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深夜十一点

    肖魇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旁边是他为林白收拾好的行李,虽说她后天才会出发。可他总喜欢提前做准备,这样中间想起什么,就再添加进去。

    要么说肖魇夜是个外冷内热的铮铮硬汉,对林白的柔软,几乎都快赶上当妈的心情了。

    他没有想到林白会是牧歌的朋友,更没有想到林白会被卷入到这件事情中来!

    海威姆特虽然被他们给抓了,可这同时也就代表向全世界宣告,NP9和古今如今孤立无援,先到先得,就跟不要钱的大甩卖一样让人红了眼。

    这世界原本充斥着腐臭的贪婪与自私,这群黑暗中的蠕虫,会无所不用其极的从相关人员身上挖掘信息,林白刚巧就是新晋的重点关系人员。

    肖魇夜想要把林白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可偏偏牧歌跑来插了一脚,硬是把这除了医学,脑子里空空如也的小女人给叫去做了义工。

    部队的内在势力,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支撑,他肖魇夜就是再大的本事,也不能跟祖国抗争。这是叫他十分焦躁懊恼的地方。

    可他又反过来想了一下,林白去到那边也是好的,必经没有比部队里更加安全的地方。

    当然如果林白发生一点意外或者少了一根汗毛,肖魇夜定然会把这事儿记在牧歌的头上。

    也不知道是这样坐着思考了多久,最让肖魇夜头痛犹豫不决的事情,是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林白这其中的原委。

    保持一个姿势太久,肖魇夜活动了一下筋骨,看了眼时间,决定先把这事儿放一放,日后在与林白解释也未尝不可。

    只是肖魇夜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刻缓冲的决定,竟然叫他缓冲了两年之久。

    翌日

    林白在肖魇夜的催促下,感受着没有恢复精神的身体,像是被人一路拖着到了单位。

    精神上的压力远比体力上的压力要让人辛苦的多,昨日在牧歌那里绷紧了一天的神经,还无法利用仅仅一夜时间来恢复体力。

    所以林白依旧觉得很疲惫,第一次有了一种想要逃班在家睡懒觉的想法。

    可见人的情绪是具有怎样的一种力量。

    林白推着个懒散的身子在前面走,脚上是上一步一邋遢的沟壑,身后跟着明明只睡了几个小时却精神奕奕的肖魇夜。

    “啊~~唔~”

    林白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鼻子一酸,眼睛里氤氲着一层雾气。

    “怎么?没休息好?”肖魇夜瞧着她那副几乎连腰枝脊背都挺不起来。明明昨晚十点不到就回屋休息了的。

    林白擦了擦眼角溢满出的眼泪,说道:“没有,睡的挺好的。”

    就跟昏迷了一样,她头一沾着枕头就直接晕了过去。

    不过这话林白只能在心里叨叨,万不敢说给犹如管家的肖魇夜听。她的耳朵还不想长茧子。

    肖魇夜瞧着依旧一脸疲惫神色的林白,很怀疑她所说的质量睡眠,是睡到哪里去?

    明明哈欠连连,满脸都写满了“我很困”的样子。

    “诶?你慢点走哇!万一再摔倒了怎么办?”

    林白感觉身边一阵风,本就没休息好的她身体一软,显些些被这阵风给带倒,如果不是肖魇夜手急眼快的接住她,她很有可能顺势一倒,干脆就地再补个回笼觉。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叫你慢点走,这不,撞了人了吧?”

    紧跟随后而来的人絮絮叨叨的如同个老妈子,对着刚刚一阵风的修炼打算来个说教大全。

    修炼一个猛烈转身看着尾随自己一路而来的男人,眼里是火山里的炽热熔浆,恨不得全部迸射到那人脸上去。

    可那男人就跟没见着一样,绅士有利的来到林白跟前,挂着人畜无害的和谐笑容,说道:“这位小姐有没有撞伤你?我带他向你道歉,请原谅他的莽撞。”

    说着还微微欠了欠至少一米九的身子,这严丝合缝的礼貌,活活叫人把气给硬压下来不可,必经伸手不打笑脸人。

    肖魇夜挂着一张黑脸,半个身子挡林白面前,俨然一副护着自己心爱肉骨头的狼狗,谁瞅一眼都不行。

    林白伸着个脖子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做得了刑警队修大队长的发言人。

    她平日里倒也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人,只是这修炼的卦,还是要八一八的。

    只是她这把脖子都要给伸长了脑袋刚露出个眼睛,还没等看清,便被一个强而有力的手掌给按了回去。

    林白死瞪着肖魇夜,按人莫按头的老话没听过吗?何况他拦着自己做什么?

