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1章 令人眼馋的金属杯
    然而巷子里的蒋乐仪碍于自己名媛的形象没有破口大骂,只能在心里问候林天的祖宗十八代。

    现在心里只有一个问题,真的确定林天和周也只是单纯的患者和一声的关系,不过自己和林天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不过其实说实话,蒋乐仪就算是破口大骂也没关系,因为现在的她那有什么名媛的形象?趴在地上,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上全是土,高跟鞋的跟还断了一只,头发烂糟糟的。

    蒋乐仪:我可去你MB的讲道理!下次别让我单独见到你!我与你势不两立!

    这条路真的是一个死胡同,蒋乐仪在地上趴了半天也没有热过来,五分钟之后,蒋乐仪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腰慢慢的站起来,这件事真是大发了,我一定要告诉周也。

    然而周也看到是蒋乐仪的来电直接把自己的手机反扣在桌面上,根本不带搭理的,心中甚是烦扰,这个人给自己打电话,不知道又安得什么好心,呵。

    然后就安安心心的继续写自己的医学笔记了,这样的人,在自己没有证据来证明之前,还是冷处理吧。

    另一边的蒋乐仪的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气的想把自己的手机砸了,狠狠的踢了一下自己的车子,然后脚痛的甩了甩,什么都跟自己作对!

    最后还是自己一瘸一拐的找了打了车上医院,并且叫了代驾把自己的车开走了。

    ——

    林天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开始上第一节课了,由于自己的伤口愈合并且跟人家打了一架之后心情也变的舒畅起来了,按照惯例悄咪咪的从后门钻进去,坐在桌子上进入了学习状态。

    在林天坐下的一瞬间,江游夕就感觉到自己的小姐姐回来了,哼,自己后脑勺上有一个眼睛,专门盯着林天的!

    【好可怕~江游夕日渐变态,一定是被周医生带坏了。】——小白。

    “林天,你的手好了?”江游夕往后面一看就发现了林天手上的纱布薄了很多很多。

    “嗯哼~”林天心情不错的转着笔,“今后我又是一条好汉了。”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小姐姐手上怎么有一点淤青?不会是知道自己受伤痊愈了之后一高兴打了一架吧?

    这种事还是问清楚比较好,绝对不能让小姐姐在受伤了。

    “小姐姐,你是不是打架了?”江游夕一脸严肃认真的盯着林天的眼睛,好像这样就能看出来真相似的。

    “没有啊,我没打架,我怎么会打架呢?再说了我就是痊愈了也不会随便打人啊!江游夕你可不能冤枉我!”林天心中警铃大作,但是毕竟自己的伪装术及其坦诚,只要自己不承认,那就万事大吉了。

    江游夕有一丝丝的怀疑,因为自己平时也分不出来林天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现在自己也分不清楚。

    如此坦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对了,自己直接问问林天的手怎么有舆情不就好了,哦,我可真是一个机智BOY。

    “小姐姐,你手上怎么有淤青?”江游夕又在暗戳戳的观察林天的表情,然而……

    “江游夕你的眼睛长在后脑勺上吗?”前方传来老师咆哮。

    林天就没回答,顺带跟着班里的同学一起笑江游夕,这倒霉孩子,谁让他观察自己这么认真的?哼,自讨苦吃。

    江游夕一脸僵硬的转回去,真的很想大喊一声我的眼睛就是在后脑勺上!你管我!

    好生气哦,小姐姐还笑话我,我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居然在上课的时候被老师提溜出来当典型!好丢人哦。

    早知道我就不在小姐姐被提溜的时候嘲笑小姐姐了,报应来得这么快,就像一阵龙卷风!

    江游夕在心中告诉自己,微笑微笑Smile~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微笑有点像悲伤蛙。

    还好老师并没有多说,只是点了一下名字,让江游夕转过头来好好听课就完事了,不过在心里嘀咕,这个班里面,成绩好的贼活泼,上课不是搞点小动作就是趴桌子上呼呼大睡,但是抛开前几名的几个,其他同学都加倍学习,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算了,平均成绩在几部里面遥遥领先,自己也算是欣慰了。

    江游夕抱着疑问上了半节非常不安心的课,自己属于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没问出来感觉心里贼难受。

    林天好笑的看了看自己前面像一个不安分的狗子一样的江游夕,嘴角上的笑容就再也停不下来了,真是美好的一天。

    终于下课了,江游夕转过头来就看见林天抿着嘴唇盯着物理资料,好像要把资料盯出来一个洞似的,恶狠狠的。

    “林天,你咋了?题目很难吗?”江游夕看了一眼林天看着的那个题目,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认字,怎么感觉这些玩意儿自己都没碰过?

