欣这么一提醒,他觉得这一场仗,打赢的胜数又大了一倍。

    其他楼层的主任已经沉不住气了!

    每天熬夜加班好几个小时,没日没夜的干。分得鸡水一点点,却原来是被他们销售部的人动了手脚。这还得了!

    陈超霍地一声从座位上站起,目光带刺:“我就奇怪了,为什么我们天天加班,出货,公司不停地转动,到头来,我们却只拿了那么一点点双薪过年,公司挣那么多钱,也舍不得给我们发一点分红,原来是因为有蛀虫在搞鬼呀。”

    刘绮霞也不满,嘴巴翘得老高,眉眼里全是愤怒:“我们车间的员工,赶货的时候,每天加班到十一二点,天天如此,我们做领导的,收拾这收拾那,就要忙到凌晨,有时忙到星星都回家了,我们才回家,这么挣钱的公司,一到过年,就是打发给我们一点点双薪,原来是有人在规则上动手脚,所有的赢利都收回自己的口袋中了。这也太自私了吧,所有的人,都在替你们销售部打工。”

    李路更加觉得不值,尾部一堆子事情,每天忙得连轴转,指望着辛苦一点,拿多一点,改善一家人的生活水平,原来辛苦流汗,却都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还有人会在规则上动手脚,这也太让人跌破眼镜了。别看他平时温软柔和得跟糯米一样好欺负,真正遇到事情,却一点也不含糊,他用手指狠狠地敲着桌面说:“这件事我希望严查,不论个水落石出,一定不要罢休。”

    ……

    刘大总监对他们的投诉一点也不在意。他分析易可欣只是拿话吓他,三年前的规则,一定不可能有存底。而且,就算M姐有也没有关系,规则不都是改来改去的吗?

    但是,易可欣的话还是让刘大总监非常恼火。

    他以前就知道她不好应付,这只披着羊皮的狼,还是一只有文化的狼,早上让几个混混对付她一下,几个鬼死没用的,反倒让她给打败了。

    这个臭娘们,不但有点文化,而且还会武功。太他妈吓人了!

    他本就愤怒的脸色更加发青发黑,悻悻地侧头,眉目燥燥的,一点就燃的架势,咄咄逼人地说:这个年终奖的计算方案,我们销售部的人坚决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