    可惜肖魇夜没空搭理她,他在介于揍人和不揍人之间做着选择。

    “不是,我说秦总,你堂堂娱乐界一扛把子,你就这么闲啊?”修炼瞧着这场景,心里这叫一个苦闷,也不知道今儿个是什么黄历,出门就碰见秦川这小崽子。

    再瞧瞧肖魇夜那凶神恶煞的德行…哎…流年不利…看黄历出门也没用。

    “嘿…”温文尔雅一小,也不在意那挤兑自己的话,秦川的教养方式,可以说是贵族级别的。“今天还行,有点时间。”

    秦川…?

    哦~林白想起来了,这人不是禾川娱乐的总裁吗?这人的名声响亮的连一向孤落寡闻的林白都如雷贯耳,可见秦川的名声已然成为一种传奇。

    听闻他现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就是脚下随便一跺,也能把这个行业震上几震。

    那看他和修炼之间的对话,林白惊讶的撇了下嘴角。

    难不成他就是一直追在修炼身后,要抓他去做艺人的星探?

    修炼拿出教育犯人的架势,“我说你这小子,年轻人就应该多赚点钱,你天天跟在我身后有什么出息?”

    “有,”面对修炼那审讯一般的说话方式,秦川一脸的好脾气,说道:“跟着你,我才能更有出息。”

    出息?

    秦川觉得他已经够有出息的了,大把大把的红票票足够他的去潇洒肆意、纸醉金迷,如果不是在夜夜笙歌中的某一夜遇见修炼,被他醍醐灌顶的从头数落到脚,秦川觉得自己以后人生多半还会泡在酒精里,永垂不朽。

    所以对秦川来说,现在他的“出息”,就像修炼那晚的教育一样,人生要有个明确的目标。

    秦川的目标就是修炼,不但明确,还付诸了实际的行动。

    “嘿?”修炼觉得自己这张嘴不算笨的那种,在审讯室里总能够把那些人五人六的小流氓说的痛哭流涕,怎么到秦川这里就没效果了呢?

    “你这小子,你跟着我!能干啥?你要做警察吗?一天忙二十五个小时,一周八天班,年节别想,家都回不去,你好日子过够了是不是?”

    如果不是怕给修炼火上浇个油,他可能会直接原地爆炸。秦川一定回答他:“是,我好日子就是过够了!”

    然而秦川不敢说,因为他还想跟着修炼去上班,怕进不去大门口。

    秦川保持着好好先生,好好说话的样子,“既然你这职业这么难做,不如答应我的条件,我保证日后没人能撼动你的地位。如何?”

    修炼感觉自己额头的青筋在一蹦一蹦的,冷汗顺着鬓角留下,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打消这个想法吧!我特么就是累死,也不进贵圈。”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秦川对修炼尽几乎发誓的态度不甚在意。

    这是他现在的想法,没准儿以后就改变了呢?呵~

    这小子追他屁股后面大半年的时间,俩人之间以这种你追我赶的奇异相处方式,修炼对秦川也能够了解个七八分。

    秦川是个表里不一的人,怎么个表里不一呢?他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外表是一种掩饰,掩盖着他尖酸刻薄又格外洁癖的习性。

    就属于老人常说的那种,主意头特别正的人。一般人也别想摆楞得了他,别瞧着秦川二十七八的年纪,却早特么修练成了人精。

    “修美人儿?”林白微笑盎然的对着修炼说道:“你不打算给我们介绍介绍?”

    虽然林白对秦川的身份已经有个大概的猜想,可她想听听修炼的理解。

    林白居然对着自己笑!还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如果不是接收到肖魇夜那警惕防备的眼神儿,修炼现在就冲过去拍她个七荤八素。

    这特么是瞧他笑话呢!

    “秦川。”修炼十分不乐呵转向另一边的秦川说道:“林白。”

    这便算是做了介绍,十分敷衍又草率。

    “你好!”林白探出个脑袋刚打了个招呼,下一秒就被肖魇夜又给按了回去,刚刚还是半个身子挡着林白,现在整个身子都给挡了个严实,连个缝都没有,只留一个宽阔结实的后背给秦川。

    肖魇夜看不上秦川,尤其那副斯文败类一样的礼貌,简直比那广告上的汇元肾宝还虚。所以他不让林白靠近这小子,看一眼都不行。

    秦川瞧那男人的架势,把林白给护的这叫一个严实,分明就是防着他,严阵以待的模样。

    关于肖魇夜这一行为,秦川觉得他有些太神经质了,在娱乐圈谁人不知道,他秦公子,性别男,爱好男!

    他的目标不在于林白,肖魇夜完全不必这样…呃…草木皆兵。