    “嗯,好难。”林天夸张的张着嘴,两个令人心情不爽的词语从自己的嘴中蹦出来。

    “要不要吃点甜的?”江游夕晃了一下自己的小盒子,就是林天中午给他买的糖。

    林天回想了一下个味道,自己要是现在吃了肯定会当场去世的,不要问了。

    “我不吃不吃,给我接点水去吧。”林天把自己的杯子递给江游夕。

    在林天等待接水的过程中,她放空了自我,但是听到了韩娴几个女生的声音,叽叽喳喳的,就像存在于自己面前一样,一望无际的白色的空间里,只有自己和她们几个。

    “韩娴,咱们周四就要评选板报了,这次咱们一定会是第一。”这是陶静茹的声音。

    “没毛病,我看了其他班的板报,根本就没有我们的好看!嘿嘿嘿~还是我们班集合了班长和林天两个大神,我的天哪,不得第一天地难容~”方雅璇激动的手舞足蹈。

    “你还在这边激动,你都没出力!”韩娴白了自己的好姐妹一眼。

    “嘿嘿嘿,谁说的!我怎么没出力了?是不是我买的零食?是不是我的陪伴才能一路成长?”方雅璇不乐意了,林天没想到平时挺高冷的方雅璇也这么闹腾。

    “哼,让你写板书你还不乐意,你那个字是白练的?还是我爷爷亲自教的,”韩娴没好气的说。

    “你别给我提这个事情,我学的可是毛笔书法的草书,我哪儿会写正了八经的字啊,我严重怀疑你当年爷爷故意教我的草书!”方雅璇对着韩娴龇牙咧嘴。

    “哎呦,最开始让你学你不学,后来看我写的好看了才跟我一块学,那时候我都已经学到草书了,你不学草书干啥!哼~”韩娴把自己小公主的脾气发挥的淋漓尽致。

    “噗嗤~哈哈哈~”在一边的陶静茹突然笑了。

    然后两姐妹一致对外:“你笑啥笑!”

    “我没,我绝对没嘲笑你俩,真的,我发誓。”陶静茹憋得脸通红,眼看着马上就要憋不住了,韩娴和方雅璇一起上前挠陶静茹的痒痒。

    陶静茹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连连求饶,两人这才作罢。

    “我知道你肯定是在嘲笑我俩但是写毛笔字弄得满身墨水的事情!”韩娴气呼呼的说。

    “我觉她可能是嘲讽你一直没有学会毛笔字的事情,哈哈哈哈~”方雅璇笑的不行,然后和韩娴两人互相挠痒痒,陶静茹就在一边狂笑不止。

    想当初韩娴的爷爷让自己几个人一起跟着他学习毛笔字,最开始是自己和方雅璇并没有答应,然后再一次看到韩娴弄得满脸墨水的时候觉得好玩就一块加入了,不过虽然韩娴爷爷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但是他的孙女,也就是韩娴一直没有学会毛笔字,不管是草书还是楷书,都是一团糟。

    方雅璇另辟蹊径,学会了草书,自己呢也写的不好,就放下了书法这个课程,和韩娴一起学习硬笔书法。现在几人除了那个会草书的方雅璇同学,自己和韩娴的字还挺好看的,因此方雅璇每每要拿出这件事情前来说事。

    两个人闹够了,坐在位子上喝水,暂时停战,约定好了下次再闹。

    “韩娴,你说这次我们学校会不会做奖杯啊!”方雅璇一想到林天那个金灿灿的奖杯就眼馋的不行,学校里的奖项也有不少会发个奖杯,比如篮球赛,只不过是混合金属的,外面刷了各种颜色的涂料,连金属光色都没有,假的很。

    “你是不是被林天的奖杯吸引了?这个板报比赛好像就是奖状,不过等到看球赛结束咱们就有一个了,别管是金的银的还是铜的,反正会有一个。”韩娴也眼馋啊,自己和自己的两个小姐妹参加过不少舞蹈比赛,都是水晶的,第一第二第三不能用颜色来区分。

    还说什么艺术是无价的,不能用金属来衡量,水晶的刚刚好,高贵优雅。但是自己就觉得那种金属的贼好看,黄橙橙的金杯~

    “哎,也行,等到篮球赛结束了,我要在教室里布置一个奖杯的瞻仰台,我要天天摸一摸。”方雅璇得意洋洋的说,摸摸奖杯好运来,而且篮球赛那个奖杯超大!林天的那个就比较精致了。

    “哎呦,那没几天岂不是奖杯就掉色了?哈哈哈哈~”陶静茹笑的要死,自己小姐妹这个想法真有趣~

    “我们可以去哪个展厅,每次有学生在重大比赛中获奖之后,学校都会在展厅里放一个仿制的奖杯,我要去摸~”方雅璇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小心被抓,哪儿看的可紧了。我们可以趁着假期偷偷来摸~”韩娴给方雅璇出主意,三个人相视一笑,互相使了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